词语大全 > 弓富魁

弓富魁

弓富魁(1879年1938年),字海亭,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山西原平人。1906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在大同、包头一带活动。1911年辛亥革命期间,参加忻宁代公团。后转到陕西活动,加入胡景翼部,后参加了北京政变。历任国民军第二军骑兵旅旅长兼步兵第六混成旅旅长,国民军第四军副司令、国民联军最高特别党部执行委员、国民军第六军军长、孙良诚部第二路军司令等职。1938年3月在西安病逝。

弓富魁,字海亭,山西省崞县(现原平市新原乡)太平街小北关人。出生于1879年农历六月初四。出身在一个贫困的农家里,从小过着贫困的生活,但在母亲的教育下,生性豪爽,侠肝义胆,好打抱不平,为人慷慨仗义,广交朋友,年轻时因其从小习武练就一身的武功,为此,每逢秋收之时,为平原镇附近的村里农户看护夏、秋收作物,以保不虞。可谓看田、拥有一班贫苦之人作为朋友和帮手。

由于他生性豪爽,慷慨仗义,急人所急,忧人所忧,又喜拳脚功夫及喜赌博等,带领戏班一行走忻州、宁武、兴县等地,当时忻州的有名赵贵根对他很是赞赏,为了提高他在江湖上的名望,便让他到忻州的会上抖赵贵根所开的赌摊。人们告知赵,赵赶到会上时,一看是弓富魁,忙说是弓老大弓富魁,这人了不起抖了就抖了,我们是好朋友,从此弓富魁在江湖上的声望鹤起。他在原平镇上,凡见到过往的押解的犯人和发配各地的犯人,他都给铜钱数百文以做资助。为此,他在下层社会当时很有声望,打下了后来辛亥革命时组织忻、代、宁公团招募人员的基础,所以在招募公团战士时,下层社会劳动人民,纷纷报名,踊跃参加。

一九六年,续桐溪介绍弓富魁参加了中国同盟会,派他到归绥(今呼和浩特)同行有王建基、徐翰文等二十多人及去包头一带,联络塞北反清义士郭洪霖、李栋臣、王镇亚、王英等,定期举义。一九七年,他在包头萨拉齐郭四少爷家中接头聚会时,不料被当局政府侦知,派人抓捕,当场郭四少爷全家和徐翰文被害,王建基扬沛霖被捕,康佩愆等人逃脱。后经弓富魁等人在绥远积极活动,方将五、杨救出后,而他继续在塞北进行反清革命活动。

一九九年,弓富魁和张树帜利用关系侦知当时山西巡抚丁宝全和一标统夏学津之妻有暧昧之事。遂将此事著文,刊载当时缙阳公报,一时舆论大哗,再加当时山西发生交城、文水禁烟惨案,张树帜以记者身份将此事报导了丁、夏之暴行刊载于(晋阳公报)和北京的(国凤日报)激起了省城各界的抗议丁、夏德怒潮。于是下令追捕弓、张,为此弓避捕回平原镇。

一九一年,弓富魁又去塞北从事反清革命活动多时。

一九一一年,武昌发起反清首义革命。山西太原响应,阎锡山委任续桐溪为忻、代、宁公团团长,在晋北组织和发动民众参加起义革命。续桐溪受命回崞县让弓富魁在平原镇招募人员,在此前平原镇当地的班村绅士张见当时局势混乱,地方治安情况不稳,便请弓富魁在地方上招募一些少量人员维护治安,为此弓便招募人员,不意一下就招募到五、六百人之多。成立当地武装,当时地方当局为此举不轨,有反清意图,欲追张之责。为此,张在惊恐中病故。当弓富魁接到续桐溪之命便扩招到一千多人,声势较大。为此,在此基础上又会和宁武当地的人员共计两千多人。弓富魁任公团统带,十一月二十八日农历十月初七公团在平原镇牛市(现平原市鼓风机厂一带)举行了誓师大会,北伐仪式。向官兵宣讲进军大同的反清革命重要意义,同时公告公团官兵的军纪、严明军纪,当时山西省革命军总司令姚以价委任弓富魁为晋北革命军总司令。当时即时出征进军大同,不日攻下代州,当月二十八日,挥师向繁峙、茹越口进军,全公团冒着风雪严寒,沿着崎岖山路前进,日夜兼程,攻下应州、怀仁,于12月3日公团进入大同从西门进城,当时清军的先头部队已达东门,清军当得知公团已入城,便退至东门外御河桥东古城村,两军对峙。弓富魁进入大同城后,便受领负责全城防御的工作,部署四门的防务,把西门用土堵塞,城墙有破损之处用水泼浇,使其结冰以防清军攀登,因公团只有两千余人,守城兵力显然不足。为此,在城门的垛口之处,扎草人数百立子其中,以壮军势,迷惑清军。同时夜间组织壮勇的公团战士缒下城外袭击清营,以攻为守。但是,清军有强大后方,不断增兵,进行攻城战斗非常激烈。当时,清军攻南门十分勇悍和激烈。当时该城上有铁炮一门,公团战士门装上火药急欲点火开炮,击退清军,但屡点不响,更别说开炮了。为此,急忙报告在在巡城的弓富魁,当弓到来后,便问这个叫甚?公团战士报告叫醉将军,他便说醉将军要喝酒吗?拿酒来,让它喝个够,于是拿来七八坛好酒来,弓立即将坛抱起,把酒从炮口灌入,灌几坛之后,他立即点燃火捻,只听见一声巨响,火炮打出去了,又连发数炮,击退了清军攻势,公团战士欢欣鼓舞,气势大增,击退了清军的攻势,转危为安。大同守城共40日,后在参议杜上化、邢维周、耿尔深和瑞典神甫耿而绅商谈,双方达成协议,公团撤出大同。

