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外丹

外丹

外丹相对内丹而言,又称炼丹术、仙丹术、金丹术、烧炼法、黄白术等,是近代化学物理前驱。指用炉鼎烧炼金石,配制成药饵,以之为载体,用有招无,把阴捉阳。做成长生不死的金丹。炼丹术在我国起源甚早,约产生于上古,汉武帝时最盛方士李少君“化丹沙为黄金”以作饮食器,就是烧炼金丹。东汉魏伯阳著《周易参同契》,用阴阳论述金丹,被誉为“万古丹经王”。道家外丹黄白术在中国盛行了近两千年。我国著名的化学史专家袁翰青先生认为:炼丹术是近代化擎的先驱,它所用的实验器具和药物则成为化学发展初期所需要的物质准备。虽然道家外丹黄白术最终未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道家金丹家顽强不息的实践和探索活动,客观上却刺激、推动了中国古代科学的发展。纵观整个世界化学发展史,正如在西方,在古希腊亚历山大里亚时期,“化学在炼金术的原始形式中出现了”一样,在东方,道家外丹黄白术则孕育了中国灿烂的古代化学,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就是最初在唐代道家金丹家“伏火”实验中孕育出来的,在北宋时期率先应用于战争之中。而道家外丹黄白术中的金丹思想在中国古代化学思想史上则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和意义。有关道家外丹黄白术对中国古代化学思想的贡献,可参阅今人盖建民著《道教科学思想发凡》等相关书籍。

东晋葛洪对当时流传的外丹加以总结,著《抱朴子》一书,将外丹分为神丹金液、黄金三种,并称金丹为药,烧之愈久,变化愈妙,百炼不消,毕天不朽,人若服之能令人不老不死。南北朝时外丹得到进一步发展,唐时臻于兴盛,出现了孙思邈、陈少微、张果等炼丹家,服食外丹亦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然外丹术难于掌握,多含有毒性,故进入宋代后外丹渐渐衰微,这些炼丹术著作有非常多的物理化学知识,据统计共有化学元素六十多种,还有许多关于化学变化的记载。当然、这统计还不够完整,因为不仅植物性、动物性药物没有列入,即使单从金石药来看,恐怕也不止这六十多种。

外丹原称炼丹术。道教为避免其与内丹相混淆,改称外丹。这是以炉鼎烧炼矿物类药物,制取“长生不死”仙丹"的一种实验方术。丹砂和汞是炼丹的重要原料。据载,西汉成书的《神农本草经》列丹砂为上品药,已知其能化为汞;列水银为中品药,言其“熔化还复为丹。

道教创立后,道士从方士手里继承了炼丹遗产,为制取“长生不死”药的需要,遂发展为秘传的实验技术。虽然“长生不死”的主观愿望未能实现,但在千余年的实践中,却积累了不少古化学知识。8世纪时,我国炼丹术经阿拉伯传入欧洲,成为近代化学的前驱。

秦汉时,我国金属冶炼技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医药学又提供了使用矿物类药物以疗病的经验,由此可见,我国的外丹术最迟在秦代已经出现。在外丹著作方面,除现存的《三十六水法》是早期水法炼丹的重要文献外,尚有成书于西汉末、东汉初的《黄帝九鼎神丹经》一卷和《太清金液神丹经》三卷。前者强调唯有服食金丹才能“与天相毕”,又记载炼丹注意事项。它对东晋道教著名炼丹家葛洪“假求于外物以自坚固”的金丹理论的形成有重要影响。后者体现了早期炼丹中水法与火法并重,内养与外功结合的特点,其作“霜雪法”的生成物是合成氯化亚汞(甘汞Hg2Cl2)的最早文献。

