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吴俊升(民国时期奉系军阀主要头目)

吴俊升(民国时期奉系军阀主要头目)

吴俊升(18631928),字秀峰,后字兴权,又字子琴,绰号吴大舌头,奉天昌图人,奉系军阀。十七岁进入辽源捕盗营。

1912年,满族王公勾结日人,策动“满蒙独立”,吴俊升率部给其以沉重打击。1921年任黑龙江省督军兼省长。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吴俊升任第5军军长。1925年郭松龄反奉,吴俊升任讨逆军总司令,兼左路军团司令,击败郭松龄部队。1928年北伐战争张作霖失败后,决定息争罢战,退兵关外,吴俊升前往山海关迎张作霖返奉,于当年6月4日,在沈阳皇姑屯与张作霖同时被日本人炸死,卒年65岁。

投身军旅,累功升迁

吴俊升,字兴权,祖籍山东济南历城县,世代务农。咸丰末年,山东年景不好,迫于生计,便迁到东北谋生,后在奉天省昌图府(今辽宁省昌图县)兴隆沟村落户。清同治二年农历八月廿九日(公元1863年10月11日)出生。吴俊升共有姐弟妹八人,他在男子中居长,下有两个弟弟。因家贫,七八岁时便给人家放马牧羊,十三岁去四平街庆丰当铺做小伙计,由于性情顽劣,惹事生非,不久即被辞退。后又随其父贩过马匹。

光绪六年(1880年),十七岁的吴俊升加入辽源捕盗营,先后做过伙夫、马夫,三年后被编入骑兵。因善医马疾,为骑兵营官看中,先后升什长、哨官。他在军中,作战勇敢,在蒙境查干花、昭苏太子等地剿匪有功被多次提升,迄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官至奉天(今辽宁省)奉天后路巡防营统领,候补总兵,与张作霖、冯德麟、马龙潭被称为奉天的四大军事重要人物。

辛亥革命爆发后,吴俊升受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命与张作霖等联名致电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要求勤王,尽忠清廷。

崛起奉系,统治黑龙江

民国元年(1912年)8月,吴俊升在东三省击退了蒙古军的进攻。翌年2月,升任奉天第二骑兵旅旅长。11月,驻扎林西,镇压宗社党叛乱。民国三年(1914年)2月,授陆军中将;3月,兼任洮辽(今洮南市)镇守使。,得封二等男爵。

民国四年(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吴俊升因与张作霖等共上《变更国体请愿书》,被封为二等男爵。在讨袁运动中,又与张作霖联手驱逐了亲袁的奉天将军段芝贵。民国五年(1916年)10月,吴俊升在林西之战中击败蒙古军。同年,他的部队同日本军队发生冲突,造成郑家屯事件,北京政府命令他向日本方面谢罪并承诺赔偿。

民国六年(1917年),第二十八师师长冯德麟起兵反对张作霖,吴俊升支援张作霖,将其击败。因为该功绩,张作霖任命他为第二十九师师长。同年,北洋政府授予他一等嘉禾章。民国八年(1919年),在讨伐吉林督军孟恩远之际,吴俊升被任命为北路总司令,和东路总司令孙烈臣夹击孟恩远,令其屈服。民国十年(1921年)3月,吴俊升被任命为龙江督军兼署省长,晋授陆军上将衔。

此后七年,吴俊升统治龙江省。他的内政手腕笨拙,而且图谋私利,贪欲强。同属奉系将领的张作相后来统治吉林省数年间,内政成绩突出。吴俊升在黑龙江的统治与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直奉大战,击败郭松龄

民国十一年(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俊升被任为奉军后方警备。奉军战败后,北京政府顺从直系分裂奉系的企图,任吴俊升为奉天督军。而吴俊升为忠于张作霖,通电拒不受命。同年6月12日,张作霖和吴俊升在滦州宣布东三省独立,实行联省自治,张作霖被推举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吴俊升被任命为保安副司令兼黑龙江保安司令。作为龙江军事训练处督办,吴俊升参与了奉系的军事改革。

民国十三年(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俊升被任命为奉军第五军军长,配合第二军作战于热河。战后,受命督办黑龙江军务善后事宜。

民国十四年(1925年),吴俊升任善后会议委员,不久,又兼任东北陆军第十八师师长。同年11月,奉军将领郭松龄在滦州发动兵变,先后攻占锦州、新民,逼近奉天(今沈阳市)。吴俊升被召回奉天议事,并对张作霖言“和郭鬼子誓不两立”。张作霖即委任吴俊升为讨逆军总司令。

