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吴少诚

吴少诚

吴少诚,幽州潞县人。唐代军阀,原为李希烈部下,李希烈为陈仙奇所杀之后,他杀陈仙奇自立,自吴少诚起,历经吴少阳(吴少诚之弟)、吴元济(吴少阳之子),吴氏割据淮西三十年。

吴少诚(750-809),幽州潞县人。唐朝军阀淮西节度使,割据自雄,不听朝命。

出身将门,其父曾为魏博节度属下的都虞侯吴少诚少年时就因为父亲的缘故被授以官职,后来因事来到荆南,得到节度使庾准的信赖,被留为牙门将。入朝时,路经襄汉,见节度使梁崇义不遵法度,曾密表向朝廷告密。后来,受到淮西节度使李希烈的器重,锐意立功,梁崇义叛乱时,李希烈奉命率兵讨伐,便以吴少诚为前锋。等到乱事平定,吴少诚得到实封五千户。

此后,李希烈步梁崇义的后尘,也叛变割据,吴少诚甘心为其所用。在唐朝军队的打击下,李希烈最后兵败身死,吴少诚等人公推兵马使陈仙奇为留后,朝廷也任命陈仙奇为淮西节度使,但很快为吴少诚所杀,在众人拥戴下,吴少诚自封为留后,开始掌管淮西,并得到了朝廷的同意。

吴少诚勤于政事,公正无私,但他一心割据称雄,因此在辖区大事搜括,并不听命于朝廷。贞元三年,淮西镇的判官郑常和大将杨冀等人密谋驱逐吴少诚,但事泄,二人皆被杀。

贞元十五年,陈许节度使曲环病死,吴少诚趁机扩大疆土,出兵攻掠临颍县,包围许州,这时朝廷下诏削夺了他的官爵,分遣十六道兵马前来讨伐。然而,淮西军队一向精锐,吴少诚又控制严密,因此讨伐战争进行的并不顺利,十二月,官军败于小河。次年,夏州节度使韩全义与陈许节度留后上官等人又与吴少诚的部奖吴秀吴少阳等人战于水南,官军再败。七月,韩全义在屡败之后,驻军于五楼行营,但军心动摇,又没有防备,遭到淮西军偷袭,大败。

此次战役后,朝廷对讨平吴少诚失去了信心,干脆下诏赦免了吴少诚的全部罪行,正式使命他为淮西节度使,还加封为检校仆射。唐顺宗时,又加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唐宪宗即位后,又给吴少诚加官进爵,迁检校司空809年,吴少诚在淮西病死。

唐代农田水利由地方承担,《新唐书地理志》所记载的地方农田水利工程中,相当数量为州的行政长官刺史所主持的。中央通过遣使控制地方水利工程的建设和管理。贞元六年至十六年间淮西节度使吴少诚擅开决司、洧等河灌溉,致使漕船停运。吴少诚竟不听诏令中止。后遣卢群出使蔡州。卢群“凡数千百言,谕以君臣之分,忠顺治义,少诚乃从命,即停工役。”节度使公然冒犯漕运优先的用水原则,反映出当时朝廷对方镇和地方管理权威的势微和节度使对水利工程的控制,但当时中央仍握有水权控制大权。

吴少诚,幽州潞县人。父为魏博节度都虞候。少诚以父勋授一子官,释褐王府户曹。后至荆南,节度使庚准奇人,留为衙门将。准入觐,从至襄汉,见梁崇义不遵宪度,知有异志,少诚密计有成擒之略,将自陈于阙下。

李希烈初授节制,锐意立功,见少诚计虑,乃以少诚所见录奏,有诏慰饬,不次封通义郡王。未几,崇义违命,希烈受制专征,以少诚为前锋。崇义平,赐实封五千户。后希烈叛,少诚颇为其用。希烈死,少诚等初推陈仙奇统戎事,朝廷已命仙奇,寻为少诚所杀,众推少诚知留务。朝廷遂授以申光蔡等州节度观察兵马留后,寻正授节度。少诚 善为治,勤俭无私,日事 完聚,不奉 朝廷。

贞元三年,判官郑常及大将杨冀谋逐少诚以听命于朝,试校书郎刘涉假为手诏数十,潜致于大将,欲因少诚之出,闭城门以拒之。属少诚将出饯中使,常、冀等遂谋举事,临发,为人所告,常、冀先遇害。其将李嘉节等各持假诏请罪,少诚悉宥之。其大将宋炅、曹齐奔归京师。

十五年,陈许节度曲环卒,少诚擅出兵攻掠临颍县,节度留后上官况遣兵赴救,临颖镇使韦清与少诚通,救兵三千余人,悉擒缚而去。九月,遂围许州。寻下诏削夺少诚官爵,分遣十六道兵马进讨。十二月,官军败衄于小河。明 年正月,夏州节度使韩全义为淮蔡招讨处置使,北路行营诸军将士并取全义指挥,陈许节度留后上官况充副使。五月,全义与少诚将吴秀、吴少阳等战于水,官军复败。七月,全义顿军于五楼行营,为贼所乘,大溃,全义与都监军使贾秀英、贾国良等夜遁,遂城守汴宋、徐泗、淄青兵马直趣陈州,列营四面。少诚兵逼水五、六里下营,韩全义诸军又退保陈州。其汴州、河阳等兵各私归本道,陈许将孟元阳与神策兵各率所部留军水。全义斩昭义、滑州、河阳、河中都将凡四人,然竟未尝整阵交锋,而王师累挫溃。少诚寻引兵退归蔡州。遂下诏洗雪,复其官爵,累加检校仆射。顺宗即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和初,迁检校司空,依前平章事元和四年十一月卒,年六十,废朝三日,赠司徒。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吴少诚,幽州潞人,以世荫为诸王府户曹参军事。客荆南节度使庾准器之,留为牙门将。从入朝,道襄阳,度梁崇义必叛,密画计,将献天子,而李希烈以其事闻,有诏嘉美,擢封通义郡王。崇义反,希烈以少诚为前锋。事平,赐实封户五十。希烈叛,少诚为尽力,及死,推陈仙奇主后务,既又杀之,众乃共推少诚,德宗因授申、蔡、光等州节度观察留后。