汉晋南北朝是炼丹术的发展时期。东汉末魏伯阳撰《参同契》,总结了已往的炼丹成就。如关于黄金的化学稳定性,水银易挥发、又易与硫黄化合,胡粉(铅粉)遇碳(C)可还原为铅等。从世界化学史上来看,魏伯阳实为世界上最早的炼丹家。约与葛洪同时的炼丹家狐丘,其“九转铅丹法”是制取铅丹(Pb3O4)的最早文献,也是认识和实现化学上可逆反应的创举。他的“炼石胆取精华法”,用干馏法从石胆(CuNSO45H2O)中提取硫酸(H2SO4),比8世纪阿拉伯国家制取硫酸要早五六百年。东晋道士葛洪的炼丹成就,集中反映在《抱朴子内篇》中。他总结了水法炼丹中金属间的置换现象;记载了从砷化合物中提炼单质的方法。虽然他未能对此生成物作出有关形质的描述,但他的方法确比西方国家一致公认的最早发明家13世纪的日耳曼炼金家马格鲁斯要早九百年。南北朝时,不少皇室大臣向往服金丹以致长生。梁道士陶弘景自天监四年(505)至普通六年(525),历经炼丹实践,曾撰专著多种。虽已失传,但历代本草学援引了不少他的论述。以李时珍《本草纲目》卷八至卷十一“金石类”为例共载有关药物一百三十四条,引自陶氏《本草经集注》卷二“玉石类”原文的五十七条,几近半数。陶氏特别重视总结金石类药物的产地、形质、分类、用途及疗效,是其运用炼丹术成就于医药学的表现。

此时期制药化学也随着炼丹术的发展而临床应用。东汉时为治外科疱疡,曾以石胆、丹砂、雄黄、石、磁石合炼成“五毒药”。葛洪亦用雄黄解毒;盐水引吐、清洗疮口。陶弘景则在医著中保存了不少早期化学制药的方法,且合药治痈肿、恶疱、盅毒等。

唐代是炼丹术的极盛期。唐代皇室崇信金丹,虽有太宗、宪宗、大臣李道古等服丹致死的教训,但炼丹术仍盛传不衰,专题性、总结性论著大为增多。如玄宗时陈少微撰《灵砂七返篇》《九还金丹篇》,前者载:“光明砂一斤,抽出水银得十四两,含石气二两。”所谓“石气”为“火石之空气”,即丹砂加热后产生的SO2,可见陈氏实验所得水银数字已与理论数据极相近似。说明初唐时炼丹实践中的定量研究水平较之狐丘又有所提高。后者“抽汞诀”设计新颖,方法简便,收汞率高,是唐代“抽砂出汞”的新成就。另有楚泽编《太清石壁记》三卷,载丹方三十余种,其氯化汞的制取是对无机合成化学的重要贡献。托名郑思远撰《真元妙道要略》,记载了炼丹见闻三十余则,有的记录了炼丹时发生的烧手、灼面,甚至引起丹房着火的现象,第一次用文字揭示了火药的发明是与炼丹化学密切相关的事实。药物学专著则有《金石薄五九数诀》《白云仙人灵草歌》《丹方鉴源》等。晚唐梅彪撰《石药尔雅》,针对炼丹中药物之隐名、异名、一物数名、一名数物等混乱现象予以清理,成为道教炼丹文献中的重要工具书。

此时期制药化学也有发展。道士孙思邈于大业(605~618)年间所制“太一神精丹”(丹砂、曾青、雄黄,雌黄、磁石、金牙制“砒霜”),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早使用砒霜治疟疾的良方。欧洲到18世纪末才以砒霜治疗疟疾,比孙氏晚了一千年。《太清石壁记》则记录用氯化汞(HgCL2)治疥癣、内痈。唐末《通玄秘术》总结了二十七个用于济世疗疾、辟寒除暑、绝谷休粮、取箭拔镞的丹方。

宋代是炼丹术渐次衰弱时期。以服食为目的的外丹术已很少有人问津,制炼黄金白银的黄白术还在继续,炼丹工具还有很大改进。如《感气十六转金丹》保留了“炉式”、“水鼎式”、“丹台式”诸图。《丹房须知》总结了以往丹房设备的经验,并绘有“龙虎丹台”、“抽汞之图”、“既济炉灶”、“未济炉”、“镇定”、“压石”(似研磨药末用)六图。而《金华冲碧丹经秘旨》上卷绘有类似“冷却”用的“水海”图;又有“甑图”一幅,表明对“火气”的控制有所改进。下卷共有六十余幅工具图,有由“磁石馏罐”和五十两甘埚子组成的“蒸馏器”装置,可用以“朱砂取汞”。

宋以后,炼丹术全面衰落,其有用的知识和技术,被历代医药学家所继承和发展,推动了中医丹药的发展。历经元、明,至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有师成子著《灵药秘方》,集丹方三十个,是道教晚期的珍贵医著。据已故张觉人先生介绍,现传中医丹药的炼制有升、降、烧三种,丹药的组成有硫化汞、氯化汞、氧化汞三类,皆由炼丹遗法衍化而来,并长期成为中医外科主药。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