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吴铁城(中华民国时期政治家)

吴铁城(中华民国时期政治家)

吴铁城(18881953),字子增,祖籍广东香山,出生于江西九江。早年在江西九江同文书院读书,1909年经林森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武昌起义爆发后,任九江军政府总参议官,负责办理与军事有关的工作,后被推举为江西省代表出席南京各省都督府代表会议,组织临时政府,制定宪法。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后随孙中山先生赴日本,入明治法政大学攻读法律。1914年加入中华革命党。1915年8月5日奉孙中山之命前往檀香山主持党务,并任华侨《自由新报》主笔,力倡反对袁世凯。1917年回国任孙中山护国军政府大元帅府参军,军政府改组后,随孙中山去上海。1924年9月随孙中山北伐,任大本营参军长;10月回师广东参加平定商团叛乱,兼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1927年6月任广东省政府委员兼建设厅厅长。1929年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委、国民政府立法委员、南京总理陵管理委员会委员。1931年任警察总监、侨务委员会委员。1932年1月任上海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1937年调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939年开始主持中国国民党港澳党务,1940年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海外部长,1941年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军十七师师长兼广州卫戍司令。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最高国防委员。1947年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副院长。1948年调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部长。1949年,移居台湾任总统府资政等职。1953年在台湾病逝,享年65岁。

吴铁城,原祖籍广东,与孙中山同乡。吴铁城父亲在光绪初年到江西九江,初任商店司帐,后自营洋货店,曾为九江商会协理,在当地颇有影响。吴铁城就出生在这里。年少时,吴铁城由其父延师教授,学习经史、外文,17岁入九江同文书院。1909年与林森相识,同年经林森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吴铁城策动江西新军标统马毓宝在九江独立,为光复江西立下功勋。任九江军政府总参议官兼交涉使,负责办理与军事有关的民政外交事务。11月被推举为江西省代表出席南京各省都督府代表会议,组织临时政府,制定宪法。

二次革命期间,吴铁城奉孙中山之命,与居正一起赴江西,敦促江西都督李烈钧讨袁。“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悬赏2万大洋缉拿吴铁城,随孙中山流亡日本,并进入明治大学专习法律。1914年,首批加入中华革命党

1915年8月5日奉孙中山之命前往檀香山主持党务,并任华侨《自由新报》主笔,以笔名“吴舟”撰写大量社论,挞伐袁世凯复辟帝制。袁世凯对吴铁城恨之入骨,通过外交途径在美国起诉吴铁城“无政府”。吴铁城以英语答辩,最终胜诉。这是美国因为起诉无政府而公开审理的第三案。

1917年7月,在孙中山南下护法时,他应孙中山电召,9月来到广州,任大元帅府参军。孙中山因西南军阀专权,愤而去职,吴铁城也随孙中山返沪。1920年11月,孙中山重组军政府时,他再任参军。

1921年5月孙中山任非常大总统,吴改任总统府参军。1921年,吴铁城回故乡香山县参加竞选,当选为县长,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任民选县长。他起用多位留美学生为警察、工务、财政等局局长,甚至任命一名女性为教育局长,开中国妇女担当行政主官的先例。他大兴建设,打破城市的封建框架,拆除城墙,拓宽马路,扩建商业街,发展商业,奠定了现在石岐旧城区的基本格局。拆剩的“铁城东门城墙”至今保存完好,1990年被中山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23年1月任东路讨贼军第一路军司令,2月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兼警务处处长,同年10月被指定为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

1924年3月,任广东全省警卫军司令。同年9月任大本营参军长。10月回师广东参加平定商团叛乱,重兼广州市公安局局长。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独立一师师长,第六军十七师师长兼广州卫戍司令。

在几个革命的紧急关头,吴铁城都坚定地支持孙中山,包括驱赶桂系军阀莫荣新出广州、讨伐桂系军阀陆荣廷以及平定陈炯明叛乱和商团叛乱。吴铁城还是一位理财好手,他发挥交际本领,结交三教九流人士,广开财源,成为筹集军饷的担大梁者,保证了大本营及黄埔军校的经费开支。