1912年即民国元年,坚守大同的公团撤出大同,其后公团整编为两标一营,弓富魁,刘永通为标统,后阎锡山包头回太原,得知忻、代、宁公团有数千人之多,心有疑忌,遂派员到崞县续桐溪商议,劝续桐溪解散公团,当时公团领导意见分歧,有的主张解散公团去太原做官,当时弓富魁、贺炳煌等主张带领部队到晋北、绥远陕北一带继续坚持保有武装力量进行活动。但最后续桐溪决定解散公团,公团数千人被迫解散。1912年十月阎锡山委任续桐溪为山西巡警道,弓富魁任都督府顾问。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后,1913年秋,弓辞职回乡。

弓富魁回乡,就组织万春戏班,在各地演出。交接江湖各界人士做朋友,广泛交友,进行革命活动。当时阎锡山疑惧续桐溪和弓富魁他们进行反袁和反阎的活动,东山再起。与当时任巡按史金永勾结,密谋逮捕他们二人。弓闻知后,便立即逃离山西,后他来到安国暂住。1914年秋冬之时受续桐溪之邀,去陕西参加华山聚义。

1916年包头晋军哗变,以为是弓富魁策划的,但实际上是卢占奎假冒弓富魁之名,招集数千之众活动包头和后套一带。弓闻讯后立即北上绥远,卢占奎将弓迎至包头,奉为盟主。由此可见弓在当时的影响之大。

1917年弓和卢率部南下陕西玉跃归属胡景翼部,后归陕西靖国军。弓被任命为靖国军第六路总指挥。1919年胡景翼被孙中山任命为陆军第一师师长,弓被任命为骑兵团团长。后随胡景翼,跟随冯玉祥出陕到河南、和河北和北洋军阀做战。他任骑兵团时驻河北省顺德府(现河北省邢台市),后因战功升任第六混成旅旅长驻军河北省彰德府(现河南省安阳市)。后升任国民军第九军军长,驻军北京市石景山一带(注:我在文革时1969年夏时,遭批斗,批判我的大字报,上面写着先父为国民军第九军军长,我也在看大字报,认为他不是国民军第九军军长,这时旁边一位老工人,叫刘殿元他向我说:“你爸爸是国民军第六军军长,不是第九军军长”我听后很感奇怪,我便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当时他就住北京石景山,他小时看到枪毙一个强奸妇女的士兵的的布告,上面最后署名是国民军第六军军长弓富魁,虽然我经过多年仍然记得。为此可证明在首都革命时,先父就是国民军第六军长。)随冯玉祥胡景翼参加首都革命

首都革命后,因冯玉祥力主段祺瑞任临时执政,张作霖霸居北京、河北、天津,迫使冯玉祥出走苏联,国民军群龙无首,败退当时绥远五原一带。后冯玉祥回国,重整国民军,在五原誓师北伐。冯听李大钊的意见,进军甘肃,下陕西、取河南进行北伐,是时弓富魁被任命为国民联军副总司令兼第六军军长。冯玉祥五原召开国民国民军代表大会,成立最高特别党部,弓富魁当选执行委员。

但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在国民联军西进时,弓富魁由绥西进军,欲过宁夏赴甘肃进陕西,至西安为其挚友杨虎城解西安之围。急驰行之,军至磴口召开刘军军事会议,当时他军有五个旅长的意见认为,冯玉祥此人心怀叵测不要同行,不如过沙漠渡河入晋,当时邢秉丞对弓讲,窥察冯军居心难测,勿要太与其接近。但弓执意西进,起程时军中大旗无风自断,弓骑马上马时,马的大肚带断了,众将其劝军长不要西进,但弓一心一意要解西安之围,将马肚带另换重新上马,谁知此时冯玉祥早就命石友三率军埋伏在宁夏石咀山的两侧,正待弓军入瓮。弓富魁全然不知此阴谋诡计,冒然率军前时,当全军进入石咀山后,一声炮响,埋伏在两边山上的石友军三军冲下来,弓浑然不知,只得尽量避免伤亡,不得已而缴械,凡抵抗者均牺牲在炮火之下。当时缴械的枪炮都是刚从苏联运来才补充焕发的,枪炮之身都闪发着蓝蓝的光,被缴的枪炮堆积如山,刘军参谋长黄建平问石友三为何要自相残杀,石友三将其杀害。后弓富魁见到石友三逼问“为何?”石友三拿出联军总司令的命令,弓为之一震。当时,由于弓的威望,没有遭到杀害,不然也将如二军的郭坚胡德夫一样的下场。后任命弓为随军参赞,同时给一连的人做保护,同时被缴械的还有续范亭的旅。当时,国民军第五军方振武军长,幸亏他的军队最早开出,不然他也将遭到被缴械的下场,当时他得知刘军被缴械,心怀畏惧,后兵出潼关离冯而去。