少诚为 治,能 俭损,完军 实。自希烈以来,申、蔡人劫于苛法而忘所归,及耆长既物故,则壮者习见暴掠,恬于搏斗。地少马,乘骡以战,号“骡子军”,尤悍锐。甲皆画雷公星文以厌胜,诅詈王师。其属郑常、杨冀欲劫少诚,逐之以听命,不克,常、冀被害。少诚尽宥诸将,以结众心。贞元五年,进拜节度使。

久之,曲环卒,少诚间陈许无帅,以兵攻临颍,戍将韦清与贼通,留后上官遣兵三千救之,悉为贼俘,遂围许州。德宗怒,削少诚官爵,合十六道兵进讨。以襄阳兵战吴房、朗山,禽其三将。王宗以寿州兵破贼于秋栅。于时师虽众,无统帅,而宦人监军颛进退,互为异见。既战小河,诸道师未交而溃,弃辎杖不赀。帝乃诏夏州节度使韩全义为淮蔡招讨处置使,上官副之,诸将皆受节度。与贼吴少阳等战广利城,师复败,退营五楼,为贼所乘,遂大溃。全义及监军贾英秀等夜保汴宋、徐泗、淄青兵走陈州。少诚薄水而营,全义惧,退保陈,而潞、滑、河阳、河中兵逃归,唯陈许将孟元阳、神策将苏光荣壁水。全义乃斩潞将夏侯仲宣、滑将时昂、河阳将权文度、河中将郭湘,欲以振师,不能也。少诚引兵去。

全义之败,少诚得帐中诸公书数百番,持以绐众曰:“朝廷公卿托全义破蔡日掠将士妻女为婢媵。”以激怒其众,绝向顺意。少诚弱王师移书于英秀求昭雪。帝召大臣议,宰相贾耽曰:“五楼军退,而少诚卷甲不追,有自新路。”帝意稍挺,少诚复固巢穴矣。然犹以宦者监诸道军。剑南韦皋上言,以为不如择重臣为统帅,因荐、贾耽,“陛下若重烦元老,更求其次,则臣请以锐士万人顺流趋荆、楚,可以攘翦元憝。不然,因其请罪,特加原洗,罢两河诸军,亦其次也。使少诚祸盈恶周,变生帐下,必其贼党,又当以官爵与之,则一少诚死,一少诚生,亦何足赖?”帝遂赦少诚,尽还其官爵。

顺宗即位,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检校司空,徙封濮阳郡王。元和四年死,赠司徒,而吴少阳代之。

原文

吴少诚,贫贱时为官健,逃去,至上蔡,冻馁,求丐于侪辈。上蔡县猎师数人,于中山得鹿。本法获巨兽者,先取其腑脏祭山神,祭毕,猎人方欲聚食。忽闻空中有言曰:“待吴尚书。”众人惊骇,遂止。良久欲食,又闻曰:“尚书即到,何不且住。”逡巡,又一人是脚力,携小袱过,见猎者,揖而坐。问之姓吴,众皆惊。食毕,猎人起贺曰:“公即当贵,幸记某等姓名。”具述本末,少诚曰:“某辈军健儿,苟免擒获,效一卒之用则足矣,安有富贵之事?”大笑执别而去。后数年为节度使,兼工部尚书。使人求猎者,皆厚以钱帛赍之。(出《续定命录》)

译文

吴少诚在贫贱的时候被征去当兵,逃跑后去了上蔡,饥寒交迫只好求助于乞丐中的同类人。上蔡县有几个猎人在山中打了一头鹿,当地的风俗凡是打到大野兽,要将内脏下水祭山神。祭过山神后猎人们刚要吃鹿肉。突然听到天空中说:“等吴尚书!”众人害怕,便不敢吃了。过了很长时间,猎人们又要吃。又听到天空中说:“尚书马上就到,为什么不等?”一会儿,一个像是个做苦工的人,带着个小包袱路过这里,看到猎人,拱拱手坐下来。猎人们问他姓名,他说姓吴,众人都很吃惊。吃完鹿肉,猎人们起身祝贺他说:“您很快就要升官发财了,希望能记住我们的姓名。”然后向他讲述了刚才的事情。吴少诚说:“我是个逃兵,侥幸没有被抓回去。能够当一个吃官饷的兵丁就满足了,哪能有什么富贵之事。”大笑着同猎人们握手告别,过了几年,吴少诚果然成为节度使兼兵部尚书,他派人寻找当初请他吃鹿肉的猎人,送给每个人不少钱财。

《旧唐书》:“少诚善为治,勤俭无私,日事完聚,不奉朝廷。”

新唐书》:“少诚为 治,能 俭损,完军 实。”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