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夏尔凡多姆海恩

夏尔凡多姆海恩

夏尔凡多姆海恩(Ciel Phantomhive),出自日本漫画家枢梁的漫画作品《黑执事》及其系列作品的主人公。

胆大心细,能发挥不下成年人的能力;行事果断,做事毫不拖泥带水。很少抱头苦恼,亦不会回头去看过去,毫不犹豫地背光前行。为了复仇而活,因此一直让自己孤独;但内心仍有着善良一面和小孩子心性。

12岁就是制造糖果和玩具的大规模公司“法多姆公司”的社长,是个少年天才实业家,有大人和小孩的两面。他在十岁生日时家人被杀,随后被黑弥撒教徒折磨了一个月。因双胞胎哥哥夏尔被黑弥撒教徒残忍地杀害,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而引来恶魔。为了向幕后黑手复仇、将自身的污辱洗清,他和恶魔塞巴斯蒂安达成契约,以灵魂作为交换。从此他借用了夏尔的身份和名字,背负起凡多姆海恩伯爵的责任,改变了自己内向、胆小、软弱的性格。

凡多姆海恩伯爵家的当家,其本名并非夏尔,“夏尔”是借用凡多姆海威家族真正继承人(双胞胎哥哥)的名字。从十岁生日的劫难以后,开始在右眼戴上眼罩,那只被遮住的眼睛上有着紫色的五芒星阵,这是与恶魔的契约印记。

有着一头灰蓝色的短发和湛蓝色眼睛的美少年。据母亲瑞秋所说,双胞胎兄弟的眼睛与凡多姆海恩家家主的戒指十分相像,这是“如同星星般闪耀的蓝色宝石”。他身形瘦小,据裁缝妮娜的话,拥有少年特有的修长手脚,瘦削的肩膀和纤细的腰。

在衣着方面没有特殊喜好,从洋服到小饰物,一切穿着上的物品都由塞巴斯蒂安挑选。也没有对名牌的讲究,经常在裁缝妮娜家定做衣服。塞巴斯蒂安因其执事的美学,偏好较为成熟稳重的服饰。他认为主人已经非常小了,若是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会更加被当成小孩子。(作者枢梁非常喜爱洋装,因此夏尔成了主要的“牺牲品”,几乎每一话他都会换衣服)。在集市被作为商品出售时打上了耳洞用于标价,后来戴上耳钉以遮挡这个耳洞。

他的手上戴着两枚戒指:一枚戴在他左手的大拇指上,上面镶嵌着如同星星般闪耀的蓝色宝石。这是凡多姆海恩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他从哥哥被 [2] 黑弥撒教徒杀害的尸体上得到这枚戒指,契约恶魔后想要亲手从哥哥腹中取出戒指,但是未能成功,最后是塞巴斯蒂安帮助取出。另一枚是金色、带有凡多姆海恩家家纹的戒指,戴在他的右手上,用来给文件盖上蜡封。

为调查开膛手杰克的案件他曾穿过女装。那是一件粉色的洋裙,因扮相很美而大受好评,被多尔伊特子爵称为“知更鸟”。他自己则认为这是非常丢脸、不可启齿的事情。

在漫画魔女篇的100话,他再次穿上女装,为了在作战中吸引绿执事沃鲁夫拉姆的注意而扮作绿魔女沙利文。

他沉稳冷静,傲慢而精明,行事果断且具有冒险精神。

作为凡多姆海威家的当家和 [2] 贵族,他习惯了奢侈的生活方式。因此他的自理能力较弱,也无法适应恶劣的生活环境。直到漫画中的学院篇才能够熟练地穿上西服、戴好眼罩。他对幸福的生活不抱期望,从十岁生日后的那个月之后,支撑他活下去的目标就是让背叛凡多姆海威家的人尝到与他过去一样的屈辱和痛苦。在他作为黑弥撒的祭品饱受折磨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背上被烙上了代表下等人的烙印,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即便如此他也没有陷入绝望,有着坚定决心的他,选择在努力完成复仇后没有任何遗憾地将灵魂作为交付恶魔。

