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广绝交论

广绝交论

《广绝交论》是南朝梁诗人刘峻所作的一篇骈文。此文以设为客主问答提起,由客历举古代众多友朋情谊相得之事,以示对朱穆倡议绝交的疑惑,然后以主人身分展开议论。首先认为客不达时变,是”贤达之素交,历万古而一遇”。以下即申论叔世民讹狙诈飙起“,”素交尽,利交兴“,而总其大略,归为”五术“,即“势交”、“贿交”、“谈交”、“穷交”、“量交”。尤以描述“势交”一节,写出权势者气焰之盛和趋附者奔骛之急切。继言“因此五交,是生三衅”,即:“败德殄义,禽兽相若”,“难固易携,仇讼所聚”,“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于是绝交之理,弘之备至。末更举一生社会交接为鉴,形容俗情的浇薄,以见交道之应绝。文中揭露当时世态人情的冷暖,穷形尽相,实为对浇薄世风的有力鞭挞。辞藻富赡,感情充沛,气势磅礴。

广绝交论

客问主人曰:“朱公叔(1)绝交论,为是乎?为非乎?”主人曰:“客奚此之问?”客曰:“夫草虫鸣则阜螽跃,雕虎啸而清风起(2)。故相感,雾涌云蒸;嘤鸣相召,星流电激(3)。是以王阳登则贡公喜(4),罕生逝而国子悲(5)。且心同琴瑟,言郁郁于兰(6)道协胶漆,志婉娈埙篪(7)。圣贤以此镂金版而镌盘盂,书玉牒而刻钟鼎(8)若乃匠人辍成风之妙巧(9),伯子息流波之雅引(10)。范张款款于下泉(11),尹班陶陶于永夕(12)骆驿纵横(13),烟霏雨散(14),巧历所不知,心计莫能测(15)。而朱益州汩彝叙(16),粤谟训(17),捶直切(18),绝交游(19)。比黔首以鹰(20),媲人灵于豺虎(21)。蒙有猜焉(22),请辨其惑(23)。”
  主人听然而(24)笑曰:“客所谓抚弦徽音,未达燥湿变响(25);张罗沮泽,不睹鸿雁云飞(26)。盖圣人握金镜,阐风烈(27),龙蠖屈,从道污隆(28)。日月联璧,赞之弘致(29);云飞电薄,显棣华之微旨(30)。若五音之变化,济九成之妙曲(31)。此朱生得玄珠于赤水,神睿而为言(32)。至夫组织仁义,琢磨道德,其愉乐,恤其陵夷(33)。寄通灵台之下(34),遗迹江湖之上,风雨急而不辍其音(35),霜雪零而不渝其色,斯贤达之素交(36),历万古而一遇。逮叔世民讹(37),狙诈飙起,谷不能逾其险,鬼神无以究其变(38),竞毛羽之轻,趋锥刀之末(39)。于是素交尽,利交兴,天下蚩蚩,鸟惊雷骇(40)。然则利交同源(41),派流则异,较言其略,有五术焉:
  “若其宠钧董石,权压梁窦(42),雕刻百工,万物(43)。吐漱兴云雨,下霜露(44)。九域耸其风尘,四海叠其熏灼(45)。靡不望影星奔,藉响川骛(46),鸡人始唱,鹤盖成阴(47),高门旦开,流水接轸(48)。皆愿摩顶至踵,隳胆抽肠(49),约同要离焚妻子,誓殉荆卿湛七族(50)。是日势交,其流一也。
  “富埒陶白、赀巨程罗(51),山擅铜陵,家藏金穴(52),出平原而联骑,居里而鸣钟(53)。则有穷巷之宾,绳枢之士(54),冀宵烛之末光,邀润屋之微泽(55);鱼贯凫跃,飒沓鳞萃(56),分雁鹜之稻粱,沾玉之余沥(57)。衔恩遇(58),进款诚,援青松以示心,指白水而旌信(59)。是曰贿交(60),其流二也。
  “陆大夫宴喜西都,郭有道人伦东国(61),公卿贵其籍甚,绅羡其登仙(62)。加以颐蹙,涕唾流沫(63),骋黄马之剧谈,纵碧鸡之雄辩(64),叙温郁则寒谷成暄,论严苦则春丛零叶(65),飞沈出其顾指,荣辱定其一言(66)。于是有弱冠王孙,绮纨公子,道不挂于通人(67),声未遒于云阁,攀其鳞翼(68),丐其余论(69),附驵骥之旄端,轶归鸿于碣石(70)。是曰谈交(71),其流三也。
  “阳舒阴惨,生民大情;忧合离,品物恒性(72)。故鱼以泉涸而沫,鸟因将死而鸣哀(73)。同病相怜,缀河上之悲曲(74);恐惧置怀,昭谷风之盛典。斯则断金由于湫隘,刎颈起于苫盖(75)。是以伍员濯溉于宰,张王抚翼于陈相(76)。是曰穷交(77),其流四也。
  “驰骛之俗,浇薄之伦(78),无不操权衡,秉纤纩(79)。衡所以揣其轻重,纩所以属其鼻息(80)。若衡不能举,纩不能飞,虽颜冉龙翰凤雏(81),曾史兰薰雪白(82),舒向金玉渊海(83),卿云黼黻河汉(84),视若游尘,遇同土梗(85),莫肯费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86)。若衡重锱铢,纩微撇虽共工之慝(87),兜之掩义,南荆之跋扈(88),东陵之巨猾,皆为匍匐逶迤,折枝舐痔(89),金膏翠羽将其意,脂韦便辟导其诚(90)。故轮盖所游,必非夷惠之室(91);苞苴所入,实行张霍之家(92)。谋而后动,毫芒寡忒(93)。是曰量交(94),其流五也。
  “凡斯五交,义同贾鬻,故桓谭譬之于,林回喻之于甘醴(95)。夫寒暑递进,盛衰相袭,或前荣而后悴,或始富而终贫,或初存而末亡,或古约而今泰,循环翻覆,迅若波澜(96)。此则殉利之情未尝异,变化之道不得一(97)。由是观之,张陈所以凶终,萧朱所以隙末,断焉可知矣(98)。而翟公方规规然勒门以箴客,何所见之晚乎?
  “因此五交,是生三衅: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一衅也(99)。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二衅也(100)。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三衅也(101)。古人知三衅之为梗,惧五交之速尤(102)。故王丹威子以楚,朱穆昌言而示绝,有旨哉!有旨哉!(103)

