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奥姆真理教

奥姆真理教

奥姆真理教(Japanese Aum Doomsday Cult)日本邪教组织,由麻原彰晃(あさはら しょうこう,原名松本智津夫)创立于1985年。麻原心态阴暗,仇视社会,憎恨人类。在成立后短短数年里,他便网罗了近万名信徒,建立了30多个支部和道场,并在海外发展了四个支部。 [1]

奥姆真理教是日本一个以佛教和瑜伽为主的新兴宗教教团,也是日本代表性的邪教团体。进行过一系列恐怖活动。1995年,该组织在日本本土约有9,000多名会员,在全球则有40,000多人。至2004年,该组织的会员约有1,500至2,000人。 [2]

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成员东京3条地铁线的5班列车上发动沙林毒气袭击并导致13人死亡,6300人受伤,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 [3] 2000年该邪教组织更名为“阿莱夫教”,并于2007年分裂成两派:多数派为阿莱夫教,少数派为“光之轮教”。日本媒体称,他们使用的仍是原教主麻原彰晃的光盘和材料。 [4]

1955年3月,麻原章晃出生在日本熊本乡下一个贫困家庭。他先天局部失明,从6岁一直到20岁,都是在熊本县盲人学校度过的。1975年毕业后,他到东京一家针灸院打工。后来报考东京大学,屡遭失败,企图成为政治家的美梦也随之化为泡影。23岁时,他与松本知子结婚,后来俩人开了一家药房。1982年,麻原因私自制售假药被捕,后交20万日元罚款了事,药店也随之倒闭。 [2]

1984年,麻原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这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1985年秋,他花钱让一家杂志社为其刊登了一张颇具轰动效应的“飘浮神功图”照片。照片上,他双腿盘错,“飘浮”在半空中。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能力秘密开发法》 而进一步出名。这些活动骗取了许多年轻人的轻信,他们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故而对他顶礼膜拜。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俨然一个教主,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也就是在这时,他把自己的名字松本智津夫改为麻原彰晃。麻原创建奥姆真理教后对信徒称,他进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炼,并在喜马拉雅山完成了最终解脱,依靠解脱者的智慧和修炼得到的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觉的功能。 [2]

1985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创建了奥姆真理教。麻原双目失明,早先以卖假药等方式度日,后自称于喜玛拉雅山得道,具有超能力,以治病为名,非法敛财,并形成了一套惨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方式,掌控了一大批信徒。势力渐成后,麻原仿照日本政府组建了他的内阁建制;前苏联解体后,“奥姆真理教”乘虚而入,在俄罗斯设立了分部,并设法购买军火。 [5]

奥姆真理教这个教名也给人一种神秘感。它来源于梵语的一个字母,其发音近似于“奥姆”,英文的写法是AUM。印度教徒念经时,常常以这个字母开头,闭目长吟,显示出神圣状。麻原就用这个字母冠在教名上,还把它画在教徽上,使不知底细的人心生敬畏。 [2]

麻原利用一切机会编造谎言,宣扬他的超自然能力,把自己打扮成"神"的形象,加强信徒对他的崇拜。说他在喜马拉雅山得到"佛祖真传",所以不仅具有空中浮游,而且具有传心术(心灵感应)能力,他许诺凡是加入奥姆真理教的信徒都可以向他学习这些能力。一次,麻原在参观埃及金字塔的时候,对信徒们说:"这座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设计的,我凭追溯以往的特异功能,知道我自己的前世是埃及宰相……"

1989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取得奥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资格。奥姆真理教一时门庭若市,像癌症一般滋生蔓延开来。据统计,到1995年3月时,出家信徒有1400名,在家信徒竟达到1.4万名。 [2]