凡多姆公司的社长,他是天生的商人,顺利达成了幼年开一家玩具公司的愿望。有敏锐的商业头脑,狡猾而精明,在得到启发后立刻请来著名的女演员来做公司新产品的代言人,贴出广告宣传。

作为女王的看门狗,他对女王有着绝对的忠诚,努力完成女王赋予的所有任务。他毫不畏惧这些困难的案子,有着足够的信心去解决它们。为了能够收集更多信息并迅速有效地完成他的工作,他常常采取贿赂等不诚实的手段(他声称这是他办事的灵活性)。在为了办案而潜入时他不得不伪装自己,因此渐渐成为了一个完美的演员。他毫无顾忌地撒谎,认为人类是一种满口谎言的生物。他对他的敌人毫不留情,毫不犹豫地命令塞巴斯蒂安铲除妨碍他的人。

因为在黑弥撒遭遇的虐待和双胞胎哥哥的死,他表现出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在经历与那一个月类似的场景时,他会陷入幻觉中,完全忽视周围的事物。他很少发自内心地微笑,他曾说过自己忘了如何开心地笑。

然而,他对自己重要的人非常关心。漫画第14话(那个执事,狩猎)中,在大黑熊面前,他不顾一切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未婚妻伊丽莎白。轮船篇中,面对恐怖的丧尸,尽管自己也非常害怕,他依然发誓要保护自己的未婚妻。他也非常重视自己的仆人们,当听说他们需要新的物品时,就会带上他们一起买东西。在轮船篇中他也曾鼓励因为自己奇异的长相而自卑的Snack。

虽然平日里他是一个严肃而成熟的人,但有时也会非常小孩子气,常常会戏弄执事塞巴斯蒂安取乐。为了看见塞巴斯蒂安失败的样子,他请来武林高手,可惜被塞巴斯蒂安击败了。漫画第20话,在塞巴斯蒂安参加咖喱品评会前,“夏尔“说道:“跟得到英国王室御用品牌比起来,看到那个执事落败的样子会更有趣,你不这么认为吗?”对他来说,比起公司的利益或名誉,断言说出自己的兴趣更为优先。另外,他对各类比赛都非常重视,对平局不满意,在宣布胜利者之前都拒绝放弃。塞巴斯蒂安在漫画第14话说过,因为他在竞赛上的天赋,有时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输。在狩猎比赛上,塞巴斯蒂安故意让他输给了姑姑弗朗西斯。在那次经历之后,他变得更加谦虚。

在完成任务时,他善于决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总能做出最理智的决定且从不后悔。同时也非常善于伪装,在必要的时候会欺骗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凡多姆海恩家当家的日常生活,看起来似乎优雅非常,其实他过着十分忙碌的每一天。身为当家,必须拥有不输成年人的知识和教养。平时学习的课程有小提琴、绘画、钢琴、剑术、射击、骑马、法语、拉丁语、经济学、历史等等。

课余时间他还要管理所经营的公司的实务,连晚餐的时间,有时也要用来陪客人进餐。在难得能休息的时侯,会享受塞巴斯蒂安为他准备的甜点,虽然那几乎只是在下午茶的时侯才能品尝到。除此之外他还担任着女王番犬的工作,在他完成困难而沉重的任务后归家时,将要面对的是堆积成山的文件。

他非常喜欢甜食。下午茶时间是不可或缺的,从他偷吃塞巴斯蒂安为了来客所做的“暴坊伯爵”巧克力雕像的头可以窥见他身为真正小孩爱吃甜食的一面(漫画第五话)。尤其喜欢巧克力蛋糕和红茶,也喜欢各类糖果。因为哥哥的缘故,心情不佳时喜欢喝加了蜂蜜的热牛奶。最喜欢的花是白蔷薇。

