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周锡年

周锡年

周锡年(19031985),广东东莞人,生于香港,父周卓凡、伯父周少岐俱香港殷商,大律师周峻年为其堂兄,是准住山顶的“高等华人”,拥有一辆挂上3号车牌的劳斯莱斯在中环行驶,是当时数一数二富商,坐拥50多家公司,又创办华人银行,兼任牛奶公司董事长,风头一时无两

周锡年1923年在香港大学医科毕业,获医学士学位,继入英国伦敦大学皇家医科学院,同时在皇家眼科医院及伦敦耳鼻喉科医院为助理医生,连获英国皇家眼科学院及耳鼻喉专科博士衔。1927年,返香港设医务所行医,兼营眼镜,专为眼病患者和老年人配镜,为全港第一位眼耳鼻喉科医生。1930年兼任港大医学院眼科讲师暨港府西营盘国家医院眼科主任医生。1936年任市政卫生局、香港战税局议员,同年,任香港中华医学会会长。1939年5月,奉委为太平绅士,1941年任保良局主席。1946年任立法局非官守议员,同年,任教育首席委员、英国大学遴选委员会委员、香港防腐会主席。1947年任行政局非官守议员。1950年获英国政府授予的C.B.E勋衔。1953年任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同年,任大英联邦议员协会香港分会主席。1955年创办香港华人银行,任董事长,1956年任香港大学董事。1959年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并任联合书院董事长、香港工业总会主席。1960年,被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册封为爵士。

1961年获香港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1965年被选为香港赛马会董事,成为华人马会董事。1966年被选为国际科学管理学院院士。之后,历任香港科学管理协会主席、印度太平洋区科学管理协会会长、美国国际工业委员会委员、国际科学管理学院院士、香港贸易发展局主席等职。1974年后,历任香港华人银行董事长兼总裁及远东保险有限公司等20个公司的董事长、马会董事和东华三院永远顾问。他在医学、商业和从政方面都有突出的成就,为当时香港华人中的风云人物。1985年病故,终年82岁。

周锡年祖籍广东东莞,是周家廿二世孙,祖上为清朝名士,祖父周永泰于1860年代来港经商定居。周锡年在1903年4月13日于香港出生,为周卓凡的第三子。周锡年伯父周少岐太平绅士为香港富商,曾任立法局非官守议员,至于其堂兄周年爵士日后更成为立法局与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

周锡年幼年入读圣士提反书院1918年毕业后进入香港大学,修读医科,后于1923年取得外科学士学位(MB及BS)毕业。港大毕业后,他随即到英国伦敦大学深造,曾在当地担任实习医生,1925年取得英格兰喉科及耳科文凭(DLO),后又于1926年取得眼科医学及外科文凭(DOMS),并前往维也纳大学进修。

周锡年除了行医外,还经营了“丽的呼声”,成为香港无线电广播电台的创建者者。

学成以后,周锡年即于1927年返港行医,成为香港华人耳鼻喉科医生,于中环皇后大道中今万年大厦一带开业,在1930年1936年,他还同时担任香港大学眼科讲师,以及西营盘的国家医院眼科医生。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凭借其医生身份,周锡年在华人社会已有一定地位,在1936年1937年,他获选为香港医学会会长,同时在1936年至1941年获港府委为医务局(即医事委员会)议员;另自1936年1941年又任市政局非官守议员。在1939年5月19日,港府更委任他为非官守太平绅士

在香港沦陷前夕,周锡年曾在1941年获委为保良局辛巳年主席,至1942年复连任为壬午年主席,并于1943年卸任。在他出任保良局总理之时,香港正值三年零八个月日治时期,保良局经营十分困难,在周锡年等总理支持下才能够勉强维持,他在战时的贡献使他在战后获英廷授予防卫勋章。

战前的周锡年已积聚不少财富,早于1930年代便于半山克顿道购置占地二万余的花园洋房。而战后,周锡年在得到殖民地政府的信任下,使得他在商界有很大发展。在1955年,周锡年创立华人银行,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除此以外,他也曾任台湾统一爆竹焰花股份有限公司、牛奶公司、九龙巴士、浅水湾兴业有限公司、远东保险有限公司、锡元树胶厂、惠康有限公司、大利连有限公司、国际牛奶有限公司、香港亚细亚冷藏食品有限公司、九龙冰厂有限公司、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达通旅运有限公司、年丰米行、香港海产食品有限公司、万利祥有限公司、贤邦有限公司、启源有限公司、明机工业有限公司、雅顿洋行有限公司、香港九龙置业有限公司、帝国酒店联营有限公司等等的董事长

至于周锡年在战后出任过的公司董事则包括有泰国亚细亚冷藏食品有限公司、泰国亚细亚超级市场有限公司、澳大利亚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新西兰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堪富利士产业有限公司、会德丰纺织有限公司、星加坡华联置业有限公司及养和医院等等。

