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天历(太平天国历法)

天历(太平天国历法)

天历作为历法讲,一般有两个意思。一是指日本的国历,与中国的阳历是一样的,但是日本的天历用的时间更加久远,与中国的阴历是一样的。二是指太平天国所使用的历法。

天历以节气为制历的基本法则,是一种依据地球绕太阳运行的周期所定出来的历法。这是天历对夏历革命的方面。但是,天历对夏历的构成的个别部份,却还有继承的地方,也有借用的地方。所以要明白天历的各个构成部份的来历,还须对它进行分析的研究。天历的内容可以分析如下:

节气(如「立春」)

岁实(一年日数三百六十六日)

年名(如「癸好」)

月名(如「正月」「二月」)

月建(如「甲寅」)

日名(如初一「壬寅」)

日宿(如初一壬寅「牛」)

月宿(如正月建甲寅「牛宿」)

礼拜(如初三甲辰虚「礼拜」)

节气是太阳历的骨干,太平天国创制天历,采用节气作为制历的基本法则,这是最有见解而能掌握到关键性的地方。中国历术上有「朔」与「气」之分,朔系太阴关系,每月朔望,都从太阴而定;气为太阳关系,每年节气,都从太阳而定。因中国历术是从冬至起算,冬至是十一月的中气,以冬至为代表,所以称节气为气。

节气的定法有两种。中国古代历法采用的叫做「恒气」,就是把岁周匀分为二十四等分,每一节气占全年日数二十四分之一,约一五二一八七五日,即十五日有奇,所以又叫做「平气」。到清代顺治二年(一六四五年)颁行时宪历,始改用「定气」注历,以太阳实到之时为准,如冬至前后,十四日有奇为一气,夏至前后,十六日有奇为一气,其馀节气也各不同,故各节气的日数不平均。太平天田制历,为求平匀整齐起见,故定节气不有定气,而用恒气。

天历采用恒气,又因调剂十二个月的单双数便于记忆,故对自汉以来的分配法稍有变动。汉代人推恒气,以四年为一组,因每一气的日数是一五二一八七五,二十四气在一年后,还有奇零,必到四年然后成为整日,周而复始。今将古四分历的恒气日数,与天历对照如次:

古四分术的恒气,四年里面,气与气的距离日数不同。例如流沙坠简著录的西汉永光五年壬午(前三九年)历谱,有冬至及立春的注入。

十[一]月辛丑朔小巧玲珑十日庚戌 冬至

十二月庚午朔大 七日丙申 立春

此时所用为太初历,在“午”、“戌”、“寅”年,应查第二年一行的日数,惟冬至以后,属于下年,在“未”、“亥”、“卯”年,应查第三年一行的日数。第三年由冬至到立春,共四十六日(第一、二年都四十五日),永光谱由庚戌至丙申正距四十六日。所以古代用恒气都很严格。天历要在一年里面使恒气各有固定的日数,就难再求同古代恒气那样的准确了。

知天历所定一年的恒气与古不同,天历的节气当更不能与清咸丰时用定气的时宪书各节气全合,但其关系究如何,亦不难由推算而知。今试推清咸丰元年、二年的定气冬至及立春如下:

清咸丰元年 十一月初一日 壬子 儒略周日 二三九七四七九 冬至 下午五时三十六分

公元一八五一年 十二月二十二日 冬至

太平天国辛开元年 十一月十八日 冬至早一日

清咸丰元年十二月十五日 丙申 儒略周日 二三九七五二三 立春 下午十时二十九分

公元一八五二年二月四日 立春

太平天国壬子二年正月初一日 立春

清咸丰二年十一月十一日 丁巳 儒略周日 二三九七八四四 冬至 下午十一时二十八分

公元一八五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冬至

太平天国壬子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冬至

清咸丰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壬寅 儒略周日 二三九七八八九 立春 上午四时二分