1923年10月,吴铁城被孙中山指派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9名成员之一。1924年,国民党一大召开,吴铁城与孙科廖仲恺一同起草一大章程。

然而对于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吴铁城内心里并不赞成,因此自始至终竭力反对国共两党合作。

孙中山在世时,吴铁城的反共右倾态度,曾经受到孙中山的批评,但却得到了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粤军参谋长蒋介石的欣赏。孙中山逝世后,吴铁城、孙科和伍朝枢等人成为广州国民党右派的中坚。吴铁城所在的国民党广州市党部,一度成了反共的大本营。

中山舰事件”发生后,共产党人、国民党左派纷纷抗议和谴责,要求严厉惩办肇事的国民党右派分子。蒋介石感到自己羽翼还没有丰满,反革命时机尚不成熟,不敢立即与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公开决裂,于是采取“舍卒保帅”的办法,惩处几个制造事端的右派分子。结果,吴铁城作为“替罪羊”之一,丢掉了第17师师长职务,还被押解到虎门横档炮台禁锢。吴铁城对此是理解的。

1926年双十节,吴铁城获释后投居上海的孙科家中。后来他又利用与孙科的关系力促武汉方面的汪精卫、孙科等与南京政权合流。

1927年蒋介石在南京建立起国民政府后,决定重新起用吴铁城,任命他为广东省政府委员兼建设厅厅长。重归蒋介石帐下的吴铁城,为了帮助蒋介石完成统一大业,四处奔走。他三次出使东北,以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劝说张学良易帜,充分显示了他的外交才干,也是他一生最引为自豪、最为骄傲之处。

1929年3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委,国民政府立法委员,南京总理陵管理委员会委员。

1931年6月,任国民政府委员;8月任警察总监,侨务委员会委员长。

1931年12月,上海市长张群因学生反日运动高涨,被迫辞职。蒋介石命吴铁城接任上海市长职务兼淞沪警备司令。同月27日又任外交委员会委员。

就在他上任不久,日寇挑起一二八事变蔡廷锴蒋光鼐率领十九路军,不顾装备落后兵力弱小等实际条件,被迫奋起抵抗。

蒋介石仍竭力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1月31日,蒋介石授意军政部长何应钦电告吴铁城:(1)各国领事既出而调停,不得任意射击;(2)通令蒋光鼐、蔡廷锴等将领,没有上官命令,不得任意射击;(3)亲善各国军队与侨民,以取同情;(4)对假托爱国主义之捣乱团体,应严加制止;其他民众爱国之行动,须周密注意,以防“共匪”从中利用机会。

2月15日,何应钦再次致电吴铁城,让他以私人资格与攻沪日军将领谈判,商定“和平”方案。

唯蒋介石之命是从的吴铁城,立即多方拜见,竭力求和。5 月5 日,国民党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断送了上海军民坚持三个月之久的抗战成果。

3月复任侨务委员会委员长。

1937年4月,吴铁城被调任广东省政府主席。5月兼民政厅厅长。旋又兼广东全省保安司令。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吴率省府人员迁往韶关、连县,继续在后方坚持抗战。

1938年12月,李汉魂接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939年春,蒋介石调吴铁城到重庆,主持国民党港澳党务,1940年任国民党中央海外部部长。同年秋奉命赴南洋各国联络和争取华侨捐款资助抗战。他经香港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历时五个月,行程1.5万公里,踏遍130多个城市,发表300多次演讲,轰动了整个南洋地区,为争取海外华侨支援中国的抗战作了艰巨的努力。

1941年5月,吴铁城被蒋介石任命为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协助陈果夫主持国民党中央党务。这样,吴就成了蒋的“幕僚长”。蒋介石让吴出任中央秘书长一职,既显示了蒋介石对吴的高度信任,也表明了蒋介石想发挥吴铁城善于协调各方面关系的特长,平衡二陈与朱家骅等国民党内部的党争

抗日战争结束后,吴铁城是国民党政坛上最活跃的人物之一,被称作“全党的幕僚长”,专以调停国民党内各派系之间的纷争为务。1946年1 月,吴铁城以国民党中央秘书长的身份当选为国民党代表,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为蒋介石个人独裁和国民党一党专政摇旗呐喊。

