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吴双热

吴双热

吴双热(?1934)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之一,江苏常熟人。名恤,别署双热、一寒、汉魂、光熊等。出身于书香之家,祖传有三声书屋,藏书甚富,故早年曾博览群书。

名恤,别署双热、一寒、汉魂、光熊等。出身于书香之家,祖传有三声书屋,藏书甚富,故早年曾博览群书。又与同邑徐天啸、徐枕亚昆仲结为金兰之契,并撰证盟文,略谓:“海虞市上,同时发现三奇人:其一善笑,其一善哭,其一则善噤其口如哑。笑者之心热,哭者之心悲,哑者之心冷。……世事日非,国事日恶,人事日不轨,肠断矣,心伤矣,乌得不哭?哭不得,乌得不笑?哭既无益,笑亦无益,又乌得不哑?……三人者非他,哑者徐子天啸,哭者徐子枕亚,而笑者即双热。”(郑逸梅《吴双热传》)虽为游戏三昧,却也足见其忧心国事,且又形容得当。吴双热后来确以滑稽著称于世。初应常熟《吴声》之约,开始以短篇小说问世。

1912年应上海《民权报》之招,与徐天啸、徐枕亚同为该报编辑,以长篇小说《兰娘哀史》和《孽冤镜》刊于该报副刊,一鸣惊人,骤享大名。其《孽冤镜》更被上海民鸣社改编为新剧,搬上舞台,盛极一时。《民权报》被袁世凯迫令停刊后,又与徐枕亚、李定夷等合办小说丛报社,创刊《小说丛报》杂志。后应广州《大同日报》之招,前往担任编辑。晚年执教于南京正谊中学,以暴疾卒,终年五十余岁。

吴双热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与徐枕亚、李定夷齐名。他的作品风格多样,既有骈四俪六的文言体,也有通俗易懂的白话体,长篇小说除上述者外,尚有《孽冤镜别录》、《断肠花》、《无边风月传》、《鹃娘香史》、《花开花落》、《女儿红》、《一零八》、《快活夫妻》、《蘸着些儿麻上来》等;短篇集《小说集锦》、《双热小说精华》、《双热嚼墨》、《双热新嚼墨》。

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之一《孽冤镜》,是一部哀情小说。小说二十四回,最早在《民权报》与徐枕亚的《玉梨魂》隔日连载,1914年2月出版单行本。小说选用第一人称的角度来叙述,描写他的一个好朋友王可青的恋爱悲剧。姑苏世家公子王可青先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一个盐商的既丑且恶的女儿成婚,备受磨难,幸亏不久即死了。王可青解脱羁绊,与“我”同游常熟,泛舟尚湖,在湖滨巧遇了美丽的女子薛环娘,两人一见钟情,不久就私自订了婚。王可青回家后,顿生变故,原来他父亲又擅自代他订了一位大官的女儿做妻子。其父知他在外自由恋爱,不禁恼羞成怒,执意要破坏他与薛怀娘的婚事,把他锁禁在家。王可青费尽心机,在老仆王荣的帮助之下,和“我”潜通声气,托“我”带信给薛环娘。再说薛环娘,等着心上人迎娶,但久盼不至,后来得到“我”带去的信。不是由于她的过错,也不是由于王可青的过错,却必须为封建的家长专制承受与爱永久分离的人间悲剧,薛环娘悲痛呕血而死。王可青和大官的女儿结了婚,孰料又是一个悍妇。王可青不堪其虐,发疯而死。全书就此结束。这不只是一个单纯意味上的哀情故事,里面蕴涵着对父权的声讨父亲的干涉使失去了爱情的儿子精神崩溃。

故事是悲哀凄婉的,但由于堆积了过量的典故,装饰了过量的辞藻,而仅仅只能停留在对华丽的语句的欣赏上。以现代的眼光看,他犯了一个缺乏性灵的作家惯犯的错误,由于作者屈服于对骈文文体的嗜好,致使典故和对偶毫无节制地堆砌,彻底搅坏了读者的胃口。

但是,我们不能不说《孽冤镜》的出现是顺应了当时的潮流,并且由于融入了梁启超的利用小说来改造社会的主张,因而取得了较大的成功。吴双热也因此成为鸳鸯蝴蝶派的两大重镇之一。

夏双刃在《民国以来旧派小说家点将录》评:

天满星美髯公朱仝 常熟吴双热 嚼墨庐

哑者哭者笑者,笔者歌者醒者。心上血,双热也。汉魂先生与秋魂、枕霞兄弟义结桃园,自称海虞三奇人,即哑者天啸、哭者枕亚、笑者双热。其中一哭一笑,为鸳鸯蝴蝶派之典型作者。《孽冤镜》与《玉梨魂》,并为骈俪小说之典型作品。晚年才尽,执教中学,以暴疾卒。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