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北大营

北大营

北大营是中日两军冲突最初开战地,北大营奉天北郊大约3英里处的一个部落,是东北军营所在地。现在奉天附近有大约三大队的日军驻屯。在满洲,现有的我军总兵力是相当于平时一个师团的三分之二。

经常驻在驻屯师团和六个大队的铁道守备队,在奉天的日本人,根据昭和五年七月末调查有2万6千余人。正如号外中坦率地承认,事变之前,即1930年7月,在奉天的日本人就对北大营进行了深入调查。虽然是军事禁区,北大营却因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日本驻奉天特务机关以各种方式,不择手段地猎取北大营的军事情报。一些日本军官还以“互访”为名义出入营区,对北大营的实际情况进行窥探。

东北军在沈阳的军营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东三省总督徐世昌有感于奉天乃清朝“肇兴之地”,为加强对沈阳城(当时称奉天)的防务,倡导修建了北大营。

九一八事变前,对于日本关东军来说,北大营 已经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

《大阪朝日新闻》号外 昭和六年九月十九日

(联合奉天19日发急电)

引起这次突发大事的是奉天军的精锐第七旅,旅长叫王以哲是精神振奋的青年。根据我军发表,事件的开端是在10时40分,北大营的正规东北军400名,突然企图破坏满铁铁桥,为了击退,我军开始了战斗。

北大营,是东北军第七旅驻地。七旅是东北军的劲旅,《朝日新闻》号外称其为“精锐”。

这支劲旅的主官名叫王以哲。

然而,“九一八”那个晚上,这样一支精锐之旅,在几百名敌人的进攻面前,确确实实是输了,丢弃了营房,丧失了武器,有的官兵在睡眼蒙中成了枪下屈死的冤魂。

造成这一幕惨剧的原因,竟是上峰一再强调的命令:“不抵抗!”

当日军向驻守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营房进攻时,由于是周末,留在旅部值班的最高指挥员是旅参谋长赵镇藩上校。赵镇藩在枪炮声中,向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请示应急办法。

面对赵镇藩的请示,荣臻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如果单看后面八个字,倒很像勇士的豪言壮语。

三十多年后,作为起义将领的赵镇藩出任山西省交通厅厅长,回忆起当夜荣臻的指示,他仍然觉得“不可理喻”。

正因为日本帝国主义已经洞悉了蒋介石的政治态度,所以才敢于突然袭击。

不抵抗的命令,封锁了自卫的脚步,偃息了反击的枪声。

九一八事变之夜 ,南满路、安奉路沿线的日军,全面出动,仅仅一天的时间,辽宁的战略要地和主要城镇,大部陷入敌手。

九一八事变,是中国的国耻,是中华民族的悲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初国卿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79周年纪念日。从昨晚开始到今天中午,沈阳下了一场很大的秋雨,气温从零上29度一下降到16度,中秋的清冷和这一天的历史记忆,让我越发感到心情郁闷。看央视与各省卫视及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很少有关于“九一八”的报道,只有凤凰网还有数条关于这个日子的文章。是什么让这些媒体如此麻木,我不得而知。我想去“九一八”的爆发地北大营,然而一想北大营已不复存在,它早已在五年前的沈阳城市改造中被拆毁了。我还惦记远那位在钓鱼岛撞船事件中被日本非法抓走十余天的福建渔船的船长,他的“九一八”之夜又该如何度过。

79年前的今天,世界似乎很平静,白天没有什么值得一书的新闻。在中国,有两年事还算引人注目。一件是《新天津报》因误用电通社所发的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在江西被谋杀的消息,引发天津市政当局查禁,勒令停刊。另一件则是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在军政要员的陪同下,登上“永绥号”战舰,他将要亲赴江西,督师剿共。

那一天的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也是刚刚下过一场雨,一身绒装的蒋介石,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地上了军舰,溯江西行。

晚上的北平,中和戏院,正在上演梅兰芳的《宇宙锋》,是为庆祝东北军入关助蒋打胜中原大战一周年。在北平协和医院养病多日的张学良,也携夫人于凤至前来看戏。

入夜的沈阳,秋冷凝霜。日本关东军兵分两路,逼近东北军驻地北大营。10时许,茫茫长江上的蒋介石还在为前方剿共点事失利头疼不已,他摊开日记写下:“对匪决取包围策略。”10时过后,北平的中和戏院里座无虚席,然而就在梅兰芳演出高潮迭起的时候,张学良的坐位上已经空空如也。

