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宋

宋(663年737年),邢州南和(今河北邢台市南和县阎里乡宋台)人 。唐朝名相,北魏吏部尚书宋弁七世孙。

博学多才,擅长文学。弱冠进士,历任上党尉、凤阁舍人、御史台中丞、吏部侍郎吏部尚书刑部尚书等职。开元十七年(729年),拜尚书右丞相,授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广平郡公。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宋在洛阳去世,年七十五。追赠太尉,谥号“文贞”。

宋历仕武后、唐中宗唐睿宗、殇帝、唐玄宗五朝,一生为振兴大唐励精图治,与姚崇同心协力,辅佐唐玄宗开创开元盛世。与房玄龄杜如晦姚崇并称唐朝四大贤相。

(概述图片来源

宋生于唐高宗龙朔三年(663年)。唐高宗调露年间,年仅十七岁的宋进士及第,授义昌(今汝城)令后又升任监察御史,凤阁舍人。

神龙二年(706年),中宗下诏宋为检校并州长史,没有成行,又任为检校贝州刺史,宋被挤出了朝廷。

睿宗景云元年,宋自洛州长史入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掌铨选。宋取舍平允,为时所称。当时,太平公主擅权,将谋害太子李隆基,宋与姚崇奏请令公主出居东都洛阳,又被贬为楚州刺史。

开元初,为广州都督,教百姓烧瓦代竹茅盖房,以避火灾。

开元四年(716年),召入为刑部尚书,不久代姚崇为相。宋居相位,以择人为务,随才授任,使百官各称其职。他刑赏无私,敢犯颜直谏,为玄宗所敬惮,虽不合意,也勉强采纳。宋与姚崇并称贤相,号“姚、宋”。史称“崇善应变以成天下之务,善守文以持天下之正。二人道不同,同归于治”。

开元五年(717年),宋随同玄宗巡幸东都,路过崤谷(今河南陕县),山高路窄,难以行走。玄宗十分恼怒,要罢免河南尹李朝隐和负责旅途事务的知顿使王怡。宋进谏说:“陛下方事巡幸福,今以此罪二臣,臣恐将来民受其弊”。玄宗认为很有道理,就免去二人死罪。

开元八年(720年),以压制犯法官僚的申诉,又严禁恶钱流通,颇招人怨,遂被授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广平郡开国公,罢相。

开元十年(722年),京兆人权梁山聚众暴动,被镇压后,其众多遭逮捕,玄宗以宋兼京兆留守复审,他只治罪为首数人,余皆释放。

开元十二年(724年),玄宗东巡泰山,宋留守京师。玄宗将出发,对宋说:“卿是国家元老,为朕股肱耳目。今将巡洛阳,分别有一段时日,请有什么好主意,告诉朕。”宋一一直言相告。玄宗将宋“所进之言,书之座右,出入观省,以诫终身”。

开元十七年(729年),拜尚书右丞相

开元二十年(732年),宋再三请求告老,玄宗只得同意,仍令全给禄奉,赐绢五百匹。宋退居东都洛阳的私宅后,杜绝宾客。

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十一月十九日,宋在洛阳明教里的私宅中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五岁。追赠太尉谥号“文贞”。玄宗命河南少尹崔释之充任监护使,负责办理丧事。

大历五年(770年),即宋去世三十三年之后,颜真卿应宋后裔之托,撰文并书写了碑文。大历七年(772年),墓碑镌刻完成,立于宋墓地。

武后时期

武后执政,宋因为率性刚正而被重用,逐步由凤阁余人(即中书舍人)升迁至御史中丞;武则天的宠臣张昌宗因为私自向相士询问运程,违反了宫规,宋奏请追究,但是武则天则特旨赦免,并命令张昌宗及张易之两兄弟到他的住所谢罪,宋却拒而不见。宋因此与他们结怨,二张屡次欲借故中伤他,但却不成功。

中宗睿宗时期

李唐复兴后,在中宗时,宋担任黄门侍郎。当时宋得罪了当权的武三思,因此受到排挤,被外调为贝州刺史。其后,韦后叛乱,中宗被杀,睿宗李隆基平叛, 睿宗继位。宋重新被起用,睿宗将他由洛州长史调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执掌朝政,这是他首度为相。在这期间,他一改朝廷用人惟亲的恶习,提出了用人“虽资高考深,非才者不取”的准则,并且不顾当时拥有极大权势的太平公主等人的反对及阻饶,罢去昏庸的官员达数千人,并请太平公主出居东都洛阳,以防太平公主谋反,但因此得罪了太平公主,被其中伤,因此反而被罢相,贬为楚州刺史

