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唐邕

唐邕

唐邕,字道和,生年不详,卒于隋开皇初年。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市南晋源镇)人。 唐邕性识明敏,有泊世的才能,太昌元年(532年)被推荐作北魏孝武帝的丞相、柱国大将军高欢的幕僚,在兵曹掌文书帐簿。他善书记、默识强记,办事干练有方。

永熙三年(534年),高欢立孝静帝,唐邕随帝迁邺,被擢为东魏高澄的大将军府督护。武定七年(549年),高澄邺都被杀,其弟高洋为稳定军心,声称高澄伤得不重,连夜采取紧急行动,令唐邕用高澄之名分派自己的部属镇守四方。他很快就安排妥当,高洋很欣赏他的办事效率。随后高洋带唐邕赶赴晋阳,令唐邕代高澄发布命令接管了晋阳。天保元年(550年)五月高洋废孝静帝自立为帝,为文宣帝,建北齐政权。唐邕被任命为给事中兼中书舍人,封广汉乡男。天保三年(552年),高洋亲自率军赴代郡征讨库莫奚,唐邕随帝出征,黄门侍郎袁猛掌管骑兵不称职,唐邕受命代统,表现出了他的军事才能。此后,高洋连年出塞打仗,唐邕必陪从,并能迅速果断地办理军务。

唐邕,字道和,太原晋阳人也。其先自晋昌徙焉。父灵芝,魏寿阳令,邕贵,赠司空公。邕少明敏,有材干。初直神武外兵曹,以干济见知,擢为文襄大将军督护。文襄崩,事出仓卒,文宣部分将校,镇压四方,夜中召邕支配,造次便了。帝甚重之。天保初,稍迁给事中,兼中书舍人,封广汉乡男。及从征奚虏,黄门侍郎袁猛旧典骑兵事,至是为割配迟留,鞭杖一百,仍令邕监骑兵事,以猛赐邕。文宣频年出塞,邕必陪从,专掌兵机,承受敏速。自军吏已上劳效由绪,无不谙练,占对如响。或御前简阅,邕多不执文簿,唱官名未尝谬误。七年,于羊汾堤讲武,令邕总为诸军节度。事毕,仍监宴射之礼。亲执其手,引至太后前,坐于丞相斛律金上。启太后云:“邕一人当千。”仍别赐钱采。邕非唯强济明辩,亦善揣上意,是以委任弥重。帝尝白太后云:“邕手作文书,口且处分,耳又听受,实是异人。”一日中六度赐物。又尝解所服青鼠皮裘赐邕云:“朕意在与卿共弊。”除兼给事黄门、中书舍人。文宣尝登并州童子佛寺望并州城,曰:“此何等城?”或曰:“金城汤池,天府之国。”帝云:“我谓唐邕是金城,此非也。”后谓邕云:“高德正妄说卿短,而荐主书郭敬,朕已杀之。卿劬劳既久,欲除卿作州,频敕杨遵彦求堪代卿者,如卿实不可得,所以遂停。”文宣或切责侍臣云:“观卿等,不中与唐邕作奴!”其爱遇如此。

孝昭作相,署相府司马。皇建元年,除给事黄门侍郎。太宁元年,除大司农卿。河清元年,突厥入寇,遣邕驿赴晋阳,纂集兵马。在路闻虏将逼,邕基酌事宜,改敕,更促期会,由此兵士限前毕集。后拜侍中、并州大中正、护军将军。从武成幸晋阳,帝至武军驿,因醉责虞候都督范洪,将杀之。邕谏,以为若非酒行戮,族诛人无所怨;假实有大罪,因酒杀人,恐招横议。洪因得免死。邕又以军人教习田猎,依令十二月,月别三围,以为疲弊,请每月两围。又奏河阳、晋州,与周连境,请于河阳、怀州、永桥、义宁、乌籍各徙六州军人并家,立军府安置,以备机急之用。帝并从之。未几,出为赵州刺史,侍中、护军、大中正悉如故。谓曰:“朝臣未有带侍中、护军、中正临州者,以卿旧勋,故有此举。放卿百余日休息,至秋间,当即召。”邕政颇严酷,然抑挫豪强,公事甚理。寻除中书监,仍侍中,迁尚书右仆射。