随着奥姆真理教势力的扩展,麻原的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他在1990年2月组建了“真理党”,参加日本的众议院选举。选举前他自认为将以最多票当选,结果只获得1873票。麻原等25名“真理党”候选人全军覆没。这一惨败经历不但没有减少麻原的权力欲望,反而加深了奥姆真理教反社会、反人类的本性。 [2]  麻原把发布预言作为控制信徒、发展组织的主要手段之一。他在创立奥姆真理教之后就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世界末日已经逼近";"世界最终战争要爆发,肯定在1997年至2001年之间"。麻原宣称:"在废墟上,让我们共同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天下--奥姆王国。"1990年4月,麻原预言"奥斯汀彗星将飞临地球,日本就因此而沉没"。于是,约有1200名信徒每天花费30万日元会聚冲绳石坦岛,听麻原的特别讲道。1992年,麻原干脆把自己说成是"基督再生"、"新的救世主"、"世纪最后一位救世主",将用超凡能力使信徒们摆脱世界末日的毁灭。教团的骨干成员经常向信徒们发布教主的预言,如说富士山几天后会爆炸、东京将发生大地震、日本海面将上升、城市将被淹没,等等。如果麻原的预言落空,他们就强调这是因为教主的法力在起作用。麻原极富鼓动性地说:"信徒们,觉醒并协助我的时机握在你们手中,……我正等候你们成为我的双手、我的双腿、我的头脑,助我完成我的拯救世界的计划。让我们同心协力来完成它,虽死无憾。"
  因此,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们对麻原的崇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曾经在奥姆真理教中作为骨干的一位信徒说道:"在奥姆真理教中,只要是为了麻原彰晃,就是杀人也会有功德的,因为对于被杀的人来说,是不让坏事继续反复……" [1]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警方立刻封锁了富士山脚下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对奥姆真理教采取了行动。1995年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卫队防化部队包围了上九一色村的奥姆真理教设施,用焊枪打开了三座大库房,发现各种化学药品和仪器,俨然是一座化学工厂。药品中有制造沙林的初级原料,还有600多个比煤气罐大得多的金属密封桶,里面装着可以稀释沙林的溶剂和其他化学制品。

警方这次搜查了25处场所,初步确定了奥姆真理教与地铁惨案的关系,奥姆真理教的一些头目也陆续落网。然而奥姆真理教信徒企图反扑,1995年3月30日负责调查此案的警视厅官员国松孝次遭蒙面枪手袭击,身受重伤。4月13日该教一名信徒在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警告,一场比神户大地震更加严重的灾难即将来临。

1995年4月19日,横滨站遭毒气侵袭,近400人送入医院。21日,横滨站附近一家商店受到不明气体侵袭,25人被送到医院。27日日本警察厅下令在全国搜捕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所有的总部、支部都被秘密地监控着。除了较早时已以各种名义扣留的奥姆教骨干外,“奥姆帝国”的核心人物,包括麻原“天皇”、各部“大臣”,都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之下。在“奥姆帝国”总部,虽然停放着一架前苏联的军用直升机,麻原也插翅难逃了。这个邪教总头目只能藏匿在上九一色村营地,等待警方来破门拘捕。

警方发现了麻原的行踪后,于1995年5月16日派遣几百名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警察奔赴上九一色村抓捕麻原。警察用焊枪烧开奥姆真理教总本部的大门,进行全面搜查。当搜查人员拆开第六奥姆真理堂二层与三层之间只有一尺高的密室厚板时,发现麻原正藏在这个密室之中。“法力无边”而具有“飘浮神功”的奥姆真理教的“神圣法皇”此时却乖乖地束手就擒。日本警察厅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逮捕了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同时还袭击了该教在全国的130多个据点,抓获40多名头目和教徒。警方发现有足够证据证明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系奥姆真理教所为。 [6]

1999年,除个别罪犯已被判死刑外,沙林毒气事件仍未结案。日本各地居民因此对邪恶的奥姆真理教深感不安,强烈呼吁当局彻底取缔这一邪教。

1999年9月底,日本警方突击搜查了奥姆真理教一名重要骨干的住所,发现一批内部文件。这些材料的内容包括沙林神经毒气的制造和中毒抢救方法。这表明该教仍然相信2000年之前会爆发毁灭性战争并导致世界末日的异端邪说。

1999年9月29日,警方因怀疑奥姆真理教信徒郡广古弘在偏远的长野县禁锢一位叛教女信徒而搜查了他的住处,找到2份奥姆真理教内部文件,文件内容涉及毒气的发展史,以及沙林毒气和中毒后的救治方法。