当各方代表在审议宪法草案时,对“国民大会”的职权问题产生异见,互不相让。结果,吴铁城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令各方都能接受,达成协议。这一方案,被负责起草宪法草案的张君劢写入《宪法原则》第27条,称为“吴铁城条文”。以一个人名命名一条法案,这在近代中国还是第一次,“铁老”之名于是大噪。

1947年6月,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副院长。

1948年11月26日,蒋介石批准行政院长翁文灏辞职,提名孙科组阁。这样,孙科留下的立法院长的位置便理所当然地要由吴铁城来继任,蒋介石也表示同意。可出人意料的是,在孙科开出的组阁名单上,第一个就是“铁老”,要他当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长,并且向蒋介石表示,“非铁老同出不拜命”。蒋介石立即找吴商谈,希望他出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长。权衡之后,吴铁城决定出任行政院副院长,这不仅因为其在历史渊源上植根于粤系并且与孙科关系密切,还在于其对政治前途认识不明,以为大局尚有可为,决定直接出马干它一番。

吴铁城走马上任未久,蒋介石下野了。但蒋介石仍通过电话向孙科内阁发布指令,以孤立代总统李宗仁。对此,吴铁城甚不以为然,与蒋介石之间出现了意见上的分歧。

为了取得美国政府的援助,与共产党“划江而治”,吴铁城与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进行了一次会谈,请求美国贷款。司徒对吴铁城说:“美国国会对中国政府内部不团结表示忧虑,如果蒋先生不出国,南京无从集中权力,因而和谈也就没有希望。”

对此,吴铁城也有同感。他认为,必须尽快劝说蒋介石出国,才能将权力集中在李宗仁和自己的内阁手中。于是,他请曾当过蒋介石机要秘书的李惟果,到溪口转告蒋介石自己急切希望其出洋的意思。

吴铁城没想到,他的这个建议,蒋介石非常恼怒,大骂吴铁城忘恩负义,几天以后,他逼迫孙科内阁辞职,而吴铁城的中央秘书长一职也被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名义下令撤销。

国民党政权迁到广州以后,美国希望李宗仁在广州组成一个与蒋介石截然分开的政府,但蒋介石无意帮李宗仁保广东,暗中指挥从上海、青岛等地撤出来的军队往沿海一些岛屿驻防,吴铁城对此痛加责难。他质问国防部:汤恩伯的部队撤出上海后为什么不去广东而去福建?刘安祺的部队从青岛撤出后为什么不调到粤北而去了海南岛?从军力部署来看,国防部只准备守一些沿海岛屿,根本没有制定保卫华南的军事计划,简直是本末倒置。但参谋总长顾祝同告诉他,这些都是总裁亲自决定的,他也只好摇头叹气。

这时,吴铁城的老部下、新闻局局长汪公纪从巴黎回国,吴对于这个坚定的反共分子的归来格外欣喜,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家里,当晚就与他畅谈形势。汪公纪极力怂恿吴铁城到各国去游说政要,他强调说“人心息息相通,拿海外的人心来振奋国内的人心,再拿国内的人心去振奋海外的人心,互相桴鼓,必有可为。”吴铁城当时听了,默不作声。

过了几天,汪公纪又来劝说:“铁老既有华侨为后盾,也应该及时把握,倘若能够亲自出马激起海外侨胞的向心力,登高一呼,必然能产生奇异效果。铁老有些老关系和老交情,写了十几年圣诞卡的朋友,现在也该认真地做一些正经的事了。”自从1939年开始,每年吴铁城都会向外籍友人寄卡片,都是这位汪公纪经手的,每次都要处理数百张圣诞卡,故而汪有此一说。这一次,吴铁城仍不做声,但想来心里也有一些活动了。不几天,吴铁城就对汪公纪说:“好吧,我们就出去走走,你替我写信呈报总裁。”

