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刘表(东汉末年名士、汉末群雄之一)

刘表(东汉末年名士、汉末群雄之一)

刘表(142年-208年),字景升,山阳郡高平(今山东微山 )人。东汉末年宗室、名士,汉末群雄之一,西汉鲁恭王刘余之后 。

刘表身长八尺余,姿貌温厚伟壮,少时知名于世,名列“八俊”。早年为大将军何进辟为掾,出任北军中候。后代王睿为荆州刺史,用蒯氏兄弟、蔡瑁等人为辅。等入长安,刘表遣使奉贡,被任命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假节,封成武侯。在荆州期间,刘表恩威并著,招诱有方,使得万里肃清、群民悦服。又开经立学,爱民养士,从容自保。远交袁绍,近结张绣,内纳刘备,据地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称雄荆江,先杀孙坚,后又常抗曹操。然而刘表为人性多疑忌,好于坐谈,立意自守,而无四方之志,后更宠溺后妻蔡氏,使妻族蔡瑁等得权。

建安十三年(208年),刘表病逝。蔡瑁等人废长立幼,奉表次子刘琮为主;曹操南征,刘琮举州投降,荆州遂没。

概述内图片来源:取自《图像三国志》

刘表年轻时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参加过太学生运动,被称为“八俊”之一(《汉纪》称:表与同郡人张隐、薛郁、王访、宣靖、公褚〔绪〕恭、刘祗、田林为八交,或谓之八顾。《汉末名士录》云:表与汝南陈翔字仲麟、范滂字孟博、鲁国孔昱字世元、勃海苑康字仲真、山阳檀敷字文友、张俭字符节、南阳字公孝为八友。《后汉书》亦载刘表与同郡张俭等号为“八顾”,又指与张俭、岑、陈翔、孔昱苑康檀敷翟超等称为“八及”。《三国演义》取后者),于第二次党锢之祸时与同郡张俭等受到讪议,被迫逃亡。

光和七年(184年),党禁解除,刘表受大将军何进征辟为掾属,推荐再次入朝,出任北军中候

初平元年(190年),荆州刺史王为孙坚所杀,董卓上书派刘表继任。由于当时江南宗贼甚盛,袁术屯于鲁阳,手下拥有所有南阳之众。吴人苏代为长沙太守,贝羽为华容县长,各据民兵而于当地称霸,导致刘表无法直接上任。他于是匿名独身赴荆州,方才得以上任。

刘表至荆州后,单马入宜城,与延中庐县人蒯良蒯越及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刘表问道:“此间宗贼甚盛,群众不附,袁术因而取乱,祸事如今已至了啊!我希望在这里征兵,但恐其不能聚集,众位有何对策呢?”蒯良道:“群众不附的原因,是出于仁之不足,群众依附而不能兴治的原因,是出于义之不足;如果仁义之道能行,则百姓来归如水势之向下,何必担忧来者之不从而要问兴兵之策呢?”刘表又问蒯越,蒯越说:“治平者以仁义为先,治乱者以权谋为先。兵不在多,在能得其人。袁术为人勇而无断,苏代、贝羽皆一勇之武夫,不足为虑。宗贼首领多贪暴,为其属下所忧。我手下有一些平日具备修养的人,若遣去示之以利,宗贼首领必定持众而来。使君便诛其无道者,再抚而用其众。如此一州之人,都乐于留守此州,得知使君为人有德,必定扶老携弱而至。然后兵集众附,南据江陵,北守襄阳,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袁术等人虽至,亦无所能为了。”刘表叹道:“子柔(蒯良字)之言,可以说是雍季之论。异度(蒯越字)之计,可以说是臼犯之谋。”便让蒯越派人诱请宗贼五十五人(《后汉书》载十五人)赴宴,将其全部斩杀,一并袭取他们的部众。只有江夏贼张虎陈生拥众据守襄阳,刘表乃使蒯越与庞季单骑前往将其说降。 荆州的郡守县长听说刘表威名,大多都解下印绶逃走。至此,刘表控制了除南阳郡外的荆州七郡,理兵襄阳,以观时变。

