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加藤嘉明

加藤嘉明

加藤嘉明(1563~1631)日本安土桃山时代和江户时代的大名。又名“茂胜”,幼名“孙六”。贱岳七本枪之一。出生于三河。十三岁就出仕秀吉,他性格冷静沉着,不爱多说话,遇事从不惊慌,被称为“沉勇之士”。作为丰臣水军的主力,在四国征讨和九州征讨时,有突出表现。朝鲜战争中,以“舟奉行”身份率水军出阵。后参与袭击石田三成关原之战中归属东军,围攻石田三成所部获得成功。战后领地加封至20万石,大阪之战后再次加封陆奥会津若松城40万石。宽永八年,于江户的屋敷中过世,享年六十九岁,法名为三明院道宣兴。

加藤嘉明(日语假名:かとうよしあきら 罗马字:Katō Yoshiakira 1563年1631年10月7日)是日本安土桃山时代和江户时代的大名。父亲是加藤教明,母亲是堀尾氏。儿子有明利、明成、明重及明信。官位为从四位下待从。

1563年,因为父亲在三河一向一揆加入了一揆军,被德 川家康流放。13岁时投靠了羽柴秀吉日后的丰臣秀吉,曾被编为秀吉养子三好秀胜的部下,参加了三木城的攻略。

织田信长死后的贱岳之战中表现的相当活跃,奋勇突进,讨取浅井则政,被誉为“贱岳七本枪”之一受封播磨、近江、河内共三千石的领地。参加了小牧长久手之战、九州平定,天正十三年就任从五位下左马助,次年加封淡路志贺城1万五千石。小田原合战因率水军活跃,于1595年移封伊予松前六万二千石,后加封至十万石。

文禄元年于朝鲜率水师出阵,与李舜臣交战,在熊川海战中大败。文禄三年参加了伏见城的兴建。庆长二年, 在巨济岛夺取了朝军战船,又参加了蔚山救援。在丰臣秀吉死后,曾参过对石田三成袭击。因此在关原之战中,属于东军,参加过对岐阜城的攻略,本战中,率本部3000人做为德川军右翼猛突石田三成军,与石田三成的部队激斗。东军胜利以后,领地增封至二十万石。在大阪之阵的冬之阵,由于家康担心他会背叛到丰臣军,在江户城担任留守。夏之阵跟随德川秀忠参战。于1619年接收福岛正则的旧领。

于1627年,蒲生忠乡死后,因为家臣引发内乱,被移封至会津藩,成为四十万石的大名。在他死去以后,其儿子加藤明成继承,但是家中骚动,被转封至近江水口藩的二万石。

加藤嘉明,幼名孙六,本名茂胜,正室为堀部市右卫门之女,父亲加藤教明原来仕于德川家,由于教明信奉一向宗因此当三河发生一向一揆的叛乱时,教明离开了德川家加入一向一揆的活动,所以在三河一向一揆平定后教明成为浪人。

后来教明臣服于近江长滨城主羽柴秀吉,十三岁的加藤嘉明就被当作人质出仕秀吉担当侍童,后来又被编为秀吉养子羽柴秀胜的近侍。

天正四年,秀吉后信长之命攻略播磨,年轻力盛的嘉明于初阵中因勇猛善战立下功劳,获得三百石俸禄,同年又在另一场战役中立功再增加两百石。天正十一年,为了争夺信长死后的天下霸权主导,羽柴秀吉和柴田胜家掀起一决胜负的贱岳之战,在这场战役中嘉明与同为勤务兵的加藤清正福岛正则胁坂安治等小兄弟并肩奋勇作战,加藤嘉明亦讨取了柴田家将领浅井则政的首级,战后加藤嘉明名列“贱岳七本枪”之一,武名传遍天下,受封播磨、近江、河内共三千石的领地。

之后加藤嘉明在丰臣家中专门负责指挥水军,参加了丰臣家平定天下的各场战役如小牧长久手之战、九州岛岛讨伐战中立下功劳,天正十三年秀吉替嘉明奏请为从五位下左马助的官位,翌年加封为淡路志智城城主,领一万五千石领地,后来又在小田原包围战中率领水军立下战功,移封伊予松前城领六万二千石。

