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宇文护

宇文护

宇文护(513年-572年4月12日), 字萨保,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鲜卑族。北周文帝宇文泰之侄,邵惠公宇文颢第三子。南北朝时期北周权臣。

宇文护早年跟随宇文泰与东魏多次交战,屡建战功,历任都督、征虏将军、骠骑大将军等职。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宇文泰病逝,临终将权力移交给宇文护,宇文护接掌国政。迫使西魏恭帝元廓禅位于宇文觉,建立北周。封大司马,进爵晋国公。北周建立后,宇文护专政,三年内连杀宇文觉、拓跋廓宇文毓三帝。名臣赵贵独孤信对其掌权不满,暗中策划将其除掉,事败后纷纷被害,北周政权稳定下来。宇文护也升任大冢宰,总领左右十二军,一时间权倾朝野,成为北周的实际主宰者。武成二年(560年),宇文护立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为帝。保定三年(563年),宇文护又命柱国大将军杨忠联合突厥东征北齐,围攻洛阳,因北齐援军赶到,无功而返。伐齐的挫败,使宇文护在北周的威望大为降低。宇文护自西魏恭帝三年(557年)到北周建德元年(572年),前后执政十五年之久,对北周王朝的稳定起到了一定作用 。

但宇文邕是一个精明强干之人,不甘做傀儡皇帝。 天和七年(572年)三月十八日,宇文护从同州回到长安,在含仁殿被宇文邕杀死,其子嗣、党羽也被逮捕诛杀。建德三年(574年),宇文邕下诏恢复宇文护爵位,追谥为荡公

北魏延昌二年(513年),宇文护出生于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是北周文帝宇文泰长兄邵惠公宇文颢第三子,为宇文泰之侄。年幼时端庄正直,又有志向和气度,被祖父宇文肱所喜爱,对他的期望胜过他的各位兄长。北魏正光五年(524年)宇文护十二岁时,父亲宇文颢去世,他随同父辈在葛荣军中。葛荣失败以后,迁居晋阳。永安三年(530年)宇文泰入关之时,宇文护因为年幼而未随从宇文泰。

普泰元年(531年),宇文护从晋阳来到平凉,时年十九岁。当时宇文泰的儿子们都还年幼,就委托宇文护管理家务。他虽不施威,而将内外治理得森然有序。宇文泰曾夸奖宇文护的志向气度都很像他。

太昌元年(532年),宇文泰出镇夏州,留下宇文护随侍贺拔岳永熙三年(534年),贺拔岳被杀害,宇文泰前往平凉,封宇文护为都督,随宇文泰征讨侯莫陈悦,将其击败。大统元年(535年),因迎接西魏文帝元宝炬有功,被封为水池县伯,食邑五百户。

大统(535年-551年)初年,加授通直散骑常侍、征虏将军。又以参预定典乐之功,晋封公爵,食邑增至一千户。曾随从宇文泰活捉窦泰,收复弘农,攻克沙苑,大战河桥,每次均立下战功,升为镇东将军大都督。大统八年(542年),晋升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大统九年(543年)三月,在邙山之战中,宇文护率领先锋诸将被东魏军包围,都督侯伏侯龙恩挺身抵御,才幸免于难。当时,赵贵等军也已退却,宇文泰于是撤军。宇文护因此而被免官,但很快又恢复原职。大统十二年(546年),加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晋封中山公,食邑增加四百户。大统十五年(549年),出镇河东,升大将军。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九月,宇文护与于谨南征南梁江陵。宇文护率领轻装骑兵为先锋,日夜兼程,又派裨将进攻南梁边境城镇,逐一占领,并活捉南梁巡逻侦察的骑兵,军队一直进逼江陵城下。城中守军没有料到大军来得如此之快,纷纷惊惶失措。宇文护又派两千骑兵切断长江渡口,征集船只以待后援。大军开到之后,包围了江陵,并将其攻占。