玄宗时期

李隆基讨平太平公主的叛乱,即位为唐玄宗,宋升调为广州都督。宋仍专注改善民生,并没有因为外调而灰心,他教晓百姓以砖瓦盖屋取代简陋的茅屋及草屋,以减少火灾出现的可能。开元716年,他被调返京师,任刑部尚书,后来姚崇因事退隐,他获姚崇推荐,再度为相。这时,宋再度提出“虽资高考深,非才者不取”的准则。他为防奸佞小人私下在皇帝耳边进谗言,提出百官奏事,必定要有谏官、史官在旁的规定。而玄宗亦十分器重宋,并以师礼待之;进则迎,出则送,因此宋提出的具建设性的提议,通常均被采纳。亦因如此,当时朝廷一改以往用人惟亲的恶习,并减少了奸佞小人诬谄好人的情况,使开元初期的政局十分清明。宋前后为相四年,他不畏权贵,力革前弊,奉公守法,不徇私情。相传,他叔父宋元超当了“选人”(侯选官)后,要求吏部予以优先照顾,宋得知后,不但不予优先录用,并手示吏部“不能私害公。”又据史书记载,唐代规定,每年地方各道派人定期向皇帝、宰相汇报工作。使者进京,往往多带珍贵宝货,四处送礼,拜结权贵,许多官吏收礼受贿,使者也多有因此得以晋升。宋对此则异常不满,并面奏玄宗同意,勒令所有礼品一概退回,以绝侥求之路,削杀收礼受贿之风。后因为压制犯法官员的申诉,并严禁黑钱的流通,得罪了不少权贵,因此被降为开府仪同三司,再度罢相。

唐玄宗后期,由于政治上安于现状,在吏治方面也慢慢受到后庭和宗族、姻戚的影响,加之李林甫杨国忠等奸相为辅,由姚、宋苦心建立起来的政治纲纪,很快被他们破坏殆尽。相传,安史之乱发生后,唐玄宗狼狈逃到咸阳,一位长者向玄宗说:“臣犹记宋为相,数进直言,天下赖以平安。自倾以来,在廷之臣以言为讳,维阿谀取容,是以阙门之外,陛下皆不得知,草野之臣,必知有今日久矣”。这是对玄宗的批评,也是对宋的赞扬和怀念。

宋同姚崇一样,是唐代历史上著名政治重臣。唐朝三百年间,素有“前称房、杜,后称姚、宋”之说。史书上一向姚宋并提,并有“崇善应变以成务,善守文以持正”的赞词。玄宗和宋等重臣连续保持了稳定的关系,这不仅使得寒门士子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也使得整个社会表现出积极乐观,刚健进取的人文氛围。

朝野赞誉宋为“有脚阳春” 。意言宋如一缕春风,趟到哪里哪里似春风煦物,倍感温暖,不为自己争名谋利;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均体现了他爱民恤物的高尚品德。

苏味道:真王佐才也!

李隆基:彼卖直以取名耳。

卢怀慎:宋立性公直,执心贞固,文学足以经务,识略期於佐时,动惟直道,行不苟合,闻诸朝野之说,实为社稷之臣。

张说:降王宰兮远国灵,歌北户兮舞南溟。酌七德兮考六经,政画一兮言不再,草木育兮鱼鳖宁。变蓬屋兮改篱墙,鱼鳞瓦兮鸟翼堂。洞日华兮皎夜光,火莫炖兮风莫,事有近兮惠无疆。昆仑宝兮西海财,几万里兮岁一来。舟如鸟兮货为台,市无欺兮路无盗,旅忘家兮扃夜开。越井冈兮石门道,金鼓愁兮旌旆好。来何暮兮去何早?牛牲兮菌难卜,神降福兮公寿考。

柳芳:玄宗以雄武之才,再开唐统,贤臣左右,威至在已。姚崇、宋、苏等,皆以骨鲠大臣,镇以清静,朝有著定,下无觊觎。四夷来寇,驱之而已;百姓富饶,税之而已。继以张嘉贞、张说,守而勿失。

颜真卿:於戏!逆鳞上,匡救之义深;守死不回,人臣之致极。况乎文包风雅,道济生灵,建一言而天下倚平,含九德而三光式序。超无友而独立者,其惟广平公乎?