“近世有乐安任,海内髦杰,早绾银黄,夙昭民誉(104)。遒文丽藻,方驾曹王;英俊迈,联横许郭(105)。类田文之爱客,同郑庄之好贤(106)。见一善则盱衡扼腕,遇一才则扬眉抵掌(107)。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108)。于是冠盖辐凑,衣裳云合,辎击,坐客恒满(109)。蹈其阃阈,若升阙里之堂;入其隅,谓登龙门之阪(110)。至于顾眄增其倍价,剪拂使其长鸣,组云台者摩肩,走丹墀者叠迹(111)。莫不缔恩狎,结绸缪,想惠庄之清尘,庶羊左之徽烈(112)。及瞑目东粤,归骸洛浦(113)。穗帐犹悬,门罕渍酒之彦;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114)。藐尔诸孤,朝不谋夕,流离大海之南,寄命嶂疠之地(115)。自昔把臂之英,金兰之友,曾无羊舌下泣之仁,宁慕成分宅之德。(116)

“呜呼!世路险,一至于此!太行孟门,岂云崭绝(117)。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弃之长骛。独立高山之顶,欢与麋鹿同群,然绝其浊,诚耻之也,诚畏之也(118)。”

(1)朱公叔:朱穆,东汉人,他因痛感世态炎凉,人情淡薄,作《绝交论》以刺时弊。

(2)草虫、阜螽(zhōng):都是虫名。《诗经召南草虫》:“草虫,阜螽。”据说草虫鸣叫,阜螽就会跳跃。郑玄注曰“异类相应”。这里喻指朋友感情的共鸣。雕虎:老虎。因虎皮上有斑斓花纹,故称雕虎。《淮南子天文训》:“虎啸而谷风至。”这里喻指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3)(yùn):同“氤氲”,这里指天地之气相互作用而化育万物。《易系辞下》:“天地,万物化醇。”嘤鸣相召:鸟类嘤嘤鸣叫,相互召唤。《诗经小雅伐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雾涌云蒸、星流电激:都是指异物感应的迅速。

(4)王阳:名吉,字子阳。登:指登朝做官。贡公:贡禹。《汉书王吉传》:“吉与贡禹为友,世称‘王阳在位,贡公弹冠’。”

(5)罕生:罕虎,字子皮。国子:名侨,字子产。他们都是春秋时郑国人,也是知己。《左传昭公十三年》载子产“闻子皮卒,哭,且曰:‘吾已!无为为善矣。唯夫子知我。’”

(6)琴瑟:比喻友谊和谐。《诗经小雅棠棣》:“妻子好合,如鼓琴瑟。”郁郁:香气浓郁。兰(chǎi):都是香草。

(7)叶:相合。胶漆:比喻友谊牢不可破。《史记蔡泽传》:“与有道之士为胶漆。”婉娈:亲密友爱的样子。埙篪(chí):皆为古时乐器。这里比喻和睦协作。《诗经小雅何人斯》:“伯氏吹埙,仲氏吹篪。”

(8)镂,镌(juān):都是雕刻的意思。金版、玉牒:用金属或玉制成的片状物,可用来刻写。盘盂、钟鼎:都是古代器物,多用青铜制作。古人把重要的事情刻在版、牒、盘、盂、钟、鼎之上,以期长久流传后世。这里指重视友谊的话早已记载在典籍之上。

(9)匠人:指匠石。《庄子徐无鬼》载庄子送葬,经过惠子墓地,对跟随的人说:“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斫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闻之,召匠石曰:‘尝试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能斫之。虽然,臣之质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辍:停止。这句说,郢人已死,匠石就无从施展他的绝技。

