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庄周试妻

庄周试妻

原来,庄子“鼓盆而歌”是“行为艺术”,他在淡化甚至消解生死之间的界线,将生死视为春夏秋冬式的季节循环,让人能坦然面对生老病死的烦恼与恐惧,视死如归,回家休息。庄子这种自然的生死观,是大智慧,匪夷所思,于是被后代通俗小说家演绎为很恶俗的故事。

原来,庄子“鼓盆而歌”是“行为艺术”,他在淡化甚至消解生死之间的界线,将生死视为春夏秋冬式的季节循环,让人能坦然面对生老病死的烦恼与恐惧,视死如归,回家休息。庄子这种自然的生死观,是大智慧,匪夷所思,于是被后代通俗小说家演绎为很恶俗的故事。

这个故事见于明朝冯梦龙《警世通言》。说有一天,庄子出游,看见一座新坟,有一少妇挥着扇子在使劲扇坟。庄子很奇怪,问:“你为何扇坟啊?” 少妇回答:“这坟里埋的是我老公。他死前跟我约定,要等坟土晒干后,我才能改嫁他人,所以我想尽快把它扇干。”庄子回家向妻子田氏说及此事, 逗她:“你也是这样的人吧?”田氏赌咒发誓,说她最痛恨这样薄情寡义的女人。没过几天,庄子忽然得病,一命呜呼。田氏却在灵前,与前来吊唁的楚王孙眉来眼去,还要嫁给他。楚王孙突然心绞痛,口吐白沫。仆人说,他家主人这毛病,只要用活人或新死人的脑髓,热酒吞之,即可痊愈。田氏就提一把斧头,要把庄子的棺材劈开,取他的脑髓,却听见庄子叹口气,居然坐起来。她强作镇静,扶庄子起来,回到屋内,却不见了楚王孙和他的仆人 。正暗自庆幸,庄子却说:“我让你见两个人。”手向外面一挥,楚王孙和仆人就站在面前,庄子却不见了。再仔细看,楚王孙和仆人也不见了。原来,他们都是庄子幻化而成,来考验妻子的忠诚。田氏无颜面对,悬梁自缢。庄子从此看破人生,把妻子放入破棺材后,就找个瓦盆当乐器,鼓盆而歌。这是一个糟蹋圣贤,恶搞庄子的故事。

庄周汪洋恣肆的文章中有两个有关自己的段子:一个是庄周梦蝶,另一个就是妻子死后鼓盆而歌。这两件看上去非常奇异的事情自然是改编成戏剧、小说的“绝妙好辞”。目前所见最早的戏曲改编本是元代史九敬先的杂剧《老庄周一枕蝴蝶梦》。讲的是年轻英俊的书生庄周如何在太白金星的点化下,通过和四位仙女的风流艳遇,经历了酒色财气的人生后参悟世事轮转的道理,终于超脱尘俗,重入仙班的故事。所谓“蝴蝶梦”其实就是唐传奇里的“黄粱梦”。从这个剧本中可见,在元人的故事里,庄周的蝴蝶梦和他的妻子还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到了17世纪以后,经过明代人的重新改写,故事的主题就由得道成仙的个人修行变成了夫妻关系中道德问题的评判。那个一直没有出场的庄周之妻,不仅有了自己的姓名,而且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

相关史料证明,最迟在晚明,庄周梦蝶已经被小说家与佛教转型为庄周试妻。(上海市图书馆馆藏的19世纪晚期的佛教宝卷,显示梦蝶故事在晚明已经转型为庄周试妻的故事。)

电影《庄子试妻》是由古代小说家冯梦龙《警世通言》里的《庄子休鼓盆成大道》改写而成的。

自此剧出世起就遭清政府屡屡查禁,但因其三俗性,仍然有许多新剧出现,换汤不换药矛头仍直庄子哲学。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再次以诋毁圣贤之名列为被禁的剧目。

庄子郊游,见少妇扇新坟,问之答曰,夫亡时遗言,待坟土干时方可改嫁。故扇之,欲其速干耳。

周朝末年,有位名士,叫庄周,宋国人,曾经在周朝做官。他拜道教之祖李耳为师。李耳是个大圣人,生来就满头白发,人称老子。

庄周常常在白天睡觉,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在园林花草中翩翩起舞。一天,庄周把这个梦告诉了老师。老子不愧是个大圣人,知道庄周前生的事,并且告诉了他。原来,庄周前生是开天辟地时的一只白蝴蝶,因为偷采王母娘娘蟠桃园的花蕊,被护花的青鸟啄死,死后托生到人间,就是如今的庄周。