公元一八五三年二月四日 立春

太平天国癸好三年正月初一日 立春

天历的历元,可以说是壬子二年的立春日,这一天确是一个定气的立春日。事有凑巧,癸好三年的立春日,也遇到了定气的立春。这可见太平天国编排天历是开始于壬子二年,其出发点的立春日,是借用了当时时宪书及阳历的定气立春,确与天象相合。而二年的立春,距三年的立春,事实上也恰是三百六十六日。但这仅是闰年的现象,并不是年年同这样,故向前推辛开元年的立春即提早一日(通常系阳历二月四日立春),向后推甲寅四年的立春已错后一日,以后约每四年增加错后三日。于是到己未九年遂有「四十年一干」的修订办法。兹再将太平天国十九年间的立春日与阳历对照如下〔一〕:

由此表可见天历的编排开始于壬子二年,这年立春与天象合,即定气的立春日。辛开元年乃逆推的,故冬至及立春日都错前一日。甲寅四年则错后一日。以后每遇阳历闰年的次年,即少错一日,因阳历闰年,同是三百六十六日。

岁实,就是一岁里面实在的日数。天历以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有人以为采自公元一八五二年的阳历,这一年正是阳历的闰年,全年三百六十六日。其实,天历的编制者是懂得阳历的(论证详第三节),可以肯定他们不会错误地以阳历闰年的日数来做岁实的。我从前因见太平天国在建都天京前,往往附会儒家书籍中所说的帝就是他们所奉的上帝,曾经以为天历的岁实大约是采取书经尧典一岁「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的基数。现在看来,天历的编制者是通晓历法的,他们也同样不会以尧典这个基数作为岁实的。太平天国之所以定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在献历本章上曾经明确地说到:「太平天日,平匀圆满,无一些亏缺也。故臣等造历以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这就是说由于天历要求平匀圆满,反对置闰,所以定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

天历年名,承用干支纪年古法,清代时宪书用它,太平天国天历也承用它。天历创制时曾参考清咸丰元年时宪书,这一年干支纪年名为辛亥,于是即据以推出下一年太平天国二年为壬子、三年为癸好(丑)等等。

古代月名,乃依年始至年终每月的顺序排定,这是太阴月,以一次太阴圆缺晦朔为一个月。当殷商时代,如武丁时,即以一、二、三至十二为月名,闰年添一个十三月。祖甲元年(公元前一二七三年)才改一月为正月,沿用至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改用阳历,正月的名称,行用了三千多年。但天历正月的名,乃是太阳历的「节气月」,与以前的「太阴月」名同而实异。太阴月的正月,乃是一年里面春季第一个月亮之月。太阳历的正月(节气月),乃是当一年春季的开始,约占全季三分之一的一段日子,就是春季的首一段,共三十一日。二月三十日为中段,三月三十一日为末段,天历的月名意义是这样。夏、秋、冬三季,四月以至十二月也都是这样。所以天历的月名,只是代表一年中十二分之一的一段日子它的初一也不是日月合璧之朔。它将一节一气叫做月,不过是借用太阴月的名称罢了。

月建,即干支纪月,也是中国古法。西汉以前,有月名而没有月建。以干支纪月,所纪的虽在太阴月的上面,实在乃是太阳月,即节气月。汉简中已有月建的设置,例如流沙坠简中著录的西汉元康三年(公元前六三年)历谱「正月廿日甲寅」下注一「建」字,即指正月为建寅之月。其法以「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十二字配十二支,注于每日干支之下,遇节日则重一字,所以十二节所建不同。古以建除附会吉凶忌宜,叫做建除家。但所谓「月建」,有支无干。以干支相配为月建的名,见于后唐同光四年(九二六年)具注历,其年「正月小建庚寅」。月建既是太阳历的月份,不计闰月(闰月分属前后两月的月建),故以配干支,五年而一周(六十月),凡甲、己年起正月丙寅;乙、庚年起戊寅;丙、辛年起庚寅;丁、壬年起壬寅;戊、癸年起甲寅。同光四年即天成元年丙戌,故正月建庚寅。清咸丰元年辛亥,正月建庚寅;二年壬子,即太平天国壬子二年,正月建壬寅;三年癸丑,即太平天国癸好三年,正月建甲寅;四年甲寅,即太平天国甲寅四年,正月建丙寅;十一年辛酉,即太平天国辛酉十一年,正月建庚寅,一一都合。但太平天国造壬子二年新历,却据清咸丰元年十二月建辛丑以次推求,而定正月建壬寅。可知天历的月建,乃沿用干支纪月的古例,承袭时宪书而定的。

