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前蜀

前蜀

蜀国(907年925年),史称前蜀,五代十国政权之一,由王建所建,定都于成都(今属四川)。盛时疆域约为今四川大部、甘肃东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历二主,共十八年。

前蜀盛时疆域约为今四川大部、甘肃东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历二主,共十八年。前蜀建立后,少有大规模战争,社会生产基本上能正常进行,但王建统治时赋税很繁重。王衍继位后奢侈荒淫,营建宫殿,巡游诸郡,耗费大量财力,加重人民的负担。太后、太妃卖官鬻爵,臣僚也贿赂成风,政治十分腐朽。

公元925年,后唐庄宗李存勖发兵攻打前蜀,王衍投降,前蜀灭亡。

前蜀为舞阳(今河南舞阳)人王建所建。王建出身于世代卖饼的饼师家庭, [1] 因家贫,生活一直很困顿,到唐末天下大乱,更加艰苦了,于是靠违法犯罪,贩卖私盐为生。因为家中排行老八,乡里人于是称他作“贼王八”。 [2] 后来王建被当地官府抓捕,判了死刑关在许州当地的监牢就要问斩,却被狱吏放跑,王建逃跑之后做起了贼盗,流窜至武当时,当地有个和尚见到他,说他骨相甚奇,将来不会是一般人,继续地小偷小盗有违使命,王建自此投入忠武军营下为兵。 [3] 因他为人睿智,期间又立有战功,忠武监军使杨复光组建忠武八都时,他与鹿晏宏、韩建等八人皆为都将,每都有兵千人。 [4]

广明元年(880年),黄巢攻克长安,唐僖宗逃奔西川,杨复光于这时去世,鹿晏宏因此被王建等其他六名都头推举为主帅,之后鹿晏宏选择去西川迎王,途中沿路掠夺,还收拢了不少人马,力量得到增强。直逼兴元的时候,节度使牛丛恐惧其实力,因而弃守,鹿晏宏占据了这里,自称留后,却不再前进,转而让王建等其他六名都头做兴元所属郡县的刺史。此后鹿晏宏暴虐,王建慢慢与他渐离,又因王建同另一名都头韩建的关系十分紧密,鹿晏宏怀疑他们结合在一起谋私,王建与韩建怕鹿晏宏接下来有所举动,就一同率三千人离开鹿晏宏,去西川报效唐廷。当时大宦官田令孜专权,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遂收王建为义子,并将其部并入神策禁军,号“扈驾五都”,王建仍为都将。 [5] 田令孜失势后,王建被排挤出朝,任壁州刺史。 [6] 后来西川大乱,东、西川相互之间攻伐不已,王建遂乘乱攻取了成都, [7] 被唐廷任命为西川节度使。 [8] 此后,他又攻了东川、汉中以及秦、凤、阶、成等州,形成了前蜀全盛的基本格局。 [9]

王建于天复三年(903年)受封为蜀王,天三年(906年)在成都建立行台,次年唐朝被后梁太祖禅代,新立的后梁朝廷派遣使臣向王建通告说明。由于王建不承认后梁的正统地位,遂自立为帝,国号蜀,年号武成,封授百官,蜀王府则改称皇宫,王府内各种建筑的名称也全部更换。

王建一生征战,六十岁时才当上皇帝,此时已进入人生的暮年,选立太子便成为一件极重要的大事。长子王宗仁,幼年患病成为废人,无法成为太子的人选。次子王宗懿被立为太子,却在宫廷斗争中被杀。王建之后又打算立雅王王宗辂或者信王王宗杰,可二人各有长处,难以确定继立哪一个。而王建的妃子徐氏因美貌,深受王建的宠爱,她便趁此力推自己的儿子王宗衍做皇太子。由于她深交朝臣官宦,在政治上广有人脉,便联合众人向王建上表,称王宗衍“才器英武,实堪社稷之托”。在宫内外的合力煽惑下,王建遂正式册立王宗衍为太子。