武平初,坐断事阿曲,为御史所劾,除名。久之,以旧恩,复除将军、开府,累迁尚书令,封晋昌王。高思好构逆,令邕赴晋阳监勒诸军。事平,录尚书事。属周师攻洛阳,右丞相高阿那肱赴援,邕配割不甚从允,那肱谮之,由是被疏。七年,车驾将幸晋阳,敕斛律孝卿总骑兵,事多自决。邕恃旧,一旦为孝卿所轻,郁怏形于辞色。帝从平阳败后,狼狈归邺,邕惧那肱谮酝,恨孝卿轻已,遂留晋阳,与莫多娄敬显等树安德王为帝。寻降周,邕依例授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再迁户部,转少司马,封安福郡公,迁凤州刺史。隋开皇初,卒。

邕性识明敏,在齐一代,典执兵机。是以九州军士,四方勇募,强弱多少,番代往还,器械精粗,粮储虚实,精心勤事,莫不谙知。自太宁以来,奢侈糜费,比及武平之末,府藏渐虚,邕支度取舍,大有裨益。然既被任遇,意气渐高,其未经府寺陈诉越览辞牒,条数甚多,俱为宪台及左丞弹劾,并御注放免。司空从事中郎封长业、太尉记室参军平涛并为征官钱违限,邕各杖背三十。齐时宰相,未有挝挞朝士,至是,大骇物望。

三子:长子君明,开府仪同三司,开皇初,卒于应州刺史。次子君彻,中书舍人,隋戎、顺二州刺史,大业中,卒于武贲郎将。少子君德,以邕降周,伏法。

齐朝因神武作相,丞相府外兵、骑兵曹,分掌兵马。及受禅,诸司咸归尚书,唯此二曹不废,令唐邕、白建主之,谓之外兵省、骑兵省。后邕、建位望转隆,各置省主,令中书舍人分判二省事,故世称唐、白云。