吴俊升在巨流河召开军前会议时说:“我是老粗,不懂得红蓝铅笔在地图上怎么划,可我知道两人打架,我扯谁的后腿,谁就趴下下。”在作战部署停当后,他又做最后训话,要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不然大家都不能存在。临行又决定由旅长梁忠甲代理他的职务,随即亲率骑兵由辽中间道奔往郭军司令部驻地白旗堡,到后,先烧了郭军的军械弹药,粮秣仓库,使郭松龄力穷势绌终而溃败。当时,吴俊升和杨宇霆主张杀掉参加叛军的奉军官兵,张作相和韩麟春则要求对这些官兵宽大处理,最后张作霖听从了后者的意见。

败回奉天,命丧皇姑

张作霖于事后召开会议,提出要引退让贤,将政治交给王永江,军事交给吴俊升。而奉系主要军政骨干坚请张继续主持东北大局。但张表现得意态坚定,因事关东北局势,会议情绪紧张。在议论中,吴俊升摇头摆手地说:“我一天也担任不了,你不干,咱们一块撂下。”又说:“谁英雄?我看我们都是狗熊,只有大帅是英雄。”逗得与会者纷纷大笑。

民国十五年(1926年),为应对广州国民政府的北伐,吴俊升和张作相主张保境安民。张作霖、张宗昌则持强硬意见。同年12月,张作霖被张宗昌、孙传芳拥立为安国军总司令。民国十六年(1927年)6月,张作霖自任陆海军大元帅,以吴俊升为安国军第七军团军团长。10月,吴俊升被任命为东三省边防司令兼保安总司令。晋升陆军上将,授将军府“兴威将军”。当时东三省内反北洋政府以及反日的暴动频发。吴俊升使用武力强行镇压,结果奉系的威信大大受损。

民国十七年(1928年)5月,奉军为北伐军所败,张作霖决定撤军出关。6月3日,张作霖乘专车离京,吴俊升闻讯远迎至山海关,二人同乘一节车厢回奉。4日清晨,行至皇姑屯附近,触发了日本关东军预埋炸药,车厢被炸毁,吴俊升被铁路道钉穿入脑部,当即丧命,时年65岁。张作霖受重伤,当晚死去。

吴俊升死后,遗体先在奉天厝寄,民国十八年(1929年)8月,埋葬于昌图县兴隆沟五龙岗。

吴俊升的外孙女为著名华裔设计师、被称为“婚纱女王”的王薇薇(Vera Wang),美国华裔,1949年出生于纽约曼哈顿。旗下拥有多个个人品牌,如中、平价衣服及香水品牌,曾是花样滑冰运动员。

吴俊升的身量矮,为人粗鲁。年幼时嘴受过冻伤,以致说话吐字不清,常是磕磕巴巴,唔唔、晤唔,被人戏称“吴大舌头”。他貌似憨庸,而心实狡黠。当其成为奉系骨干,掌握兵权后,便大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手段。他任黑龙江督军时,在各地安插亲信,诸如“石家二兄弟,董家三父子,赵家五虎,刘家御外甥”之流皆听命麾下,吴对他们尽可颐指气使。又自觉无能主持省政,即将政务推给教育厅长于驷兴代行省长事。在直奉战中,他为支付巨额军费,不顾损害人民利益,竟动用省内大部财力,又指令黑龙江省广信公司增发纸币,造成地方货币贬值,使地方经济受到很大影响。