(10)伯子:伯牙,春秋时人。息:停止。流波:即流水。雅引:高雅的琴曲。

(11)范张:指汉代的范式与张劭。款款:诚恳的样子。下泉:黄泉。范式、张劭为知友。

(12)尹班:指汉代的尹敏和班彪。陶陶:快乐舒畅的样子。

(13)”骆驿:同“络绎”,前后相接,连续不断。

(14)烟霏雨散:形容众多。

(15)巧历、心计:都是指精巧的,用心的计算。

(16)朱益州:指朱穆,他死后追赠益州太守。汩:扰乱。彝叙:社会的伦理、秩序。

(17)粤:同“越”,超过,逾越。谟训:圣贤的谋略训诲。

(18)捶:打击。直切:指正直诚恳的友情。

(19)绝:断绝。交游:交往。黔首:百姓。

(20)鹰(zhān):猛禽。

(21)媲:比喻。人灵:人类。

(22)蒙:愚昧,自称的谦词。猜:疑惑。

(23)辨:分析,解释。

(24)听然:张口而笑的样子。

(25)抚弦徽音:指弹奏美妙的乐音。达:通晓。燥湿变响:天气的燥湿变化会影响乐音的变化。

(26)张罗:张开罗网。沮泽:沼泽地带。云飞:高飞入云。

(27)握:把握。金镜:高明的哲理。阐:阐明,发扬。风烈:风化,文明。

(28)龙骧(xiāng):神龙腾跃。蠖(huò)屈:尺蠖屈伏。从道:随从世道。污隆:指世道盛衰或政治兴替。

(29)日月联璧:比喻太平景象。(wěi):微妙。弘致:宏大的成就。

(30)云飞电薄:比喻世道衰乱。薄,迫,冲击。棣华:即唐棣之华。唐棣,一种植物。华,花。微旨:微妙的含义。

(31)五音:指宫、商、角、徵、羽五个音阶。济:成,指构成。九成:即九阙,九章。乐曲一终为一成。九成之妙曲,指古代韶乐,相传为舜所作。

(32)朱生:即朱穆。玄珠:黑色之珠。赤水:传说中的河流。谟:谋,效法。神睿:神圣。

(33)组织仁义:以仁义作为联系、交流的原则。琢磨道德:彼此切磋砥砺,增进道德修养。恤其陵夷:居忧共戚。恤,怜悯。陵夷,衰落。

(34)寄通:寄托交往之谊。灵台:指心。《文选》李善注引司马彪说:“心为神灵之台也。”

(35)遗迹:遗忘形迹。风雨急:喻乱世。辍:中止。霜雪零:喻磨难。

(36)渝:改变。贤达:贤能通达之人。素交:质朴纯洁的友谊。

(37)逮:及,到。叔世:末世,指政治、风俗败坏的社会。讹:欺诈。狙诈:诡诈,中伤。

(38)飙起:狂风般卷起。溪谷:山谷。逾:超过。究:弄清。

(39)竞:争夺。趋:追逐。毛羽之轻、锥刀之末:都是比喻极其琐细轻微的利益。

(40)利交:以求利为目的的交游。天下蚩蚩:天下纷纷扰扰,乱七八糟。鸟惊雷骇:形容利交的危险与可怕。

(41)同源:根源相同。较言:大略叙述。

(42)钧:同“均”,相等,等同。董:指董贤。石:指石显。董、石军为西汉宠臣。梁:指梁冀。窦:指窦宪。

(43)雕刻:雕制刻削。百工:朝中百官。炉捶:冶炼敲打。万物:指天下百姓。

(44)(xī):同“吸”。

(45)九域:九州。九域、四海,都是指全国。耸:同“悚”。耸、叠,都是害怕的意思。熏灼:烟熏火灼,形容气焰猖獗。

(46)靡不:莫不。望影:望见踪影。星奔:如流星般奔驰。藉响:听到响声。藉,依凭。川骛:如川水般奔流。

(47)鸡人:古代戴着鸡冠帽专门报晓的官吏。鹤盖成阴:指车马相连,车盖相接成荫。鹤盖,以鹤为饰的车盖,借指官吏们所乘的车马。

(48)高门:权豪显宦之家。旦:早晨。流水:形容车子一辆接一辆,连绵不绝。轸:车子后部的横木。

(49)摩顶至踵:从头顶到脚跟都摩伤。隳(huī)胆抽肠:毁掉胆,抽掉肠,比喻尽心尽力,不惜牺牲。隳,毁坏。

(50)约、誓:都是立誓、发誓的意思。要离:春秋时人,为替吴王谋刺庆忌,曾烧死自己的妻子,以取信于庆忌,后乘其不备,拔剑刺杀之。荆卿:战国时人,为燕太子丹行刺秦王,未遂而死,传说燕国竟诛灭了他的七族,以求见谅于秦王。湛:同“沉”,灭掉。势交:趋炎附势的交游。埒(liè):相等。

(51)陶:指范蠡,春秋时越国大夫,极富智谋远见,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后,归隐至陶(今山东定陶),经商致富,称“陶朱公”。白:指白圭,周时富人,十分阔绰。赀:资财,钱财。巨:大于。程:指程郑,汉时临邛一带的大富。罗:指罗褒,汉时成都富人,家资巨万。