他擅长且热衷于各类游戏。他也喜欢阅读各类书籍,尤其是推理小说(从漫画第14话因睡前看了爱伦坡的小说而做噩梦可以得知)。对作家柯南道尔先生非常欣赏。

他对猫过敏,因此禁止执事塞巴斯蒂安养猫。与母亲瑞秋一样体弱多病,他从五岁开始患有哮喘。

“夏尔”是一个天才企业家,经营着英国第一的玩具公司。凡多姆公司在他巧妙的经营方法下蒸蒸日上。同时他也是一个游戏天才,擅长西洋棋、台球、扑克牌、飞镖等。只要是能归纳于[游戏]之下的东西,他都会充满信心地一展身手。尽管身体不好,他仍旧能够胜任射击和骑马。他常常带着手枪用于防身(常用的手枪为勃朗宁M1906,多次携带配枪出场并开枪),睡觉的时候枕头下也有一个。

在语言方面,除母语外,他的法语也非常标准。在漫画幽鬼城杀人案篇中,被德国来的客人泼了一头香槟酒的他忍不住用法语发了一通牢骚。他不擅长德语的发音,但是能听懂一些。

因为喜欢看推理小说的缘故,懂一些推理知识。同时也非常善于运用所学的课堂知识。在幽鬼城篇中,他运用知识忽悠人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在威士顿学院篇中,也通过计谋反击了算计他的高尔学长,且在板球赛中获得胜利(虽然手段较为卑鄙)。

但是由于身体较弱的原因,他不擅长大部分体育运动,也完全不会格斗。舞蹈方面是硬伤,“鸭子的华尔兹”。曾被塞巴斯蒂安嘲笑为“与其说您没有才能,倒不如说是毁灭性的”。

十岁时生日那天失去屋宅和双亲,被地下拍卖市场的贵族们烙上了兽印。用自己的灵魂与塞巴斯蒂安订下契约,直到自己的愿望达成时,塞巴斯蒂安就可以取走自己的灵魂,因此塞巴斯蒂安就以一名执事的身份跟随他。 以“杀死仇家后将灵魂交给他”为条件订下契约,要求塞巴斯蒂安要让羞辱他、将他推向地狱般的痛苦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在目的达成前,塞巴斯蒂安要保护夏尔的人身安全。

带着眼罩的右眼(紫色瞳)有个与塞巴斯蒂安左手手背相同的印记(契约证明)。

契约印记也是 [3] 恶魔用来追踪订下契约者的标记,同时意味着订下契约者绝对不能从恶魔身边逃离。当契约完成后,夏尔的灵魂就会属于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蒂安和夏尔定下契约,塞巴斯蒂安会在契约愿望完成前会一直帮助夏尔,直到夏尔达成目的并可以随时命令他,不得欺骗夏尔或违背夏尔的意愿,保证他不死。这只是在夏尔达成目的之前生效的契约。契约愿望完成后,塞巴斯蒂安将吃掉夏尔的灵魂。

枢梁对此的评价是:祝福の光を受け、约束された绝望へ その一を。(翻译:蒙受祝福之光,他将迈下注定绝望的那一步)

于漫画129话初登场,真正的夏尔凡多姆海威(CielPhantomhive),而现今被的“Ciel Phantomhive”是。是伊丽莎白真正的未婚夫。

有着和“CielPhantomhive”一样的容颜,但从性格以及仪态上都更像前任家主,此次回来的动机不明。在漫画中小时候的哥哥与“夏尔”的关系十分亲密。

先前在黑弥撒教会祭台上被教徒用刀捅死,现疑似被葬仪屋复活。

早年经历

“夏尔”曾经是一个内向、乐观、善良的普通孩子。他的梦想是到伦敦开一家玩具店,成为让夏尔骄傲的弟弟,即使无法继承爵位,也要学会自立。

他的身体健康状况不佳,患有小儿哮喘且对猫过敏。因为身体原因,他常常在一旁看着他的表姐伊丽莎白与他的孪生哥哥夏尔一起玩耍。伊丽莎白说过,在他的父母还活着的时候,那个凡多姆海恩的院子里充满了笑容。哥哥夏尔非常照顾他,认为能和弟弟一起玩耍是最开心的事了。