文禄元年秀吉出兵朝鲜,加藤嘉明被任命为舟奉行率水军出阵,被李舜臣的龟甲船队在熊川海战中,幸得胁坂安治相救,才保住性命。因为在战场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加藤嘉明被招回国参加兴建伏见城的任务。于庆长三年再封赏嘉明伊予三万七千石的领地,总共合计是十万石。

秀吉过世后,接下执政之责的前田利家德川家康一致决定将驻扎在朝鲜的日军全数撤离,再次立下功劳,顺利将日军全数带回本国。

庆长四年,就像当年信长死后一样,缺乏有力领导人的丰臣家发生变动,在孚望甚厚的前田利家的死讯一传出后,素来与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不睦的武断派众臣于前田利家辞世当晚袭击石田三成在大阪的屋邸,加藤嘉明与加藤清正、福岛正则、黑田长政细川忠兴池田辉政浅野幸长七人,在得知石田三成刚好至前田利家的屋邸吊问后,仍不死心,漏夜追杀过去,但是此一举动已让平日和三成交好的常陆大名佐竹义宣探知,亲身率兵保护石田三成离开大坂投奔伏见。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不会杀他,故特意投奔伏见寻求庇护(2000年日本史学界对石田三成躲到德川宅邸的说法提出了否定),德川家康也如他所愿拒绝了加藤清正他们七人交出石田三成的要求,让三成辞去五奉行之职,回到近江佐和山城隐居。

为了决定天下谁属,德川家康使出计谋让石田三成在伏见城正式引爆关原之战,素来与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等一同并列武斗派的加藤嘉明和他们一起与文治派的石田三成相抗,而且在其后对败军的追击战中,保持军伍阵形不乱参见家康,被家康称誉为“不论何事都能保持稳重的男人”。

在关原展开激战的同时,西军名义上领袖毛利辉元亦派遣家臣村上元吉、穴户元真及曾根景房等,联合河野氏的旧臣兴兵渡海攻向嘉明的领地伊予松前城,却被嘉明的部将佃十成夜袭击败,村上元吉战死于此役。不久,西军于关原战败的消息传开后,穴户元真和曾根景房立即便率兵撤退,离开伊予。

战后加藤嘉明的领地加封至二十万石仍为伊予松前城城主,后于庆长八年将居城迁往拥有港口的松山城,藉海运之便整顿领内商业。在明白天下大势已属于德川的加藤嘉明不改立场在大阪之战中参加德川家阵营,但是因为丰臣方刻意所放出的流言,被认为有和大阪城内通的嫌疑,与福岛正则、黑田长政等同样受过秀吉恩顾的大名以“留守居役”的名义被留在江户城,由长子明成代理率军参战,在夏之阵中活跃于天王寺冈山之战。

后在元和五年,福岛正则被贬离备后前往信浓川中岛时为防范他举兵谋反,由当时已得到幕府信任的加藤嘉明带兵随行监督。

宽永四年,会津城主蒲生忠乡过世,在藤堂高虎的推荐下,加藤嘉明临到老时再度被加封,转封至奥州领有陆奥会津四十万石领地,定居城于若松城。

宽永八年,加藤嘉明过世于江户的屋敷中,享年六十九岁,法名为三明院道宣兴。

说到贱岳七本枪。人们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勇猛的福岛正则、加藤清正。但是最后的封地与日后发展,加藤嘉明都比他的们都好。

加藤嘉明为人沉稳。应事从不惊慌,据说他曾经无意握着烧红的铁箸,手被烫得都冒烟出来了,但他仍然可以从容不迫的说话。被称为“沉勇之士”。

加藤嘉明的战斗生涯大多都是作为水军大将,1585年,他统帅秀吉军团的水军。他十三岁就出仕秀吉,曾被编为秀吉养子三好秀胜的部下。参加了三木城的攻略。在贱岳之战中讨取浅井则政,战后名列"贱岳七本枪"之一,受封播磨、近江、河内共三千石的领地,贱岳之战也是他的成名之战。后来又参加了小牧长久手之战、九州平定,四国平定。在小田原合战因率水军活跃,封伊予松前六万二千石,后加封至10万石,但这些战役都是在一边倒的情况下进行的,让他表现的机会还是不多。