(52)擅:据有。铜陵:铜山。汉文帝宠爱邓通,赐给铜山,让他铸钱,于是邓氏钱布天下。金穴:郭况是汉光武帝郭皇后之弟,为大鸿胪,屡受赏赐,其富无比,京师称郭况家为“金穴”。

(53)联骑:出门群马相伴。里:里门。鸣钟:钟鸣鼎食,古时富贵人家常击钟列鼎而食。

(54)穷巷:陋巷。宾:客人。绳枢:用绳子代替枢纽门轴。

(55)冀:期待,希望。宵烛:夜间的灯烛。末光:余光。邀:希求。润屋:富家。微泽:小恩小惠。

(56)鱼贯:如游鱼般首尾相接,逐一而行,这里形容宾客众多。凫跃:如野鸭般踊跃而至,这里形容宾客活跃。飒沓:群飞的样子。鳞萃:鱼类聚集。

(57)分:分享。雁鹜之稻粱:富贵人家饲养鹅鸭之类家禽的稻粱。沾:沾光。玉(jiǎ):用玉装饰的酒器。余沥:残余的酒滴。

(58)衔:存在心里。恩遇:恩惠知遇。款诚:恳切忠诚的心意。

(59)援:引。示心:展示心意。旌信:表明信诚。

(60)贿交:贪图财物的交游。

(61)陆大夫:指陆贾,汉高祖时为太中大夫。他曾在西都长安宴饮宾客,名气很大。宴喜:宴乐。郭有道:指郭泰,字林宗,东汉名士。他通晓典籍,喜欢谈论,曾以“有道”征,辞不就。游洛阳后归乡,与李膺同船而行,众宾客望之,以为神仙。人伦:人际关系。东国:东都洛阳。

(62)籍甚:名气很大。绅:官僚,士大夫。

(63)颐蹙:收腮皱鼻,形容高谈阔论时的面部表情。颐,颊,腮。蹙,皱起。涕唾流沫:形容侃侃而谈、唾沫飞溅的样子。

(64)黄马、碧鸡:都是先秦名家学派关于“名”、“实”之辩的命题。这里泛指“剧谈”、“雄辩”所涉及的一些概念。

(65)严苦:极其苦痛。春丛零叶:春天的花丛会败叶飘零。

(66)飞沈:起落升降。顾指:以眼神的顾盼来指挥。

(67)弱冠:刚刚成年。古代男子二十岁成人,行冠礼。绮纨:有花纹的细绢,为富家子弟所服。道:道艺,学问。不挂:未达到。通人:通晓古今的名流学者。

(68)遒(qiú):强健有力。这里指声名大盛。云阁:宫中高耸入云的台阁,即云台。后汉永平中,明帝追念功臣,绘二十八将之像于云台。攀其鳞翼:指攀附权贵而向上爬。

(69)丐其余论:拾取名人牙慧向人炫耀。

(70)驵骥:骏马。旄端:马尾末端。轶:超过。归鸿:回归的大雁。碣石:山名,在今河北昌黎北。

(71)谈交:攀附谈辩的交游。

(72)阳:指顺利、成功、太平、光明等情况。阴:指挫折、失败、动荡、黑暗等情况。舒:舒畅,愉快。惨:抑郁,悲伤。生民大情:人之常情。

(73)泉涸:泉水干枯。:吐沫。

(74)怜:怜悯,同情。缀:连缀,编作。昭:显示。

(75)断金:比喻同心。湫隘:低洼狭小,这里指居住条件简陋。刎颈:刎颈之交,比喻生死同心。苫(shān)盖:用茅草编成的屋顶,即草棚。

(76)伍员:伍子胥。濯溉:灌溉,喻指扶持,培养。宰(pǐ):伯,后官至太宰,故称。伯奔吴,得到伍子胥举荐而荣显,然而日后他向吴王进谗,害死伍子胥。张王:张耳,归顺项羽后,被封为常山王。抚翼:扶持,庇护。陈相:陈余,后来做了赵相。陈余受到张耳扶持而尊贵,发迹得势后反而打击张耳。

(77)穷交:同遭穷困的交游。

(78)驰骛之俗:奔走权门的风气。浇薄之伦:轻薄寡义之辈。

(79)操:拿着。权:秤锤。衡:秤杆。秉:掌握。纤:纤细。纩:丝绵。揣:量。

(80)属:接触,检验。属纩就是用新绵置于临死之人鼻前,观其有无呼吸。

(81)颜:颜回。冉:冉求。均为孔子弟子。龙翰凤雏:比喻才学出众。

(82)曾:曾参,孔子弟子,事亲至孝。史:史鱼,春秋时卫国大夫,为人正直。兰薰雪白:比喻品德高尚。

(83)舒:汉代大儒董仲舒。向:汉代学者刘向。金玉:比喻文章精美珍贵。渊海:形容学识渊博浩瀚。

(84)卿:司马相如,字长卿。云:扬雄,字子云。都是西汉著名文学家。黼黻(fǔ fú):古代礼服上所绣的花纹。这里比喻辞藻华丽。河汉:银河,比喻文章不同凡响。

(85)游尘:浮动的尘埃。遇:对待。土梗:泥土塑成的偶像。

(86)半菽:半颗豆子。罕有落其一毛:指一毛不拔。

(87)锱:古代重量单位,一两的四分之一。铢:古代重量单位,一两的二十四分之一。这里以锱铢比喻极其微小的重量。撇:微动,飘拂。共工:尧时四凶之一。慝(sōu tè):隐蔽的邪恶。

