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姚泓(后秦末帝)

姚泓(后秦末帝)

姚泓(388年-417年),字元子,羌族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人,后秦文桓帝姚兴长子,十六国时期后秦最后一位皇帝。

义熙十二年(416年)即位,改元永和。义熙十三年(417年),东晋刘裕率军北伐后秦,姚泓投降,后秦灭亡。后被押解到东晋都城建康,在建康闹市中斩首,时年三十岁。

姚泓,字元子,姚兴长子。为人孝敬友爱、宽宏和气,但无治理国家的才能,又常常生病,姚兴打算让他做继承人而又信不过他。过了很久,才立他为太子。姚兴每当征伐巡游,常留下他总管后方事务。博学而善于清谈论辩,尤其爱好作诗吟咏。尚书王尚、黄门郎段章、尚书郎富允文凭借儒术担任侍讲胡义周、夏侯稚凭借文章和他交游。当时尚书王敏、右丞郭播认为刑律政纪过于宽缓,商议想要严格法纪,姚泓说:“人如果受到挫折侮辱,就会产生壮烈奋发的雄心;政令教化如果烦琐苛薄,就会出现苟且狡猾的行为。上面教化下面,像风吹草低一样。君等参与协助朝廷教化,弘扬彰明政治法度,不务求仁德宽恕的原则,只想要使法律刑罚严酷,哪里是安定上面驾驭下面的道理呢!”王敏等人才作罢。姚泓师从博士淳于岐受读经学。淳于岐患病时,姚泓亲自上门问候病况,在床边拜见老师。从此公侯见到师傅都下拜。

姚兴去平凉的时候,冯翊人刘厥聚众数千人,占据万年反叛。姚泓派镇军将军彭白狼率东宫的禁卫兵前去讨伐刘厥,斩杀刘厥并赦免了他的余党。部将们都劝姚泓说:“殿下神机妙算,荡平了那群败类叛逆,应当用露布宣扬此事,传示首级,来告慰各地的人。”姚泓说:“主上将后方事务委托给我,让我遏制寇贼叛逆。我安抚管理不当,助长了奸人寇贼,正应当引咎自责,待罪于军中,哪里敢过分地妄自夸功,来加重罪责呢!”他的右仆射韦华听到后对河南太守慕容筑说:“皇太子真是具有谦恭仁惠的品德,是社稷的福气呀。”他的弟弟姚弼有夺取继承权的阴谋,姚泓施恩抚慰和以前一样,从没有现于神色表示不满。姚绍常常替姚弼出谋划策,姚泓仍然倾心按宗亲对待他,不猜忌他。到继位之后,交给姚绍兵权,姚绍也被感动而归心效忠,最终坚持了他的忠诚义烈。他的开明远见宽宏大度,皆是诸如此类情况。

姚兴死后,秘不发丧。南阳公姚和大将军尹元等图谋作乱,姚泓将他们全部诛杀。命齐公姚恢杀安定太守吕超,姚恢经过了很久才杀死吕超。姚泓怀疑姚恢有阴谋,姚恢从此以后对他怀有二心,暗中准备兵马钟甲。姚泓发丧,在后秦弘始十八年(416年)即皇帝位,大赦殊死以下的罪犯,改年号为永和,庐居在谘议堂。安葬之后,才亲理政务,内外百官增加一级品位,下令让文武官员各自尽管直言,对于不利于当时的政令、有益于宗庙的事情,都彻底说出来而不要有什么忌讳。