庄周听老师说起自己的前生,如梦方醒,大彻大悟。于是,他开始向老师学习《道德经》,学会了分身隐形和变化的本事。学成之后,庄周放弃官位,拜别老子,开始周游各国。

庄周娶过三个妻子,原配妻子生病去世,第二任妻子因为有过错被他休了,第三任妻子是齐王的侄女田氏。庄周在齐国游学的时候,齐王看重他的人品,就把侄女嫁给了他。田氏比庄周的前两个妻子美丽,花容月貌,风姿绰约。夫妻二人相敬如宾,如鱼得水。楚威王听说庄周的大名,派人带着黄金彩缎,聘请他到楚国做宰相。庄周没有答应,带着妻子回到宋国,隐居在曹州南面的华山中了。

一天,庄周来到华山脚下,看见一座新坟,土还没有干。这座坟旁边,坐着一个穿孝服的小媳妇,正拿把扇子,对着坟上的土扇个不停。

庄周感到奇怪,就走上前问:“夫人,坟里安葬的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拿扇子去扇坟上的土啊?一定有原因吧?”

那个小媳妇并不站起来,还拿扇子一直地扇,边扇边回答:“坟里安葬的是我丈夫,不幸去世了,埋葬在这儿。他生前与我十分恩爱,临死都不能割舍夫妻的情分,于是留下遗言,要等到他坟上的土干了,才让我自由改嫁。坟上是新土,怎么能马上就干呢?所以我才拿扇子扇它。”

真是,听时笑破千人口,说出加添一段羞。

庄周心想:“这妇人好性急!亏她还说丈夫在世时,夫妻恩爱!如果夫妻不恩爱,还要做出什么样的事呢?”就对她说:“夫人,你要让新土马上干燥吗?这非常容易,我愿意帮你扇干它。”

小媳妇一听,立刻站起来,向庄周深深地行个礼说:“多谢您啦!”说完,把扇子递给庄周。庄周施起法术,举着扇子向坟顶扇了儿下,那坟上的土马上干了。

小媳妇顿时眉开眼笑,从头上拔下一支银钗,连同那把扇子送给庄周,作为谢礼。庄周把银钗还给她,只接受了那把扇子。小媳妇也不推辞,拿回银钗,高高兴兴地走了。

庄周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拿着扇子,不停感叹。

不是冤家不聚头,

冤家相聚几时休?

早知死后无情义,

索把生前恩爱勾。

田氏听见庄周一直叹气,就问:“你为什么事叹气呀?这把扇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于是,庄周就把遇到小媳妇扇坟的事说了遍。然后举着手里的扇子:“这是小媳妇拿着扇坟的扇子,因为我帮她扇干新土,所以她把这个送给我作谢礼。田氏听后,也十分气愤:“这样薄情的妻子,世间少有!”

庄周笑着说:“不要空口白话,若赶我不幸去世,难道你可以三五年不改嫁?”田氏一本正经地说:“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谁见过好人家的女子喝两家的茶,睡两家的床?如果不幸轮到我守寡,别说三年五载,就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嫁!

庄周招摇头:“不好说,不好说!庄子道:

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坟。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田氏听了大怒,骂道:“有志气的女子,胜过男人。像你这样无情无意的,死了一个老婆,又找一个。休了一个老婆,又娶一个,还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我们女人家,是要从一而终的!

说完,从庄周手里枪过扇子,撕得粉碎。庄周感叹道:“不要生气,但愿你能这样争气啊!

几天后,庄周忽然生病,越来越重。田氏守在他的床头,哭个不停。

庄周对她说:“我病成这样,拖不了多长时间。可惜那天你把扇子撕碎了,要是留到现在,正好可以扇坟!