(88)兜:尧时四凶之一。掩义:掩盖道义。南荆:楚国。这里指战国时楚国大盗庄。跋扈:专横暴戾。

(89)东陵:齐地,这里指战国时齐鲁之间的大盗跖。匍匐:伏地爬行。逶迤:斜行。折枝:弯腰拜揖。舐痔:用舌头舔痔疮。

(90)翠羽:翠鸟羽毛。均为贵重难得的物品。将其意:借助贵重之物表达自己心意。脂韦:凝结的油脂和柔软的皮革,引申为圆滑阿谀之意。便辟:逢迎谄媚。导其诚:以圆滑阿谀手段表白忠诚。

(91)轮盖:车轮、车盖,代指车辆。夷:指伯夷。惠:指柳下惠。均为古代著名高尚之士。

(92)苞苴:裹鱼肉的草包,这里代指行贿。张:指张安世。霍:指霍光。均为汉代身居高位的显贵。

(93)毫芒:毫毛麦芒,比喻细微。寡忒:很少差错。

(94)量交:度势利己的交游。

(95)贾鬻(yù):买卖。桓谭:汉代学者。(huán huì):市场。林回:殷之逃民。醴(lǐ):甜酒。

(96)相袭:相因。荣:兴盛。悴:衰败。约:节俭,贫穷。泰:奢华,富裕。

(97)殉利:不顾生命以求利。道:术。

(98)张、陈:张耳,陈余。两人初为刎颈之交,后张耳降汉,与韩信一起破赵,杀陈余。萧、朱:汉代的萧育、朱博。两人原为好友,后萧育为九卿,而朱博已先登相位,于是彼此产生矛盾。翟公:汉代人。规规然:浅陋拘泥的样子。勒:题写。箴客:规诫宾客。

(99)衅:瑕疵,弊端。殄:灭绝。

(100)固:指友谊牢固。携:分离。讼:争辩,诉讼。

(101)饕餮(tāo tiè):传说中的凶恶贪食的野兽,这里比喻贪得无厌的人。贞介:指忠诚正直的人。

(102)梗:弊病。速尤:招致祸端。

(103)王丹:东汉人。《后汉书王丹传》载,其子有同门生丧亲,家在中山,欲往慰问,“丹怒而挞之,令寄缣以祠焉。”楚:亦作“夏楚”,古代用木荆条制成的鞭挞刑具。昌言:直言,明告。示绝:表示绝交。有旨:有深长意味。

(104)任:字彦升,乐安博昌(今山东寿光县)人。梁武帝时任义兴、新安太守,为政清廉。他长于章奏,与沈约齐名,时人称为“任笔沈诗”。著有《文章缘起》,明人辑有《任彦升集》。髦杰:即俊杰。绾:系。银黄:银印黄绶,指职位很高的官。夙昭民誉:素来就颇得民众的赞誉。夙,平素。

(105)遒文:刚劲的文章。丽藻:华丽的词藻。方驾:并驾齐驱。曹、王:曹植、王粲。英:杰出,卓立。俊迈:英俊出众。联横:并列,等同。许、郭:许劭、郭泰,都是东汉名士。

(106)田文:即“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以好客闻名天下。郑庄:即西汉郑当时,字庄,以好客举贤闻名朝野。

(107)盱衡:举眉扬目,惊喜兴奋的样子。扼腕:握持手腕,激扬振奋的样子。抵掌:拍手,鼓掌。

(108)雌黄:本是可做颜料的矿物,古时用来涂改文字。这里指论定是非。朱紫:正色和杂色,比喻人品高下。月旦:品评人物。东汉许劭等常在每月初一品评乡里人物,因此后人就以“月旦”代指品评。

(109)辐凑:车轮的辐条都集中于车轴,比喻众人聚集一处。衣裳:代指人物。云合:如云集合。辎:有帷盖的车辆。击:车轴头相互碰击,指车辆多。,车轴头。恒满:常满。

(110)阃(kǔn)阈:门槛。阙里:孔子的乡里,在今山东曲阜。(yù)隅:房内角落。龙门:山名,在山西河津县西北与陕西韩城县东北。传说鱼能跃上龙门便可成龙。阪,山坡。顾眄增其倍价:这是用《战国策》所载伯乐回首看马、马价倍增之典,比喻得到任的垂顾可使身价倍增。顾眄,回视。

(111)剪拂:修剪拂拭。长鸣:《战国策楚策四》载,有骥拉盐车上太行,车重坡陡,不能上,“伯乐遇之,下车攀而哭之,解衣以幂之。骥于是俯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这里比喻知遇之力。组:官府绶带飘动。云台:指宫殿。摩肩:肩挨肩,形容人多拥挤。趋走:奔赴。丹墀:宫殿前的石阶,涂以红色。叠迹:足迹重叠。