当初,姚兴把李闰的羌人三千多家迁到安定,不久又迁到新支。姚泓继位时,羌人首领党容率领部落的人叛逃回原籍,姚泓派抚军将军姚赞讨伐他们。党容投降,将他们中的豪强大户数百户迁到长安,其余的遣送回李闰。北地太守毛雍占据赵氏坞而背叛姚泓,姚绍奉命讨伐并将其擒获。姚宣当时镇守李闰,还不知道毛雍已失败,派部将姚佛生等人来保卫长安。兵众已经出发,姚宣的参军韦宗奸诈谄媚而喜好作乱,劝说姚宣:“主上刚刚即位,威望教化还不够显著,勃勃势力强盛,侵害必然很大,本朝的困难是不能克服消除的。殿下身为宗室人员,应当认真考虑这个问题。邢望地形险要坚固,是三方面会合的要冲,如果能够占据它,虚心安抚百姓,不但能加固自己在宗室中的地位,也是霸主王侯一类的基业。”姚宣就率领三万八千户人,放弃李闰,往南去守邢望。姚宣往南迁移之后,羌人各部落占据李闰而背叛,姚绍进兵讨伐打败他们。姚宣到姚绍那里去认罪,姚绍大怒而杀了他。当初,姚宣在邢望时,姚泓派姚佛生告谕姚宣,姚佛生后来竟赞成姚宣的主意。姚绍数落他的罪遇,又将他杀了。

姚泓下诏规定,士卒为王事战死,追赠给他爵位,永远免除他家的劳役。打算封东宫中的十六个臣子为五等子男的爵位,姚赞劝阻说:“东宫的文武官员,自然应当要保持忠诚,但还没有赫然突出的功绩,为什么受封的人那么多呢?”姚泓说:“朝廷设置爵位,是用来鼓励人民来效力,并显示盛德的。元子我遭逢家中失去了依靠,和东宫的臣属共同经历过巨大的忧患,现在我独自享福,能不有愧于心吗!”姚赞无言以对。姚绍进言说:“陛下没有忘记报德,封赏他们是不错的。古人在这些事情上很慎重,要在一年开始的时候颁发命令,可以等到来年春天,然后再议定遣件事情。”这才作罢。并州、定阳、贰城胡人的数万村落背叛姚泓,进入平阳,在匈奴堡攻打立义将军姚成都,推举匈奴人曹弘为大单于,所到之处,残杀抢掠。征东将军姚懿从蒲坂出发去讨伐曹弘,在平阳交战,大败敌军并擒获曹弘,押送到长安,将他们中的豪族大户一万五千落迁徙到雍州。

仇池公杨盛攻陷祁山,捉住建节将军王总,接着进逼秦州。姚泓派遣后将军姚平救援,杨盛撤兵退走。姚嵩和姚平在竹岭追上杨盛,姚赞率领陇西太守姚秦都、略阳太守王焕带禁卫军赶赴援助。姚赞到清水,姚嵩被杨盛打败,姚嵩和秦都、王焕都战死。姚赞赶到秦州,杨盛退回到仇池。在此之前,天水郡冀县有石鼓自呜,声音传出数百里,野雉都叫起来。秦州三十二处地方发生地震,发出隆隆响声的有八处,山峰崩塌房舍毁坏,都认为是不祥之兆。到姚嵩将要出发时,僚属们一再劝阻不让他走。姚嵩说:“如有不祥之事,就是天命注定,能逃到哪里去呢!”终于遭难。有识之士认为秦州是姚泓的故乡,发生那些事是姚氏将要灭亡的征兆。

大夏皇帝赫连勃勃攻陷阴密,擒住后秦秦州刺史姚军都,活埋俘虏的官兵五千多人。姚军都怒睁双目厉声斥责赫连勃勃残忍的罪行,不向他屈服,赫连勃勃大怒而杀了他。赫连勃勃攻克阴密后,进兵入侵雍州,岭北散居的民户全都逃奔到五将山。征北将军姚恢放弃安定,率五千户人逃奔新平,安定人胡俨、华韬等率领众人抗拒姚恢,姚恢单人独骑回到长安。立节将军弥姐成、建武将军裴岐被胡俨杀死,镇西将军姚谌委弃所镇守的地方往东逃跑。赫连勃勃于是占据雍州,抢掠城。姚绍和征虏将军尹昭、镇军将军姚洽等率领五万步骑兵讨伐赫连勃勃,姚恢领一万精锐骑兵为后援。大军驻扎在横水,赫连勃勃退守安定,胡俨累闭城门抵御他,杀死数千鲜卑人,占据着安定城投降。姚绍进兵紧迫赫连勃勃,在马鞍坂交战,将其击败,追到朝那,赶不上了才回来。