奥姆真理教内部有严密的组织机构,其设置类同日本的政府机构。麻原本人是“神圣法皇”,下辖21个省厅等机构。它们是法皇官房、法皇内厅、东信徒厅、西信徒厅、谍报省、自治省、防卫厅、建设厅、治疗厅、文部省、邮政省、厚生省、科学技术省、车辆省、劳动省、大藏省、流通监视省、商务省、外务省等。每个机构都设有长官,如麻原之妻松本知子是邮政省长官,麻原长女是流通监视省长官,三女儿是法皇官房长官。大藏省长官是石井久子,她也是麻原的贴身女秘书,掌管着奥姆真理教上千亿日元的资产。

在奥姆真理教各省厅中,科学技术省下属人员最多,共有成员263人,其主要成员均是研究物理、电子工程的高材生。该省长官是村井秀夫

奥姆真理教成员内部有严格的等级职称,设有如下等级:麻原教主→正大师→正悟师→师长大师→师→沙长→沙门→在家信教者。教内还执行教名制,只有称得上是麻原高徒的人才拥有教名。例如,邮政省大臣松本知子的教名是“雅索达拉”,意即“佛陀之妻”;谍报省大臣井上嘉浩教名为“阿南德”,意即“佛陀的弟子”。这种等级制和教名制便于麻原严格控制信徒。

奥姆真理教产生后,在日本发展很快,影响最大时,信徒达1万多人,在日本有许多分部。信徒中既有普通工人,也有企业主;既有无业市民,也有知识分子;既有警察,也有自卫队军人。信徒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一边在现实社会过正常生活,一边进行修炼的“在家修行者”,另一类是抛弃家庭和社会,进入教团进行修炼的“出家修行者”。

奥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绝对服从麻原,教规对信徒十分严厉。据一名1990年脱会的女信徒透露:“在集中修行时,饮食和睡眠被严格地控制。一日两餐减为一日一餐。睡眠时间缩短为3小时。修行一般要持续两个月,我当时因体力不支而患上了神经衰弱,此后将近有一个多月总是失眠……。而且在修行期间,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强行分开,小姑娘大声哭喊也无人理睬,根本不顾什么骨肉亲子之情。”另一名男信徒揭露说:“睡觉的地方叫做蜂窝,宽80公分,高70公分,深1.8米,像蜂窝一样密集地排列在一起。睡觉时要弯着腰钻进睡袋。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据说,不然会把修行的成果一洗了之。”

一旦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就如同陷入牢笼一样。许多加入这个邪教组织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实际上被麻原为首的犯罪团伙杀人灭口。一些企图逃跑、退会的信徒,只要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刑拷打,之后,被扔进昏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直至饿死。

1995年3月20日早上,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多名成员在东京3条地铁线的5班列车上,扎破数个装满沙林毒气的塑料袋。四散的毒气迅速蔓延至周边多个车站,并导致13人死亡,6300人受伤,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

从1994年起,日本警方发现12起暗杀事件与奥姆真理教有关。特别是1994年6月松本市有人施放毒气致使6人死亡,200多人被送进医院。事后警方调查发现,毒气是从市郊的两幢公寓里散发出来的,在其100米以内的所有生命都死得一干二净。这两幢公寓正是奥姆真理教信徒的居住区。同年7月9日,在山梨县奥姆真理教大楼出现神秘烟雾,警方发现一些可以制造"沙林"的物质。此外,还出现多起不明毒气事件。在掌握了一定的证据的情况下,警方决定1995年初对奥姆真理教进行突击搜查。但是,由于发生了阪神大地震,将搜查日期改在3月22日。不料,奥姆真理教已对警方的计划了如指掌。当时深感危机逼近的麻原决定制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乱的事件。

20日,井上买了7把塑料雨伞,担任“科学技术省”次官的信徒又用磨床将伞头的金属部分磨尖。村井指示担任放毒任务的五人说:“包装沙林的尼龙袋子是两层,拿到地铁后,为了易于捅破,要将外面的尼龙袋取下来。袋子要事先放在地铁列车的地板上,然后用伞尖将袋子多捅几个洞之后,马上下车逃走。” [2]

