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大保国

大保国

《大保国》是传统京剧《龙凤阁》的一出。《龙凤阁》全剧由《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三出构成。

《大保国》讲述的是明穆宗朱载死后,太子年幼,李艳妃垂帘听政。妃父李良巧言相欺,企图篡位,李艳妃受其蒙蔽,也有让位之意。定国公徐延昭、兵部侍郎杨波闻讯上殿谏阻,李艳妃执意不听,君臣不欢而散。

《大保国》,为生、旦、净唱工戏。此剧最初记载于《戏考》第四册。据《明史》记载:明神宗万历初年,张居正当国,总摄百政。帝生母李太后,性极严峻,未尝临朝听政。李太后之父名李伟,封武清伯,亦未尝参预机要。此剧可能据此加以敷衍而成。此剧翻自梆子戏《香莲帕》,本事见《香莲帕》鼓词。此剧常与《探皇陵》、《二进宫》连演,总称《龙凤阁》,简称“大探二”。

晋剧河北梆子武安平调同州梆子称《忠保国》,川剧称《保国图》,滇剧为《进本章》,豫剧昆腔高腔徽剧湘剧汉剧秦腔河南越调等均有演出。

《大保国》是传统京剧《龙凤阁》中前奏,接续的有《探皇陵》与《二进宫》。《大保国》讲述的是:明穆宗死后,太子年幼,李艳妃垂帘听政。李妃之父李良,企图篡位,诱逼李妃命己摄政,并命朝臣画押,唯定国王徐延昭与兵部侍郎杨波不从,一同入宫于龙凤阁严词谏阻,李妃执迷不听,君臣争辩甚剧,不欢而散,李良气焰因之更盛,徐延昭愤极,以太祖御赐铜锤痛击李良,李妃责其有意欺君。 后两出则讲述:李良封锁昭阳院,使内外隔绝,篡位之迹已明。徐、杨二人于探皇陵后,二次进宫进谏。李妃悔悟,遂以国事相托,由杨波发动人马,率斩李良。

大保国全剧唱词

(四小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引李艳妃同上。)

李艳妃 (引子)珠帘高卷金钩挂,黄罗伞罩定哀家。(李艳妃归座。)

李艳妃 (念)老王宴驾命归西,满朝文武整华夷。多亏众卿来扶助,保定哀家立帝基。(白)哀家,李艳妃。老王宴驾,太子年幼。多亏众卿,保定哀家已登大宝。今当早朝。内侍!

大太监 (白)有。

李艳妃 (白)传旨朝房文武:有本早奏,无本卷帘退班。

太监 (白)遵旨。国太有旨:有本早奏,无本卷帘退班哪!

李良 (内白)李良有本启奏。

太监 (白)随旨上殿哪!

李良 (内白)领旨。(李良上。)

李良 (念)全凭不烂舌,打动女王心。(白)臣,李良见驾,国太千岁!

李艳妃 (白)平身。

李良 (白)千千岁!

李艳妃 (白)赐绣墩。(大太监搬椅。)

李良 (白)谢座。

李艳妃 (白)太师上殿有何本奏?

李良 (白)启奏国太:今当各国王子进贡之年,倘若前来,观见我朝女王登基,回到他邦定起反意。有道是“一载动干戈,十载不太平”。

李艳妃 (白)依太师之见?

李良 (白)依臣之见,国太将江山让与哪家沾亲带故之臣,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

李艳妃 (白)太师此言差矣!想满朝文武,至亲不过你我父女。暂将江山让与太师,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

李良 (白)恐满朝文武不服。

李艳妃 (白)待哀家立下腾国文约,哪怕他等不服。

李良 (白)谢国太。

李艳妃 (白)殿角伺候。

李良 (白)领旨。(李良下。)

李艳妃 (白)内侍。

大太监 (白)有。

李艳妃 (白)看文房四宝过来。

大太监 (白)领旨。(大太监呈上文房四宝,李艳妃提笔。)

李艳妃 (白)唉!(哭)喂呀,先王啊……(二簧慢板) 李艳妃坐早朝龙书案下,文站东武站西朝贺哀家。太师爷奏一本进贡年下,各国的众王侯朝贺中华。将江山付太师暂且代驾,候幼主成了龙原业归家。写文约我且把玉玺打下,(李良暗上。)

李艳妃 (二簧慢板)宣太师上金殿披红插花。(白)宣太师。

大太监 (白)太师上殿哪!