杨盛派遣兄长的儿子杨倦入侵长蛇。平阳的氐人苟渴聚众一千多人,占据五丈原反叛,派遣镇远将军姚万、恢武将军姚难讨伐他,被苟渴打败。姚谌讨伐苟渴,捉住了他。姚泓派辅国将军敛曼嵬、前将军姚光儿到陈仓讨伐杨倦,杨倦逃奔到散关。赫连勃勃派遣兄长的儿子赫连提往南入侵池阳,车骑将军姚裕、前将军彭白狼、建义将军蛇玄抵御将其击退。

义熙十三年(417年),东晋太尉刘裕总领大军讨伐姚泓,驻扎在彭城,派遣冠军将军檀道济、龙骧将军王镇恶自淮、肥攻入,攻打漆丘、项城,将军沈林子自汴进入黄河,攻打仓垣。姚泓的部将王苟生带漆丘投降王镇恶,徐州刺史姚掌带项城投降檀道济,晋军于是进入颖口,所到之处多半都投降归服。惟有新蔡太守董遵坚守不投降,檀道济攻破城池,绑缚董遵送到军营门前。董遵严正地说:“古代王天下的人讨伐诸侯国,用礼对待士。你怎么能凭着不义兴师动众,用非礼的手段对待国士呢!”檀道济大怒而杀了他。姚绍听说晋军来到,回到长安,向姚泓进言说:“晋军已过许昌豫州安定势力孤单而路途遥远,一时难以救援守卫,应当迁徙各镇的民户到内地来充实京畿,就能获得十万精兵,足够用来横行天下。假使两方面的敌寇交相入侵,也没有大妨害。如果不这么做,晋军侵入豫州,赫连勃勃侵扰安定的话,将怎么办!事情的关键时机已经到了,应当赶快决断。”左仆射梁喜说:“齐公姚恢英雄勇武很有威名,被岭北的敌人所忌惮。当地的人已经和赫连勃勃有很深的怨仇,理应死守而不动摇,赫连勃勃终归不能抛下安定而远道来犯京畿。如果没有安定,他们的兵马必定会打到、雍。如今关中的兵马足够抵御晋军,怎么能还没有忧患危难就首先自己削弱减损自己呢。”姚泓听从他的意见。吏部郎懿横秘密地向姚泓进言说:“齐公姚恢在广平之难时,对陛下有忠勇的功勋,自从陛下继承大位以来,还没有给他特殊的奖赏来报答他的忠心。如今在外让他处在危险的地方,在内不让他有参预朝政的权力,安定的人们自认为孤单危险被敌寇逼迫,想要往南迁徙的十家就有九家,如果拥有四万精兵,鸣鼓而向京师走来,能不成为社稷的麻烦吗?应当征召回朝廷来,以此抚慰他的心。”姚泓说:“姚恢如果怀有作乱的想法,征召他只能加速灾祸的发生罢了。”姚泓没有听从。