参考译文

唐邕,字道和,太原晋阳人。他的祖先自晋昌迁来。父亲唐灵芝,魏时任寿阳县县令,唐邕贵显之后,赠封他为司空公。
  唐邕从小聪明过人,颇有才干。最初任神武帝高欢的外兵曹,以有干练的办事能力被高欢赏识,被提拔为文襄帝高澄的大将军都护。高澄被害,事出仓促,文宣帝高洋命部分将士到四方弹压,防止事变发生。夜晚召集唐邕,命他调动人马,他很快就安排妥当。文宣帝也很器重他。天保初年,他迁任给事中,兼中书舍人,封爵为广汉乡男。参加征讨奚虏,黄门侍郎袁猛过去主管骑兵的事务,这一次因行动迟缓,被鞭打一百,便命唐邕监管骑兵的事务,把袁猛赐给他为奴仆,文宣帝频频出塞征战,唐邕每次都必定陪同,专门掌管用兵的机宜。他接受战局的变化迅速敏捷。从士兵以上的一切活动他都按照规定安排,没有不熟练通达的。对军中的一切事务他都应口对答,声音干脆响亮。天子检阅部队时,他大多不拿官员和将领们的花名册,呼报每个人的名字没有出过差错。天保七年(556),文宣帝在羊汾堤讲习武事,命唐邕负责调动各军。讲习完毕,仍命他监管宴会和射箭的礼仪。文宣帝拉着他的手,领他到太后的面前,坐在丞相斛律金座位的上首。文宣帝对太后说“:一个唐邕可以相当于一千人。”特别赐给他钱币锦缎。唐邕不仅强干练达,明辨是非,而且善于揣摩上面的意图,所以对他的任用越来越重要。文宣帝曾对太后说“:唐邕手中写着文书,嘴里一边吩咐着,耳朵里又聆听着别人的指受,实在是一个奇异的人才。”他一天中六次获得赏赐。文宣帝又曾脱下自己穿的青鼠皮做的裘皮衣服赏赐给他,说:“我的意图是要与你共同穿一件衣服。”封他为兼给事黄门、中书舍人。文宣帝曾登临并州童子佛寺眺望并州城,问:“这是什么样的城池?”有人说:“这是金城汤池,天府之国。”文宣帝说:“我认为唐邕是金城,这座城不是呀!”后来文宣帝对唐邕说“:高德正随便说你的坏话,让推荐主书郭敬代替你,我已将他杀掉。你长时间勤勉辛劳,我想让你去州中任刺史,多次命杨遵彦寻找能够代替你的人,像你这样的人才实在不易得到。所以没有让你到州中任职。”文宣帝有一次责备侍臣们说:“我看你们这些人,还不配给唐邕做奴仆!”他就是这样受到文宣帝的厚爱。
  孝昭帝高演任宰相,唐邕任丞相府的司马。皇建元年(560),他任给事黄门侍郎。太宁元年(561),任大司农卿。河清元年(562),突厥人入侵北齐,朝廷派他驰赴晋阳,召集兵马。在路上听说敌兵将要逼近,他斟酌事态的发展情况,改变朝廷的成命,更改各路兵马会合的日期,军队因此提前集中。后来,他被封为侍中、并州大中正、护军将军。他曾跟随武成帝到晋阳,武成帝来到武军驿,因喝醉酒责罚虞侯都督范洪,准备将他杀死。唐邕劝谏,认为如果不是因喝醉酒进行杀戮,被处死的人无所埋怨;假如确有大罪,但借助喝醉将人处死,恐怕会招致不应该有的议论。范洪因而免于一死。他又因为派军人教百姓狩猎,按照时令十一个月,每月围猎三次,认为百姓太疲劳,请求改为每月二次。又奏报河阳、晋州与北周接壤,请求朝廷在河阳、怀州、永桥、义宁、乌籍各迁移六州的军人和家庭,设立军府安置他们,以备紧急时征兵防守之用。朝廷全同意了他的这些建议。不久,他出任为赵州刺史,侍中、护军、大中正的职务不变。武成帝对他说:“朝臣中还没有人带着侍中、护军、中正的职务任州刺史的,因为你是过去的勋臣,所以才会这样。我让你出京城休息一百多天,到秋季再将你召回朝廷。”唐邕为政颇为严酷,然而摧抑豪强劣绅,却处置得公平合理。不久,任中书监,仍兼任侍中,又迁任尚书右仆射。
  武平初年,因处理事情不公正坐罪,被免去官职。过了很久,朝廷念他过去的功劳,又任他为将军、开府,多次升迁,官至尚书令,封他为晋昌王。高思好阴谋叛乱,朝廷命他到晋阳监督和统率那里的军队。事变平定后,任他为录尚书事。北周的军队进攻洛阳,右丞相高阿那肱率军救援,唐邕因配合得不及时,被高阿那肱诋毁,因此被朝廷疏远。武平七年(576),后主准备到晋阳,命斛律孝卿总领骑兵,事情大多由他自己决定。唐邕依恃自己资格老,一旦被斛律孝卿轻慢,因而郁郁不乐而形于颜色。后主在平阳失败,狼狈逃归邺城,唐邕惧怕高阿那肱诽谤自己,怨恨斛律孝卿轻慢自己,便留在晋阳,与莫多娄敬显等人一起拥立安德王高延宗为帝。他不久投降北周。按例被任命为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又迁任为户部尚书,转任少司马,封为安福郡公。又迁任凤州刺史。隋朝开皇初年(581),去世。
  唐邕性情明快敏捷,在北齐一代,一直参与军队行动的机宜。所以,他对全国军队和从四面八方招募来勇壮力量的强弱,人数的多少,驻扎地方的往返调动,武器军械的是否精良,粮秣储备的虚实,都精心运筹,无不了如指掌。自从武成帝太宁年间以来,朝廷奢侈糜费,比之于武平末年,国库的储备日渐空虚。他严格管理,合理支出,对军队很有补益。然而,由于被朝廷重用,他的意志和气概逐渐高昂,其中有些没有经过府寺申报或同意的公文,而他却批复处理。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他被御史台和左丞弹劾,但都被天子批准免于追究。司空从事中郎封长业、太尉记室参军平涛都因为征收官钱超过期限,唐邕各打了他们的脊背三十棍。北齐一代的宰相还没有打过朝臣的,这时,大家都非常惊异。
  齐时因神武帝高欢任宰相,所以,丞相府又设外兵和骑兵曹,分别掌管天下的兵马。北齐代魏立国后,各司都归尚书省管辖,惟有这两个兵曹没有废除,命唐邕和白建主持,称之为外兵省、骑兵省。后来,唐邕、白建的地位声望越来越高,在二省内各置省主,命中书舍人分别掌管二省的事务,所以,世人都称二省为唐、白。

