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周葵(南宋官吏)

周葵(南宋官吏)

周葵(10981174),字立义,号荆溪,晚号惟心居士。常州宜兴人。生于宋哲宗元符元年,卒于孝宗淳熙元年,年七十七岁。少力学。自乡校移京师两学,均传诵其文。宣和六年,擢进士甲科,调徽州推官。高宗时,除监察御史,徙殿中侍御史。在职仅二月,言事至三十章,且历举所行不当事凡二十条。孝宗时,累拜参知政事,兼权知枢密院事。虞尤文、陈伯康为相,葵即求退,除资政殿学士。起知泉州,告老,加大学士致仕闲居累年,不以世故萦心。此幅画像取自清代修《江苏锡山周氏宗谱》。

周葵于南宋孝宗淳熙元年(公元1174年)正月逝世,享年77岁,葬宜城梅林。上闻震悼,赠正奉大夫。后以子升朝,累赠太傅。谥惠简。著作有《圣传诗》20篇、文集30集、奏议5卷。均《宋史本传》并行于世。他是阳羡第一人物周处的后裔,其先祖声名显赫,特别在六朝时期,盛极一时。从周鲂到周缙的四辈人中,先后多人被封为王、公、侯。周鲂,为鄱阳太守,关内侯;周处为晋代孝侯,又追封为忠武公、武惠正应王;周记,为东晋吴兴太守,乌程侯,后又进爵为公;周札,为东晋征虏将军,漳浦亭侯,东迁县侯;周勰,为东晋临淮太守,乌程公;周懋,为东晋晋陵太守,清流亭侯;周赞,为东晋大将军从事中郎,武康县侯;周缙,为东晋太子文学,都乡侯。先辈周氏历史上三兴义兵,忠孝刚烈的事迹,对周葵的性格塑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周葵的后代,名人颇多。其中著名的有清朝后期的周家楣。周家楣为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进士,先后任顺天府府尹,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吏部左侍郎等职。为国为民,善举累累,深受顺天绅民的崇敬和爱戴。

《晋书.周处传》:克己厉精,朝闻夕改,轻生重义,殉国忘躯,可谓志杰之士也。

《宋史周葵传》:孝宗曰:“安得如卿直谅者。”

《清史稿.周家楣》:顺天士民感其遗惠,请建通州专祠,诏允之。

宜兴周氏祖训:兰室鲍肆,久而相忘,水淡醴甘,迥焉各别。故君子同人不苟,取友必端。天地正气,人生最灵,维纲植纪,济弱扶倾。

宜兴周氏家训: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勤俭谦和,公平正直。

周葵,宋徽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进土,授徽州推官,办事敏捷果断,才华出众。高宗年间先后授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等职。他刚正不阿,直言敢谏,上任仅两个月,就上书三十道奏章,其中二十条批评朝廷办事不当,直接指责宰相不任责。高宗很不满意,气得脸色都变了,怒道:“赵鼎、张浚他们肯为朝廷办事,须给他们权力,你为何总要以小事来指责他们呢?” 周葵见势毫无惧色,曰:“陛下即位后已调换宰相十多人,开始都满意地委任他,但结果因公议不容而罢免他。陛下有过尚望大臣尽忠直谏,难道朝臣有过就指点不得吗? 小过不改,罪过日深,岂能保全。”高宗听了这番话转色叹服周葵见解。

当时,朝廷内部在北伐问题上,争论十分激烈。张浚等力主派兵北伐,收复失地。周葵连上三道奏章,阐明利弊关系。强调“在存亡之时,一定要考虑国家安危”,“条件不成熟,切不能轻易出征”。结果,以周葵“败坏大计”贬职为司农少卿,以直秘阁调任信州(今江西上饶)知州;未上任。赵鼎死,秦桧任宰相,想利用周葵,再授殿中侍御史。周葵未如秦桧之愿,向皇上上书直言:“愿陛下以仁祖(宋仁宗)为法,大臣以杜衍(仁宗时的贤相)为法。”从此,秦桧开始对周葵不满。周葵又论国用、军政、士民三大弊病,更加得罪了居心叵测的秦桧,周葵再次被贬职。先后授起居郎,复直秘阁,起任湖州知州,移平江(今苏州)知府。