周锡年在香港的工商界曾经很有影响力,并出任不同商会的要职,其中计有中华总商会名誉顾问、中华厂商会及香港银行华员会、橡胶业商会及棉业商会等的名誉会长、另外还有香港九龙华商会顾问,以及香港西商会执行委员等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的民治政府在1946年5月1日恢复,周锡年随其堂兄周年爵士获港督杨慕琦爵士委到立法局出任非官守议员,至1953年周年爵士退出立法局后,周锡年更担任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议员之位到1959年

另一方面,自1947年起,周锡年亦为行政局非官守议员,到1959年退出立法局后,周锡年仍然留在行政局供职,而且还成为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周锡年在两局供职前后16年,经历杨慕琦爵士、葛量洪爵士及柏立基爵士三位港督,深得他们信用。为答谢周锡年在两局的贡献,他于1950年获授CBE勋衔,1960年更获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授勋为爵士

由于任期已达极限的关系,周锡年按例须于1962年5月27日卸任行政局的职务,但当时香港不少工商界人士均希望他能够继续留任,于是集体向英女皇递,请愿要求延长周锡年在行政局的任期。不过,有关建议最终被殖民地部否决,而为了加许周锡年的过去贡献,他与其堂兄一样,获女皇御准在卸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后,仍可保留使用行政局议员尊享的“阁下”(The Honourable)头衔。

至于在任两局议员期间,周锡年曾经任团防局绅、国殇纪念基金委员会主席、以及自1953年1959年出任英联邦国会协会香港分会副主席。另一方面,凭借著其在工商界的地位,周锡年在1949年获选为在印度举办的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会议之香港首席代表,翌年又在澳大利亚的同一会议续任香港首席代表。在1955年,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于香港举行大会,周锡年更获推选为当年的大会主席。

1959年,周锡年获委为即将成立的香港工业总会首任主席,至1966年卸任会长,不过仍然留任委员。在1961年,他又促成成立香港管理专业协会,并在1961年1969年出任首任主席。而在1966年,周锡年复获港府委任为香港贸易发展局首任主席,后在1970年卸任。自1962年1974年,他也是港府的纺织业咨询委员会委员之一;另外亦曾任美国的国际工业委员会委员。

在任香港工业总会及贸易发展局主席期间,周锡年在1963年曾任香港赴欧共同市场考察团团长,到1967年又任曼谷亚洲第一届展览会香港代表团团长,以及在1970年前往美国担任香港贸易代表团团长。此外,他自1964年1967年曾任印度太平洋区科学管理协会会长;1965年1968年任香港日本协会会长;在1970年还出任日本世界博览会香港区执行委员会主席;在1970年1973年期间,周锡年亦曾经出任香港生产力促进局主席。

周锡年对拓展香港的对外贸易有很大贡献,日本政府曾因此在1969年向他授予勋三等瑞宝章;美国新奥尔良政府亦在1966年向他颁授荣誉市民身份。此外,周锡年亦曾获国际科学管理学院授予院士身份,并任国际科学管理协会之副会长。

在教育方面,早自1945年1964年,周锡年已为英国大学遴选委员会委员,同时间还出任香港大学校董会及校务委员会成员。自1946年1960年,周锡年亦是港府教育委员会首席委员,在1959年1961年出任联合书院校董会主席,后来曾经担任岭南书院商学院的顾问局成员。

周锡年本身是医生,对香港的医疗发展亦有所贡献。在1949年,他曾与律敦治颜成坤等人创立香港防痨会,同时又创办了律敦治疗养院,专门照顾有需要的肺痨病患者,而周锡年则自1948年1963年担任防痨会首任主席,卸任后仍然留任副主席。另一方面,周锡年亦曾任香港眼科学会名誉会长,以及英国红十字会香港分会名誉副主席等职。

周锡年其他出任的公职还计有东华三院总理及永远顾问、保良局永远总理、香港童军总会副会长、保护儿童会董事、钟声慈善社名誉社长、东莞同乡会会长、周氏宗亲会永远会长;此外也是孔圣会、南华体育会及中华游乐会的名誉会长等。

参见:牛奶公司及1973年香港股灾

在1962年卸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后,周锡年渐渐淡出政治中心,而且还受到家庭与事业的多番打击,使他从事业的顶峰走向下坡。在1967年,周锡年痛失爱妻刘庆桂,使他大受打击;同年,香港爆发六七暴动前后,周锡年曾多次前往台湾,并获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接见,坊间遂有谣言指周锡年有意移民及撤资到台湾。

1972年,周锡年遇上人生另一次打击。当年11月,英资的置地突然向牛奶公司提出收购行动,身为牛奶公司董事长的周锡年加以拒绝,结果置地与周锡年随即展开对牛奶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战。起先,周锡年为增加持股量而大手买入牛奶公司股票,使牛奶公司股价由原本大约45至50港元暴涨至200多元的历史高位。但置地为了成功吞并牛奶公司,遂惊人地推出“换股”计划,以每一股置地送五股新股,引诱牛奶公司股东放弃手上股票。两公司曾因此在各大报章上爆发广告战,最终置地到1972年12月成功收购牛奶公司80-的股权,控制了牛奶公司及旗下的惠康等公司。而周锡年则失去了牛奶公司,并惟有无奈地黯然退下公司董事长之位。