当时,关东州郡起兵讨董,而刘表并未加入讨董联军。而刘表也上表推荐袁术任南阳太守,暂时向其示好。

初平二年(191年),袁术派孙坚进攻刘表,刘表派江夏太守黄祖在樊城、邓县一带迎战。孙坚击败黄祖,于是围困襄阳。刘表派黄祖乘夜偷偷出城,前去调集各郡的授军,黄祖率军想要返回襄阳时,孙坚迎击,黄祖败退,逃入岘山。孙坚乘胜连夜追赶,黄祖的部曲潜伏在竹林树丛之中,用暗箭将孙坚射死。从此以后,袁术不再能战胜刘表。 孙坚死后,刘表断了袁术的粮道,使其无法再盘踞南阳,迫使他往兖豫方向出走,间接促成了后来袁术与曹操的匡亭之战。此举不但彻底除去袁术觊觎荆州的野心,更借曹操军的力量削弱袁术势力,使其更加远离荆州,减少了对荆州威胁,也巩固了自己在荆州的统治权。同年,益州牧刘焉造作乘舆车服千余乘。刘表便上言朝廷,称刘焉似乎有子夏在西河议圣人论的迹象。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杀,其余部郭汜进据长安。十月,刘表派使者入朝奉贡,李派黄门侍郎钟繇拜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允许设置长史司马从事中郎,拥有开府辟召掾属的权力,礼仪如同三公;又派左中郎将祝耽授予他假节,并督交、扬、益三州军事。李以此来结连刘表作为自己的外援。

刘表在荆州八郡营造了一个相对中原来说比较安全的割据势力。许多士民在当时都逃离中原,而选择前往荆州避难,其中比较著名的有诸葛亮

兴平元年(194年),刘焉病亡,其子刘璋被拥立即位。刘表乘此时机,派别驾刘阖策反刘璋的将领沈弥、娄发、甘宁,但他们都战败而入荆州。而益州方面,也任命赵韪为征东中郎将,驻军巴东郡的朐忍,以防备刘表。

建安元年(196年),汉献帝东迁至雒阳,张杨先派卫将军董承修理皇宫。太仆赵岐来到荆州说服刘表帮助董承,刘表派兵前往雒阳,并运输大批军用物资。 同年,曹操迎献帝迁都许昌,刘表虽遣使奉贡,但却北与袁绍相结。治中邓羲劝谏刘表,刘表不听,回答道:“对内,我没有对朝贡之事上失责;对外,我亦没有违背盟主,这才是当今天下的达义之道。怎么只有你老是在怪我呢?” 邓羲不满,于是辞疾而退,终刘表之世不为其仕。

当时,骠骑将军张济自关中出走南阳,因粮尽而攻打南阳郡的穰城,却中飞矢而死,其侄张绣于是收兵而退出穰城。荆州官员知道后皆向刘表祝贺。刘表却说:“张济因穷途末路而来,我作为主人却如此无礼,这并非我的本意,故我只受吊唁而不受祝贺。“之后,刘表又派人招诱张济的余部,他的部众闻讯大喜,都服从刘表。在贾诩的说服下,张绣屯兵宛城与刘表联合,成为刘表在北方的藩属势力,替他抵御曹操。

建安二年(197年),曹操南征,部队到达,张绣率众投降。但因曹操纳张济的遗孀邹夫人,张绣怀恨曹操。曹操又准备杀掉张绣,结果计划泄漏,张绣袭败曹操。张绣在追击失利后退防穰城,再次与刘表联盟。 南阳、章陵两郡很多县又投回张绣,曹操派曹洪应付,但曹洪交战不利,多次被张、刘联军进攻。 同年十一月,曹操亲征,攻下南阳湖阳、舞阴两县,生擒刘表将邓济。

