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大宋宣和遗事

大宋宣和遗事

《大宋宣和遗事》,为讲史话本,宋代无名氏作,元人或有增益。是成书于元代的笔记小说辑录,结合了多个类型的笔记小说并以说书的方式连贯而成。

据说源出宋本但可能经过后人增订。如书中说宋朝卜都之地,“一汴二杭三闽四广”,当是宋亡以后所加。宣和宋徽宗的最后一个年号,该书大概由讲述历代帝王荒淫误国开始,一直写到宋高宗定都临安为止,加插了宋代奸臣把持朝政致使生灵涂炭的故事,也为写梁山英雄聚义做了对照。因此成为《水浒传》的蓝本。

元集

记述宣和四年之前的故事。在后半部分,开始讲述梁山泊宋江等人的故事。

亨集

记述宣和四年到宣和六年间的故事。在前半部分,继续讲述梁山泊宋江等人的故事。

利集

记述宣和六年到金天辅十一年间的故事。宣和末年,金兵南下,靖康之耻发生。

贞集

记述金天辅十四年到宋绍兴年间的故事。宋室南渡,赵构称帝,南宋建立。

全书内容,都出于宋人的记载,反映了汉族人民爱国抗金的思想感情。大致可以分为10段:第1段历数前朝各个荒淫无道的昏君,直讲到宋徽宗;第2段讲王安石变法致祸;第3段讲宋徽宗用蔡京等在朝任事;第4段讲宋江36人聚义梁山泊,最后被张叔夜平定,提供了《水浒传》的雏形;第5段讲宋徽宗宠爱娼妓李师师;第6段讲宋徽宗信任道士林灵素;第7段讲腊月预赏元宵和元宵放灯的盛况;第8段讲金人入侵,以至攻陷汴梁;第9段讲金兵掳徽钦二帝北行;第10段讲康王赵构南渡即位,定都临安(今杭州)。这些故事有不同的来源,文风也不一致。其中457等段口语化程度较高,象是说话人的创作。其他部分文体较杂,如第9段即引自无名氏的《南烬纪闻录》、《窃愤录》(清人题辛弃疾撰)、《窃愤续录》,文字基本相同,并未作重大修改。编者从各种书里摘录资料,作为说话的底本,刊行时也没有加工整理,实际上只是提纲式的讲稿。

宣和遗事》有两种版本:《士礼居丛书》本分两集,书前有300多条分节目录;另一种版本分四集,内容相同。通行的有古典文学出版社排印本。

宣和元年」正月朔旦,朝见景灵宫中,见圣祖神像有泪。

守庙官吏闻之庙内常有哭声。一日,神宗皇帝庙室便殿,有砖出血,随扫又出,数日方止。是时蔡京等方事谀佞,有此异事,皆不敢闻奏于上。而徽宗骄奢之行愈肆矣。

「宣和二年」三月,诏改佛号为大觉真仙,余为仙人大士,僧称“德士”,行称“德童”,而冠服之。以寺院为观,改女冠为女道士,尼为女德。明年,金山寺有僧顶上拥出肉冠,长肉须髯,端坐而化。朝廷闻之,诏复旧人。

金遣使李善庆来,诏蔡京、童贯及邓文诰见之,论以夹攻取燕之意。李善庆唯唯。居十余日,遣赵有开、马政赍诏及礼物同善庆等度海聘之。又诏余深为太宰,王黼为少宰。

夏,五月,有物若龙,长六七尺,苍鳞黑色,驴首,两颊如鱼,头色绿,顶有角,其声如牛,见于开封县茶肆前。时茶肆人早起拂拭床榻,见有物若大犬蹲其傍,熟视之,乃是龙也。

其人吃惊,卧倒在地。茶肆与军器作坊相近,遂被作坊军人得知,杀龙而食之。是夕五鼓,西北有赤气数十道冲天,仰视北斗星若隔绛纱,其中有间以白黑二,及时有折烈声震如雷。

未几,霪雨大作,水高十余丈,犯都城,已破汴堤,诸内侍役夫,担草运土障之,不能御。徽宗诏户部侍郎唐恪治之。即日,恪乘小舟览水之势,而求所以导之。上登楼遥见,问之,乃恪也,为之出涕。数日,水平,恪入对,上劳之曰:“宗庙社稷获安,卿之功也!”唐恪因回奏:“水乃阴类。阴之盛,以致犯城阙。愿陛下垂意于驭臣,远女宠,去小人,备夷狄,以益谨天戎。”徽宗嘉纳之。

秋,九月,宴蔡京父子于保和新殿。京等请见安妃,帝许之。京作记以进,其略曰:“皇帝召臣京、臣攸等燕保和新殿,大宋宣和遗事。23.臣,臣亻紊、臣、臣行、臣徽、臣术侍,赐食文字库。于是由临华殿门入,侍班东曲水,朝于玉华殿;上步至西曲水,循酴洞,至太宁阁,登层峦、琳霄、褰风、乘云亭至保和。