李巽:姚元崇、宋、刘幽求,或辅相一代,致理平之化;或忘身徇难,成中兴之业。

李绛:北齐任杨遵彦则理,用高阿那肱则乱;隋代任高则理,用杨素则乱;国家任房玄龄杜如晦魏徵姚崇则理,用李义府许敬宗李林甫杨国忠则乱。

崔群:玄宗初得姚崇、宋、卢怀慎、苏、韩休、张九龄则治,用宇文融、李林甫、杨国忠则乱,故用人得失,所系非轻。

白居易: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不赏边功防黩武。

元稹:昔我玄宗明皇帝得姚元崇、宋,使之铺陈大法,以和人神,而又益之以张说、苏、嘉贞、九龄之徒,皆能始终弥缝,不失纪律。

崔植:明皇守文继体,尝经天后朝艰危,开元初,得姚崇、宋,委之为政。此二人者,天生俊杰,动必推公,夙夜孜孜,致君於道。

李昂:俾畴贤相,以访遗裔。或血食不继,宗已芜。如遂良之委笏面诤、名垂史书,仁杰之恢复庙社、事形先觉,宋之文吏骨鲠、功参治平,元之守规画一、时成有裕。

杜牧:宋开府,亦进士也,与姚唱和,致开元太平者。……凡此十九公,皆国家与之存亡安危治乱者也。

:①履艰危则易见良臣,处平定则难彰贤相。故房、杜预创业之功,不可俦匹。而姚、宋经武、韦二后,政乱刑淫,颇涉履于中,克全声迹,抑无愧焉。 ②姚宋入用,刑政多端。为政匪易,防刑益难。谏诤以猛,施张用宽。不有其道,将何以安?

寇准:唐宋不赏边功,卒致开元太平。

宋祁:姚崇以十事要说天子而后辅政,顾不伟哉,而旧史不传。观开元初皆已施行,信不诬已。宋刚正又过于崇,玄宗素所尊惮,常屈意听纳。故唐史臣称崇善应变以成天下之务,善守文以持天下之正。二人道不同,同归于治,此天所以佐唐使中兴也。呜呼!崇劝天子不求边功,不肯赏边臣,而天宝之乱,卒蹈其害,可谓先见矣。然唐三百年,辅弼者不为少,独前称房、杜,后称姚、宋,何哉?君臣之遇合,盖难矣夫!

司马光:①姚(崇)宋()相继为相,崇善应变成务,善守法持正。二人志操不同,然协心辅佐,使赋宽平,刑法清省,百姓富庶。唐代贤相,前称房(玄龄)杜(如晦),后称姚宋,他人莫得比焉。 ②上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苏辙:玄宗初用姚崇、宋、卢怀慎、苏,后用张说、源乾曜、张九龄;宪宗初用杜黄裳、李吉甫、裴、裴度、李绛,后用韦贯之、崔群。虽未足以方驾房、杜,然皆一时名臣也。故开元、元和之初,其治庶几于贞观。开元之初,天下始脱中、睿之乱。玄宗励精政事,姚崇、宋弥缝其阙,而损其过,庶几贞观之治矣。

叶梦得:唐人房乔、裴度优于德量,宋、张九龄优于气节,魏郑公、陆贽优于学术,姚崇、李德裕优于材能,姚崇蔽于权数,德裕溺于爱憎,则所胜者为之累也。

:唐自太宗以来,惟明皇、宪宗可数。明皇所谓有始而无终者。初以艰危得位,用姚崇、宋,惟正是行,故能成开元之治。末年怠于万机,委政李林甫,奸谀是用,以致天宝之乱。苟能慎终如始,则贞观之风不难追矣。

洪迈:萧、曹、丙、魏、房、杜、姚、宋为汉、唐名相,不待诵说。然前六君子皆终于位,而姚、宋相明皇,皆不过三年。萧何且死,所推贤唯曹参;魏、丙同心辅政;房乔每议事,必曰非如晦莫能筹之;姚崇避位,荐宋公自代。唯贤知贤,宜后人之莫及也。