晋军到达成皋,征南将军当时镇守洛阳,派使者飞骑去请求救援。姚泓派遣越骑校尉阎生率领三千骑兵前赶援救,武卫将军姚益男统领一万步兵协助守卫洛阳,又派遣征东将军、并州牧姚懿南下驻屯在陕津作为声援。姚的部将赵玄劝说姚道:“如今敌寇已经逼近,百姓们惊骇惧怕,众寡实力悬殊,难以应敌。最好统摄各守备部队,去固守金墉,等待京师派来的援兵,不能出去迎战。如若不胜,大事就完了。金墉固守住了,军队没有损失,晋军敌寇终归不敢越过金墉而往西去。把他们困在坚固的城池下面,可以坐着控制他们的弱点。”当时姚的司马姚禹暗地里沟通檀道济,主簿阎恢、杨虔等人都是姚禹的同党,嫉妒赵玄忠诚,一起诋毁他。坚持劝说姚出战。姚听从,就派赵玄率精兵一千多人往南去守卫柏谷坞,广武将军石无讳往东去戍守巩城,来抵御晋军。赵玄流着泪对姚说:“赵玄受到三代皇帝的重恩,惟有守正效死罢了。只是明公不采纳忠臣的意见,被奸人孽种所迷误,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不过那就来不及了。”当时阳城和成皋、荥阳武牢各城都投降晋军,檀道济等长驱而来。石无讳到石关,又逃奔回来。赵玄和东晋将军毛德祖在柏谷交战,因为众寡不敌而失败,受伤十多处,撑着地大声呼喊。赵玄的司马骞鉴冒着刀剑抱住赵玄而哭泣。赵玄说:“我的伤很重,你最好赶快离开。”骞鉴说:“如果将军不行了,会和你一起死的,离开的话能去哪儿呢!”二人都死在阵中。姚禹逃出城外投奔晋军。檀道济进兵到洛阳,姚惧怕,于是也投降了。当时阎生到了新安,姚益男到了湖城,恰逢洛阳已经失陷,于是留驻下来不往前行。

姚懿为人乖僻轻薄,被信从奉承他的人迷惑,他的司马孙畅奸猾谄巧反覆媚佞,喜好动乱而以灾祸为乐事,劝说姚懿袭击长安,杀死姚绍,废黜姚泓而自立为帝。姚懿采纳了他的意见,于是带兵到了陕津,散发粮食给河北一带的各族人们,想要消耗掉国家的储备粮,招引和戎的各个羌人部落,树立自己私人的恩惠。姚懿的左常侍张敞、侍郎左雅坚持劝阻姚懿说:“殿下凭着与皇上有同母弟弟的亲情,位居分陕而治的重任,安危休戚,都和国家的命运相联。西汉有吴楚七国之乱,全依仗梁孝王刘武。如今晋军入侵,四州陷落,西有胡虏扰乱边地,秦凉二州不保,朝廷的危险好比累叠的鸡蛋,这正是诸侯勤王的时候。粮食,是国家的根本,如今散发掉了。如果朝廷责问殿下的话,将说什么来回答?”姚懿很生气,鞭打并将他杀死。姚泓听说后,召姚绍等人在朝堂秘密商议。姚绍说:“姚懿的性格见识鄙陋短浅,随事变化,造成这种情况,只能是孙畅。只管派使者飞骑去征召孙畅,遣抚军将军姚赞据守陕城,臣往潼关任各军的节度。如果孙畅奉诏而来的话,臣当派遣姚懿率领河东现有的兵卒共同平定晋军。如果他叛逆的意图已经确定,违抗旨意的话,就当向天下公布他的罪行,鸣鼓而讨伐他。”姚泓说:“叔父的话,是社稷安定的大计。”于是派遣姚赞和冠军将军司马国、建义将军蛇玄屯兵陕津,武卫将军姚驴屯兵潼关。

姚懿终于起兵称帝,传送檄文到各州郡,想要运匈奴堡的粮食来发给镇人。宁东将军姚成都拒绝了他,姚懿就用谦恭的言辞来引诱他,极力主动结交他,赠送自己的佩刀来起誓,姚成都将刀呈送给姚泓。姚懿又派遣骁骑将军王国率领甲士数百人攻打姚成都,姚成都活捉王国,囚禁起来,派人指责姚懿说:“明公凭同母弟的亲情,被皇帝托以重任,现在社稷的危险就像被人摇晃的旗帜,应当恭敬忠恪忧愤努力,匡扶辅佐王室。却反而包藏奸谋不轨之心,阴谋使宗庙陷入危境,三代祖宗的神灵难道会容忍你吗?粮食是一方军民的命根子,镇人有什么功劳?竟想给他们!王国为蛇画足,是国家的罪人,已被囚禁起来,听候诏令就杀了他。姚成都正聚集忠义的民众,来惩治明公的罪行,等大军全部集结之后,定要和明公在黄河边相会。”于是宣告各城,用忠义勉励人们,厉兵秣马,征集义租。河东的士兵没有到姚懿那儿去的,姚懿深深地担忧起来。临晋有数千户背叛而响应姚懿。姚绍从蒲津渡河,攻击临晋的背叛者,大败他们,姚懿等人震惊恐惧。镇人安定的郭纯王奴等率众人围住姚懿。姚绍进入蒲坂,捉住姚懿囚禁起来,诛杀孙畅等人。