真正的让他有表现实力的机会,还是秀吉发动的侵朝战争。文禄元年,秀吉出兵朝鲜,加藤嘉明被任命为舟奉行率水军出阵,但是被李舜臣的龟甲船队在熊川海战中击败,幸得胁阪安治相救,才保住性命。秀吉过世后,前田利家与德川家康一致决定将驻扎在朝鲜的日军全数撤离,发起蔚山救援的行动,加藤嘉明义不容辞地接下这艰巨的任务,在巨济岛成功夺取朝鲜海军的战船,顺利将日军全数带回本国。虽然朝鲜的一役,他虽然没有陆军的加藤清正出彩,但是最后的蔚山救援也可以算是大功一件了。

关原之战中,与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等一同并列武斗派的加藤嘉明和他们一起与文治派的石田三成相抗,投入了德川家康麾下的东军阵营,率三千人马做为德川军右翼和黑田长政、细川忠兴、田中吉政、筒井定次及生驹一正等部队围攻石田三成部队获得成功,而且在其后对败军的追击战中保持军伍阵形不乱参见家康,被家康称誉为“不论何事都能保持稳重”的男人。在大阪之战被留在了江户城中,由长子明成代理率军参战。至此嘉明的战斗的生涯也基本告一段落了。

他的内政的能力也是不错的,在战败于李舜臣后,加藤嘉明被招回国参加兴建伏见城的任务,在1606到1609年期间他还参与了江城,骏府,名古屋城等城的修筑任务。在关原后加藤嘉明的领地加封至二十万石仍为伊予松前城城主,他还在庆长八年将居城迁往拥有港口的松山城,藉海运之便整顿领内商业。后来加藤嘉明到老时再度被加封,转封至奥州领有会津若松40万石四十万石领地。移入会津后,嘉明借着蒲生家所留下的财政基础大力推动交通网的整顿作业,改革当地的地场产业,也派人探勘当地的金银矿山并加以挖掘,替会津发展做出不小的贡献。

加藤嘉明虽然论战功比不上加藤清正,但是与福岛相比还是不相上下的。他的表现一直是不温不火,但是确实七枪中最后的境遇最好的一个。之所以不受重视,大概是因为他大多带领水军作战,他的战功是在别人不大注意的水军战斗中获得的。还有他的性格的缘故,沉默寡言,以致于很多时候被人们忽略。

加藤嘉明对于旧主不留情面,不像加藤清正等人对丰臣家忠心耿耿,得到了德川家的信任和优待。除了自身的功绩能力等,加藤嘉明得到的厚礼善待,与他出身三河,容易被乡土意识强烈的德川集团接纳,视为“自己人”也有很大关系。

德川家康晚年病重之际,向儿子秀忠交代后事,曾说“天下大事,皆已安排” ,并一一阐述,在先后谈了岛津义弘、伊达政宗、福岛正则等人之后,也曾谈及加藤嘉明。家康对加藤嘉明的统兵能力表示肯定,认为他颇有将帅之才,但是心胸过于狭窄,性格太直,绝无问鼎天下的可能。

德川秀忠听到家康评价加藤嘉明“心胸狭窄”时,仿佛解释地说:“因为嘉明也是三河人嘛!”

加藤嘉明一族本是三河人,其父加藤孙次郎教明因参与一向一揆而离开三河,投奔秀吉。所以,加藤嘉明应该说是不折不扣的三河人。

秀忠言下之意,加藤嘉明是三河人,所以器量狭窄是理所当然的。三河人大都狭隘短视,加藤嘉明自然也不例外三河地区自古封闭落后,三河人乡土意识极为浓厚。在战国时代,三河武士与萨摩武士一样,都是“异类”。他们像古镰仓时代的武士一样,视功名金钱如粪土,对主公忠贞不渝,团结统一。而另一方面,他们心胸狭窄,缺乏变通,排外心理非常严重。秀忠的话也证明,三河人的特性,连他们自己也承认,更不用说外人的评价了。

秀忠接着又说:“正因为器量小,也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家康闻言,摇头反对:“这种想法不对!世事难料。加藤嘉明确实心胸狭窄,但是你也不可掉以轻心想想我们三河的舞蹈吧!”