十岁生日的晚上,他的哥哥在察觉到大宅的不对劲后,为了保护弟弟将其留在卧室内,离开房间长达20分钟,杳无音讯。他非常害怕,于是鼓起勇气走出房间,看到了死去的母亲、父亲、仆人们和名为塞巴斯蒂安的大狗。他慌乱地逃跑,在屋子的拐角处看到执事田中,于是向他求救,田中让他不要过来,并试图告诉他夏尔已经被带走了。随后田中被袭击者用刀刺中而倒地,“夏尔”被戴着黑色手套的人掳走。

在拍卖会上,“夏尔”与哥哥相聚,两人被一起标价出售。哥哥告诉他,自己从父亲的手上取下了只有家主可以佩戴的蓝宝石戒指,随后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而吞下戒指。

一个人以高昂的价格买下他们,于是他们被带到黑弥撒教会。兄弟二人在被黑弥撒教徒玷污后,被烙上了耻辱的烙印,那是代表了下贱的、卑微的牲畜的标记。“夏尔”祈求神明能来拯救他们,但没有任何人来救他们出去。从那开始,他不再相信圣诞老人和神明的存在。

他与双胞胎哥哥夏尔和其他孩子被锁在笼子里,拴上脚链防止逃脱。戴着面具的人们对他们实施虐待和凌辱,恶行包括轮奸、喂食脏东西、注射药物等(这也是他讨厌成年人的原因)。那之后的一个月,每天都像身处地狱一般,让他觉得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但同时也有某种侥幸心理,让他深信着哥哥夏尔所说的,他们绝对能从这里逃出去。

一天,与双子同笼的孩子死去了,随后被人拖出笼子扔掉。“夏尔”目睹着这一切,害怕自己也会那样死去。就在这时,他的哥哥握紧他的手安慰道:“没关系的哦,我会保护你的。”“夏尔”得到了些许慰藉,勉强露出了笑容。

一个月终于过去了,黑弥撒教徒们举行集会召唤恶魔。哥哥被当作第一个祭品拖上了祭台,用刀砍死。“夏尔”呼喊、求救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死去。他怒火中烧,嘴里吐出绝望的诅咒,希望得到力量来报复把他们逼到这种境地的人。他强烈的复仇欲望引来了恶魔,随后与恶魔签下契约。恶魔将契约刻印在他的右眼。他命令恶魔杀死了黑弥撒教徒、从哥哥肚子里取出戒指,用火烧毁了那个地方。

他对恶魔许下了三个愿望:在他复仇成功前不能背叛他,要一直守护他;他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绝对不能对他说谎。

主仆二人首先去了他的阿姨(红夫人)工作的皇家医院,“夏尔”与幸存的田中相聚。田中把执事徽章交给了塞巴斯蒂安。

随后他坐着从红夫人那里借来的马车回家,看见了被烧毁的宅邸。他来到墓地,跪在了家人的墓碑前。那是塞巴斯蒂安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主人那样呼唤着双亲。

塞巴斯蒂安靠自己的能力快速地恢复了宅邸,当天晚上“夏尔”和他一起住了进去。第二天,“夏尔”便开始了身为伯爵继承人的学习。在塞巴斯蒂安的斯巴达式教育和自己的发奋努力下,进步飞快。11岁那年被女王归还了爵位和领地。

同年的某个时候,塞巴斯蒂安因为主人剩下了他最喜欢的蛋糕而感到奇怪,“夏尔”捂住腮说道“牙齿在晃”。塞巴斯蒂安发现牙齿在松动,决定立刻把牙齿拔下来。“夏尔”试图抗议,但塞巴斯蒂安认为他这是对主人好。拔完牙后,他冲塞巴斯蒂安发了一通脾气。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愿意让塞巴斯蒂安检查他的牙齿了。