宇文护因此战立功,其子宇文会被封为江陵公。当初,襄阳蛮族统帅向天保等万余人凭恃险要作乱。大军回师时,宇文护率军将其荡平。

西魏恭帝三年(556年),宇文泰西行巡视,到牵北黄河屯山(今内蒙古后套乌加河)的时候患病 ,派人驾驿站车马传见宇文护。宇文护到泾州见了宇文泰,而宇文泰已经病危。宇文泰对宇文护说:“我如今已经危在旦夕,恐怕不久于人世。我的儿子们都还年幼,但是外敌内忧尚未平定,此后国家政权都托付给你,希望你勉力从事,完成我的志愿。”宇文护泪流满面,接受了命令。行至云阳,宇文泰去世。 宇文护秘而不宣,到长安才将丧事公布。当时宇文泰嫡长子年纪尚幼,强敌在侧,人心不安。宇文护治理内外大事,安抚文武百官,人心才逐渐安定下来。

从前,宇文泰常说“我得胡人之力”,当时人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到了这时,人们才明白是指宇文护。宇文泰安葬完毕,宇文护借口天命当有归属,派人婉言劝说西魏恭帝,使西魏恭帝让位。

西魏恭帝三年(556年),宇文护迫使西魏恭帝禅位于宇文泰第三子宇文觉。次年(557年),宇文觉(孝闵帝)称周天王,建立北周。拜宇文护为大司马,封晋国公,食邑一万户。

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与宇文泰同辈的大将军赵贵独孤信等人不服宇文护专政,策划袭杀宇文护。宇文护乘赵贵入朝之机将其捉拿,凡参与者一律处死。不久,宇文护升为大冢宰。当时,司会李植、军司马孙恒等人在宇文泰之时就是朝廷重臣,见宇文护执政,担心受到排挤,就秘密邀集宫伯乙弗凤、张光洛、贺拔提、元进等人为亲信,规劝孝闵帝说:“自从宇文护处死大将军赵贵以来,威望和权力都与日俱增,谋臣宿将争着依附于他,大小政事都由宇文护决断。以臣下们看来,宇文护会越来越不遵守臣子之道,他的势力恐怕要进一步扩大,希望陛下早作打算。”孝闵帝认为此话有理。乙弗凤等人又说:“以先王那样的圣明之君,尚且委托李植、孙恒处理朝政,今日如果互相扶持,事情何愁不成?况且宇文护常说如今辅佐陛下,想效法周公之事。臣听说周公代君王处理朝政七年,然后还政于周成王。如今陛下还能设想宇文护七年之后会像周公那样吗?恳切希望陛下不要再迟疑了。”孝闵帝更加相信,多次率领武士在后园讲习擒拿动作。

宇文护暗中得到消息,就派李植出任梁州刺史,孙恒出任潼州刺史,想中途遏止他们的企图。但此后孝闵帝思念李植等人,每每想召他们回来。宇文护劝说道:“天下最亲近的人,都不过兄弟。如果兄弟之间自相矛盾,对其他人就更难以亲近。太祖(宇文泰)以陛下年轻,临终时把后事托付给臣下。臣下既然兼领家族与国家的重任,就竭诚辅佐陛下。如果能使陛下亲理朝政,威震四海,则臣下虽死犹生。只担心一旦将臣废除之后,小人得以逞其私欲,不仅不利于陛下,也担忧国家的危亡。臣下勤勤恳恳、进逆耳之言的原因,就是只想着不辜负太祖的遗托,维护国运的长久。没想到陛下不体察臣下的忠诚,忽然产生猜疑。况且臣下既为天子兄长,又担任国家宰辅,还能有其他什么奢望吗?希望陛下明察臣心,不要被小人之言所迷惑。”说着就痛哭流涕,过了很久才停下来。但是孝闵帝仍然对他有所猜忌。

宇文护加紧把控朝政,乙弗凤等人更加恐惧,加紧密谋,准备约定日期召集各位公爵会宴,乘机抓住宇文护,将其杀掉。张光洛把他们前前后后的密谋全部告诉宇文护,宇文护于是召见柱国贺兰祥、小司马尉迟纲等人,对他们讲了乙弗凤的阴谋。贺兰祥等人都劝宇文护废黜孝闵帝。