:国之安危,在乎论相。昔唐玄宗,前用姚崇、宋则治,后用李林甫、杨国忠,几致亡国。

徐钧:一片刚方铁石心,梅花冷淡独知音。君王外貌虽加敬,卖直谁知内忌深。

关耆孙:唐因隋旧,以进士取士,其始也,得士如狄仁杰、张九龄、姚崇、宋、裴度,则亦能为唐强;而其末也,如郑朴、杨知至,则为唐之亡矣,取士一也,何始末之异也。

崔铣:唐有三臣焉,曰狄仁杰之密、宋之坚、郭子仪之大。

孙承恩:抗颜伪武,合志闻元。挺挺谔谔,切论危言。清介之守,刚正之气。卓哉相业,吁其难继。

归有光:人主为之改容,奸萌为之弭息,四夷闻之而不敢窥伺,此正直之臣也。其在于古,若排闼折槛引裾、坏麻之类,皆可以言正直也。其大者,如汲黯萧望之李固、宋、张九龄、陆贽、李沆、范仲淹李纲之徒是也。

王世贞:姚崇、李泌才相似也,崇体近实,泌用近玄;狄仁杰、宋器相似也,仁杰近圆,则方;陆贽、李绛识相似也,贽达绛遂;杜黄裳、裴度略相似也,黄裳近疏度近密。

李廷机:唐明皇登基,左相姚元之。宋为右相,中外乐雍熙。

林时对:国之任相,犹室之任栋;用匪其材,鲜不颠覆。虽云大厦将倾,非一木能支;然转亡为存、图危于安,不乏斡旋补救之术。如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古来旁求爰立、或取诸梦卜、或起自屠钓,咸能光复启宇,祀夏配天。无论汉、唐、宋全盛,萧、曹、丙、魏、房、杜、姚、宋,洎韩、富、范、欧、司马诸公,克奏戡定敉宁之略。……国以一人兴,岂不诚然哉!

王夫之:使得丙吉之量,宋、张九龄之节,韩琦之忠,姚崇、杜黄裳之才,清本源,振纲纪,以纳之于高明弘远之途,汉其复振矣乎!

蔡世远:汉唐以来,人材辈出,后先相望,略综其概,雍容翊赞、有始有终者,魏、丙、第五伦、姚、宋、王旦、李沆、韩、富也。

蔡东藩:①唐室贤相,前称房杜,后称姚宋,窃谓姚宋之才识有余,而度量不足,观其排挤张说,牵及岐王,假令因此穷治,辗转株连,岂非一场大狱? ②姚有为,宋有守,固皆良相也。故论相体者终当以宋为正,次为苏,次为源乾曜张说。

崔瑞德:宋是一个可以指望(与姚崇)采用基本相同的政策的人。……他们(宋与)担任宰相一直到720年,他们的免职标志着玄宗朝第一阶段的结束。

宋工诗善赋,少时以《长松篇》、《梅花赋》献苏味道,知名于时。《新唐书艺文志四》著录文集10卷,已佚。《全唐诗》存诗6首。 《全唐文》亦收录有其作品 。其主要作品如下:

主要作品参考资料

神龙二年(706年),京兆人韦月将上书唐中宗,告发武三思“潜通宫掖,必为逆乱”,武三思闻知后,暗使手下诬陷韦月将大逆不道。唐中宗听信谗言,特令处斩韦月将。宋以为案情不实,请求查实验证。中宗大怒,他说:“朕已决定斩首,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宋说:“人家告韦后与三思有私情,陛下不加过问就问斩,臣恐天下会议论,请查实后用刑。”中宗愈加发怒。宋面无惧色,说:“请陛下先将臣斩首,不然不能奉诏。”中宗无奈,才免韦月将极刑,发配岭南秋分之后才被处死。

长安三年(703年),宰相魏元忠张易之诬构,张易之还赂贿凤阁舍人张说,让他作诬证。张说将至御前作证。同为凤阁舍人的宋对张说:“一个人一生最重的是名誉气节,不可只图个人苟生,陷诬好人。即使因此被谪官流放,他的美德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倘有不测之祸,准备叩请天子赦免,要死与你一起去死。努力为之,万代瞻仰,在此举也。”张说为宋的话所感动,廷辩时如实上奏,使魏元忠免受陷害。

但据《旧唐书传》记载:魏元忠被贬时,王上奏为他申辩。宋劝道:“魏公已侥幸免死,现在你又来惹天子发怒,能不倒霉吗!”王大义凛然地说:“魏公忠正无二却受到处罚,我激于正义才这样做,即使因此而颠沛流离,也不会后悔。”宋惭愧地道:“宋不能辨明魏公所受的冤屈,实在是有负于朝廷。”