姚泓因为内外离心背叛,晋军渐渐逼近,元旦当日他在前殿朝会群臣,凄然流泪,群臣都哭了。当时征北将军姚恢率安定的三万八千镇户,焚烧掉居室房屋,用车作成方阵,从北雍州直奔长安,自称大都督、建义大将军,移檄文到各州郡,要清除掉君主身边的恶人。扬威将军姜纪率部众投奔他。建节将军彭完都听说姚恢将要到了,放弃阴密,逃回长安。姚恢到达新支,姜纪劝说姚恢道:“国家重要的将领都在东边,京师空虚,公可以用轻兵径直袭击,大事就必定能成。”姚恢不听,反而南攻城。镇西将军姚谌被姚恢打败,姚恢军势力更大,长安大受震动。姚泓派使者飞骑征召姚绍,派遣姚裕和辅国将军胡翼度屯兵在沣西。扶风太守姚隽、安夷护军姚墨蠡、建威将军姚娥都、扬威将军彭蚝都害怕而投降了姚恢。姚恢的舅舅苟和当时是立节将军,忠心不二,姚泓召见他而对他说:“众人都想离开,卿为什么能安心呢?”苟和说:“如果上天放纵妖贼,让他叛逆的事得逞,凭舅甥关系,不需要投奔钻营来增加亲情。如果他的罪恶到头叛逆失败,上天要彻底惩罚他的话,保持忠诚而不改变志向,是臣的本分。违反亲情背叛国君,是臣感到耻辱的行为。”姚泓赞赏他的忠恕,加授给他金章紫绶。姚绍率领轻骑先赶赴发难地点,让姚洽、司马国统领三万步兵奔赴长安。姚恢从曲牢进驻杜成,姚绍和姚恢在灵台相持着。姚赞听说姚恢渐渐逼近,留下宁朔将军尹雅任弘农太守,守卫潼关,率领各部回长安来。姚泓感谢姚赞说:“元子不能够发扬光大德义,引导统率群臣属下,以至于祸起萧墙,变乱出自同胞兄弟,既对上有负于祖宗,又无颜见各位叔父。姚懿先谋逆而灭亡,姚恢又带领部众在内反叛,该怎么办呢?”姚赞说:“姚懿等敢于称兵犯上的原因,谅必是由于臣等大意软弱,没有防止遏制的方法。”于是拉起衣角掩面大哭说:“臣和大将军不消灭这个叛贼,就无颜再来见陛下!”姚泓于是班赐财物给军士而派他们出征。姚恢的部众见各军都集结来了,全都恐惧而想归服,他的部将齐黄等抛弃姚恢来投降。姚恢进军逼近姚绍,姚赞从后面夹击,大破姚恢的军队,杀了姚恢和他的三弟。姚泓悲伤动哭,用公的礼仪安葬他们。