田氏含泪说:“你不要多心!我知书答礼,一定会从一而终。如果你不相信,我愿意死在你的前面,表明心志!庄周说:“听了你的话,我死也瞑目。说完,就咽气了。

田氏放声大哭,随后又找人准备寿衣棺材,安排后事。山前山后的村民,知道庄周是名士,纷纷赶来吊孝。

庄周死后的第七天,忽然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这人无比俊俏,身穿紫衣,头带黑帽,带着一个老仆人。他自称是楚国的王孙,当年曾经和庄周有过约定,要拜庄周做老师。所以,今天特地来拜访。

楚王孙见庄周已经去世,连说:“可惜啊!并忙着脱下彩衣,叫老仆人从包裹里取出素色衣服穿上。

然后,他在庄周的灵位前拜了拜说:“弟子和您无缘,不能见面求教,愿意为老师服丧百天:然后又拜了拜,流着泪站起,让老仆人去请田氏出来相见。

田氏刚开始推辞不见,楚王孙又让人来请,只得出来与他相见。她看到楚王孙长相标致,心里竟暗暗喜欢上了他。

楚王孙对她说:“我想借您的房子,暂住百天,一来服了老师的丧,二来想借老师留下的书看一下。”

田氏一听,心里十分高兴,笑着说:“这样的交情,住多久都没关系。”于是,马上准备酒菜,款待楚王孙。饭后,田氏把庄周所写的《南华真经》和老子的《道德经》都拿出来,献给楚王孙,楚王孙连连道谢。

草堂中间摆放着庄周的灵位,楚王孙在左边房里住下。田氏每天用哭灵做借口,来到左边房间和王孙搭话。二人越来越熟,眉目传情,难以自禁。

转眼,楚王孙来这儿有半个月了。田氏悄悄地叫来楚王孙的老仆人,问道:“你主人有没有成亲?”

老仆人回答:“没有成亲。”

田氏又问:“你主人要找什么样的女子才肯成亲?”

老仆人说:“他曾经和我提过,如果遇到像夫人这样美丽的女子,他就心满意足了。”

田氏一听,眉开眼笑:“我求您老人家做媒人去说合,如果王孙不嫌弃,我情愿嫁给他。”

老仆人摇头,很为难:“他也曾经和我说过,虽然爱慕夫人,但是碍着师生名分,怕让人说闲话。”

田氏露出无所谓的样子:“你主人和我丈夫只是口头约定,算不上师生,而且这里偏僻,谁会说闲话啊?您老人家一定要促成这件事!”老仆人答应了她。

第二天,田氏再次叫老仆人进房,问他结果如何。老仆人摇摇头,说:“不成!不成!”

田氏很奇怪,忙问:“为什么不行?难道你没有把昨天那些话和王孙说清楚?”

老仆人回答:“我都说了,可我主人说得也有道理。他说夫人的容貌,当然没话说。没有进行拜师礼,也可以不算师徒。但有三件事不好办啊!所以不能成亲。”

田氏连忙问:“哪三件事?”

老仆人慢慢道出原因:“我主人说:‘草堂里现在摆着一口棺材,我却和夫人拜堂,于心不忍。二来庄先生与夫人是恩爱夫妻,他又是德才兼备的名士,我的学问不如他,害怕夫人瞧不起。三来我的行李还在后边,没到这里,没有钱做聘礼筵席的费用,因为这三件事,所以不能成亲。’”

田氏听后,如释重负:“原来是这三件事呀!都不必担心。棺材没有生根,屋后还有一间破房空着,把它抬进去就行。第二件,我丈夫哪里是德才兼备的名士呢?当初因不能持家,休了妻子。

楚威王只听了他的虚名,就派人带厚礼聘他去做宰相。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无法胜任,逃到这儿。上个月,他独自在山下行走,遇到一个寡妇,就调戏她,抢她的扇子。而后又把那扇子带回家来,让我撕碎了。

他临死前几天,我们还吵了一架,又有什么恩爱啊!你主人不同,他年轻好学,前途不可限量!第三件也好解决,我自己做主嫁他,谁还要聘礼呢?这里有私下攒的二十两银子,送给你主人做新衣服。你再去说说,如果王孙愿意,今晚就拜堂成亲。”

老仆人收下她的二十两银子,回去和主人说这件事,楚王孙只好答应成亲。老仆人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田氏。她一听,马上欢天喜地脱下孝服,换了一套彩色的衣服,叫老仆人找来附近的村民,让他们把庄周的灵枢抬到后面破屋里。

这晚,草堂内灯火通明。两人拜堂完毕,手拉手走向洞房。

刚走了儿步,楚王孙忽然倒在地下,双手捂着胸口,喊着心口疼。田氏急忙问:“你这是怎么了?”王孙疼得说不出话,奄奄一息。

老仆人十分焦急,告诉田氏:“这是小主人的老毛病,每一两年发作一次,无药可治,必须用活人脑髓和着热酒让他吞下去,才见效。

以前每次发病的时候,楚王都派人取死囚的脑髓给他服用。如今在山里,哪里有死囚?他没有救了!”