以一至三十或二十九,定每个太阴月的次序,也始于汉代。周、秦以上,但以干支做日名,不记日次的数字。干支纪日,是中国古代一种优秀的文化,其起源很古,究在何时,尚不可考,而就可以确切指定的殷代甲骨文材料来看,己有悠久的历史,为世界各国所无与比伦的。在库、方二氏所藏甲骨文字第一五九五版,所记为殷武丁二十九年,殷正十二月十五日庚申夜的月全食,相当于公元前一三一一年儒略历的十一月廿三日,儒略周日一二四二九0七。从这一回月食的那天庚申算起,到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丙子,儒略周日二四一九四0三,确实可靠,相续不断,而又一天不误的干支纪日,已用了三千二百二十二年,一百一十七万六千四百九十七日。若从盘庚迁殷算起,则有一百二十一万多天。这种长久的纪日法,实属可惊。若再上推,自更邈远。干支纪日原来与迷信没有关系。当殷、周时代,还仅以干支为日名,绝没有阴阳五行吉凶祸福的说法附会其间,汉以后乃逐渐增入许多迷信,到了清代的时宪书,可谓集其大成。太平天国制作新历的另一目的即在于破除迷信,所以把历书里面一切迷信说法一举而廓清之,真可说是二千年来历书上一大快事。但是,太平天国却保留有价值的干支纪日的旧法,就用干支来做日名。以干支为日的代表记号,一复古代干支纪日的本象,这是太平天国批判接受过去文化具有识力的地方。至于天历中的干支纪日,也还是承继自古流传的顺序赓继而记录的。太平天国创制的壬子二年新历,不但年名、月名、月建沿袭时宪书,日的干支,也同样是因袭时宪书。一个干支是一日的名,这一日,在久远而庞大的时间线上,有它固定的一点,这一点是不容移动的。这不但有儒略周日可证,二十八宿与节气也都可作证的。天历创始日壬子二年正月初一日新历与儒略周日对照如下:

壬子二年 正月初一 丙申

儒略周日 二三九七五二三

初一壬寅牛 立春

初二癸荣女

初三甲辰虚 礼拜

初四乙巳危

初五丙午室

初六丁未璧

初七戊申奎

初八己酉娄

初九庚戌胃

初十辛开昴 礼拜

十一壬子毕

十二癸好觜

十三甲寅参

十四乙荣井

十五丙辰魁

十六丁巳柳

十七戊午星 雨水礼拜

十八己未张

十九庚申翼

二十辛酉轸

二十一壬戌角

二十二癸开亢

二十三甲子氐

二十四乙好房 礼拜

二十五丙寅心

二十六丁荣尾

二十七戊辰箕

二十八己巳斗

二十九庚午牛

三十辛未女

三十一壬申虚 礼拜

初一壬寅牛 立春

初二癸荣女

初三甲辰虚 礼拜

初四乙巳危

初五丙午室

初六丁未璧

初七戊申奎

初八己酉娄

初九庚戌胃

初十辛开昴 礼拜

十一壬子毕

十二癸好觜

十三甲寅参

十四乙荣井

十五丙辰魁

十六丁巳柳

十七戊午星 雨水礼拜

十八己未张

十九庚申翼

二十辛酉轸

二十一壬戌角

二十二癸开亢

二十三甲子氐

二十四乙好房 礼拜

二十五丙寅心

二十六丁荣尾

二十七戊辰箕

二十八己巳斗

二十九庚午牛

三十辛未女

三十一壬申虚 礼拜

献历本章对造历的理法和对旧历书的革命作了扼要的说明。接着便是日历,从正月起至十二月,接月编排。它的内容至为简明:数字和干支是记日序。二十八宿是记礼拜。立春是每年第一个「节」,在每年的正月初一日,所以在正月初一下记明「立春」二字。雨水是每年第一个「气」,立春与雨水距离十六天,所以在正月十七下也记明「雨水」两字。凡二十八宿排到房、虚、星、昴那一天就是礼拜日。正月初三排到虚、初十排到昴、十七排到星、二十四排到房,正是礼拜日,所以都在下面注明「礼拜」二字。「壬寅」「癸荣」等是干支,干支纪日,自殷代行使起,相续不断,而又一天不错,所以天历把它保留下来。至于旧历书上一切吉凶宜忌、生克休咎等迷信思想,尽行删去。又太平天国以「丑」音近于丑,乃改为「好」;「亥」音近于害,乃改为「开」;「卯」音近「没」,广州糸方言,没作没有解,乃改作「荣」。东王杨秀清答复英人三十一条并质问英人五十条诰谕说:「干支内名号,因以声音不雅,故为改之」便是。又因「鬼」字是太平天国忌讳的字,所以把二十八宿中的「鬼宿」改为「魁宿」;因避东王杨秀清讳,乃把清明节写为菁明节。这是天历用字不同的地方。到己未九年后,又命史官作月令,把每年节气、草木萌芽都记录起来,附在第二年的同一月份日历之后,以供农民耕种的参考,如辛酉十一年四月份日历后附庚申十年四月萌芽月令记道:

立夏一南方地暖,落贰造谷种,落番薯秧,种膏〔高〕梁粟。

立夏二种白豆,北方地寒,亦有至此日始落谷种。

立夏三种油麻

立夏四北方地寒,始种包粟。

立夏八金银花开,芍药花开。

立夏九种青蓝。立夏十 种黄麻。

立夏十四下雨。

小满一北方地寒始插田。乙天的基本法则

据太平天国己未九年天王改历诏说:「前南王困桂平,见天启天使将天历畀南王看」。这是故神其说的天历神授的说法,其实是冯云山于清道光二十七、八年(一八四七一八四八年)间在桂平县狱中时,创造出这一种新历法。冯云山「通星卜」,曾学习天文历算。天历应该出自具有这一门学识的人的创制。

<天历>的阳历部分不是来自西历,而仍是中国传统历法.但西历对<天历>的制定有重要影响:如西历的简单、易记促使太平天国采用纯阳历,<天历>的礼拜之期与西历密切相关,西历所用的纪年体系对<天历>采用太平天国国号纪年有重要影响.<天历>之所以采取纯阳历的形式有其意识形态方面的需要.

1852年施行于太平天国管辖地区。每年366日,分12个月,不置闰月,不计朔望。节气放在岁首。在长江流域实行了40年之久。

始天太平天国壬子二年正月初一日。辛开元年,太平天国还用夏历。现存天命诏旨书载有天王辛开元年「又八月初七日,时在永安」的一封诏书。「又八月」,就是「闰八月」,天历没有闰月,这年夏历闰八月,可见辛开元年太平天国还用夏历。又考太平天国新历书第一次为清方获得的是清朝差大臣赛尚阿的兵士于咸丰二年正月二十八日检得的太平天国壬子二年新历,据此可知天历是到壬子二年正月初一日才颁行的。

天历既在金田起义前创造,为什么不在太平天国辛开元年颁行呢?这是因为中国古代改正朔正月初一日都是在王者易姓之后,而洪秀全登天王位是在太平天国辛开元年二月二十一日,这年正月初一日,他尚未登位,因此不能先改正朔,故辛开元年仍用夏历。

天历颁行于壬子二年正月元旦。这年冬,大军在武昌度岁,其除夕,正当清咸丰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一天,天王选妃,各馆进贡,各馆给猪钱度岁,武昌城中到处过天历岁除。当时太平天国所过的除夕乃是天历除夕,已与夏历除夕的日序不同了。