是时,王镇恶到达宜阳。毛德祖在蠡城进攻弘农太守尹雅,众人溃败,毛德祖派骑兵追赶捕获了他,不久尹雅杀死晋军的看守逃奔潼关固守。

檀道济、沈林子攻陷襄邑堡,建威将军薛帛逃奔河东。檀道济从陕向北渡河,攻打蒲坂,让将军苟卓攻打匈奴堡,被姚泓的宁东将军姚成都打败。姚泓派遣姚驴救援蒲坂,胡翼度据守潼关。姚泓进姚绍为太宰、大将军、大都督、都督中外诸军事、假黄绒,改封鲁公,侍中、司隶、宗正、节录一并和从前一样,朝廷的重大政事全都由他决断。姚绍执意推辞,不许。于是派遣姚绍率武卫将军姚鸾等五万步骑兵,在潼关抵御晋军。姚驴和并州刺史尹昭形成表里呼应的态势,夹攻檀道济。檀道济深沟高垒不出战,沈林子劝说檀道济:“如今蒲坂城关坚固护城河深,不是一时能够攻克的,攻打它会伤亡部众,守下去会拖延时间,不如放弃它,先打潼关。潼关天险,地形极好,王镇恶率领孤军,形势危险而实力不足,如果让姚绍据守住那里,就很难办了。如果攻克潼关,就可以不战而制服姚绍。”檀道济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放弃蒲坂,往南前往潼关。姚赞率七千禁卫军,从渭北往东,进兵据守蒲津。刘裕让沈田子傅弘之率一万多部众进入上洛郡。所到之处的守官多半抛下城镇逃往长安。沈田子等进到青泥,姚绍摆好方阵而前进,来迎击檀道济。道济坚守在营垒里不出战,姚绍就攻打他的西营,没能攻下,就带大部队逼近他们。檀道济率王敬、沈林子等迎面冲击姚绍的军队,将士们受惊四散,撤回定城。姚绍留下姚鸾守卫险地,断绝了檀道济的粮道。

当时刘裕的别将姚珍从子午攻入,窦霸从洛谷攻入,部众各有数千人。姚泓派遣姚万抵御窦霸,姚抵御姚珍。姚鸾派遣部将尹雅在潼关南面和檀道济的司马徐琰交战,被徐琰俘虏,送到刘裕那里。刘裕因为尹雅以前的背叛,想杀了他。尹雅说:“以前能活命是出乎意料的,如今的死却怎么也不甘心。明公将要靠大义来平定天下,怎能让后秦没有坚守信义的臣子呢!”刘裕嘉赏他而没有杀他。

姚泓派遣给事黄门侍郎姚和都屯兵在尧柳,来防备沈田子。姚绍对部将们说:“檀道济等人远道而来送死,兵将不多,围起营垒坚守的原因,就是想要旷日持久,来等待后援罢了。我想分兵径直去据守阌乡,断绝他的粮道,不到一个月,檀道济的头可以挂在旗杆上了。檀道济等如果完了,刘裕的计划自然破灭。”部将们都认为有道理。他的将领胡翼度说:“军事形势决定兵力应当集中而不能分散,如果偏师失利,军心恐惧,怎么能打下去呢!”姚绍于是没有行动。薛帛凭据河曲背叛。姚绍分兵部署各部形成掎角式的态势,派遣辅国将军胡翼度据守东原,武卫将军姚鸾在大路上扎营,和晋军相对。沈林子挑选精锐兵卒在夜晚衔枚偷袭他们,姚鸾的部众溃散而姚鸾战死,士卒死了的有九千多人。

姚赞屯兵在河岸边,派遣恢武将军姚难运蒲坂谷的粮食供给他的军队,到香城后,被晋军打败。当时姚泓派遣姚谌守在尧柳,姚和都在河东讨伐薛帛,听到晋军夹攻姚难,就兼程赶去救援,还没赶到而姚难已失败,于是在河曲攻破刘裕的裨将,接着屯兵蒲坂。姚赞被沈林子打败,单人独骑逃奔定城。姚绍派遣左长史姚洽和姚墨蠡等率领三千骑兵驻屯在河北岸的九原,想要断绝檀道济的从各县送来的租赋补给。姚洽推辞说:“轻视敌人的力量,只看重敌人的短处。如今兵众势孤力单,却远征到河对岸去,虽然明公神武得很,可是鞭长莫及而且势力悬殊,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姚绍不听。沈林子率八千兵众,在河岸边夹击姚洽,姚洽战死,部众全被歼灭。姚绍得知姚洽等战败,激怒而引发疾病,把后事托付给姚赞,让姚难屯兵关西,姚绍呕血而死。