1.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2.小孩对游戏很执着。

3.这戒指可是经历了多少代的主人的死亡。祖父,父亲,还有……而且一定会跟随我到最后的吧。它听到了多少回主人临死前的呻吟,我一闭上眼就能听到那令人痛苦的声音。把戒指扔掉,或许就听不到了,我是这样想的,像个傻瓜一样。

4.在这世界上是无法完全遵守规则的,一定会出现违反规则的骑士背叛主人的棋子,若是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会……被将军。

5.你不适合白花,也不适合朴素的服装适合你的是,象征热情的红色,燃烧地面的红花石蒜的颜色…… 安阿姨。

6.瞬间的犹豫可是会丧命的,就跟下棋一样。她因为犹豫而错失下一步棋,就是这样,所以我绝对不会犹豫!

7.不明白,为了这种程度的事就轻易的绝望。我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有些东西不管你怎么努力也都无法换回也有无论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的绝望。

8.我曾经是个……无力的小孩,但是我……为了使让我遭受到这种待遇的家伙们尝到同样的屈辱而回到了这个地方。如果对杀死我父母的人来说,凡多姆海威家是个威胁的话,那么只要我继续当家,他们就还会来攻击我吧。我在等 ,等他们到这里来杀我!

9.这是那些家伙和我的决胜游戏,就算是被迫在绝望的深渊旁,只要那里有能够爬上去的蜘蛛丝,决不放弃地抓紧它我们人类具有这种强韧的精神。至于是否想去抓紧,那就要看本人了。

10.不,不是爬出来,抓住蜘蛛丝是要把对方拉下来,拉到我经历过的地狱里。

11.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轻易答应人。

12.没关系,我一个人站得住。我只是……觉得有些疲惫而已……

13.凡多姆海威家是为了抹杀女王的忧虑而存在的阴影,一旦踏入那个巢穴,就无法再度返回光明之地。

14.我不会止步,踏出的每一步都不会后悔,所以,我下令,只有你不能背叛我,不能离开我左右,绝对不能!15.我愿我择,故我在。我绝不后悔,也绝不乞怜,无论向谁。16.塞巴斯蒂安是我的棋子我的剑,没有我这个棋手,他是无法赋予行动的。

17.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剥夺者,一种是被剥夺者。而现 在,你们的未来将会被我剥夺!

18.嘲笑他人必死的心愿,宛如虫豸般将其践踏,姑息,丑陋,简直比恶魔更像恶魔,我也一样,我的体内也充斥着和他们一样丑陋的东西,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人类啊,塞巴斯蒂安!

19.我确实很傲慢,不过,还没有到不负责任地夸口要拯救某人的那种地步。

20.谎言只要一直贯彻下去就会成为真实。

21.像我这样的人,压根就不值得保护与我这种人相比,还有更值得保护的人

22.我并没有为了任何人而赌上性命的高尚,也没有遭到他人践踏还能忍气吞声的宽容。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独善其身的人类!所以我为了将我自身的污辱洗清,于是牵起了恶魔的手。并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我自己!

23.在这外面的世界中,没有魔法,也没有奇迹,想要去救他,就要用你自己的双手!

24.今后见到的所有人,你都要视为想要利用你的敌人,也包括我在内。然后你要去利用所有这些人,为了你所期望的未来。

25.我是凡多姆海威家的继承人。那个多余的另一人。

26.不管多么微弱的火苗,在风的煽动下都可能变为一场大火灾。

27.相同的条件下,对于蛋糕一定会选择更好吃的,对于马一定会选择跑得最快的,对于职员一定会选择更有才能的,消费者就是如此简单易懂且残酷。

28.既然无法束缚他人的内心,那让其自行选择不就可以了吗?