建安三年(198年)三月,曹操南征张绣,包围张绣据守的穰城。不久,曹操闻袁绍欲趁虚袭取许都,便立即从穰城撤退。张绣率兵尾随追击,刘表也派荆州军占据安众,切断曹军退路,企图与张绣夹击曹军,曹操出奇兵大败张、刘联军。曹军获胜后,速行北撤。张绣亲自率兵追击,贾诩劝阻,张绣不听,强行追击,被曹操亲自断后击败。贾诩这时又劝张绣再追,而刘表不听,张绣收集散兵,再行追击,将曹操后卫部队击溃。

同年,长沙太守张羡零陵桂阳三郡叛逆刘表,刘表遣兵攻围,连年不下。后张羡病死,长沙人又立其子张怿为主,于是刘表攻下张怿,广开土地,南收零陵、桂阳,北据汉川,坐拥数千里疆域,带甲兵十余万。

最初,荆州之地,人情好扰,加上四周因战乱而骇震,贼众又互相煽动生事,使得荆州处处沸荡动乱。及至刘表作为荆州牧,却能招诱有方,威怀兼洽,令境内的贼党豪强亦可以为其效用。荆州从此万里肃清,群民悦服。另一方面,从关西、兖州豫州来投靠荆州的学者又有上千人之多,刘表对他们都能加以安抚赈赡,学者们受到资助,亦能得到保护。由于荆州境内界群寇已被肃清,刘表于是开立学官,博求儒士,又命綦毋宋忠等学者撰写《五经章句》,并称之为后定。刘表在任内,爱民养士,从容自保。 盛况如《荆州文学记官志》(见《艺文类聚》卷38)所记:“乃命五业从事宋衷新作文学,延朋徒焉……五载之间,道化大行。耆德故老綦毋等,负书荷器,自远而至者,三百有余人。”唐长孺在《汉末学术中心的南移与荆州学派》说:“荆州学校的规模和制度远远逸出郡国学的范畴,不妨说是洛阳太学的南迁。”

在平定荆南之后,刘表与交州牧张津之间渐生仇隙。在建安四年至八年间(199年203年),张津对刘表连年用兵。然而交州兵微将寡,故即与刘表作战经年仍是徒劳无功。

建安八年(203年),张津被部下杀害 。刘表为染指交州,便旋即派遣属下赖恭出任交州刺史,希望抢先在朝廷任命官员前占有交州。同时,他又任命部属吴巨苍梧太守,以接替刚病故的史璜。 另一方面,以曹操为首的汉廷则拜交趾太守士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交州)七郡,领交太守如故”,旨在抗衡刘表在交州的势力。

建安五年(200年),刘表与张绣合击曹操,双方互有胜负。其后曹操袁绍相持于官渡,据守南阳的张绣接受谋士贾诩的建议,向曹操请降,刘表从此失去了对南阳郡的影响力。

接着,袁绍又遣人求助于刘表,刘表向来使许诺,却又不正式派遣军队助战,亦不肯协援曹操,只希望自保于江汉(长江、汉水)之间,以观天下之变。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向刘表说:“豪杰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所重,只在于将军。将军若是希望于乱世有所作为,便应乘天下方乱而起事;如若不然,则应选择一个能够领导天下的人而相从。将军现在坐拥十万之众,而只是安坐而观望。所谓见贤而不能助(指曹操),请和而不能得(指袁绍),如此两家必将归怨于将军,将军也不可能继续从容自立了。以曹公之明哲,天下贤俊皆向而归之,其势必能灭袁绍,然后必定带兵南向以击江汉,恐怕将军也不能抵御其大军。所以我为将军计算了,不如举州依附曹公,曹公必然会重待将军;如此便可以长享福祚,子孙晏然,这才是真正的万全之策。”蒯越亦以此劝刘表,可是刘表狐疑不决,便派遣韩嵩往见曹操,以观虚实。韩嵩从许都回来后,指出曹操威德并立,是真正的明主,便劝刘表遣子入质。刘表却因而怀疑韩嵩反为曹操做事,大为愤怒,要杀韩嵩,然而当问及韩嵩之随行者时,得知韩嵩只是说出肺腑之言,并无他意,方才没杀韩嵩,但仍将他囚禁起来。 从这件事可以反映出刘表虽然外貌儒雅,然而心里却颇为多疑。