1949年8 月,吴铁城在汪公纪陪同下,出访日本、韩国、菲律宾、印尼、香港。其中,日本之行最为重要。当时,美国对华政策白皮书已经发表,美国对蒋介石政权的失望、不满以及不支持的态度十分明显。但吴铁城心中明了美国的反共本质,仍然希望从美国人那里获得对国民党政权,尤其是对李宗仁广州政府的支持。在赴日之前,吴铁城还特地到台湾向蒋介石请示机宜,返回机场时又去看望了王世杰。王世杰的沉默不安与吴铁城的雄心勃勃成了鲜明的对照。王世杰显然对此行不抱太大希望,但困居台湾的国民党大小官员却巴望着吴铁城此行能有所收获,因而在台湾松山机场送行的简直成了人山人海。来送行的桂永清还递过来一本杂志,上面有三个惊心触目的大字“新希望”。吴铁城上飞机后慨然言道:“我们的任务是真大了!”

吴铁城访日是以“中华民国政务委员”、“内阁阁僚”身份出行,虽是非正式的访问,却也引起了美国国务院的不满和冷遇。当时,坐镇日本的麦克阿瑟倒是吴铁城的好友,还特派了高级官员前往迎候。但就在飞机即将降落时,华盛顿忽来急电,命令麦克阿瑟总部不能有任何形式的招待仪式。麦克阿瑟无可奈何地把前去迎候的人悄悄撤离机场。吴铁城下机时,仅有国民党军事代表团团长朱占亮在此迎候。吴铁城遭到如此冷遇毫不灰心,反而颇为自信地说:“麦克阿瑟,不会不见我的。”果然,不久麦克阿瑟就约见吴铁城,不过联络人员事先就给吴铁城带来“不谈政治”的约定。

尽管如此,麦克阿瑟和吴铁城会面的时候,他们还是极其亲热,无话不谈。一周之内,他们就见了三次面,并共进了一次午餐。麦克阿瑟向吴铁城提出,美国政府已放弃对蒋介石的支持,但对李宗仁仍寄予希望。麦克阿瑟对吴铁城作了如下许诺:“希望你们能够支持到圣诞节,那时我必将挺身来救助你们。”

虽然麦克阿瑟极力反共,面对人民解放军在大陆的不断胜利和国民党的节节溃败,他“义愤填膺”,想助其一臂之力,然而他的力量十分有限,他所指挥的驻日美军仅四个师,而每师都面临兵额不足和武器配备不足的问题,因此驰援国民党只是空口说白话。倒是吴铁城经他一鼓励,却十分兴奋,回国后经台湾而去广州,就立即在自己的寓所召开会议,当众宣布麦克阿瑟对他的承诺。全场顿时掌声雷动,一个个原本沮丧不已的军政首脑们兴奋地起立鼓掌。但是国民党军队实在太不争气,没有守到圣诞节,连50天都未能维持。在广州失守的前几天,汪公纪去拜见吴铁城,见他绕室徘徊,怨声不断。

吴铁城不顾年老体迈,为李宗仁政府如此奔走,必然引起蒋的不快。但工于心计的蒋介石并没有立即发作。在1949年7月,蒋介石飞到广州组建“中央非常委员会”时仍提名吴铁城任委员,力图用保住自己在国民党最高决策层次上的地位来换取党国“铁老”对自己的支持。然而“铁老”却对蒋介石的党国越来越失望,借财政税收等问题,吴铁城向受到蒋介石支持的阎锡山内阁猛烈开火。

吴铁城尽管对国民党的内外政策提出批评,但对蒋介石仍是忠心耿耿。一位朋友问他:“那你今后作何打算?”吴铁城凄惨地苦笑说:“到不得已时,恐怕只有到台湾去再说了!”