秦桧死,周葵复直秘阁知绍兴府、代礼部侍郎,兼国子祭酒。周葵又奏:“科举所以取士,比年主司迎合大臣意,取经传语可谀者为问目,学者竞相效仿,望诏国学并择秋试考官,精选通经博古之士,放在前列,对牵强附会的、荒谬反常的,革除掉”。结果,周葵被排挤,出任信州知州,随罢。起知抚州,引疾,改举太平兴国宫。不久,加直龙图阁,调任太平州知州(今安徽当涂,辖境相当现当涂、繁昌、芜湖等地)。一年,洪水暴发,圩堤损坏严重,他带领官兵百姓合力抗洪,凡百二十里,全部修好。这一年,傍郡的圩田都被淹没,灾情惨重,唯当涂五谷丰登。他还下决心整治城中长期淤塞的河道,令城中每户出一夫,由官府供伙食,同士兵一道拼力疏浚,使之条条畅通,免除水患,深受百姓爱戴。后,周葵进集英殿修撰、敷文阁待制、婺州(今浙江金华)知州。

孝宗即位,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六月,授兵部侍郎兼侍讲,又改同知贡举兼代户部侍郎。此时,金政权内部各种势力斗争激化,金废帝完颜亮为部将完颜元宜等所杀,张浚认为时机已到,密告皇上:“敌失泗州,其惧罪者皆欲来归,愿遣军渡淮赴之,此恢复之机也”。葵请对:“谓不可轻举,累数百言”。未予采纳。朝廷派李显忠、邵宏渊攻打灵壁、虹二县,结果败归。孝宗思其言中肯正确。周葵升左太中大夫,拜参知政事(副宰相),隆兴二年(公元1164年)七月兼代知枢密院事。

周葵因反对北伐,与宰相虞允文、陈康伯不合,多次要求辞相。宋孝宗问他:“卿何请之力也?”周葵曰:“自预政以来,每与宰相论事,有以为然而从者;有不得以强从者;有绝不肯从者,十常四五。想陛下也会感到我们不一致,大约十事之中,不从者七八,安得不愧於心,此臣所以欲去也。”周葵任职期间,虽与人政见不一,但他始终能从大局出发,做好工作。他还为皇上荐贤选能,包括推荐反对过自己的人。他胸襟宽阔,深受孝宗赞赏。一次,孝宗对周葵说:“难得有像你这样能体谅别人的人。”凡是周葵推荐的人,孝宗都当作佳士加以录用。隆兴二年闰十一月,周葵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今浙江临安境内)。后调任泉州知州(今福建泉州)告老,加大学士辞官。

周葵,字立义,常州宜兴人。少力学,自乡校移籍京师,两学传诵其文。宣和六年,擢进士甲科。调徽州推官。高宗移跸临安,诸军交驰境上,葵与判官摄郡事,应变敏速,千里帖然。教授临安府,未上,吏部侍郎陈与义密荐之,召试馆职。将试,复引对,高宗曰:“从班多说卿端正。”

除监察御史,徙殿中侍御史。在职仅两月,言事至三十章,且历条所行不当事凡二十条,指宰相不任责。高宗变色曰:“赵鼎、张浚肯任事,须假之权,奈何遽以小事形迹之?”葵曰:“陛下即位,已相十许人,其初皆极意委之,卒以公议不容而去,大臣亦无固志。假如陛下有过,尚望大臣尽忠,岂大臣有过,而言者一指,乃便为形迹,使彼过而不改,罪戾日深,非所以保全之也。”高宗改容曰:“此论甚奇。”