29.虽然我们长着相同的面孔,但我们其实完全不一样。健康且温柔的,只有夏尔。强大且可以依靠的,只有夏尔。无法成为伯爵的人,只有我。

30.我那时真的好幸福直到那一天到来

30.我也要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大人,成为让夏尔引以为傲的弟弟!我想离开伦敦,成为一名玩具商人!

30.12月14日,我们10岁生日那天,大家展露笑颜的特殊日子本该是这样的。

凡多姆海威家的佣人

老管家:田中先生是凡多姆海威家的老总管,常常无所事事的喝茶,几乎完全没在做事的老爷爷,但关键时刻也很厉害,在剧场版和漫画中表现了非凡的身手(柔道?)。会变身成只有三分钟时间变为“real田中先生”,即真正的样子。但年纪大体力不佳,只能维持三分钟。在漫画里出现真正形象多一些。曾代替夏尔接受记者的采访。关于夏尔父母被残害的真相也是在TV第24话中也由他的日记得知。

女仆:梅琳个性迷糊,且笨手笨脚。有着一双“不管猎物有多远,都能看清的不祥之眼”(详见TV21),眼镜是梅琳刚到法多姆海威家少爷送的,所以一直戴着。对塞巴斯蒂安有好感,很爱犯花痴,枪似乎是随身携带。经常弄破碗盘、茶具。受聘于法多姆海恩家的条件是“保护宅邸”。拿下眼镜视力神准,在成为女仆前曾是拥有神人般的准度的狙击手,拿枪之后性格会变得极为冷酷,不喜欢用狙击镜,眼镜也会拿掉。

园丁:菲尼安凡多姆海威家的园丁。常用夹子把刘海夹住。个性爽朗但迷糊非凡的年轻人,为最典型的笨蛋。有将一整个花园瞬间变成荒地的能力。浑身怪力,常把树折断。在成为园丁之前是作为研究类固醇(官网翻译)的小白鼠,后脖颈有被帽子挡住的编号为S-012。夏尔送给他的草帽是为了让他遮盖脖子后的编号。 动画逃脱时为塞巴斯蒂安所救,受聘于法多姆海威家的条件是“保护宅邸”,从此衷心为法多姆海威家效力。

厨师:巴鲁多凡多姆海威家的厨师,嘴里常叼著一根烟。虽然是厨师,但是对于处理生肉是用火焰放射器之类的武器去料理,认为那是种艺术,经常“毁”掉厨房;而做出来的东西八成是焦炭其余二成是有害物质。 在成为厨师之前是军队的中士,非常会运用战术,同时也是爆破专家,射击能力也很强,被视为拥有可以逃脱一切灾难的能力。

佣人:斯内克(snake),第一次现身于动画马戏团篇和漫画22话,正式登场于24话,后因其他马戏团一军的伙伴被夏尔等人杀害,内心感到孤独的他便离开马戏团。后期本想暗杀夏尔却没有成功,内心伤心愤怒时被夏尔劝诫,并受邀进入凡多姆海恩宅邸工作,担当随从一职。据说是人与蛇的混血,身上有些许蛇鳞片的痕迹,并且能够和蛇对话。

守护犬:布鲁托是哈恩泽旺斯村庄传说中的魔犬,真正的身份是地狱的看门犬。具有喷火的能力,兴奋的时候,会变成拥有一头银发的少年姿态,但不会说话。经塞巴斯蒂安“调教”后,告别了原先的主人,住进了凡多姆海威家做看门狗。到法多姆海恩家后,与梅琳、菲尼、巴鲁多一同保护宅邸。第一季第23话伦敦起火的肇事者,其实是受虐杀天使安吉拉的控制而失去理性。最后被梅琳、菲尼安、巴鲁多合力所杀(夏尔的命令)。 大家对凡多姆海伍家忠心,一直守护着,但经常好心坏事,造成破坏,让塞巴斯蒂安很无奈。但是一直都是很开心的生活,把凡多姆海伍家当成归宿。(此为动画原创)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