姚泓因为晋军逼近,派遣使者向北魏求援。北魏派遣司徒、南平公拔拔嵩,正直将军、安平公乙旃眷,进据河内,游击将军王洛生屯兵在河东,作为姚泓的声援。

刘裕驻扎在陕城,派沈林子率一万多精兵,翻越山岭开辟通道,在青泥和沈田子等会合,准备攻打尧柳。姚泓派姚裕率八千步骑兵抵御他们,姚泓亲自统领大军接着进发。姚裕被沈田子打败,姚泓退兵驻扎在灞上,关中各郡县多数都秘密地和晋军交往。刘裕到达潼关,派将军朱超石、徐猗之在河北和薛帛会合,去攻打蒲坂。姚赞把刘裕挡在关西,姚难屯兵在香城。刘裕派王镇恶、王敬从秋社向西渡过渭水,威逼姚难的军队。镇东将军姚璞和姚和都在蒲坂打败徐猗之等人,徐猗之遇害,朱超石丢下他的部众逃奔到潼关。姚赞派司马休之和司马国从轵关前往河内,引领魏军来攻击刘裕的后方。姚难在遭受王镇恶逼近的情况下,向西撤军。当时连日下大雨,渭水泛滥,姚赞等无法渡河。王镇恶水陆兼程推进,追赶上姚难。姚泓从灞上回兵,驻扎在石桥来援助他。姚赞退兵屯守在郑城。镇北将军姚率领郡中数千人马,与姚难在泾水岸边列阵,以抵御王镇恶。王镇恶派毛德祖攻击姚,大败姚,姚战死,姚难逃回到长安。

刘裕进兵占据郑城。姚泓让姚裕、尚书庞统在宫中驻兵,姚守在沣西,尚书姚白瓜将四军杂户迁进长安,姚丕把守渭桥,胡翼度驻在石积,姚赞屯兵在霸东,姚泓驻在逍遥园。王镇恶沿渭水两岸进兵,在渭桥攻破姚丕。姚泓从逍遥园去救援,临近水边而地方狭隘,加上姚丕的败军,于是互相践踏而退回。姚谌和前军将军姚烈、左卫将军姚宝安、散骑王帛、建武将军姚进、扬威将军姚蚝、尚书右丞孙玄等都战死在阵中,姚泓单骑回到宫中。王镇恶从平朔门入城,姚泓和姚裕等数百骑兵出宫逃到石桥。姚赞得知姚泓失败的消息后,召集将士告诉他们,众人都用刀撞击地,捋起衣袖大哭起来。胡翼度原先和刘裕秘密来往,这一天抛下部众投奔刘裕。姚赞在夜晚率领各部,打算去石桥和姚泓会合,晋军已经控制了各个城门,姚赞的部众无法进入,众人全惊惶溃散。

姚泓无计可施,想要向刘裕投降。他的儿子姚佛念,十一岁,对姚泓说:“晋人将会随心所欲,我们最终一定不能保住性命,希望还是自己了断。”姚泓茫然若失而没有回答。姚佛念于是登上宫墙投地而死。姚泓带着妻妾子女到营垒门前投降,后秦灭亡。姚赞率领宗室子弟一百多人也向刘裕投降,刘裕把他们全部杀死,其余的宗族成员被迁到江南。把姚泓送到建康的闹市中斩首,时年三十岁。

房玄龄等《晋书》:“元子以庸懦之质,属倾扰之余,内难方殷,外御斯辍。王师杖顺,弭节而下长安;凶嗣失图,系组而降轵道。物极则反,抑斯之谓欤!”

《晋书卷一百十九载记第十九》

后秦文桓帝姚兴

弟弟

太原公姚懿

广平公姚弼

陈留公

姚宣

姚谌

南阳公姚

平原公姚璞

姚质

姚逵

姚裕

姚国儿

姚耕儿

陇西公姚黄眉

姐妹

西平公主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