这次的“置地饮牛奶”事件,置地不费分毫而成功进行收购,但有份参与“换股”的股民却因股价波动而损失惨重,而事件中普罗市民疯狂参与股市投机买卖,更成为了1973年香港股灾的一大导火线。

自失去牛奶公司後,周锡年的影响力已今不如昔,在1974年,他更失去了自1946年起就一直拥有的英皇御准香港赛马会董事席位(但在同年取得荣誉董事名衔)。未几,他在1976年更因中风入院,虽然後来治愈出院,但一度要轮椅出入,此後亦渐少出席公众场合,主要在其克顿道大宅过退隐生活。

自发妻於1967年逝世後,周锡年在某慈善团体结识已婚女子陈宝琦,两人更逐渐发展感情。周锡年曾向陈宝琦赠不少礼物,而他晚年中风的时候,都是由陈宝琦负责照料。周锡年发妻刘庆桂为越南富商刘兆卓女儿,因此刘庆桂去世时曾遗下不少财产。而根据刘庆桂生前立下的遗嘱,其遗产将与丈夫之财产合并,但由丈夫及两名儿子共同管理,三人均占有关财产之馀,财产转让也要经三人同意。而假如周锡年去逝,理论上刘庆桂连同周锡年的财产都会由两名儿子均分。

但自从周锡年与陈宝琦一起以後,他与两名儿子的关系逐渐疏离,周锡年在1973年更改动自己的遗嘱,使陈宝琦成为遗产受益人之一。周锡年改遗嘱後,促使其长媳卢秀研及次子周启邦1981年入禀高等法院要求法庭颁令周锡年於1973年立的遗嘱无效,但周锡年未几反控长媳及周启邦,指他拥有若干物业权益,并向他们追收应有的租金。双方就有关纷争一直争持不下,直到周锡年逝世时也没有解决。周锡年逝世後,其长媳及周启邦继续与陈宝琦展开诉讼,後来达成了庭外和解。

2003年,周启邦与卢秀研再度入禀法院,要求授权他们与周锡年的五名孙儿可以分配周锡年的其中300万元遗产。该批遗产均存於两个他们与陈宝琦联名的银行户口中。尽管陈宝琦亦可以分配得到这300万元遗产,但周启邦等则要求陈宝琦所获款项须用於扣除本讼诉的开支。

周锡年晚年长期卧病在床,终在1985年11月30日晚上于养和医院病逝,享年82岁。周锡年逝世后,由钟士元爵士出任治丧委员会主席,其遗体在同年12月6日香港殡仪馆出殡,扶灵人士包括钟逸杰爵士、钟士元爵士、冯秉芬爵士、简悦强爵士、安子介胡百全蔡永善冯汉柱八人。周锡年的遗体随后安葬于香港仔华人永远坟场。周锡年逝世后,港督尤德爵士亦特地透过《宪报》发表公告,表示感到“深切轸悼”。

在他身后,其创办的华人银行业务不断收缩,最后在2001年11月被中信嘉华银行提出收购,作价为42亿港元。有关收购随后于2002年1月完成。

周锡年 (1903年-1923年)

周锡年,MB,BS (1923年-1925年) 周锡年,MB,BS,DLO (1925年-1926年) 周锡年,MB,BS,DLO,DOMS (1926年-1939年) 周锡年,MB,BS,DLO,DOMS,JP (1939年-1946年) 周锡年阁下,MB,BS,DLO,DOMS,JP (1946年-1950年) 周锡年阁下,CBE,MB,BS,DLO,DOMS,JP (1950年-1960年) 周锡年爵士阁下,CBE,MB,BS,DLO,DOMS,JP (1960年-1985年)

加冕勋章 (1937年) J.P. (1939年5月19日) 防卫勋章 (1945年) C.B.E. (1950年) Kt. (1960年) 银禧勋章 (1977年) 旧金山港口管理局海事勋章 (美国,1968年) 勋三等瑞宝章 (日本,1969年)

美国新奥尔良荣誉市民 (1966年)

荣誉法学博士 香港大学 (1961年港大金禧) 院士 国际科学管理学院

周锡年爵士夫人纪念奖: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所设的一个奖项

周锡年于1927年自英返港后娶越南富商刘兆卓女儿刘庆桂为妻。刘庆桂本人曾于1947年12月11日获港府奉委为非官守太平绅士,后于1967年逝世。周锡年与刘庆桂共育有两子,分别为周启贤周启邦。周启贤曾为执业大律师,早年于英国中院取得有关资格,其妻为卢秀研,惟周启贤于1979年因心脏病猝死,因此比父亲早逝。至于次子周启邦与妻子谭月清同样是大律师,谭月清之父谭焕堂为本地富商;周启邦夫妇两人亦以活跃于社交场合著称。

周锡年晚年与陈宝琦的亲密关系,使他与两名儿子及媳妇日渐疏离。另值得一提的是,周锡年生前曾拥有香港的3号车牌,以寓意自己在兄弟中排行第三。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