建安六年(201年),刘表派步骑一万人攻西鄂,西鄂县长杜袭召集所有担负守城的官吏百姓共五十多人,坚守城池,最终寡不敌众,刘表军攻入西鄂城。 同年,刘备袁绍处来投奔荆州,刘表厚相结待,却没有重用刘备,只安排他驻扎新野,成为自己的北藩。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远征柳城时,刘备曾劝说刘表起兵后袭许都,刘表不纳其言。至及曹操还军中原,刘表才对刘备说:“之前不采纳你的建议,现在就失去了如此良机了。”刘备只得说:“方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机会定会再出现,又怎会有所终极呢?若果今后能把握机会,这回之事就不足以为恨了。”

不过,在诸侯争战中刘表始终持中立态度,而同时刘表也不再向中央政府交纳税收。刘表的自守态度也使得荆州地区避免了许多战火,为当地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在稳定了中原的局势后,开始向南方发展,荆州成为他的第一个进攻目标。

刘表在晚年时,未能妥善处理后嗣的事宜。刘表的两个儿子刘琦刘琮都牵涉到嗣子之争的问题上。 最初,刘表因为长子刘琦与自己的相貌长得相似,而十分喜爱他。但后来刘琮娶了刘表继室蔡夫人的侄女,蔡氏就爱屋及乌,喜爱刘琮而讨厌刘琦。蔡氏于是经常在刘表面前抵毁刘琦,刘表因为宠信蔡氏,于是逐渐信以为真。另外,蔡氏之弟蔡瑁及其外甥张允亦得刘表信重,且又与刘琮相善,故此刘琦越感不安。后来刘琦听从诸葛亮的建议,向刘表请缨代替战死的黄祖出任江夏太守,以求自安。

后来刘表病重,刘琦还归襄阳探望。由于刘琦素来慈孝,张允等人怕其父子二人相见而亲情相感,会令刘表确立刘琦为嗣,于是不许刘琦入内探望,并说:“主公命你镇守江夏,是个非常重任。如今你留下众兵将于江夏而擅来襄阳,主公知道后必定会加以怒责。此举有伤亲情,最终只会使他的病情恶化,这实在不是孝敬之道啊。”刘琦被拒诸门外,不能与刘表相见,刘琦只得流涕而去。 而据《英雄记》及《魏书》记载,刘表病危时曾想将荆州让给刘备,刘备不忍趁人之危而再三推却。

刘表的《五经章句后定》删除浮辞,让学者较快通晓经文,为唐初修纂《五经正义》的先河。刘表在任荆州牧其间,曾经与当地学者共同著作了一部名为《荆州星占》(或名《荆州占》)的天文书籍,并在后世流传了几百年。至少到了唐代,《荆州星占》还是李淳风撰《乙巳占》、瞿昙悉达撰《开元占经》时的重要参考书之一。李淳风亦在《乙巳占》中开列他自述是“幼小所习诵”的星占学参考书共二十五部,其中第十八部就是刘表的《荆州占》。尽管刘表本人未必是《荆州星占》的主要编撰者,但其领衔编著的角色,亦证明他对于天象星宿有一定的研究。

据《全后汉文》载,刘表著有《周易章句》五卷,又有《进谏王畅》、《后定丧服》(即《五经章句》,与宋忠等共撰,见《经学辑佚文献汇编》)等作品言论。

董卓:但杀二袁、刘表、孙坚,天下自服从孤耳。

曹操:①我攻吕布,表不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绍,此自守之贼也,宜为后图。 ②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却,以观世事,据有当州。

贾诩:表,平世三公才也;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

郭嘉:表,坐谈客耳。

裴潜:①刘牧非霸王之才,乃欲西伯自处,其败无日矣。 ②刘景升,仁义之主也!

和洽:荆州刘表无他远志,爱人乐士,土地险阻,山夷民弱,易依倚也。

孔融:刘表桀逆放恣,所为不轨,至乃郊祭天地,拟仪社稷。虽昏僭恶极,罪不容诛,至于国体,宜且讳之。

王粲:刘表雍容荆楚,坐观时变,自以为西伯可规。士之避乱荆州者,皆海内之俊杰也;表不知所任,故国危而无辅。

甘宁:宁已观刘表,虑既不远,儿子又劣,非能承业传基者也。

孙权: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

刘备:若刘景升、季玉(刘璋)父子,岁岁赦宥,何益于治!