吴俊升为保持奉系军阀对东北的统治,对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进行血腥镇压,对些影响局势的事端,一概遏止,断然扼杀。民国十一年(1922年)冬,驻防海拉尔混成二旅步兵团的两连士兵因不满长官克扣军饷,愤而携械离队,声称“宁做流寇,永不当兵。”吴俊升闻知,立即亲赴海拉尔,将离队者召回,用好言相劝,并答应补发欠饷、惩处有关人员。又说:“驻防边境十分劳苦,应马上换防,回省城休整。”离队士兵听他这样表示,便满心欢喜地随他登车而返。行至五福站,吴突令停车,命两连士兵徒手下车等候听他训话。士兵们下车正在整队时,猛遭车上预伏射手袭击,士兵们至此方知中了吴的毒计,但已逃脱不迭,幸免者只有数人。闻者无不忿恨啐骂吴之诡诈凶残。民国十二年(1923年)吴俊升收编了数百名土匪。后因匪首们争夺职位和匪徒们的行为不轨,吴便佯称开会,将匪首骗至督军公署。因先巳通知不得携带武器,所以他们尽皆徒手入内,刚刚就座即被捆缚,随即全部枪决。同时派兵将驻在南大营的收编匪徒包围,用机枪尽行击毙。民国十七年(1928年),通化,临江等十几个县农民组织大刀会。吴俊升调集兵力组织围剿。在攻击中诱杀了大刀会的领导者张树声和尹老道,有三千五百多大刀会成员和农民被杀戮(连12岁的儿童也未得逃生)。但他对日本人却是毕恭毕敬,宣扬“中日亲善” 不遗余力。他严令军警不准对日本人稍有不逊,并要尽力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民国十七年(1928年)一日本军火商被杀,他用15000元悬赏缉捕凶手,还宜称如由军人捉得,则予提拔升级。平时遇有日本人来访,不论来者是何身份,一律设宴款待并召僚属作陪,表示诚佃,以换取日本人对他的好感。张作霖在关内军事节节失利,急调刚刚镇压大刀会返防的吴俊升入关助战,原拟4月29日调号称“福将”的吴俊升率新进关的吉、黑两省军队到德州布防,后因张宗昌退出济南,一败涂地。张作霖闻报急开重要会议,吴氏参加。张作霖不得不改变计划,任命吴俊升为东三省后方总司令。张作霖鉴于大事已去,决定借口停战息争退守关外。5月2日,吴俊升携张作霖眷属回奉。吴俊升在榆关设后方总司令部,应援撤退奉军。

吴俊升利用权势在郑家屯、通辽、洮南、齐齐哈尔等地取得二十七万余垧土地和很多房产,出租房不下万余间。在奉天、郑家屯建有规模宏大的住宅和家庙,还在大连购置了别墅。由他独资、合资经营的企业有杂货店、钱庄、烧锅、粮栈,电影院和电灯厂。在银行有巨额存款,并保藏有大量的珠宝。他曾颇为自负的表示不让张作霖为东北的首富。

吴俊升是奉系军阀中仅次于张作霖、冯德麟的第三号人物,集强悍、愚昧、荒唐、残暴于一身,却又善于玩弄权术,伪装门面,权作斯文。他广为搜集字画,自己也颇喜欢画虎,虽然技法不高,但文人墨客一吹捧,也就画随人贵。他还学会写大草“虎”字,别具一格,常用以馈赠。吴俊升不惑之年开始读《三字经》。

吴俊升有几样嗜好:第一是良马;第二是武器;第三是珍禽和猴子;第四是女人;第五是钱财。烟酒鸦片概不受用。

据称他洮南和齐齐哈尔郊外养了良马三千余匹,在督军署后院马厩里也养着二百多匹。每日清晨,他必到马厩看马。有客人来,在谈话中只要提到马,他便勃然兴起,与来人大谈《相马经》,末了总要邀客人一同去看马,有时还召来精于骑术的差弁当场表演一番,他偶尔也当众搬鞍跨马骑一趟,这是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每入此境,便不计其他,兴尽方休。

除了爱马,他还酷爱枪支、刀、剑。每遇新货、珍品,便不惜重金收购。他的办公室、客厅,居室都以马的雕塑、绘画,枪支和刀剑为主要陈设。

另外,他还十分喜爱女色,对女人比起张宗昌的“姨太太队”稍有逊色,但也三妻四妾供寻欢作乐。妓院,歌馆是其经常驻足之地。他有妻妾四房,元配生过两女,但均夭亡。后娶石氏,生有一子一女,迄元配过世便扶为正室。后又纳靳氏、李氏。李年龄最小,归吴时才14岁。后靳氏与他离异,石氏携带子女常住奉天,只有李氏随在身边。他自己的嗜好从不隐讳,曾恬然大书“自古名将爱良马,从来美人属英雄”的联语(吴本不会写多少字,这几个字是他练熟了的),自诩为名将、英雄,更以拥美人得良马为得意。

此外吴俊升还有特殊的癖好,就是把珍猴视为掌上明珠。堂堂督军属后院,大多为马厩猴舍而占。大小珍猴成群结队,设专人喂养,费用惊人,全由公家开销。

吴俊升只要不外出打仗,每日清晨必到马厩、猴舍巡视一番。他一见到猴子和马,就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由于吴俊升素日处理政务以喜怒为是非,任免官吏以金钱为进退,故常在马厩和猴舍拍板定夺,这里就成了最佳的求官行贿场所。一些无耻之徒趁此机会阿谀奉承而官运亨通,加官进爵。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