负责散发沙林的五个人事先服用了预防中毒的药。早晨6点,医生林郁夫把装有沙林的袋子、伞分发给每个人,他本人则拿着治疗沙林中毒药的注射器出发到施放沙林的现场。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五人按照指示将尼龙袋捅破,沙林开始在地铁列车的车厢和车站内散发。 1995年3月20日,在早晨上班的高峰时间,奥姆真理教的成员在东京地铁的几处施放了一种名叫"沙林"的毒气。东京地铁系统中的日比谷线、丸内线、千代田线上共有5辆列车、16个车站的乘客受到危害。这三条地铁线都从被称为"日本神经中枢"所在地的霞关通过,日本政府的外务省、法务省、通产省、警视厅、最高法院等部门都在此处。因此,这次袭击的主要目标是乘地铁上班的国家公务员,特别是针对警方。
  "沙林"被称为"穷国的原子弹",是一种比空气重的毒气,比氰化物威力大出500多倍。它对接触到的东西可以产生永久的影响,对受害者的肺、眼睛和中枢神经系统产生长期的危害。"沙林"毒气能破坏神经系统,使受害者产生最终使其窒息的黏液,接着使人出现心脏和呼吸系统衰竭症状。"沙林"毒气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德国纳粹研制的,但从未在战争中使用。在东京地铁发现的"沙林"残余物为无色液体,是一种罕见的"液体沙林",这种毒液在常温下很容易挥发成无色气体。一位德国专家指出,沙林"是疯子才会使用的东西"。 [1]

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5年4月对东京地铁毒气事件中的受害者进行追悼。

“奥姆真理教”还曾计划在当年11月发动“11月战争”,具体内容是,在当月的日本国会开幕式上,驾驶该组织拥有的军用直升机,在东京上空播撒沙林毒气,杀害天皇、首相、内阁、国会成员及民众,引发恐慌,并统治无政府状态的日本。不过,由于日本警方及时展开缉查,并最终破案,才避免了更大惨剧的发生。 [3]

1995年东京地方法院剥夺了“奥姆真理教”的法人资格,但在东京高等法院的二审裁定中,表示“解散命令并不带有禁止或限制信徒宗教行为的法律效力”。由于核心人物村井已于4月24日被杀,涉及奥姆真理教的一系列案件尚有疑点,致使对麻原的公审未能早日进行。

1996年5月24日日本律师联合会通过决议,反对根据《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1996年7月日本公安审查委员会提出建议,依照《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组织。但1997年1月,司法部门又认为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奥姆真理教对社会构成直接或间接的威胁。这实际上默认了奥姆真理教继续存在合法性。

奥姆真理教不仅在日本大力招纳信徒,而且也向海外发展势力,特别是在俄罗斯。1992年3月,正值前苏联解体动荡时期,奥姆真理教势力乘虚而入。该教以赞助俄日大学为名,堂而皇之地进入俄罗斯。1992年3月7日奥姆真理教一行300人乘包机飞抵莫斯科,诸徒众簇拥着“尊师”麻原彰晃,颇为引人注目。麻原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最大收获是受到俄副总统鲁兹科伊等政治人物的礼节性接见。

奥姆真理教访问俄罗斯成功后,俄罗斯分部的信徒人数急剧增加。奥姆真理教充分利用传媒在俄扩大影响。1992年4月,该教与俄国广播电台“玛雅库”签约,以年租金80万美元高价买下该台一天两次、每次25分钟的广播权。随后,该教还买下一家电台每周日上午30分钟的一条广播时间段。该教还与中波民间广播电台签约,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为基地用日语向日本全国广播。奥姆真理教还召集一批演奏家组成一个管弦乐团,借此高雅工具扩大其影响。

受奥姆真理教控制的传媒还声称可以用瑜伽祛病强身,这吸引了许多对自己的健康担忧的人的兴趣。许多信徒就是抱着求医治病的朴素想法加入奥姆真理教的。

根据奥姆真理教公布的数字,俄罗斯的奥姆真理教信徒最多时竟达35000人之多,在莫斯科有7个支部。教团还计划像熊本县波野村、山黎县上九一色村那样替信徒们建造称为“美丽花园”的生活小区。俄罗斯的信徒和日本一样要求捐献家中财产。有一个出家信徒甚至把自己经营的公司整个捐给了教团,公司事务所成了秘密道场。