李良 (白)领旨。

李艳妃 (二簧慢板)我赐你尚方剑朝房问话,压定了文武臣俱要画押。(大太监将文约、尚方剑付与李良。)

李良 (白)谢国太!(二簧摇板) 用手儿接过了大明天下,朝也思暮也想才归李家。将身儿来至在文班阁下,(大太监引李良同走半圆场。)

李良 (二簧摇板)列位大人请来画押。

众人 (内同白)太师来到朝房有何事议?

李良 (白)国太将江山让与老夫,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请列位大人前来画押。

众人 (内同白)江山只有争斗,哪有禅让之理!我等不押。

李良 (白)老夫现有朱红宝剑在此!

众人 (内同白)太师不必动怒,我等画押就是。

李良 (白)这便才是。

杨波 (内白)且慢!

李良 (白)答话者何人?

杨波 (内白)兵部杨波!

李良 (白)敢是画押?

杨波 (内白)学生不押,还要上殿面奏!

李良 (白) 呀呸!老夫坐江山有你不多,无你不少!(二簧摇板)胆大的小杨波不把押画,待老夫坐江山定把他杀。将身儿来至在武班阁下,(大太监引李良同走半圆场。)

李良 (二簧摇板) 请列位王侯前来画押。

众人 (内同白) 太师来到朝房有何事议?

李良 (白)国太将江山让与老夫,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请列位王侯前来画押。

众人 (内同白)江山只有争斗,哪有禅让之理!我等不押!

李良 (白)现有朱红宝剑在此!

众人 (内同白)太师不必动怒,我等画押就是。

李良 (白)这便才是。

徐延昭 (内白)且慢哪!

李良 (白)答话者何人?

徐延昭 (内白)定国公徐!

李良 (白)哦,徐老千岁敢是前来画押?

徐延昭 (内白)老夫不押,上殿面奏!

李良 (白) 嘿嘿,老夫的江山去了一大半了!(二簧摇板)小杨波不画押我心不怕,徐延昭吼一声我胆战如麻。将身儿且到那龙书案下,(大太监、李良同进殿。)

李良 (二簧摇板) 这江山臣不坐让不得别家。

李艳妃 (白)满朝文武可曾画押?

李良 (白)满朝文武俱已画押,惟有徐、杨二家不押。国太降旨。

李艳妃 (白)殿角伺侯。(大太监搬椅。)

李良 (白)领旨。(李良坐下。)

李艳妃 (白)内侍!

大太监 (白)有。

李艳妃 (白)宣徐、杨二家上殿。

太监 (白)遵旨。国太有旨:徐、杨二家上殿哪!

徐延昭 (内白)领旨!(徐延昭上。)

徐延昭 (二簧摇板)徐延昭出朝房气冲牛斗,尊一声两班中文武公侯:先王爷晏了驾太子年幼,龙国太将江山要让奸谋。不服者随老夫上殿面奏,龙国太降下罪老夫保留。在午门喊得我口干舌锈,

杨波 (内白)千岁慢走!

徐延昭 (二簧摇板)答话者哪部的官?

杨波 (内白)兵部杨波!

徐延昭 (二簧摇板)快上龙楼!

杨波 (内白)来也!(杨波上。)杨波(二簧散板)正在朝房把本修, 忽听国太让龙楼。本当上楼把本奏,

怎奈我官卑职小不敢出头。

(白) 参见千岁!

徐延昭 (白) 大人慌慌张张与哪家王侯治气?

杨波 (白) 学生正在朝房表本,国太将江山要让李良执掌。千岁可曾画押?

徐延昭 (白) 老夫岂肯画押,大人可曾画押?