原来晚上10时许,日本关东军自行炸毁了南满铁路柳条湖一带的一小段,并以此为借口,突然袭击了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在北平,接到东北战报的张学良,匆匆赶回协和医院。日本关东军进攻北大营时,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根据张学良几日前的指示,命令北大营士兵暂时不允许抵抗,等待命令。随后,荣臻紧急请示张学良,而张学良对此的回应是:不得开枪还击。8000多东北军被“不抵抗”的命令逼入绝境,面对冲进北大营的500多日军,他们的手里竟然没有武器。短短几个小时后,沈阳沦陷。

在沈阳,10时过后,在一片枪炮声中,全城几乎没有人入睡。辽宁省政府秘书长金毓黻那天晚上应文学专修科毕业同人王敬生之邀,于鹿鸣春吃过饭回到家中。他当晚的日记这样记述道:“夜间十时,枪声大作,后则炮声隆隆,达旦稍息。吴仲贤以电话见告,余自梦中惊起,始悉日军向北郊兵营,业已占领,商埠警察局亦被占,情形之严重,殊出不测。余不能成寐,坐以待旦。一月以来,日本各界昌言出兵占据满洲,报纸宣传,有箭在弦上之势。我方之应付稍形迂缓,且鲜负责之人,以致演成今夜之情形,思之不禁愧愤!”

沈阳的战火燃烧之际,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还行驶在茫茫长江上,他也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东北的危机。直到第二天下午,蒋介石才接到张学良关于东北事变的电报:“昨晚,倭寇无故攻击我在沈阳的兵工厂。”这时蒋介石才得知,就在他离开南京的当晚,“九一八”事变爆发。于是他在日记中郑重地写下:“天灾匪祸相逼而来,明知危亡在即,亦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第二天,胡适也知道了沈阳的事变。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今早知道昨夜十点,日本军队袭攻沈阳,占领全城。中国军队不曾抵抗。午刻见《晨报》号外,证实此事。此事之来,久在意中。八月初与在君都顾虑到此一著。中日战后,至今快四十年了,依然是这一个国家,事事落在人后,怎得不受人侵略!”

胡适与金毓黻两位学者以其清醒的认识,都点到了“九一八”事变的本质,今天读来,对应中日今日之形势,仍给人应深刻启发。

……

从“九一八”那天起,中国人民经过14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但中日之间的民族积恨却是难以消弭,两国还有一战的可能仍然存在。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令人难以相信和不可理解的是“九一八”事变地的北大营却在沈阳消失了。

2005年5月,北大营所在地的沈阳市大东区在城市改造过程中,拆除了北大营唯一存在的兵营马厩。对于此事,中新社、新华社及沈阳当地媒体《华商晨报》等都作了大幅报道。

中新社 5月18日记者金果林的电稿题目是《救救沈阳“北大营”》。5月28日《新华每日电讯》报道的题目是《北大营:打响抗战第一枪之地被拆光》,副题为《当地干部称:北大营早就开始消亡,不属于文物,不能光用感情去衡量它的价值》。5月23日,《华商晨报》报道了78岁的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名誉会长、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张一波在北大营遗址的情形:“北大营没有毁于日军的炮火,却毁于当代的施工建设!”张一波坐在残存的一堵砖垛上,泣不成声。张一波质问:这么重要的一处抗日战争历史遗迹,为什么没有把它记录在案加以保护?他告诉记者:“历史不容忘记,国耻被拆,如何做到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呢?日本方面不断篡改教科书,否定侵华历史,作为侵华证据的北大营怎么能够被拆掉呢?北大营是中国人民打响14年抗日战争第一枪的地方,是日军侵华的重要见证,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不应该就这样消失掉。”

对此,《新华每日电讯》写道:面对一些民间学者的惋惜,李坚(注:大东区文体局负责人)认为,至于以前那些残存的建筑没有得到保护,与当时的文物保护制度和社会环境有关,现在追究已经没有意义。从文物角度来看,“马厩”是不是文物,并不是由专家学者来鉴定,而是由政府组织认定的。经过他们的考证,这一处地方并没有更多的实际价值,不能光用感情去衡量它的价值。既然北大营没有被列入文物,从程序上看,拆除那个马厩并没有错。他说,保存和见证“九一八”的历史,“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就足以完全发挥作用了。”

