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后蜀

后蜀

后蜀(933年966年),又称孟蜀,是中国历史上五代十国中十国之一,孟知祥所建,定都成都(今四川省成都)。盛时疆域约为今四川大部、甘肃东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其疆域较前蜀而言要小,其中后蜀的疆域东线和北线最为显著。东由襄樊退至重庆一带,北也由甘陕退到广元

同光三年(925年)后唐灭前蜀,孟知祥(874年934年)被任为西川节度使,次年入成都,平定叛将李绍琛,整顿吏治,成都始安。后唐长兴四年(933年)孟知祥被封为蜀王,次年孟知祥在成都建都称帝,年号明德,国号蜀,史称后蜀。孟知祥之子孟昶颇能励精图治,境内很少发生战争,是五代时期经济文化较发达的地区,后蜀维持近三十年和平。

北宋乾德二年(964年)十一月宋太祖发兵攻蜀,次年正月孟昶向宋朝投降,同年去世。966年北宋将当地所有反抗全部镇压下去。

后蜀为邢州龙冈(今河北邢台)人孟知祥 创建。唐朝末年,孟知祥在晋王李克用手下做事,得到赏识,李克用将其弟李克让之女嫁给孟知祥为妻。李存勖继晋王位后,任他为掌管机要的中门使之职,后又任太原留守。后唐灭前蜀后,枢密使郭崇韬推荐孟知祥为西川节度使,唐庄宗遂命其充任此职,并加同平章事衔。此次攻灭前蜀,庄宗之子魏王李继岌名义上为统帅,但实际兵权却掌握在枢密使郭崇韬手中。灭蜀之后,郭崇韬功大,受到庄宗的猜忌,便遣使处死了郭崇韬。郭崇韬死后,灭蜀军队群龙无首,魏王李继岌无力控御局面,蜀中大乱。孟知祥见此,急驰入蜀,承制宣抚,稳定人心。

魏王引军北归途中,适逢洛阳发生兵变,庄宗被杀,魏王随即自杀身亡,唐明宗李嗣源即皇帝位。孟知祥见中原混乱,遂产生了割据蜀中之意,他加紧训练军队,整顿军备。明宗派人催促其将蜀中所馀钱物上交朝廷,孟知祥拒不输送。不久,他处死了明宗派来的监军使李严,又拒绝了后唐朝廷要其输送的助礼钱一百万贯,与东川节度使董璋联合,公然对抗朝廷。明宗派军征讨,由于道路险阻,战而无功,只好退还。在中原王朝的威胁消除后,他又与原来的同盟者董璋发生冲突,经过激烈的战斗,孟知祥消灭了董璋的军队,占据了东川。后唐长兴四年(932年),唐明宗授孟知祥为剑南东西川节度使、成都尹,封蜀王。公元934年,明宗病死,孟知祥遂在成都称帝,国号仍为蜀,史称后蜀。半年后,孟知祥病死,其子孟昶继位。

孟昶与前蜀王衍不同,并不是宋人所说的昏庸之主。他幼年即位,不能亲政,将相大臣多为孟知祥的故人,骄横不法,夺人田宅,穷奢极欲,视孟昶如无物。孟昶要想整顿政治,必须首先铲除这些元老勋臣。经过激烈的斗争,孟昶终于如愿以偿,铲除了这些旧臣,开始了亲政。

后晋末年,契丹攻入汴梁,四处烧杀抢掠,引起了中原人民的反抗,中原陷入一片混乱。此时南唐由于在伐闽战争中实力受到极大削弱,无力北伐,而后蜀虽然实力未损,却丝毫也没有夺取中原的雄心,只能贪图眼前一些小利。

后蜀广政十七年(947年)十月,原后晋晋昌节度使赵匡赞向后蜀请降,并请求出兵终南山以接应。后蜀根本没有进图关中的思想准备,所以没有及时反应。两个月后,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后蜀才有所行动,派兵接应长安方向的赵匡赞。这时刘知远已经称帝,建立了后汉王朝,岂能允许关中落入他人之手。在后汉军队的打击下,后蜀军队败退大散关,损兵折将,而未获尺寸土地。此后,后汉镇守关中的大将李守贞、赵思绾相继叛乱,并请求归降后蜀,由于蜀将畏缩不前,丧失战机,这些叛乱相继被平定,后蜀一事无成,仍旧龟缩于两川之地。待到北宋建立之后,全国统一的形势更加成熟,后蜀的灭亡遂不可避免了。

后蜀广政二十八年(965年),北宋大将王全斌率大军攻打后蜀,很快兵临城下,孟昶率众投降。宋军从出兵到灭亡后蜀,前后不过六十六天时间,可见后蜀是如何的不堪一击。但之后当地公推文州刺史全师雄为蜀王坚持抗战,直到第二年才被镇压下去。

孟昶亲政后,留心政事,放归了宫中大批宫女,让其自由归家。他还向地方州县颁布了“戒石铭”,要求地方官员爱护百姓,抚恤流亡,节约开支,其中说道:“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莫不仁慈。”这些话对后世都有一定的影响。孟昶即位之初,生活也比较节俭,寝殿卧具,不用锦绣,盥洗用具,除了用一点银外,多为黑漆木器。在刑法方面,推行轻刑,尤其在死刑方面,更加谨慎。为了节约开支,三十年不举行南郊大典,也不放灯。所有这一切都对减轻百姓负担,恢复和发展生产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与前蜀王衍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但是孟昶的作为是有限的,尤其是其统治后期,生活逐渐奢侈,以至于所用溺器(夜壶),皆以七宝装饰。由于身体逐渐发胖,他外出时不能骑马,而是乘坐步辇,垂以重帘,环结香囊,香闻数里,人不能识其面。由于蜀中久安,宗室贵戚,达官子弟,宴乐成风,以至于有人长到三十岁,竟不识稻麦之苗。每年春季,成都浣花溪一带,歌乐喧天,珠翠填咽,贵门公子,华轩采舫,共游于百花潭上。楼阁亭台,异果名花,流溢其中。官员徇私枉法,贪赃受贿之事,层出不穷,甚至在科举考试之中,也不能免除贿赂,所谓贿重者登高科,主考官以贿赂多少,确定是否中选,而面无愧色。有的司法官员竟然指着狱门说:“这就是我家的钱炉。”对于这种种现象,孟昶皆不能纠正,故宋人批评他说:“节俭仅限于自己一人,仁厚却容忍了奸恶,这些只不过是匹夫小节而已。”

由于孟昶不能力纠弊端,整顿官场歪风,致使后蜀政治逐渐腐败,这种情况与同时期的南唐颇有相似之处 。

高祖

孟知祥

874年—934年

933年934年

孟昶

919年—965年

934年965年

明德(934年—938年)

广政(938年—965年)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