(112)缔:结。恩狎:恩爱亲密。绸缪:情意缠绵。惠、庄:指战国时惠施、庄周,他们交情深厚。清尘:用以称尊贵的人,表示恭敬。庶:希求。羊、左:指春秋时羊角哀、左伯桃,他们是生死之交。《文选》李善注引《烈士传》说他们“闻楚王贤,往寻之。道遇雨雪,计不俱全”,于是左伯桃“并衣粮与角哀,入树中死”。徽烈:美好的业绩。

(113)瞑目:死亡。东粤:指新安(郡治在今浙江淳安县西)。任死于新安太守任上。归骸:归葬。洛浦:洛水边上,实指扬州。南朝时,西晋京都洛阳已经沦陷。南朝人常把建康视作洛阳,把长江视作洛水。任归葬扬州,在长江边上。

(114)帐:灵堂中所设的帐幔。渍酒之彦:指东汉人徐稚。《文选》李善注引谢承《后汉书》载,徐稚吊丧,常于家中预烤鸡一只,用一两绵絮浸酒中,晒干后裹鸡,“径到所赴冢隧外,以水渍之,使有酒气”,然后以饭、鸡祭奠。宿草:隔年的草。动轮之宾:坐车骑马来祭奠的人。

(115)藐尔:弱小的样子。诸孤:任的几个孤儿。大海之南:泛指南方海边。寄命:托身。嶂疠之地:恶性疟疾流行的潮湿地区。嶂疠,同“瘴疠”,指潮湿地区流行的恶性疟疾等传染病。

(116)把臂:握人手臂。金兰:金坚兰芳,比喻友情深厚。《周易系辞上》:“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羊舌:指春秋时晋国大夫叔向,羊舌氏,名。下泣之仁:叔向与司马侯为友。司马侯曾荐举叔向。司马侯死,叔向每见其子便抚而哭之。成:指春秋时鲁国大夫成子。分宅之德:成子与卫右宰毂臣为友,后毂臣遭乱而死,成子便把他的妻子接来,分出房子给他们居住。这两句史实见《文选》李善注引《春秋外传》和《孔丛子》。

(117)险:险恶。太行、孟门:都是高山。崭绝:险峻至极,无路可上。

(118)耿介:正直。疾:憎恶。裂裳裹足:墨子奔去止楚攻宋,急于赶路,脚走破了,就撕下衣裳,裹足而行。弃之:弃绝,决绝。长骛:永远走开。(jiǎo)然:清白的样子。(fēn)浊:浊气。,同“氛”。

客人问主人道:“朱公叔之《绝交论》是对呢,还是不对呢?”主人道:“客人何以有此疑问?”客人道:“草地昆虫叫,土丘螽斯跳;斑斓猛虎啸,山中冷风起。天地感应,雾涌云飞;鸟鸣感召,流星闪电。因此王阳登朝,贡禹弹冠相庆;罕生逝世,子产戚然伤悲。心相通友情笃厚,言和谐芬芳如兰。志同道舍如胶似漆,意趣相投埙篪合弦。圣贤将此美德刻于金版,镂于盘盂,写入玉牒,镌于钟鼎。至于匠石鼻端斫垩之妙技,伯牙高山流水之雅曲,范式款款真情送友入黄泉,尹、班其乐陶陶彻夜共长谈,类似良朋络绎不绝,多如烟雨,精通历算之人无法知晓,善以心计之人也无法统计。而朱公叔乱常道,越古训,鞭挞诚直,断绝交游,将人比做鹰鹑,比做豺虎,我对此有疑问,请予以释解。”

主人哂然一笑道:“先生是所谓的只知抚弦弹琴发乐音,却不懂空气干湿对琴音的影响;只知张网于沼泽,却不见鸿雁已飞入云天。圣人心怀明道,阐发风教,如龙昂首,蠖弯腰,随路高低而屈伸。太平时代,赞美友谊之宏旨;动乱岁月,显示手足之情深。如五音变化,成就《九成》之妙曲。这是朱公叔得之于赤水的妙道,谋求于圣贤的良言。至于积累仁义,修养道德,有乐同欢,居忧共戚,灵犀一点,神交忘形,危难不住为良朋呼吁,逢险不变与挚友真情,这是贤达之素交,经历千古而难遏。到乱世民奸,欺诈成风,峡谷不能超其险,鬼神不能穷其变,轻如鸿毛之名竞争,薄如锥刃之利追逐,于是素交尽,利交兴,天下混乱,鸟兽不宁。利交根源相同,表现形式不一。简而言之,其术有五:

如受宠超过董、石,权势压倒梁、窦,一切由他专断。吐漱能生云雨,呼吸可降霜露。九州惧其扬起灰尘,四海怕其炙手可热。无不望影而逃,快如流星,闻声奔命,急如流水。鸡人刚一报晓,来访车盖成荫,大门早晨刚开,客人车水马龙。皆愿磨破头擦破脚,毁胆断肠,誓像要离焚烧妻子,像荆轲沉没七族那样表忠心。这叫势交,是利交的第一种。