拆毁北大营遗址确是“由政府组织认定的”。当时的沈阳大东区区长是曹振家。在拆除北大营遗址两年后的2007年9月17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贿罪判处曹振家有期徒刑14年。但不是因为他决定拆除北大营遗址这件事。

……

当我写至此处的时候,沈阳城里每年例行的纪念“九一八”的警报声再次响起,时间正好是晚上9时18分。不过,79年前的沈阳城里,此刻“九一八”的枪声还没有响起。再过42分钟,中国14年抗战的第一枪才算真正打响。

听到这让人警醒的警报声,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在这样一个耻辱的夜里,并没有因为当年的战胜国而怎样的自豪。因为我们的钓鱼岛还在哭泣,在我们自己的领海里,还有我们的同胞被倭寇抓走,当下,在“九一八”之夜,还被关在日本人的拘留所里。

“九一八”撞上钓鱼岛,今夜,无论如何,我都抹不去79年前那种金毓黻式的愧愤!

2011年5月,文史爱好者郑英杰、陈赫、孙叶新等在大东区柳林街附近,发现一处军队家属院里,有三趟平房与周边的建筑明显不同,普通的房屋是红砖青瓦,而这三栋房子却是“青砖铁皮”。文博志愿者在网上查看卫星地图,并与日本人绘制的北大营地图比对,发现这几处房子与北大营原址位置十分吻合。
  于是,他们找到了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和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张洁,两人经过实地考证后确认,三趟营房共有近百米长,建筑面积约1500平方米。这里就是仅存的北大营遗址,应该立刻予以保护。
  “整个营房为青砖结构,棚顶为铁质,与历史文献记载基本相同。”王建学说,按照位置进行分析,仅存的三趟营房所在地是东北军第七旅620团的战车营和军乐队营,这里成为寻找“九一八”事变的唯一见证,著名的北大营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

2014年9月2日,沈阳文保爱好者“关外三陵”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北大营子药库正在消失”的文章。在文章中,他写道:北大营是指清末东北军在沈阳修建的军营,民国期间是东北军劲旅第七旅驻地,1931年9月18日晚在此发生了举世瞩目的“九一八”事变。由于历史变迁,北大营的历史痕迹存留下的已经不是很多了,现存遗址建筑为三栋军营营房遗址,已被列为沈阳市不可移动文物。但还有一处重要遗址就是北大营子药库遗址,该遗址原为沈阳东基集团所有,现为沈阳土地储备中心管理,已经闲置三年左右。2014年6月以前保存完好,2014年7月该遗址被人为破坏破损严重,作为“九一八”事变重要的历史遗迹,文保志愿者认为政府应该出面保护该处重要遗址免遭破坏。原子药库共有十余栋砖石结构券顶土围仓库,均为青砖建筑,局部为红砖建筑疑是伪满时期改建。

北大营第一枪反法西斯阵地 暨少帅 药膳研发推广活动营立意让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无须去砸日系车!

不必游行使领馆!放弃高呼或是贴出“钓鱼岛是中国的”!告别幻想手撕鬼子后戎装在TOKYO街头征女优劳军的情景!不会只是徜徉博物馆中叹息,蜷倚屏幕前垂泪,辗转熄灯后意淫,对于四万万伍仟万先祖的惨遭蹂躏,你,不再只是观众;你,化身正义战士,爆发小宇宙,投出大杀器,不着戎装就能报效祖国,不荷枪弹就能打击侵略者,不赴险境就能圆抗日梦想!

北大营第一枪反法西斯阵地 七一战役展开众筹人员及资金,适用国际法及中国法律,适用不动产纠纷诉讼的属地管辖原则 [3],通过民间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及企业对“九一八”事件中损毁的北大营东北军营房予以赔偿。本次诉讼战役的深远意义是划时代的,北大营将改写历史,彻底告别屈辱的代名词!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不要再COPY,警视你我,提醒子孙,中国人不会再任人宰割欺凌;中国梦里不会有毒气刺刀;强国梦里不会有割地赔款;强军梦里不会有不战而屈! 你少要犹豫,你休须畏缩,莫再空谈爱国,沥干网络灌水,献一诚心,出一绵力,集一良策,筹一薄资,上可无愧列祖列宗,下可荣荫子孙万代,更不负祖国母亲的浩荡恩情!

阵地位于沈阳军区政治部北大营农副产品基地 ,辽宁陆役工作犬训练保障基地院内。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