后来国民联军到达陕西后,解了西安杨虎城之围。冯玉祥欲将西安市内城北某处之地给弓以补偿,但弓拒之,不久弓便去河南省南阳准备招抚别延方之部。

1930年,阎、冯倒蒋,中原大战,阎、冯、蒋均派人到南阳劝弓参加他们批次的一方。后来蒋飞机到南阳将弓接到南京,委以热、察、绥三省宣慰使。弓到任不久,就生病修养,后来该职由于中原大战已束,不久就撤销了他的热、察、绥三省宣慰使之职。

九一八事变后,弓富魁积极从事抗日活动。1932年初,他当时在北平居住在东城小牌坊胡同二号。他接受张学良的部下武汉卿的建议,组织抗日义勇军,在当时他住宅附近组织招集旧部及青年参加部队。每日他都亲自带部队进行军事演练,当时部队的一切费用,全是他自己出资给付,将当时附近的粮店、煤铺的物品都买光了,可见当时的费用之巨大。后他便率部队出征,准备经河北省迁安向北杀出虎口去抗击日本侵略者,但因其所招的兵源良莠不齐,在出发的当日便有个别不良分子,竟抢了居住在北平的崞县人他的朋友梁善济的家,部队进行到河北省迁安县境内,遭到商震部队的缴械。弓向缴械部队喊话,我是弓富魁和你们商军长(当时商震任军长)是山西的老朋友,不要打了,该咋办咋办。于是部队在强大的攻势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就听从缴械部队的意见办理。后弓被押回北京,因由私自组织军队及部下属有抢劫的行为,竟被戴上脚镣和手铐,被押看管。当时时值北平气候天寒严冷,他只穿一身较薄的棉衣。当时,抢梁家的士兵要把其抢得水獭皮大衣给他披上,因时抢劫之物,他严词拒绝。幸他没有穿,如穿此脏衣,后果将不堪设想。后送军事法庭审判,在法庭上他斥问法官抗日有甚罪,并怒斥法官。同时抡起手铐和脚镣砸向法官,并将审判桌推翻,大闹法庭,并要追打法官,使审判无法进行,当时他的家人找北平当局宋哲元,宋回答说:“关关他几天,磨磨他的脾气”,后在中国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及宋哲元等九名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力保之下,才获释出来。

弓富魁在南京居住时,一天原国民二军军长岳维峻来访,弓见其身穿军装,将军服饰佩戴齐全,便问他:“怎么你又当将军了”?岳回答说,他现在已在老将(蒋介石)麾下,不当军长当师长了,并说现在正在剿共,来南京办军务之事,一并看看二军的老同事。并劝弓你如要想带部队,那就得剿共,他可向老蒋说说,也可当个军长、师长得。弓回答说:“我们过去国民军和共产党合作很好,哪能为当官去做剿共的事”后岳维峻在剿共时被俘,被用火处死。这充分说明了弓是亲共的而不是反共。

后弓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将参事,是个闲差,只拿钱不干事,有时在南京开开会而已。在1936年张学良和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双十二事变后,弓在北平杨虎城来电,让他去西安。他坐火车准备去,但车行至石家庄时,他突感身体不适,急忙下车去医院治疗,一住就是半月有余,病愈后到西安,杨虎城已离西安,他就住在邓宝珊司令部驻西安办事处。后抗日战争爆发,弓全家到西安,后搬到冯钦哉的一处四合院居住。这时,抗日峰火正炽,山西尤为激烈,得知原平陷落,老家在战火中付之一炬。同时他在此时已患病,但在病中仍关心战局,不时与在太原的续范亭通话联系,询问战情,关心抗日战局。

1938年3月20日,农历二月二十日早六时许,他溘然而世,享年差三、四月不到六十周岁,撒手西去。他慷慨一生、仗义疏财,病终后,家无任何积蓄。当时冯玉祥阎锡山二人各寄五百元作为唁金,其他战友、挚友纷纷寄来唁金不等,方将他的善后之事较为完整的办理。葬于西安南门外山西义地,走完他峥嵘岁月的一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