田氏不假思索地问:“不知道死人的脑髓能用吗?”老仆人回答:“太医说,死了不到四十九天的,也可以用。”

田氏一听,舒了口气:“我丈夫才死二十多天,为什么不开棺取他的脑髓呢?”

于是,田氏让老仆人伺候王孙,自己找到砍柴用的斧头,

一手提着斧头,一手提着灯笼,来到后面的破屋里。田氏把灯笼放到棺材盖上,双于举起斧头,向棺材劈去。只一斧头就劈开一块木头,又一斧头下去,棺盖就裂开了。

棺盖一开,那庄周竟然一面叹气,一面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田氏被吓得两腿发抖,斧头也失手掉到地上。庄周说:“夫人扶我出来吧!田氏没有办法,只好扶他从棺材里出来。

庄周提着灯笼,田氏跟在他后面,一起往前面走。田氏知道房里有人,所以胆战心惊。进房一看,楚王孙主仆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田氏虽然感到奇怪,却也放下心来,对庄周解释道:“从你死后,我一天到晚地想你,刚才听见棺材里有动静,希望你复活,所以拿斧头劈开棺材。谢天谢地,你果然复活啦!

庄周听了,说:“多谢夫人的情意了!只是,你守孝没多久,为什么穿着彩色的衣服?田氏又解释说:“开棺见喜,我换了彩色的衣服,图个吉利。”

庄周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棺材为什么不放在草堂里,却扔在破屋中,难道这也是图个吉利?田氏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庄周又看了一眼满桌的酒菜,也不再说别的,只叫田氏热酒。

庄周放开酒量,一连喝了几大杯。田氏不知好歹,甜言蜜语,想哄庄周上床休息。庄周已经喝得大醉,向田氏要来纸和笔,写了四句诗:

从前了却冤家债,你爱之时我不爱。

若重与你做夫妻,怕你巨斧劈开天灵盖。

又:

夫妻百年有何恩,见了新人忘旧人!

今得盖棺遭斧劈,如何等待扇干坟?

田氏看了这四句诗,满脸羞愧,哑口无言。

庄周又对她说:“我让你看两个人。”随后用手向门外一指。田氏回头一看,吓了跳,只见楚王孙和老仆人走了进来。转过头来却发现庄周不见了,再回头看时,连楚王孙主仆都不见了。

哪里有什么楚王孙和老仆人呢?这都是庄周分身变化的法术。

田氏精神恍惚,感到没脸见人,解下腰带,悬梁自缢了。庄周见田氏死了,就解下她的尸体,用劈破的棺材盛放了她。自己靠着棺材坐下,随手拿起一个瓦盆,边敲边唱道:

大块无心兮,生我与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偏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终兮,有合有离。人生之无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见兮,不死何为!伊生兮拣择去取,伊死兮还返空虚。伊吊我兮,赠我以巨斧;我吊伊兮,慰伊以歌词。斧声起兮我复活,歌声发兮伊可知!嘻嘻,敲碎瓦盆不再鼓,伊是何人我是谁!

庄生歌罢,又吟诗四句:

你死我必埋,我死你必嫁。

我若真个死,一场大笑话!

又:

妻死我必埋,我死妻必嫁。

我若先死时,一场大笑话。

田被他人耕,马被他人跨。

妻被他人恋,子被他人打。

从此痛伤心,相看泪不下。

世人说我不悲伤,我笑世人空断肠。

人死若还哭得转,我定千悲泪万行。

然后,他大笑一声,打碎了瓦盆,放了一把火,把房子点着了,和棺材一起化为了灰烬。从这以后,庄周云游四方,终身没有再娶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