当时的三河地区与现在一样,流行跳土俗舞蹈。家康说:“只要音乐轻快,节拍打得好,就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跃跃欲试。如果身边的人都跳起舞来,那时候,再不会跳舞的人,也会被气氛带动,不由自主地忘情起舞。加藤嘉明生于乱世,即便本身没有叛乱之心,如果有人带头,敲响悦耳的太鼓,那他自然就会随之翩翩起舞,所以你千万不可过于大意。”

这里,家康并非单纯评价加藤嘉明,而是通过秀忠低估加藤嘉明这个例子告诉自己的后继者:“加藤嘉明尚且如此,何况别人?绝对不能对其他任何人放松警惕。”然而也清楚地反映了德川父子对加藤嘉明的看法。

加藤氏为藤原姓。藤原氏利仁流。据说为藤原加贺介景道的子孙,镰仓幕府初期著名武士加藤次景廉的后裔。自加藤景恒始出仕武田家,其子景俊又移居三河国。

《宽政重修诸家谱》称:“加藤左马丞朝明。出仕(松平)清康君,领有三河国加气乡,以加藤氏称。长子加藤孙次郎教明,历仕(松平)广忠卿、东照宫(德川家康),永禄六年与一向门徒结连,出奔。”

教明离开三河国后,出仕丰臣秀吉。

朝明—教明—+—女子

+—女子

+—嘉明—+—女子

| +—女子

| +—明成—+—明友—明英=明治—嘉矩—明经=明熙=明尧=明陈—明允—明邦—明轨=明实—克明=久干=敏之—纪明

| | +—女子

| | +—女子

| +—明信

| +—明利—+—明胜| +—女子 +—明正

| +—女子

| +—女子

| +—嘉遐=嘉隆=明教=明义—明张—明盈…

| +—明重—明往=明雅—明邦=明武—明能…

|

+—忠明—+—女子

+—嘉政

+—女子

■明成(1592-1661.1.21)

小名孙次郎。历官式部少辅、侍从。号休意。娶保科正直之女。

嘉明的长子。大坂之阵参阵,表现活跃。宽永八年继承父亲遗领。

宽永十八年,重臣堀主水被罢免家老职,主水擅自离开会津藩,将妻子托付给镰仓东庆寺,与弟多贺井又八郎、真锅小兵卫逃入高野山。愤怒的明成向幕府控诉,幕府命主水下山让明成处置。明成将主水处斩(甚至不许他切腹自杀),命他的两个弟弟切腹,寄居东庆寺的主水兄弟妻子全部被杀。明成的残忍使幕府十分不快。

宽永二十年,明成以得病为理由向幕府申请交还全部领地,隐栖于其子明友的封地石见国吉永。实际上,这是幕府追究堀主水事件责任,强令他交还领地;但因为不想旧守提,没有直接作出改易处分。

明成死于宽文元年,享年七十岁,法名圆通院休意。

其子加藤内藏助明友(1621-83.12.7)于父亲交还封地时得到石见国吉永一万石领地,天和二年转封近江国水口城一万石,天和三年死去,享年六十三岁,法名皆足院了智。子孙作为近江国水口藩主存续到明治维新后,为子爵。

■明信

官监物。主家的家臣,知行三万石。主家除封后成为浪人,住于京都。

■明利(1599-1641.3.25)

历官民部少辅、民部大辅。娶朝仓宣正之女。

出仕德川秀忠,廪米千表。

宽永四年受封陆奥国三春城三万石,宽永五年转封陆奥国二本松,宽永十八年死去,享年四十三岁。法名宝树院云心梦月。

宽永二十年,幕府以加藤明利死因未经审查为由没收其领地,另外给了其长子弥三郎明胜(1632-45.2.4)三千石恩赐。或称此事是受明成领地返还事件牵连的结果,不过江户幕府对待外藩的严酷本是有目共睹的。正保二年加藤弥三郎明胜以二十三岁死去,无嗣,家系断绝。明利第三子三左卫门嘉遐(1631-97.8.22)、四子源左卫门明重(?-1684.12.25)子孙成为旗本

●忠明

官内记。

加藤右马允教明的次子,川村某之女所生。随从兄长嘉明出仕秀吉,因多病求得兄长许可隐居。庆长五年关原之战时是伊予国真崎城的守将,在西军毛利方的攻击下死守该城。

●嘉政

小名左卫门。

加藤右马允教明的第三子,川村某之女所生。

佃十成

足立重信

直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