《开元天宝遗事》云: “宋为宰相,朝野人心归美焉,时春御宴,帝以所用金箸令内臣赐。”当年黄金餐具器皿为皇宫所垄断,北魏时,曾规定上自王公下至百姓,不许私养厂“金银工巧之人”,私造金器者是犯法的。所以当宋听说皇上赐他金箸,这位宰相十分惶恐,愣在恫陛前不知所措。唐玄宗见状说:“非赐汝金,盖赐卿以箸,表卿之直耳。”当宋知道是表彰他如同筷箸一样耿直刚正时,这才受宠若惊地接过金箸。但是这位“守法持正”的老臣,并不敢以金箸进餐,仅仅是把金箸供在相府而已。

唐中宗时,宋被任命为谏议大夫。不久,他直言触怒了中宗,被贬为刺史。到地方后,他廉洁奉公,尽力为百姓做好事,使当地民风变得淳朴起来,家家户户都安居乐业。

他在广州任都督时,当时广东人都用茅竹建房子,经常发生大火。宋教他们用砖瓦盖房,减少了火灾,造福了百姓。后来他当了宰相。一次,他的远房叔叔宋元超在参加吏部的选拔时,对主考官说了自己和宋的特殊关系,希望能照顾。被宋得知后,特地关照吏部不能给他官做。

当时唐玄宗宠幸曾为家奴的王毛仲,朝廷上下,巴结他的人很多。王毛仲的干女儿要出嫁,唐玄宗问他还缺什么。王毛仲说有一位客人请不来。唐玄宗说:那一定是宋了。在宋的治理下,唐朝出现了路不拾遗的局面,史称“开元盛世”。

当时人们称赞宋像长了脚的春天,走到哪里,就把光明和温暖带到哪里。

(出自《开元天宝遗事有脚阳春》)

端午节,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端与初同义,晋代成书的《风土记》里说:“仲夏端午。端者,初也。”因五与午相通,按地支顺序推算,五月为午月,故初五作端午。唐玄宗时,因为他的生日是八月初五日,名相宋建议要避讳,就把“端五”改为“端午”,从这以后,“端五”就改称为“端午”了。

宋为相,正直有大节,但却写出了风流妩媚的《梅花赋》。皮日休《桃花赋序》说宋“贞姿劲质,刚态毅状,疑其铁肠石心,不能吐婉媚辞。”赵鼎《蝶恋花》说:“漫道广平(宋封广平郡公)心似铁,词赋风流 ,不尽愁千结。”事实上“铁石心肠”的人何尝不可以有“词赋风流”的另一面,尤其是抒发他们的少年情怀。

宋素来喜欢用诙谐的话开玩笑,不常严肃。他和名将莫逆之交,到晚年友情愈加深厚。他们之间的谈笑,他人也不计较。

安史之乱时,唐玄宗在成都曾与给事中裴士淹谈论宰相。当提到宋时,玄宗说:“他是沽名卖直之人。”

天宝(742年756年)年间,御史吉温因为私怨陷害御史中丞宋浑(宋之子),使其降职至贺州任职。殿中侍御史颜真卿说:“怎能因一时气愤就想害宋的后代呢?”

建中元年(780年),宋与房玄龄杜如晦等三十七人被唐德宗定为宰臣上等。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宋与历代功臣四十人得以从祀历代帝王庙。

家族成员参考资料

旧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四十六》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四十九》

主词条:宋碑

宋碑,原在宋氏墓地,今在邢台市沙河县东户乡中学校园内。因碑为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书撰,故亦称颜鲁公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碑体高289.5公分,宽149公分,侧42.5公分。半圆形碑首,浮雕缠尾四龙,矫健雄浑。方形碑额,正中篆书阴文“大唐故尚书右丞相赠太尉文贞公宋公神道之碑”二十个大字。原有仰首碑座,上刻褡裢花纹,庄严稳重,今已逸失。碑四面皆刻,楷体盈寸,洋洋三千余言,尽述宋“历仕三朝,刚直不阿”的荣耀事迹。碑文题后结衔:“金紫光禄大夫行抚州刺史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撰并书”。是碑初立于唐代宗大历七年(772年)九月,系宋之孙宋俨为“追念祖父德业”所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