如财富等同陶、白,巨资可比程、罗,个人独占铜矿,家财俗称金穴。出外并辔联骑,居家鸣钟奏乐。而穷巷之宾,蓬门之士,希望得到富人夜灯之余光,暖屋之微热,鱼贯雀跃,多如鳞集,欲分享饲禽之稻谷,沾舔玉杯之残酒。接受恩惠,进献忠心,用青松表示坚贞,指白水发下誓言。这叫贿交,是利交的第二种。

陆贾西安大宴宾客,郭泰洛阳侈谈人际。陆以宴乐权臣而名声大振,郭因与李膺同舟而慕其登仙。再加高谈阔论时收颏紧鼻,口沫横飞,骋黄马之剧谈,纵碧鸡之雄辩。说温暖则寒谷变热土,道严寒则春草叶凋落。好像官之升降由其目示意指,位之荣辱定其出口一言。于是有些公子王孙,纨绔子弟,学识不及通今博古之人,名声未入功臣之阁,攀龙附凤,乞求为其制造舆论,附寄骏马之尾,欲借助归雁之翼,飞黄腾达。这叫谈交,是利交的第三种。

春夏心情舒畅,秋冬心情抑郁,这是人之常情;患难相亲,欢快相离,这是物类本性。所以鱼因水干而吐沫相救,鸟因将死其鸣也哀。同病相怜,作《河上》之悲歌;内心恐惧,诵《谷风》之诗篇。结为“断金”之交,是因为景公更换晏婴“湫隘”之宅;建立刎颈之谊。是因为张耳拔擢陈余于贫贱之家。伍子胥洗清伯裾罪过而使其成了太宰;张耳扶持陈余而使其身登相位。这叫穷交,是利交的第四种。

奔走钻营之徒,浅薄苟且之辈,无不操权衡,执纤纩。衡,用以衡量权势轻重;纩,借以测试出气粗细。如称不能抬头,纩不能飘动,即使有颜渊、冉求的美德,卧龙、凤雏的才干,像曾参、子鱼那样高洁,似董仲舒、刘向的知识渊博,类司马相如、扬雄一般文采,也视若飞尘,等同泥塑。没人肯为之花费半粒大豆,少有肯为之拔一根毫毛。如果衡量其有权有势,即使是隐恶之共工,跋扈之庄跻,奸猾之盗贼,也为之匍匐献媚,按摩手足,吮舔痔疮,献金丹翠羽之物以表达心意,作柔弱谄媚之态以表达忠诚。那趋势附炎之徒车马所至之处,决非伯夷、柳下惠之舍;肉食者出入之所,定是张安世、霍光之家。衡后而动,丝毫不差,这叫量交,是利交的第五种。

总共五种利交,含义如同买卖。所以桓谭将其比作市场,林回将其喻为甜酒。寒署交替,盛衰相因,或先繁荣而后憔悴,或开始富而最后贫,或起初存而末尾亡,或古时俭朴而今奢华,循环往复,快如波澜。凡此种种,舍命求利之情皆同,舍命求利之术不一。由此观之,张耳、陈余后来反目之因,萧育、朱博结末破裂之由,明白可知。而翟公尚惊恐若失地门上刻字,警告宾客,为何见识如此之晚呢。

由这五种利交,产生了三种恶果:道德败坏,仁义灭绝,如同禽兽,这是其一。难安定,易离散,仇恨与争讼激增,这是其二。名声陷于贪婪,正直感到耻辱,这是其三。古人知道这三种恶果之病,害怕“五交”招来的祸患,所以王丹用荆条教子,朱穆以直言绝交,有意义啊,有意义啊。

近代乐安有个任防,是海内俊杰,早就为官挂印,享誉民间。其美文华采,与曹植、王仲宣并驾齐驱;英雄豪迈,同许劭、郭林宗比肩并列。像孟尝君那样爱客,如郑当时一般好贤。见贤才眉飞色舞,扼腕动情;遇英杰喜形于色,鼓掌相庆。是非由他论定,高下靠他品评。于是门前车马济济,锦裳如云,车盖换车盖,车轴碰车轴,经常宾客满坐。迈他门限,犹如登孔子之堂,进他门里,好似入李膺之室。受到任防顾盼,身价倍增;得到任防擢拔,便可扬眉吐气。官运亨通者肩挨肩,足履丹墀者脚印重叠。无人不想与之亲近,建立厚交,向往庄周对惠施那样敬重,希求左伯桃对羊角哀那样美德。待到任坊瞑目乐安,归葬扬州,灵帐高悬,门前便少吊唁之士;坟未长草,墓地便无驱车祭奠之人。任防个个小小孤儿,朝不保夕,流离遥远边陲,寄身险山恶水,平素那些挽手亲密之交,如金似兰之友,未有羊舌怜良朋遗孤之仁,哪敢想邻成分宅密友遗孀之德。

咳!世道险恶竞至于此,太行、孟门也不足以比喻小人凶险的心胸。所以正直之人如此痛恨,裂裳裹足,弃之远走,独立于高山之巅,高兴与麋鹿为伴,干干净净地与浊世决裂,它实在可耻,实在可怕。

汉代朱穆感世俗浇薄,慕尚敦笃,写下《绝交论》,以矫时弊。这篇《广绝交论》,据《文选》题注,是刘峻感于朋友任畴死后家里穷困,子侄流离,生平旧交莫有赡恤,激于义愤,于是推广《绝交论》的论点而写成的。