杨波 (白) 学生怎能与那奸贼同党。

徐延昭 (白) 既然不曾画押,就该上殿面奏。

杨波 (白) 本当上殿面奏,怎乃我官卑职小,不敢出头。

徐延昭 (白) 只要你忠心为国,讲什么官大官小。老夫保你满门无事。

杨波 (白) 千岁保学生满门无事,拚着一腔热血洒落金阶,也要与那奸贼顶上几本!

徐延昭 (白) 大人请!

杨波 (白) 千岁请!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都只为龙国太江山要让,

杨波 (二簧原板) 我朝中出谗臣要夺家邦。

徐延昭 (二簧原板) 站立在午门用目观望,

杨波 (二簧原板) 那一旁坐的是谋朝篡位奸贼李良。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那李良怀抱着朱红宝剑,贼哪有那帝王爷之相!

杨波 (二簧原板) 老王爷赐铜锤,上打昏君,下打谗臣,压定了满朝文武,哪一个不尊?你本是开国的忠良!

徐延昭、杨波 (同笑) 啊呵哈哈哈……

(徐延昭、杨波同上殿,李良欲拦杨波,徐延昭对李良怒视。)

徐延昭 (白)嗯!(李良退回原位。徐延昭,杨波同上殿。)

徐延昭 (二簧原板)九龙口前参王驾,

杨波 (二簧原板)臣愿国太福寿安康。

李艳妃 (二簧原板)九龙口内传旨意,徐、杨二家且平身。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铜锤三点谢国太,

杨波 (二簧原板) 四起八拜谢皇娘!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内侍臣看过金交椅,(两太监为徐延昭,杨波搬椅。)

徐延昭、杨波 (同二簧原板)大明江山共作商量。(徐延昭、杨波同入座。)

徐延昭 (白) 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李艳妃 (白) 二卿有所不知,今当各国王子前来进贡,若观见我朝女王登基,回到他邦定起反意。有道是,“一载干戈动,十载不太平”。今将江山让与太师,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满朝文武俱已画押,唯二卿不押,是何理也?

徐延昭、杨波(同白)江山自有争斗,哪有禅让之理!臣等不押。

李艳妃 (白)哀家凤心已定,不必多奏。

徐延昭 (白)大人。

杨波 (白)千岁。

徐延昭 (白)有何本章,当殿奏来!

杨波 (白)是。臣启国太:臣有一道太平本章,可容臣奏?

李艳妃 (白)奏来。

杨波 (白) 容奏!(杨波离位。)

杨波 (念)忆昔元朝居万里,世上多少古今奇。山崩地裂石鼓现,风起云回星斗移。

李艳妃 (白)奏来。

杨波 (白) 容奏!(二簧慢板) 臣不奏前三皇后五帝,奏的是我大明开国事迹:(二簧快三眼)太祖爷初登基南京立帝,四路的反叛贼来夺华夷。湖广贼陈友谅兴兵起义,领人马打破了采石矶。只杀得有田有牛无人耕地,只杀得父在东来子在西。老王爷得江山并非容易,十八年改国号臣不能全知。

李艳妃 (白)为何不往下奏?

杨波 (白) 臣不能全知。

李艳妃 (白)何人全知?

杨波 (白) 徐老千岁知晓。

李艳妃 (白)殿角伺侯。

杨波 (白) 遵旨。(杨波入座。)

李艳妃 (白)啊皇兄。(徐延昭站起。)

徐延昭 (白)臣。

李艳妃 (白)老王得的谁家江山,哪家社稷?

徐延昭 (白)老王得的元朝江山,顺帝社稷。

李艳妃 (白)一一奏来!

徐延昭 (白)容奏:(念)七九六十三,洪武赶大元。赶至红罗山,偶遇一端。海干铜桥现,七人渡北番。元朝不绝后,(白)国太!

李艳妃 (白)皇兄。

徐延昭 (念)大明坐江山!

李艳妃 (白)奏来!

徐延昭 (白)容奏!(二簧原板)太祖爷坐江山风调雨顺,全凭着驾下的文武功臣:文仗着刘伯温策划有准,武仗着臣祖父开国元勋。常遇春、胡大海,百战百胜,李文忠他本是皇王内亲。小郭英生得来威风凛凛,一心要把元朝斩草除根。杀杀杀,赶赶赶,赶至在红罗山下,北海内驾小舟渡过七人。到如今才落得干戈宁靖,龙国太将江山要让别人。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徐王兄休得要谈古论今,哀家一心要让龙庭。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非是臣在金殿将古比今,为的是大明朝锦绣乾坤!