张浚议北伐,葵三章力言“此存亡之机,非独安危所系。”或言葵沮大计,罢为司农少卿,以直秘阁知信州。未上,鼎罢,陈与义执政,改湖南提刑,以亲老易江东,皆不就。

和议已定,被召,论:“为国有道,战则胜,守则固,和则久。不然,三者在人不在我矣。”除太常少卿。时秦桧独相,意葵前论事去,必憾赵鼎。再降殿中侍御史。葵语人曰:“元镇已贬,葵固不言,虽门下客亦不及之也。”内降差除四人,奏言:“愿陛下以仁祖为法,大臣以杜衍为法。”桧始不乐。又论国用、军政、士民三弊,高宗曰:“国用当藏之民,百姓足则国用非所患。”又言荐举改官之弊,宜听减举员,诏吏部措置。

桧所厚权户部尚书梁汝嘉将特赐出身,除两府,汝嘉闻葵欲劾之,谓中书舍人林待聘曰:“副端将论君矣。”待聘乘桧未趋朝,亟告之,桧即奏为起居郎。葵方待引,桧下殿谕阁门曰:“周葵已得旨除起居郎。”隔下。八月庚辰也。

参政李光拟除吕广问馆职,桧不许。时有诏从官荐士,葵以广问应,初不相知也。光既绌,葵以附会落职,主管玉隆观。复直秘阁,起知湖州,移平江府。时金使络绎于道,葵不为礼,转运李椿年希桧旨劾之,落职,主管崇道观。屏居乡闾,忧患频仍,人不能堪,葵独安之。

桧死,复直秘阁、知绍兴府。过阙,权礼部侍郎,寻兼国子祭酒。奏:“科举所以取士。比年主司迎合大臣意,取经传语可谀者为问目,学者竞逐时好。望诏国学并择秋试考官,精选通经博古之士,置之前列,其穿凿乖谬者黜之。”

兼权给事中。侍御史汤鹏举言:“葵以魏良臣荐,躐处侍从;吕广问,葵之死党。乞并罢之。”太学生黄作、詹渊率诸生都堂投牒留葵。翌日,博士何等言于朝,乞惩戒,诏作、渊皆送五百里外州编管,葵出知信州,随罢。

起知抚州,引疾,改提举兴国宫,加直龙图阁、知太平州。水坏圩堤,悉缮完,凡百二十里。傍郡圩皆没,惟当涂岁熟。市河久堙,雨交病,葵下令城中,家出一夫,官给之食,并力浚导,公私便之。进集英殿修撰、敷文阁待制、知婺州。

孝宗即位,除兵部侍郎兼侍讲,改同知贡举兼权户部侍郎。孝宗数手诏问钱谷出入,葵奏:“陛下劳心庶政,日有咨询,若出人意表。今皆微文细故,此必有小人乘间欲售其私,不可不察。”盖指龙大渊、曾觌也。孝宗色为动。

金主亮为其下所毙,张浚自督府来朝,密言:“敌失泗州,其惧罪者皆欲来归,愿遣军渡淮赴之,此恢复之机也。”葵请对,谓不可轻举,累数百言。及遣李显忠、邵宏渊取灵壁、虹二县,败绩。孝宗思其言,拜参知政事。葵始终守自治之说。

兼权知枢密院事。台谏交章言议和太速,葵与陈康伯、汤思退乞令侍从、台谏集议,众益汹汹,诸公待罪乞罢,不许。葵独留身固请,孝宗曰:“卿何请之力也?”曰:“自预政以来,每与宰相论事,有以为然而从者;有不得以强从者;有绝不肯从者,十常四五。洎至榻前,陛下又或不然,大率十事之中,不从者七八,安得不愧于心,此臣所以欲去也。”

尝乞召用侍从、台谏,孝宗曰:“安得如卿直谅者。”遂荐李浩、龚茂良,孝宗皆以为佳士,次第用之。太常奏郊牛毙,葵言:“《春秋》鼷鼠食牛角免郊,况边虞未靖,请展郊以符天意。”诏从之。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