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太原雪斋

太原雪斋

太原雪斋,日本战国武士,今川家家臣,雪斋是他的道号,担任今川义元军师,功绩卓著。在太原雪斋的帮助下,今川氏成为地跨三国的战国大名,死后今川氏迅速衰亡。

太原雪斋,生于明应五年〈1496年〉。父亲为骏河大名今川氏亲的重臣庵原左卫门尉,母亲是同为今川家重臣的兴津氏的女儿。“雪斋”是个道号,又称“太原崇孚”,实际名字已不可考。他幼时即被父亲送往附近的善得寺修习学问,自那时起,雪斋已然觉悟到终生要过着禅僧的生活。直至永正六年〈1509年〉,十四岁的雪斋进入京都建仁寺,拜常庵龙崇为师,正式出家为僧,改称“九英承菊”。太原雪斋的少年时代,就在建仁寺中度过。后来在大永二年〈1522年〉奉今川氏亲之命,回到骏河善得寺,负责五男芳菊丸的教育工作。顺带一提,当时的武家,大多会仿效足利将军家的惯例,家督的儿子中除了嗣子外,把其余的儿子都送到寺院,出家修行;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出现兄弟争权的情况。而这个芳菊丸,就是后来取名“岳承芳”、有“东海第一弓”之美誉的东海道巨人--今川义元

此后,二人在今川氏亲的允许下,重返建仁寺继续修行;学成后,再到同是位于京都的妙心寺跟随名僧大休宗休钻研学问、佛理;而这段期间,太原雪斋凭藉自身的才学,逐渐在家中崭露头角,受到氏辉和寿桂尼的器重。如是者,过了几年,今川氏亲病逝,由长子氏辉继位。氏辉继位时年仅十四岁,政务多由生母寿桂尼亲自处理,倒能维持今川氏亲辛苦经营出来的繁盛局面。而氏辉在位期间最大的敌人,莫过于甲斐的武田信虎。双方最激烈的一场战役,发生在天文四年〈1535年〉六月,今川、武田军于甲骏边界的万泽口交战,今川军抵挡不住强悍的武田军,完全落于下风。身为今川家的军师的太原雪斋,连忙遣使至小田原城,要求北条氏纲进攻甲斐东部,以解今川之急。谁料,武田信虎亦致书扇谷上杉朝兴,邀其攻打小田原城,以牵制北条氏纲。因此,今川、武田两军陷于胶着状态,直至秋收才各自收兵,算是结束了战事。

可是就在翌年〈天文五年,1536年〉,家督今川氏辉,被死神无情的召唤去了,死时方才二十四岁;同一天,氏亲的次子〈氏辉之二弟〉彦五郎亦被发现死亡。由于氏辉身体虚弱,故无子嗣。于是,家中就谁来继承家督之位而暗涌渐生……

今川氏辉有五位弟弟,分别为彦五郎、玄广惠探、象耳泉奘、岳承芳、今川氏丰。彦五郎与氏辉同日而亡,象耳泉奘远在京都,今川氏丰身在尾张那古野城。故此,争夺家督之位的,实际上只有玄广惠探和岳承芳二人。照理来说,家督该由较年长的三男玄广惠探来继承,可是他只是今川氏亲的侧室福岛氏所出,比起由正室寿桂尼所生的岳承芳,免不了会吃亏。不过,玄广惠探的外祖父福岛上总介正成,好歹也是家中重臣,控制了高天神城等重要城堡,其势力不能小看;于是玄广惠探决定凭藉这样的优势,以武力跟岳承芳争个高下,同时还俗,改名今川良真。

另一方面,寿桂尼也不甘示弱,心想自己既身为今川氏亲的正室,自己的儿子当然能够名正言顺的继位,于是下令岳承芳立即还俗,并改称“今川五郎”,以示正统〈“五郎”是今川家世代嗣子的通称。在这个情况下,有着象征岳承芳才是正统的重要性。〉;同时邀请太原雪斋和其他亲信相助。太原雪斋身为岳承芳的师傅,对他自幼搀扶提携,建立了深厚的师徒关系,如今成就大事,自是义不容辞。雪斋以岳承芳的正统性作号召,对家臣进行拉拢工作。应邀加入岳承芳一方的,有重臣朝比奈备中守泰能、濑名陆奥守氏贞,此外尚有关口氏广〈就是德川家康的元配夫人濑名姬的亲父〉、天野彦四郎等等。

暗斗至此,鏖兵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同年五月,双方军队于骏府城下交战,以福岛军为主力的今川良真一方大败,纷纷撤退至高天神城、久能山城、方上城。但这些城池也相继被攻陷,今川良真只有退守至据点花仓城。六月八日,岳承芳亲自指挥大军,攻陷了花仓城,今川良真逃遁到濑户谷普门寺。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今川良真逃遁普门寺,部下随即作鸟兽散,只有福岛正成和堀越贞基等人仍然拥护良真。他们为了良真向寿桂尼乞降,可是雪斋和寿桂尼都主张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六月十四日,良真在普门寺切腹自尽,“花仓之乱”于此终焉。

今川良真死后,十八岁的岳承芳顺理成章继承家督之位,由幕府任命为骏河守,并拜受将军义晴的“义”字,改名今川义元。太原雪斋于是次权力争夺战中,极力拉拢众家臣和周边诸势力,使己方拥有与今川良真抗衡的力量,终致胜利,他所立下的功劳,实不可抹。义元继位后,立即招了这位既是功臣又是良师的太原雪斋,成为自己的军师;从此雪斋得以尽展所长,在他有生之年,今川家一直处于最鼎盛的状况。