李艳妃 (白)下殿!

徐延昭 (二簧原板)往日里奏本本本准,今日奏本国太不听。下殿来便把大人请,(杨波站起。)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还要你上金殿二本申。(杨波上殿,李良站起拦。徐延昭怒视李良。)

徐延昭 (白)嗯!(李良退回原位坐下,徐延昭入座。)

杨波 (二簧原板)汉高祖起义在沛县,逐鹿中原首进关。子婴败阵把国献,约法三章万民欢。传到了孝平帝王莽谋篡,用苏献行鸩酒帝丧席前。亲国戚他尚且贪而无厌,今日里太师爷与王莽一般。

李艳妃 (白)太师顶本。

李良 (二簧摇板) 那王莽坐江山全凭苏献,为臣我并无有心腹之人。

杨波 (白)想那田子裕常到你府中来往,可以算得是心腹之人。

李良 (白)他不过是小小的官儿,算不得心腹之人!

杨波 (白)算得的!

李良 (白)算不得!

杨波 (白)算得的!

李良 (白)算不得!

李艳妃 (白)算不得!(徐延昭离位,高声。)

徐延昭 (白)算得!(李良无可奈何。)

李良 (白)唔,算得就算得。(杨波、李良各回原位坐下。)

徐延昭 (二簧原板)唐禧宗坐江山天心不正,他驾前有一臣梁王朱温。臣弑君子杀父弟霸兄嫂,君不君臣不臣败坏人伦!

李艳妃 (二簧原板) 我朝中俱都是仁义父女,怎比得前朝的狗肺谗臣。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说什么我朝中俱都是仁父义女,太师爷比梁王不差毫分。下殿来再把大人请,(杨波站起。)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还要你上金殿把本申。(杨波上殿,李良站起拦,徐延昭怒视李良。)

徐延昭 (白)嗯!(李良退至原位坐下,徐延昭归原位落座。)

杨波 (二簧原板) 赵太祖后周为大将,陈桥兵变驾坐汴梁。立盟书国君要年长,兄终弟继金匾藏。到后来病卧在床上,他二弟赵光义起下不良。假意进宫将兄望。烛影摇红谋杀兄王。亲手足不耐等将来逊让,何况那太师爷谋篡家邦?

李艳妃 (白)太师顶本!

李良 (白) 臣!(二簧摇板)倘若臣坐江山久坐不让,责打臣四十板发往高墙。

杨波 (白)住了。你是甚等样人,焉能发得高墙?发不得。

李良 (白)发得的!

杨波 (白)发不得!

李良 (白)发得的!

杨波 (白)发不得!

李良 (白)发得的!

李艳妃 (白)发得的!(徐延昭离位,高声。)

徐延昭 (白)发不得!(李良无可奈何。)

李良 (白)发不得就发不得!

杨波 (二簧散板)杨波奏本气昂昂!

李良 (二簧散板)我暂坐几载又何妨!

徐延昭 (二簧散板)你坐江山谁保你?

李艳妃 (白)住了!(二簧散板) 不用你徐、杨自为王!

杨波 (白)哎呀!(二簧散板)龙国太与奸贼做了主,杨波奏本一场空。回头便把千岁请,倚老卖老撒撒疯!

徐延昭 (白)老夫年迈,难以撒疯。

杨波 (白) 千岁!有道是虎老雄心在。可以打得这奸贼。

徐延昭 (白)打得的?

杨波 (白) 打得的。

徐延昭 (白)闪开了!(二簧散板)蛟龙正在沙滩困,忽听春雷响一声。上前抓住袍和带,(徐延昭抓住李良袍带。)

李良 (白)唔哼……徐千岁!

徐延昭 (二簧散板)金殿之上我要打谗臣!(徐延昭打李良。)

李良 (白)哦呦!哦呦!老千岁,饶了老夫吧!