随着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迅速发展,一系列社会问题随之发生。有人控告说家里的孩子一去不复返,有人哭诉被骗得人财两空。1994年7月,一些信徒的父母组成一个“青少年解救委员会”。该委员会声明,“在我国最为艰苦卓绝的时刻,一伙来自国外的江湖骗子试图利用宗教来操纵人们的智慧与思想。”委员会提出诉讼,要求禁止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发展信徒的布道活动,并要求教团赔偿200亿卢布损失。俄罗斯司法部对奥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资格亦进行了重新审核,并以审批材料有不周之处为由,宣布取消奥姆真理教的登记资格。1995年4月12日,叶利钦总统正式发布命令,要求联邦保安局调查奥姆真理教在俄的一切活动。1995年4月18日,法院亦作出判决,撤销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的宗教法人登记,赔偿金额按原告的要求是200亿卢布。当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成为过街老鼠时,它在俄罗斯也受到类似的待遇。邪教具有反社会的本性,社会也不能长期容忍邪教的存在。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势力必将遭到灭亡的下场!

2015年4月20日,在谷歌公司提供的地图服务“谷歌地图”(日本版)上,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的东京警视厅总部被乱标为曾是奥姆真理教宗教设施名的“Satyam”,附近皇宫内的设施被标注成“奥姆真理教皇宫支部道场”。另外还发现,广岛市的原子弹爆炸圆顶屋被标注成“核试验场”,大阪城、兵库县的姬路城、鸟根县的出云大社内也有被标注成“Satyam”的设施。谷歌认为这些标注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逐步进行了删除。据谷歌称,地图上的设施名可根据用户提供的信息改写。今后将调查地图上被乱标的经过。谷歌负责人表示:“当用户提供的地图有标注错误等情况时,会采取删除等应对措施,已准备预防(此类标注的)系统来努力改善。” [7]

在麻原彰晃被逮捕并起诉后,由于对邪教势力处理不力,奥姆真理教又有死灰复燃之势。1998年12月25日,日本法务省公共调查厅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奥姆真理教”的报告,证据表明,奥姆真理教信徒企图利用新的手段和途径大力展开活动。新的核心成员是以麻原的三女儿为首的核心小组,他们公开进行传教活动,并且通过国际互联网联络旧信徒,接纳新成员。在奥姆真理教的加密网络上,每天大约有1000人上网浏览。奥姆真理教信徒还依靠雄厚的资金支持,在全国范围内购置产业,引起当地居民的反对。据1999年12月9日香港凤凰卫视报道,奥姆真理教位于东京的新总部仍在运作,虽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不断张贴标语要求奥姆真理教人迁离,但奥姆真理教徒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在总部内进行宗教仪式,参拜麻原彰晃的画像。其法律顾问也对其活动进行辩护。

日本NHK网站于2014年1月22日报道,奥姆真理教(改名后为Aleph)等2个宗教团体信徒数量增加,有教团设施的自治体向法务大臣提出申请,要求强化宗教活动细节并整备法规。

公安调查厅表示,奥姆真理教等2个宗教团体的教徒数截至2013年比前年增加了150人,合计1650人,劝诱活动非常活跃。其中,全国25个自治体的联络会足立区分区近藤区长拜访了谷垣法务大臣,表示为消除住民不安,请求其强化宗教活动细节并完善法规。具体主要是请求在团体规制上,撤除每3年更新的观察处分期限,并且要求那些受到过观察处分的团体向自治体公开有关团体活动的信息和地点。

对此,日本方面表示:“收到了自治体方面的建议,在情报共有后进行商讨。”足立区近藤区长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时间久了人们渐渐淡忘了奥姆事件,很多年轻教徒没有对奥姆教的恐惧感了。开庭审理确认罪状后,规制宗教活动会是法案改善强大的后盾。”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