作者先引经据典,列举了一批他倾心向慕的古代贤达的事迹,在他们身上寄托着作者为人处世的道德观念,这就是倡导“贤达之素交”。伯牙与钟子期、范式与张劭,尹敏与班彪等皆是融洽真挚的交谊的典范。在刘峻看来,朋友间心心相印,往来和谐,不拘形迹,不因危难而改变真挚交谊,才是那种值得赞颂的“寄通灵台之下,遗迹江湖之上,风雨急而不辍其音,霜雪零而不渝其色”的“贤达之素交”。接着,作者借主解客惑之机,列举了一些历史上“利交”的事例,来证明“世路险城”。如在分析只能共苦不能同甘的“穷交“时,把伍员与伯韶,陈馀与张耳摆出来,通过先扬后抑的写法,以历史反衬现实,从宏观上展示了批判的广阔背景。由此可以见出作者笔锋之犀利,讽刺之辛辣、说服力之不容置疑。
  接着,作者通过对社会现状的深刻剖视,归纳总结了时下利交的五种表现或五种手段,这就是势交、贿交、淡交、穷交和量交。作者把揭露和批判的重点放在“谈交”和”量交”上,然后进一步指出“五交”的本质“义同贾鬻“。对“五交”的剖析和批判是为作者的写作目的服务,所以文章要落脚到时人对任的不公正态度上来。任乃海内髦杰,生前以提携后进为乐事,士人喜从之游,屋舍“坐客恒满”;可是暝目东粤后,“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诸子侄“朝不谋夕”,亦无人赡恤。读来使人悲慨,令人沉思。由此,我们可以感受到刘峻骈体议论文环环相扣,层层剖析,入木三分的逻辑力量。
  此外作者还独出心裁地在文中描绘了一幅幅形象生动的人物画卷,增强了批判的力度。请看.那只要得利,愿为权势者牺牲的“势交”者的嘴脸,宛然在目;那“贿交“者”衔恩遇,进款诚,援青松以示心,指白水而旌信”的信誓旦旦之状,惟妙惟肖;”谈交“者依附名流,窃取名声“敛颐蹙频,涕唾流沫”的情态栩栩如生。这几幅”群丑图“笔筒而意深,犀利且劲捷,准确地把握了”利交”者的心理特征。而作者对任晡“爱客”,“好贤”的形象描述则感人至深:”见一善则盱衡扼腕,遇一才则扬眉抵掌。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任晡的思想气质、音容笑貌十分传神地呈现在面前。两幅画面色彩迥然相异,“清浊异质”,形成鲜明的反衬对比,有力地鞭挞了丑类,颂扬了高洁。难怪曾受任奖掖而知恩不报之徒”既见论,抵几于地,终身恨之”(《昭明文选》李善注)。于议论性的骈体文中刻戛人物形象,达到阐发论点、鞭挞丑类的目的,足见刘峻艺术技巧之高明。
  至于文章多四六隔对,造成滔滔不绝的论势,融入强烈的主观感情,很值读者注意。排对句交错铺排,气势排荡,便于表达作者强烈的感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这种议论骈文,对后世骈文和散文提供了有益曲经验,尤其是四六隔句对,为后来四六文所常用。

唐代刘知几:持论析理,诚为绝伦。(《史通内篇骚才》)

明代张溥:刘孝标见任彦升诸子流离行路,旧交莫恤,则著《广绝交论》。与中山刘明信友善,书命往反,明信没,复为报章追答之。念其殷勤死友,寄怀寂寞,一篇之中,郧成、季札,遗风在焉。(《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注刘户曹集》)

清代何焯:文中子见此论曰:“惜乎,誉任公而毁也,任公于是不可谓知人矣。其旨可谓深远。”然他日又谓门人曰:“五交三衅,刘峻亦知言哉。盖云雨翻复,虽贤者,亦难以情恕理遣也噫。”又云:“驰骛之俗”至“其流五也。”此段尤为痛快。(《义门读书记》)

清代诗人孙梅:《广绝交》一篇,云谲波诡,度越数子,此皆艺苑之琼瑶,词林所脍炙。(《四六丛话论十四》)

刘峻(462521年),字孝标,生于平原郡,幼时故乡被北魏胡人所占领。八岁时与家人失散,被人口贩子领去卖给了中小富人刘实。刘实见他聪慧好学,所以叫他读书。刘孝标终夜不寝,读书到天亮。齐永明年间出都游学,遍求异书,人称他是“书淫”。终生落魄不遇。宋泰始五年(469)北魏攻下青州,他随例被迁到平城,在那里出家,后又还俗。齐永明四年(486)还江南,曾参加翻译佛经。该书的注,是刘孝标回江南以后所作。他采用裴松之注《三国志》的办法,进行补缺和纠谬的工作。孝标征引繁富,引用的书达四百余种。后人注释该书的,有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徐震谔《世说新语校笺》、杨勇《世说新语校笺》。日本德川时代的学者著有几种《世说新语》注。还有马瑞志的英文译本、目加田诚等的多种日文译本和法文译本。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