屋三楹,时落成于八月,而高竹崇桧已森阴蓊郁;中楹置御榻,东西二间,列宝玩与古鼎彝、玉芝。左掖阁曰‘妙有’,右掖阁曰‘宣道’。上御步前行至稽古阁,有宣王石鼓;历邃古、尚古、鉴古、作古、访古、博古、秘古诸阁,上亲指示,为言其概。抵玉林轩,过宣和殿、列岫轩、太真阁、凝真殿;殿东崇岩峭壁高百尺,林壑茂密,倍于昔见。过翘翠燕处阁,赐茶全真殿,乃出琼林殿。中使传旨留题。乃题曰,诗曰:琼瑶错落密成林,桧竹交加午有阴。

恩许尘凡时纵步,不知身在五云深。

顷之,就座,女童乐作。坐间香圆、荔子、黄橙、金柑相间,布列前后;命邓文诰剖橙分赐。酒五行,少休。诏至玉真轩。轩在保和殿西南庑,即安妃妆阁。上吟诗二句云:雅燕酒酣添逸兴,玉真轩内见安妃。

命中官传旨,诏蔡京赓补。京即题云:“保和新殿丽秋晖,诏许尘凡到绮闱。‘遂成诗云,诗曰:保和新殿丽秋晖,诏许尘凡到绮闱。

雅燕酒酣添逸兴,玉真轩内见安妃。

于是人人自谓得见安妃。既而但挂画像西垣,臣即以诗奏大宋宣和遗事。24.曰,诗曰:玉真轩槛暖如春,即见丹青未见人。

月里嫦娥终有恨,鉴中姑射应真

中使传旨至玉华阁,帝特曰:“因卿有诗,姻家自应相见。”臣曰:“今葭莩已得拜望,故敢以诗请。”上大笑。上持大觥酌酒,命妃曰:“可劝太师。”臣因进曰:“礼无不报。”

于是持瓶注酒,授使以进。再去撤女童,去羯鼓,御侍细乐,作《兰陵王》、《扬州教》、《水调》,劝酬交错,日且暮矣,京奏曰:“久勤圣躬,不敢安。”徽宗曰:“不醉无归。”更劝迭进,酒行无算,至二鼓五筹,君臣大醉而罢。“京出谓人曰:”保和殿后,自崆峒天入八阁,所陈之物,左右上下,皆琉璃之器。“在后二帝北狩,果符此流离之谶,非偶然也。刘屏山曾有诗记汴京遗事云,诗曰:空嗟覆鼎误前朝,枯骨入间骂未消。

夜月池台王傅宅,春风杨柳太师桥。

王傅指王黼,太师指蔡京父子也。

冬,十月,徽宗幸道德院观金芝。遂幸蔡京第。时道德宫生金芝,上幸观焉;遂由龙德江泛舟至京第鸣銮堂,淑妃从。

上曰:“今岁四幸鸣銮矣。”赐京酒,于是京作《鸣銮记》以进。初京侍上,每进君臣相悦之说,于是以尚主;而攸最亲幸。上时轻车小辇幸京第,命坐赐酒,略用家人礼。表谢有云:主妇上寿,请酬而肯从;稚子牵衣,挽留而不却。“蔡京常劝徽宗道:”人主当以四海为家,太平为娱;岁月几何,何必大宋宣和遗事。25.自苦“上纳其言,遂易服私行都市。

上方为期门之事,故苑囿皆仿江浙为白屋,不施五采,多为村居野店;及聚珍禽异兽,动数千百,以实其中。都下每秋风夜静,禽兽之声四彻,宛若山林陂泽之间,识者以为不祥。

蔡攸进见无时,便辟趋走,或涂抹青红,优杂侏儒,多道市井谑浪之语,以蛊上心。妻朱氏,出入禁省。是秋蔡攸加开府,攸子行领殿中监。攸之父子为徽宗宠信,势倾朝野矣。

当时李邦彦以次相阿附,每燕饮,则自为倡优之事,杂以市井诙谐,以为笑乐。人呼李邦彦做“浪子宰相”。一日,侍宴,先将生绡画成龙文贴体;将呈伎艺,则裸其衣,宣示文身,时出狎语。上举杖欲笞之,则缘木而避。中宫自内望见,谕旨云:“可以下来了!”邦彦答道:“黄莺偷眼觑,不敢下枝来。”

中宫乃叹曰:“宰相如此,怎能治天下耶!”

十一月,花石纲媚徽宗,东南骚动。有太学士邓肃上十诗,讥讽徽宗。其末诗云,诗曰:灵台灵囿庶民攻,乐意充周百姓同。

但愿君王安百姓,圃中何日不春风。

蔡京将诗献徽宗,欲激徽宗杀邓肃,谓:“太学士诗文以谤陛下,若不杀之,恐效尤成风,党锢之祸可鉴也。”帝不答,将邓肃押归田里,盖欲保全之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