李艳妃 (二簧散板)徐、杨作事忒欺情,敢在金殿你打皇亲。

徐延昭 (二簧散板) 皇亲国戚我不敢打,我打的是谋朝篡位的狗奸臣!(徐延昭打李良。)

杨波 (白)千岁,使不得。(杨波边说边暗中踢李良一脚。)

李良 (白) 哦呦,老千岁,我挨不起了!

李艳妃 (二簧散板)手摸胸膛想一想,他是哀家的什么人?

徐延昭 (二簧散板)太师爷不过是娘娘的父,大不该三番两次谋乾坤!(徐延昭打李良。)

李良 (白)哦呦!

李艳妃 (二簧散板)江山虽不是太师挣,论功劳也要坐几春。

徐延昭 (二簧散板) 杨大人看过功劳簿,(杨波取来功劳薄。)

杨波 (白)千岁,这功劳薄上并无有奸贼的名字!

李良 (白)喏喏喏,那不是老夫的名字么?

徐延昭、杨波 (同白)呸!

李良 (白)咳!(李良下。杨波暗下。)

徐延昭 (西皮原板) 功劳簿无有国太令尊。

李艳妃 (西皮原板) 江山本是老王挣,并无有徐、杨半毫分。

徐延昭 (西皮原板) 江山本是老王挣,也有徐、杨八九分。

李艳妃 (西皮原板) 莫不是老王爷封你的官职大,不把我女王放在心?

徐延昭 (西皮原板) 官大官小是我的功劳挣,并非是龙国太你恩赐与老臣!

李艳妃 (白)!(西皮快板)地欺天来草不发,

徐延昭 (西皮快板)天欺地来苗不生。

李艳妃 (西皮快板)臣欺君来就该斩,

徐延昭 (西皮快板)君欺臣来不太平。

李艳妃 (西皮快板)弟欺兄来家不顺,

徐延昭 (西皮快板)兄欺弟来把家分。

李艳妃 (西皮快板)子欺父来雷殛顶,

徐延昭 (西皮快板)父欺子来逃出门。

李艳妃 (西皮快板)我家江山由着我,

徐延昭 (西皮快板)半由天子半由臣。

李艳妃 (西皮快板)莫非江山你要坐?

徐延昭 (西皮快板)徐、杨不做篡位的臣。

李艳妃 (西皮快板) 要让要让偏要让,

徐延昭 (西皮快板) 不能不能万不能!

李艳妃 (西皮快板) 金镶玉玺朝下打,(李艳妃举玺欲打徐延昭,杨波暗上。)

徐延昭 (西皮散板) 铜锤打你个碎纷纷!(徐延昭举铜锤,杨波急拦。)

杨波 (白)啊,千岁,自盘古以来,那有臣打君的道理?你我上殿请罪。

徐延昭 (白)大人上殿。

杨波 (白) 是。(杨波跪。)

杨波 (白)启奏国太:徐、杨二家有欺君之罪,望国太降旨。

李艳妃 (白)从今以后,朝中有事无事不与徐、杨二大奸党相干。下殿!

杨波 (白) 谢国太。哎呀千岁呀!你我忠心保国,只落得“奸党”二字!

徐延昭 (白)你我暂退朝房,看哪个大胆的敢坐江山!

杨波 (白) 哪个敢坐社稷!(李良暗上。)

徐延昭 (白)请。

杨波 (白) 请。

徐延昭 (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李良暗上。)

徐延昭 (白)呸!(徐延昭、杨波同下。)

李良 (白)呸!这两个大大的奸臣!

李艳妃 (白)太师上殿。

李良 (白) 臣。

李艳妃 (西皮流水板)老王当初作事差,铜锤不该赐徐家。七月十三交天下,八月十五坐中华。

(李艳妃把印由大太监交给李良,换回尚方宝剑。)

李良 (白)谢国太!

李艳妃 (白)退班!(四小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李艳妃同下。)

李良 (梆子腔)喜呵呵来笑呵呵,大明江山我坐着。八月十五登龙位,先杀那徐延昭,后斩杨波!(李良下。)(完)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