当时尉迟纲统率禁兵,宇文护就派尉迟纲入宫,召见乙弗凤等人议事,等到他们出来时,便一个一个抓起来押送到宇文护府第。宇文护乘机遣散宿营兵,派贺兰祥逼迫孝闵帝退位,把孝闵帝幽禁在他从前的府邸里。于是召集全部公卿,宇文护哭着对大家说:“太祖出身平民,三十多年来亲临战阵励精图治,可惜寇贼未平,忽然去世。我是太祖的侄子,亲受遗命。由于略阳公宇文觉是太祖正室的嫡子,所以我和各位奉立他为皇帝,灭魏兴周,为四海之君主。他从登基以来,荒淫而无节制,亲近小人,猜忌骨肉,想把文臣武将一一杀掉。倘若这种计谋得逞,国家必定灭亡。我死之后,有何面目去见太祖?今日宁肯对不起略阳公,也不敢对不起国家。宁都公宇文毓年轻而有德操,仁慈孝悌,为天下人所仰慕。今天想废去昏君,奉立明主,各位意见如何?”群臣都说:“这是您的家事,听从您的安排。”

于是在门外处斩乙弗凤等人,还处死了李植、孙恒等人。不久,把孝闵帝也杀了。宇文护到岐州迎立宇文毓为帝,是为北周明帝。

北周明帝二年(558年),宇文护被任命为太师,赏赐辂车、冕服,其子宇文至被封为崇业郡公。后改雍州刺史为牧,让宇文护担任,并赏赐他钟磬类乐器。武成元年(559年),宇文护上表请求把朝政大权还给明帝,明帝答应了他的请求,但军国大事仍然委托于宇文护。明帝性格聪慧,有识见胆量,宇文护很惧怕他。有一个叫李安的人,当初以厨艺得宠于宇文护,被提升为膳部下大夫。武成二年(560年),宇文护悄悄命令李安,乘明帝进食之机在食物中下毒,于是明帝卧病而死。宇文护奉立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为帝,是为北周武帝,百官各统领己职,听命于宇文护。

从宇文泰担任丞相时起,就设立了左右十二军,由丞相府统管。宇文泰去世后,左右十二军都受宇文护节制,凡是军队的征调,没有宇文护的手令就不能行动。宇文护在自己的府邸屯兵防卫,比皇宫防范得还要严密。无论大事小事,宇文护都是先行决断再上报皇帝。保定元年(561年),任命宇文护为都督中外诸军事,令五府受天官统领。有人为了迎合宇文护的心意,便说周公德高望重,鲁国建立文王之庙,宇文护的功劳可比美周公,应当沿用鲁国之礼。于是诏令在同州晋国公府邸建立德皇帝宇文肱的别庙,让宇文护祭祀。保定三年(563年),下诏说:“大冢宰晋国公宇文护助朕完成帝业,安养天下百姓,功勋无比。从今以后,诏诰及官方文书一律不准直称他的名字。”宇文护上表,一再谦让。

保定三年(563年),突厥率军来赴约会。宇文护鉴于北齐才送还母亲,不想立即对它用兵,又担心对蕃邦不讲信用,以后边境上将有祸患。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请求东征。同年九月,诏令宇文护率领大军伐齐。于是征调二十四军、京城左右的兵户以及秦、陇、巴蜀等地的军队,还有各蕃国的兵力,总计二十万人。十月,宇文邕在皇宫授给宇文护斧钺。大军出发,到了潼关,宇文护派柱国尉迟迥率精兵十万担任先锋,大将军权景宣华山以南之兵出击豫州,少师杨扌剽从轵关出兵。宇文护将各营相连,缓缓推进,重兵驻扎在弘农。尉迟迥围攻洛阳。柱国齐国公宇文宪、郑国公达奚武等人在邙山扎营。

宇文护本来就没有军事才能,这次东征又不是出自本心,所以出兵虽久,却没有什么战果。宇文护原曾下令挖断河阳道路,以阻止北齐援军,然后集中兵力进攻洛阳,使北齐内外隔绝。而将领们以为齐军一定不敢来援,只在河阳路上派出巡逻兵。当时连日天阴大雾,北齐骑兵向前直冲,围攻洛阳的军队迅速溃散。只有尉迟迥率数十骑抵抗,齐国公宇文宪又督率邙山诸将抵抗,全军才得以返回。权景宣已经攻占豫州,随即因洛阳解围,也领军撤退。杨扌剽在轵关阵亡。宇文护于是率军撤回。由于无功,宇文护与诸将叩首请罪,宇文邕没有责怪他们。