《北史 列传 第四十三》

史称:“练习军书,自督将以降,劳效本末,及四方军士强弱多少,番代往还,器械精粗,粮储虚实,靡不谙悉。”唐邕还熟知朝中各级官吏的情况,在御前检点数千人不用名簿,能不出差错地叫出每个人的官职姓名。高洋非常欣赏他的才能,曾在天保七年(556年)于羊汾操练军士,令唐邕为总诸军节度使。事后又令他监督宴射之礼。在这种隆重的场合下,高洋拉着他的手引到太后面前,坐到丞相斛律金之上,向太后介绍,“唐邕强千,一人当千。”又有一次在太后面前夸他每有军事,手写文书,日出谋划,同时耳朵还能兼听军情报告,真是一个具有特别才能的人。因此,唐邕所受的宠遇群臣莫及,甚至有时一日接受6次赏赐。高洋还将自己的青鼠皮裘赐给他,并对他表白愿同他车马衣裘共同享用。唐邕不仅以治事才能取得高洋信任,他更善于猜测皇帝的心意为之效劳。因此,他是恩宠日隆,委任弥重。天保十年(559年),他任给事黄门侍郎,领中书舍人高洋上童子寺高台望并州城,问身边人这是什么样的城,随从说;“这是金城汤池,天府之国。”高洋说;“我说唐邕是金城,并州不是。”可见高洋未忘他的旧功,唐邕成为他一时也离不开的人。高洋曾声明想让久在身边处理繁琐事务的唐邕休息一下,令仆射杨遵彦推荐一人暂代唐邕,但杨遵彦说遍访文武百官没有象他这样的人。此时丞相高德政乘机向高洋推荐主书郭敬代之,并揭露唐邕的短处。结果高洋郭敬,并将此事告诉唐邕。高洋常常责备身边不能称心如意的官员;“观卿等,不中与唐邕作奴!”唐邕对高洋时的政治、军事是有一定彭响力的。

乾明元年(560年)唐邕为废帝的丞相高演的相府司马。皇建元年(560年)为孝昭帝的给事黄门侍郎。武成帝大宁元年(561年)任大司农卿,河清元年(562年)突厥南下,派遣他到晋阳纂集兵马。他途中听说突厥已逼近,于是临时改变敕令的日期提前聚集好兵士,为此拜为侍中、并州大中正、护军将军。武成帝好冬季田猎,一月之中围猎3次,军人皆感疲弊。唐邕请月围两次。又从齐、周对峙的局势考虑,奏请徙六州的军人及家属在河阳、怀州、永桥、义宁、乌籍之地设军府安置,以备发生紧急战事之用。获得武成帝的同意。不久,又让他身带侍中、护军,大中正的朝职去做刺史,这在北齐也是殊例。后升迁为尚书右仆射。他执政严酷,但是抑制豪强,处事合理。

齐后主天统四年(568年),唐邕由中书监升任右仆射。武平元年(570年)初,他为御史弹劾,以断事阿曲去职,几个月后又复右仆射职。武平三年(572年)升为尚书令,封晋昌王。武平五年(574年)他奉命赴晋阳监管诸军镇压高思好的反叛,乱平之后任录尚书事。武平六年(575年)周师攻平阳,右丞相高阿那肱出兵,嫌唐邕配割车马军备不充裕,在后主前诬陷他,由是帝与他疏远。 第二年后主携冯淑妃等到晋阳,令斛律孝卿总掌骑兵度支,用兵度支皆自决。唐邕以为自己亲事六帝恩遇甚重,作为六朝老臣受斛律孝卿的轻视,心情很不愉快。不久周军再度攻齐,破平阳。后主围猎正酣,高阿那肱得军报不奏。后来两军平阳一战,齐后主败逃晋阳,又逃邺城。唐邕担心高阿那肱再上谗言,又忌恨斛律孝卿轻视自己,于是留在晋阳与莫多娄敬等立安德王为帝,他做宰相,重整军队抵抗周师。周师围晋阳,晋阳军民奋战,齐军大捷。逃出的周武帝准备撤军,众将坚持再战,于是鸣角聚兵反攻,齐军庆捷饮酒大醉,晋阳城破,唐邕等人皆降周。周授他开府仪同大将军职,转任少司马职,封安福郡公,后又改任凤州刺史。隋开皇初年卒。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