这个时候,太原雪斋兼任了骏河临济寺和兴津清见寺的住持,是为骏河临济宗的始祖。

今川义元当上家督后,决定改变对周围势力的态度,采取“亲武田,远北条”的方针,一方面替武田信虎之子晴信〈武田信玄〉与公卿三条公赖之女的婚事进行斡旋,一方面断绝与北条氏纲的同盟关系,并于天文六年〈1537年〉迎娶武田信虎之女为正室。从此,今川、武田两家缔结了同盟关系,有利于上洛称霸天下的雄图。

天文十五年〈1546年〉十月,尾张的织田信秀发动对三河的侵略。冈崎城的松平广忠向今川义元求援。太原雪斋提议救援,义元允诺,令雪斋率军进入西三河,抵抗织田军的入侵;接着,义元要求松平广忠送出人质,以示对今川家的忠诚。然而,松平家的人质松平竹千代〈广忠之子,即日后的德川家康〉在前往骏府城途中被改投织田家的田原城主户田康光劫走,送到织田信秀处,并胁迫松平广忠离开今川家。

天文十七年〈1548年〉三月,织田信秀率军五千余再度入侵三河,今川义元遂下令太原雪斋为总大将,率二万五千人前往迎战。双方在冈崎城东南的小豆阪一地进行对峙。两军不约而同的派遣先锋部队去查探敌情,织田方的先锋织田信广军与今川家的先锋朝比奈泰秀军碰头,展开了白兵战,打得难分难解。太原雪斋再派出冈部元信领队支援,终于击退织田军。是次战争即为“小豆阪合战”。战后太原雪斋率军进入冈崎城,处理西三河地区的战备、内政等等问题,以准备下一步的战争。

翌年〈天文十八年,1549年〉十一月,雪斋指挥七千大军围攻三河的要冲--安祥城,一举击破织田信秀的援军,并攻陷了安祥城,掳获了守将织田信广,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为了得到松平家这个桥头堡,雪斋遂跟织田信秀交涉,成功以刚掳获回来的织田信广,来交换中途被劫走的松平竹千代。此举不但控制了松平家,并让自家能够随意进出西三河区域,对战略的部署尤有帮助,为义元上洛的壮志打下了强心针。

然而,在今川义元上洛的雄图背后,也有重大的隐忧;这个隐忧,就是相模的北条氏康〈其时北条氏纲已死〉的动向。北条氏康自今川、武田结盟后,不断的对边境地方的村子和寺院烧杀劫掠,造成滋扰。太原雪斋为了消除后顾之忧,遂致书诱使山内上杉宪政夹击北条,而山内上杉宪政亦联络了扇谷上杉朝定,一同攻击北条纲成所守的河越城;而义元自己则率军包围骏东郡的长久保城。北条氏康纵有伟略,亦自忖难以抵御各路大军,何况今川义元的目标只有上洛,并不想跟北条家争霸;结果由于武田信玄居中斡旋,今川义元、上杉宪政、北条氏康三家言和。这三角同盟,称为“三方轮”。和谈后,北条氏康尚未放心,不得已的把骏东、富士两郡划分给今川家,期望能暂时消弭今川家的敌意,给自己减少一个敌人。但这个和议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不久爆发了著名的河越夜战,北条氏康大破进犯关东的扇谷上杉、山内上杉及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的联军,声名大噪。

天文十九年〈1550年〉,今川义元的正室,亦即武田信虎的女儿逝世;为了不让两家的良好关系就此断绝,义元于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十一月把长女嫁给信玄的嫡子义信,维持了同盟关系。同年,北条氏康击败山内上杉宪政,迫使宪政逃到越后。氏康此时的力量已然不同往昔,为报当年割地之仇,决定出兵骏河。这时的今川义元,正在为上洛战作准备,氏康突然来袭,令今川家上下都感到愕然;而身为今川家盟友的武田信玄得知消息,立即自富士川出兵支援义元。

太原雪斋认为如果北条氏康来犯,将会是个难缠的对手,亦会阻碍上洛的计划。于是他强烈建议对北条家进行议和。今川义元接纳了雪斋的提议,并于同年三月在幼时与雪斋一同修行的善得寺会见武田信玄和北条氏康,进行和谈,史称“善得寺会盟”。雪斋凭着其卓越的外交才干,终能说服北条氏康达成和议。会盟后,武田信玄之女〈黄梅院〉嫁给北条氏康之子氏政,氏康之女〈早河殿〉嫁给今川义元之子氏真。至此,“甲相骏三国同盟”正式成立。

弘治元年〈1555年〉十月,太原雪斋圆寂,享年六十。死后获赐“宝珠护国禅师”的谥号。

太原雪斋既身为禅僧,一方面又参与今川家的政治工作,终生扶持义元,以自己的才干把今川家的势力推至最高峰,得以与邻近大名分庭抗礼。他在军事、政治和外交上都有非凡的成就。虽然甲相骏同盟在义元葬身桶狭间之后便云散烟消,但至少在雪斋在位期间,义元能专心一致实践其上洛的计划,没有后顾之忧,这一点雪斋的确居功至伟。就是当代名将武田信玄和北条氏康,对雪斋都是敬重有加,可见雪斋在当时甲相骏地方是何等举足轻重了。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