太平天国推行天历情况,自从颁布天历后,凡克复的地方,都立刻行使天历,民间契卷必须遵用天历。每遇天历新年,无论朝内、军中、民间、都金鼓喧天,爆竹如雷,举国欢欣,庆祝新年。就是远离通都大邑的乡镇,也都「燃通宵巨烛,放爆竹」,来「庆令节」。而在同是僻远乡镇,当夏历新年的时候,却「无闻一爆竹声」。由于当时在太平天国克复的地方都行使天历,民间把天历都记熟了,因此,到太平天国失败后,清朝统治者再度恢复夏历。但太平天国所改干支的字,民间还是照样使用。时人有两句诗道:「不觉草茅忘忌讳,亥开丑好未全芟」,就是咏这件事。太平天国推行天历的效果居然到了这个地步。所以当时英国人麦都思有观天历的推行可证太平天国确有进步及改革能力与趋向的评论。

最大限度地接近于回归年的时间长度。……不论采用何种方法(置闰月法、置闰日法、置斡法、其他法),其闰周、斡周范围应是越小越好。也就是说,要力求历法的每一年的时间长度同回归年的时间长度最大限度的接近,而不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平均值同回归年的时间长度接近。

改为节气月。不计朔望,不计闰月,也不置闰日,而是采用置“斡”法,每40年为一“斡”。40 年间,除“斡”年之外,每月、每季、每半年、每一年的日数、月数,颇为整齐,便于记忆,便于统计。不象《农历》、《格历》那样每年、每半年、每季、每月的日数不一致。《农历》每年的月数也不一致,有时出现13月。

每年各月,同《二十四节气》达到了最大限度的一致,对农业生产的指导,甚为有利。

有规律性。大月31日,小月30日。不象《农历》、《格历》大小月建的排列那么乱,没有规律性,也没有根据。

不象“农历”那样,岁首不固定,不是错前,就是错后。也不象《格历》那样,岁首在冬季中叶,缺乏天文意义。

保留了传统的“干支记日”法,使得传统历法的纪日方法得以延续。

一扫旧历中一切封建迷信的与不科学的东西。历代统治者。神化天文历法,种用历法天文鼓吹天命论,宣扬迷信,愚弄人民。在历书中加注了许多“吉日”、“凶日”、“吉时”、“凶时”之类,说是某日宜作某事,忌作某事,等等,将人世间的天灾人祸,归之于日子的“吉凶”,使人民畏首畏尾,忘记反动统治阶级的罪恶,怕神怕鬼,听天由命,行动不得。《天历》则唯物主义地提出“年年是吉是良,月月是吉是良,日日时时亦总是吉是良”,“随时行事,皆大吉大昌也”。(洪仁语)这就是告诉人民:只要你作得对,只要顺应人民的要求,只要合乎客观规律,只要条件具备,时机成熟,什么时候都可以行动。再是,《天历》也不象《格历》那样杂有宗教唯心主义色彩。

总而言之,《天历》是认真地总结了我国自古以来无数次历法改革的经验,吸取了我国古代文化的优秀成果,继承与发展了我国历史上太阳历的传统,特别是《二十四节气》的传统,实现了北宋时期沈括的《十二气历》的理想。

综观古今中外历法,可以看出:太阳历优越于《纯粹太阴历》,闰日法优越于闰月法,《置闰(日)太阳历》优越于《纯粹太阳历》。《天历》与沈括提出的《十二气历》有着本质的区别,它只是把节气的名称强加在已经固定的日期上,并无实际意义,如“立春”只是一月一日的别称。另外,天历的回归年常数误差更是大的离谱。不得不说,《天历》是我国历法史上的上的一个污点。如《天历》“四十年一加”的回归年常数为366.75日,而四十年一斡的回归年常数为365.25日。现代的测定的回归年常数是365.242196448日。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