王建虽然立了太子,总是不放心,有一次他见王宗衍与诸王斗鸡、击球,遂自叹说:“我百战而立此基业,此辈难道能守之乎!”他见信王王宗杰颇有才干,又有改立太子的意向,然而信王却突然死了,他颇疑是徐妃下毒致死的,但又不愿深究。前蜀光天二年六月,王建去世,下葬永陵。王建在弥留之际遗诏说:“如果太子确实不堪当皇帝,就置于别宫,另行选立贤者,而不要害其性命。”

王宗衍即位后,取掉名字中的“宗”字,单名衍,定明年的年号为乾德,给王建上庙号为高祖,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慧皇帝,并以生母徐氏为皇太后,姑母为皇太妃。此时王衍年仅十七,能力上对朝政处理不了,干脆将军国大事托于宦官,自己每日则寻欢作乐。不仅宦官们弄权,皇太后跟皇太妃也不甘寂寞,公开卖官鬻爵,按官职高低估价出售。太后、太妃如此,权臣们也不甘落后,礼部尚书韩昭主持考试,选拔人才,也公然收贿舞弊。他还向后主王衍要求把蓬、渠、巴、集数州的刺史位置给他,由他售卖,所得钱用以营建自己的宅第,竟然得到了王衍的批准。王衍本人也卖官,如阆中人何奎,通数术,能预言未来,与许多公卿贵族都有密切往来。他暮年时忽然想当官,便通过行贿的手段获得了兴元府少尹的高官。王衍还以个人好恶随意授官,宦官严凝月善于唱歌,颇得王衍的宠信,他深知其主好色,便多方为其搜求美女,博得王衍的欢心,得到了蓬州刺史的官职。至于营私卖狱,贪赃枉法,更是常见之事。

前蜀乾德二年(920年)七月,王衍下诏北巡,实际只是旅游。次月,从成都出发,经汉、利、阆数州,历时五个月,沿途旌旗招展,百里不绝。王衍披金甲,珠帽锦袖,执弓挟矢,百姓望之,谓之灌口二郎神。所到之处,官员盛宴款待,所费财物不计其数,百姓不胜其扰。后来他还游过青城山、秦州等处,其中秦州之游是其最后一次远游。时在咸康元年(925年)十月,他下诏以巡边的名义出游,其实全是假话,真实原因是听了镇守秦州的王承休的谎话。王承休曾报告说秦州美女甚多,使王衍垂涎不已,加之王承休之妻严氏貌美,这些才是促成他秦州之行的因素。当王衍率数万军队从成都北上之时,后唐大军已经开始进攻前蜀了。王衍听到这个消息后,并不为意,认为只不过是臣下伪造军情,阻止自己前往秦州而已。一路上前蜀君臣吟诗唱和,兴致勃勃,自以为蜀道险阻,万无一失。当王衍一行走到利州时,听到后唐大军已经逼近,前蜀军队纷纷败退的消息,吓得掩面哭泣,仓惶逃回成都。王建历尽千辛万苦创建的基业,仅仅传了一世,便很快覆亡了。

前蜀永平五年(915年),王建取秦(今甘肃秦安北)、凤(今陕西凤县东)、成(今甘肃成县)、阶(今甘肃康县)四州,将前蜀扩境至大散关

唐末大乱,不少世族、文人投奔蜀土,王建多加录用,有的被任为宰相,但实权常由宦官和王建养子掌握,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有时互相厮杀。

前蜀建立后,很少有大规模战争,社会生产基本上能正常进行,但王建统治时赋税已很繁重。王衍奢侈荒淫,营建宫殿,巡游诸郡,耗费大量财力,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太后、太妃卖官鬻爵,臣僚也贿赂成风,政治十分腐朽