天和二年(567年),宇文护的母亲去世,随即下诏,令宇文护出来处理政事。天和四年(569年),宇文护巡视北部边境城镇,到灵州返回。宇文护性情宽和,然而不识大局。他依仗有功,久处要职。他所委任的人,没有称职的。他的儿子们也都个个贪婪,放纵部下,仗恃着宇文护的声威权势,没有不败坏政事、残害百姓的。他们欺上蒙下,毫无顾忌。武帝宇文邕由于宇文护狂暴傲慢,秘密地与卫王宇文直策划对付宇文护的办法。

天和七年(572年)三月十八日,宇文护从同州(今陕西大荔)回到长安。宇文邕驾临文安殿,见过宇文护后,领他进入含仁殿拜见皇太后。从前,宇文邕在宫禁中见到宇文护,常行家人之礼。宇文护拜见皇太后时,皇太后一定赐他坐下,宇文邕站在一边侍候。宇文护将入含仁殿时,宇文邕对他说:“太后年事已高,很爱喝酒。不是亲近的人,有时就不准拜见。时喜时怒,脾气有点反常。过去虽然劝告过多次,但她听不进去。今天既然是兄长拜见,希望您再劝劝太后。”宇文邕乘机从怀中拿出《酒诰》交给宇文护,宇文邕对他说:“拿这个来规劝太后。”宇文护入殿之后,按照宇文邕所言,向太后朗读《酒诰》。还未等读完,宇文邕用玉笏从后面打他,宇文护倒在地上。宇文邕又令太监何泉拿御刀砍他。何泉害怕,砍下去后没有伤着宇文护。当时卫王宇文直预先藏在室内,于是冲出来将宇文护杀死。

当初,宇文邕想法设法对付宇文护,王轨宇文神举宇文孝伯曾参与策划。当日王轨等人都在外地,更是没人知道此事。宇文护被杀后,宇文邕召见宫伯长孙览等人,告诉他们这件事,立即下令逮捕宇文护之子柱国谭国公宇文会、大将军莒国公宇文至、崇业公宇文静、正平公宇文乾嘉,以及宇文乾基、宇文乾光、宇文乾蔚、宇文乾祖、宇文乾威等人,并逮捕柱国侯伏侯龙恩、龙恩之弟大将军万寿、大将军刘勇、中外府司录尹公正、袁杰、膳部下大夫李安等人,在殿中杀掉。

建德三年(574年),宇文邕下诏恢复宇文护及其诸子原来封爵,追加宇文护谥号为“荡”,并将宇文护重新安葬。

宇文护在宇文泰死后长期执掌西魏、北周大权,对于宇文家族统治地位的确立和北周政权的稳定作用很大。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他以宇文泰嗣子宇文觉幼弱,想乘宇文泰的权势和影响尚存时早日夺取政权,因迫使西魏恭帝拓跋廓禅位于周。不久,就杀了拓跋廓。宇文觉也是少年坚毅刚决,不满宇文护的专权。赵贵独孤信对宇文护也是相当的不服。他们一起鼓励宇文觉除掉宇文护。于是宇文觉招了一批武士,经常在皇宫后园演习如何擒拿宇文护;他又与大臣商量,决定于某一天开宫廷宴会时,抓住宇文护杀掉。谁知他们的阴谋还来不及实施,就有人向宇文护告密了,反被其先发制人,杀赵贵(满门抄斩),罢了独孤信的官,后来孤独信也被赐死。北周武成元年(559年),宇文觉被废黜,后被毒死。

宇文护执政期间,最大的军事行动是对北齐的战争。北周保定四年(北齐河清三年,564年)九月,北齐帝高湛派人将住在晋阳(今山西太原)的北周权臣宇文护之母送往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不久,突厥在塞北集合兵力,遣使告诉北周,约定再次联兵攻齐。宇文护感念高湛送母之恩,不想再讨北齐,但又怕违背了和突厥的约定而更生边患,不得已,乃征内外诸军20万人东进。

十月,宇文护军至潼关(今陕西潼关东北),派尉迟迥率精兵10万为前锋直指洛阳大将军权景宣率荆襄之兵前往悬瓠(今河南汝阳);少师杨铡进攻轵关(今河南济源西)。十一月,宇文护进驻弘农(今河南灵宝西),尉迟迥军包围洛阳,雍州牧宇文宪与同州刺史达奚武、泾州总管王雄等屯军邙山(今河南洛阳北)。杨劂自恃以往与北齐作战未曾失利,出关后轻敌深入,结果被北齐太尉娄睿袭破后降北齐。权景宣部围攻悬瓠。北齐豫、永二州刺史举州投降,权景宣遂占领二州。