1949年10月赴香港。

1949年底,吴铁城经香港到了台湾。次年3月,蒋介石复任“总统”职,吴铁城被任命为“总统府资政”,继续辅佐蒋介石,苦心经营台湾孤岛。

吴铁城不久奉命出使印尼,而那时,英、荷等国家已经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印尼对吴铁城等使节十分冷淡,只是碍于以往的交情没有给他闭门羹。1950年春,吴铁城又凭借过去奉命参与韩国独立运动的关系,专程访问韩国总统李承晚及朝野人士。这一次与原来的出访日本印尼两国截然不同,场面宏大、热闹非凡,使得饱受冷落的吴铁城兴奋不已。因为得知他要来访,韩国上下他原先主持韩国独立运动所结交的朋友全都出来捧场,他简直成了活动的中心。访韩期间,他恢复了中韩文化协会,以文化运动为名来加强台湾当局与韩国的反共纽带。

5月,吴铁城又赶往菲律宾。他不但成了菲国总统的座上宾,而且四处拜访侨领,发表反共演讲。在离菲前夕,他又召开党务会议,国民党在东南亚各地的负责人云集一堂,讨论反共策略。在吴铁城离开的前两天。一些华侨来求字,他整天整夜地书写,简直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当时,有个随从向他求墨宝,他掷笔一言道出了天机:“我的字,怎么要得,我现在是在画符。拿了我的符,便永远是国民党,是反共最坚强的尖兵。”

吴铁城为了反共真可谓不遗余力。从1950年到1952年,吴铁城恢复了“台湾国民外交协会”和“华侨协会总会”这两个极端反共的民间团体,企图博得世界“爱好民主自由国家”的援助,以加强“海外两千多万华侨的向心力”。随后,吴铁城又再组中菲、中泰等协会,以加强台湾同这些国家的联络。也许是吴铁城摆出一副“宝刀不老”的架势,大肆宣言“老当益壮”的反共精神所致,吴铁城在台湾的寓所俨然成为“海外各界人士的联络中心”。

吴铁城周游东亚、东南亚各国,游说反共,因而在国际间盛传“亚洲反共联盟”成立,吴铁城也被称为“巡回大使”。不过他毕竟是个年高体弱的老人了,这样心高气狂使得身体逐渐恶化。

1953年11月,“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为收容顾孟余张君劢等人到台湾诸问题,与蒋介石父子产生了矛盾,接着又发生了陈纳德民航队经济案。蒋介石于是下令将王世杰撤职查办。吴铁城与王世杰关系密切,闻听此事,立即特地跑进“总统府”替王世杰求情,并与蒋“总统”正面顶撞。本来,从1949年蒋介石下野后,蒋就对吴铁城支持李宗仁的做法大为不满,现在又来顶撞,更是怒火中烧,将吴铁城骂了个狗血喷头。

吴铁城也不是那种随便服输的人,他毫不示弱,据理力争。

蒋介石气急败坏地指着吴铁城说:“你还有脸活着,党国就是败在你们手里的!”说着摔碎一个茶杯,把“总统府资政”赶出了总统府大门。

吴铁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大辱”?感情一激动,夜不能寐。他本来就患有高血压病,平日每晚只吃一粒安眠药即可入睡。但因对蒋介石一腔怨气,却连吃两片仍睡不着。

1953年11月18日夜,吴铁城服了三粒安眠药,方才入睡。次日早晨,家人发现这位党国“铁老”真的长眠不起了,享年65岁。

早年吴铁城在同文书院毕业后,在他22岁(宣统元年)时,父母为他选配了一门亲事。父亲说:“女方圆圆的脸、有福气,将来会旺夫益子,好一个奶奶相,并且生辰八字也匹配。”这位吴铁城的原配夫人姓马,名凤岐,广东顺德人,父亲在九江轮船公司担任经理。后吴铁城又纳如夫人杨氏,伴吴宦游南北。马氏主要在家里操持家务,抚育幼子,马氏育有二子。

长子吴幼林,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毕业,留学美国,获宾夕法尼亚大学银行财政学硕士学位。早年从事外事活动,1940年任中国驻美国纽约总领事馆领事;1945年参加旧金山会议(联合国成立前的筹备会议),为中国代表团三人筹备委员之一;后来从事金融保险事业,任“中央信托局”副局长,在国际银行保险事业中享誉甚隆,曾担任亚洲再保险集团董事长将近十年,公余喜爱运动及国际社交活动。

次子吴幼良倒没有像父兄那样往政界和商界发展,圣约翰大学电机工程专业毕业后留在美国,走的是普通的工程师道路。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