唐天佑四年(907年)三月,唐朝哀帝李祝被迫禅位给朱温。四月,朱温即皇帝位于汴州(今河南开封),建国号为大梁,史称后梁,中国历史进入五代十国时期。后梁建立之初,曾遣使宣谕早已割据四川的唐西川节度使王建,为王建所拒。王建并与淮南弘农王杨渥移檄诸道,以"兴复唐室"为号,打算与岐王李茂贞、晋王李克用会兵讨梁,因无应者而作罢。王建遂于同年九月称帝于成都,建立了大蜀政权,史称前蜀。王建自建立政权起,便对后梁采取敌对态度,极力保持自己的独立地位。

前蜀后梁之间,夹有岐王李茂贞的割据政权。李茂贞为唐末一跋扈之藩镇。曾屡次犯阙,挟制朝廷,后遭朱温打击,至后梁建立时,已是"疆土危蹙",实力大不如前。李茂贞与王建联盟抗梁,常对梁的西部造成威胁;王建亦与之联姻,接济物资和武器,使之成为阻挡后梁攻击的屏障。前蜀武成元年(后梁开平二年,908年),王建出兵助李茂贞攻后梁。岐、蜀连兵五万攻雍州(治今陕西西安),晋王李克用亦遣师策应,一时"关西大震"。后梁遣骁将刘知俊大败岐军于幕谷(一作漠谷,今陕西永寿县西北),李茂贞仅以身免。晋、蜀兵亦只得退师,未取得任何成果。

武成二年(梁开平三年,909年)七月,后梁襄州(治今湖北襄樊)发生兵变,乱兵奉平淮指挥使李洪为留后,投附于蜀。接着,房州(治今湖北房县)刺史杨虔亦叛附于蜀。前蜀未能及时出兵声援,李、杨势孤力弱,很快便被后梁军队镇压下去,李洪、杨虔被俘杀。前蜀失去了一次占领襄州要地、向东拓展疆域的机会。

永平元年(梁乾化元年,911年),王建与李茂贞因儿女婚姻纠纷导致关系破裂,双方发生激烈军事冲突。梁太祖朱温闻此消息,"以岐、陇不附,欲假王建为覆(腹)背之患",遂于永平二年(梁乾化二年,912年)初遣光禄卿卢砒等使于蜀,意欲拉拢王建,以打击与己作对的李茂贞。朱温与王建同为唐朝勋旧,出身和地位相当,故朱温在致王建书中称其为兄,说:"……寻闻皇帝八兄奄有西陲,尽朝三蜀,别尊位号,复统高深。一时皆贺于推崇,两国愿通于情好。征曹、刘之往制,各有君臣;追汉、楚之前踪,常分疆宇。"表明了视前蜀政权平等看待的态度,并送上厚礼。王建在答书中亦用敌国之礼,称:"大蜀皇帝谨致书于大梁皇帝阁下"。并回赠了礼物。蜀、岐之战持续到乾德二年(梁贞明六年,920年),前蜀从李茂贞手中夺得秦、凤、阶、成、陇、文等州,奠定了其北边疆域,牵制了岐王政权对后梁的威胁。而后梁与前蜀亦因其阻隔,直至后梁灭亡,双方并无多少交往,亦无甚冲突。

光天元年(梁贞明四年,918年)六月,王建去世,子王衍袭位。王衍昏庸荒淫,蜀朝政日坏。后唐庄宗于乾德五年(后唐同光元年,923年)灭梁之后,即打算攻灭吴、蜀,统一各政权。时值荆南高季兴奉召入朝,庄宗遂对高季兴说:"今天下负固不服者,惟吴与蜀耳。朕今欲先有事于蜀,而蜀地险阻尤难之。江南才隔荆南一水耳,朕欲先往焉,卿以为何如?"高季兴乃劝其先伐蜀说:"臣闻蜀地富民饶,获之可建大利;江南国贫,地狭民少,得之恐无益。臣愿陛下释吴先蜀。"庄宗遂决定先攻蜀。