十二月,北周军乘胜进攻洛阳,三旬未克,宇文护分兵切断河阳(今河南孟县)道路,以阻遏北齐援兵。诸将轻敌,以为北齐军必不敢出,因而戒备不严,仅派少量侦察人员作例行侦察。北齐派兰陵王长恭、大将军斛律光救援洛阳、二将畏惧周军兵力强盛,不敢前进。高湛无奈,决定与并州都督段韶一起自晋阳南下,亲督诸军解救洛阳段韶洛阳后,即与诸将登邙阪(今洛阳东北)观察北周军形势。至太和谷(今河南洛阳东)与北周将遭遇,即传令诸营结阵以待。以段韶部为左军,长恭部为中军,斛律光部为右军,周军不意齐军突至,军心不稳,仓卒上山迎战,段韶且战且退诱敌深入;俟其疲惫发起反击,大败北周军。周军全线溃退,达奚武宇文宪王雄等被迫撤军。权景宣洛阳兵败,亦放弃豫州退还。

周书》:“护寡于学术,昵近群小,威福在己,征伐自出。有人臣无君之心,为人主不堪之事。忠孝大节也,违之而不疑;废弑至逆也,行之而无悔。终于身首横分,妻孥为戮,不亦宜乎。”

北史》:“有周受命之始,宇文护实预艰难。及文后崩殂,诸子冲幼,群公怀等夷之士,天下有去就之心,卒能变魏为周,捍危获义者,护之力也。向使加之以礼让,经之以忠贞,桐宫有悔过之期,未央终天年之数,同前史所载,焉足道哉?然护寡于学术,昵近群小,威福在已,征伐自出,有人臣无君之心,为人主不堪之事,终于妻子为戮,身首横分,盖其宜也。”

《周书》、《北史》:“幼方正有志度” ;“护性至孝。”

宇文邕:“爰初草创,同济艰难,遂任总朝权,寄深国命。不能竭其诚效,罄以心力,尽事君之节,申送往情。朕兄略阳公,英风秀远,神机颖悟,地居圣胤,礼归当璧。遗训在耳,忍害先加。永寻摧割,贯切骨髓。世宗明皇帝聪明神武,惟几藏智。护内怀凶悖,外托尊崇。凡厥臣民,谁亡怨愤。”“护志在无君,义违臣节。怀兹虿毒,逞彼狼心,任情诛暴,肆行威福,朋党相扇,贿货公行,所好加羽毛,所恶生疮磐。”

卢思道:“于时大冢宰、晋公宇文护,太祖之犹子也,负图作宰,亲受顾命。国柄朝权,顿去王室。高祖高拱深视,弥历岁年,谈议儒玄,无所关预,祭则寡人,晋公不之忌也。但自下裁物,其主不堪。累世权强,一朝折首。其于党与,咸见夷戮。恶禽臭物,埽地无馀。”

虞世南:“宇文护与晋里克、宋谢晦无以异也。此三人者,并功荩一时,势倾宇宙,若欲窥其神器,有馀力矣。其始实欲存国安身,从容没齿,树德後人,以赎前愆。……但三子才不逮於伊、霍,故不能克全厥美,原其本志,岂不然乎?”

吕思勉:“宇文护虽跋扈,亦不可谓无才,其居相位时,政事亦似未大坏。”

蔡东藩:“宇文氏之篡魏,非觉为之,护实使之然也,故觉可恕,护不可恕。护既导觉为恶,复弑魏主,彼犹得曰吾为宗族计,吾为昆弟计,不得不尔。即如杀赵贵,逼死独孤信等,俱尚有词可辩,觉负何罪,乃遽废之,且并弑之?然则护之凶逆,一试再试,固不问为何氏子也。”

父亲:邵惠公宇文颢

母亲:阎姬

长兄:邵国景公宇文什肥

次兄:豳国孝公宇文导

元氏,元子均之女,元孝矩的妹妹

儿子

晋世子宇文训

昌城公宇文深

谭国公宇文会

莒国公宇文至

崇业公宇文静

正平公宇文乾嘉

女儿

宇文氏,封新兴公主,嫁苏绰苏威

养女崔氏,崔猷第三女,封富平公主

《周书卷十一列传第三》

《北史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