乾德六年(唐同光二年,924年)四月,唐庄宗遣李严使于蜀,以刺探蜀中虚实。李严在蜀中了解到王衍"失政"的情况,"知其可取"。五月,李严还中原,向庄宗具言"王衍可图之状",极力主张伐蜀,说:"以臣料之,大兵一临,望风瓦解"。庄宗得此消息,大为鼓舞。李严此次使蜀,庄宗曾令其购买蜀中珍玩。但"蜀法严禁以奇货出剑门",其粗劣一般之物,方许输往中原,谓之"入草物",李严不获珍货,更以其事奏报庄宗,庄宗为之大怒曰:"物归中夏者命之曰'入草',王衍宁免为入草之人耶!"这进一步刺激了庄宗,于是决意伐蜀。

李严在蜀时,言语中表露出唐庄宗有"混一天下之志"。蜀宣徽北院使宋光葆向王衍上言:"晋王(指唐庄宗)有凭陵我国家之志,宜选将练兵,屯戍边鄙,积糗粮、治战舰以待之"。王衍虽即任命宋光葆为梓州观察使,充武德节度留后,实际上并未予以重视。直至八月,王衍才以王宗锷为招讨马步使,帅二十一军屯洋州(治今陕西洋县),林思锷为昭武节度使戍利州(治今四川广元),以备后唐。

九月,唐庄宗又遣李彦稠使蜀。以麻痹王衍。十一月,王衍遣还李彦稠,并派欧阳彬为通好使赴后唐,且用敌国礼致书唐庄宗,称"大蜀皇帝上书大唐皇帝"。王衍以为从此唐、蜀修好,可以高枕无忧了,遂撤去威武城(今陕西凤县东北)戍,召关宏业等二十四军还成都;又罢武定、武兴招讨刘潜等三十七军;罢天雄军(即秦州,治今甘肃秦安县西北)招讨,命王承骞等二十九军还成都;十二月,罢金州(治今陕西安康)屯戍,命王承勋等七军还成都。王衍不仅尽撤边备,且日携宫人游山玩水,毫不觉察厄运将至。

咸康元年(唐同光三年,925年)六月,唐庄宗诏括市天下战马,准备攻蜀。九月,庄宗正式下诏攻蜀.以魏王李继岌和枢密使郭崇韬统领全军。另命荆南高季兴自东面攻蜀。值此大兵将临之际,王衍却受王承休韩昭等人怂恿,不顾太后及群臣劝谏,引兵数万赴秦州寻乐。至汉州(治今四川广汉),即得到唐兵攻来的边报。王衍尚以为是臣下为阻止其出游而编造之言,不予置信,且大言曰:"吾方欲耀武。"故一路上与随从大臣吟诗作赋,殊不为意。

十一月,唐军进入大散关,蜀凤州(治今陕西凤县东北风州镇)、故镇(即固镇,今甘肃徽县)守将相继投降,兴州(治今陕西略阳)、成州(治今甘肃成县)两刺史弃城遁去,三泉(治今陕西宁强县西北阳平关)为唐军攻下。唐军获得大量军储,军声大振。王衍率五万大军至利州,闻唐师至,遣步骑三万迎战于三泉,为唐将康延孝大破之。王衍闻败,自利州仓皇奔归成都。自是蜀之城镇多望风款附,或官、将弃城而逃。

十一月,唐军长驱入成都,王衍出降。唐军自出师至灭前蜀,仅七十日,除三泉一战外,没有发生大的战事,可谓神速。很显然,前蜀的灭亡,亡在君主的昏庸、朝政的腐败上。否则,后唐是绝不能如此轻易地取得川蜀之地的。 [10]

太祖

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

王建

907年918年

天复 907年

武成 908年910年

永平 911年915年

通正 916年

天汉 917年

光天 918年

王衍

918年925年

乾德 919年924年

咸康 925年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