刘镇南碑》:猗欤将军,膺期挺生。桓桓其武,温温其人。初干千里,允显使臣。幕府礼命,集于北军。督齐禁旅,如罴如熊。眷然南顾,绥我荆衡。将军之来,民安物丰。江湖交壤,刑清国兴。蔽芾甘棠,召伯听讼。周人勿划,我赖其祯。欲报之德,胡不亿年。如何殂逝,孤弃万民!镌勒墓石,以纪洪勋。昭示来世,垂芳后昆。

陈寿:袁绍、刘表,咸有威容、器观,知名当世。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

傅玄:表既杀望之,荆州士人皆自危也。夫表之本心,於望之不轻也,以直迕情,而谗言得入者,以无容直之度也。据全楚之地,不能以成功者,未必不由此也。夷、叔迕武王以成名,丁公顺高祖以受戮,二主之度远也。若不远其度,惟褊心是从,难乎以容民畜众矣。

《魏武故事》:楚有江、汉山川之险,后服先疆,与秦争衡,荆州则其故地。刘镇南久用其民矣。身没之后,诸子鼎峙,虽终难全,犹可引日。

常璩:汉末大乱,雄桀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连郡,众逾万计,叱吒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

范晔:①刘表道不相越,而欲卧收天运,拟踪三分,其犹木禺之于人也。 ②绍姿弘雅,表亦长者。称雄河外,擅强南夏。鱼俪汉舳,云屯冀马。窥图讯鼎,天类社。既云天工,亦资人亮。矜强少成,坐谈奚望。回皇冢嬖,身颓业丧。

柳庄:昔袁绍、刘表、王凌诸葛诞,皆一时雄杰,据要地,拥强兵。

苏夔:近者刘荆州之意气,袁渤海之纵横,当其吐纳荆扬,鞭笞河朔,猛将厉于雕鹗,谋臣盛于云雨,从容啸咤,有席卷八荒之心,固以震倘肆椋熏灼宇宙者。

赵蕤:袁本初虎视河朔;刘景升鹊起荆州;马超、韩遂,雄据於关西;吕布、陈宫,窃命於东夏;辽河海岱,王公十数,皆阻兵百万、铁骑千群,合纵缔交,为一时之杰也。

:入自东郭门,言拜景升墓。墓树半枯槎,冥冥立晨雾。鼎国昔未分,萧墙梗天步。呼苍复何用,龙卧独不顾。纡余檀溪水,黯惨蔡州路。登楼欲遣忧,君看仲宣赋。

苏辙隗嚣、刘表,雍容风议,皆得长者之誉,然其败也,皆以去就不明失之。不如张鲁之庸,败亡之余,知所归往,犹能保其后嗣。

曾巩:景升得二蒯,坐论胜凶残。正当丧乱时,能使憔悴宽。 缤纷多士至,肃穆万里安。能收众材助,图大信不难, 诸公龙凤姿,有待久盘醒。得一固足兴,致之岂无端。 乃独采樗栎,不知取椅檀。盖云器有极,在理良足叹。

范仲熊:刘景升、孙策虽天资英勇,然器轻无君人之体,所以无成。

郝经:①表据荆楚,襟带江汉,瞰临许雒。向从昭烈之言,勤王蹙操,则汉未遽亡也。亦优游自喜,蓄异志其坐谈西伯亦犹隗嚣之在陇也。 ②表有全楚,坐收天命。事防弗衷,得死为幸。

罗贯中:昔闻袁氏居河朔,今见刘君霸汉阳。尤决有谋空战讨,外宽内狭远贤良。绍因谭、尚须倾国,表为琦、琮立丧邦。观此可为千古戒,怨魂应是绕荆、襄!

王夫之:①刘表文土也,而无能自立。②刘表无戡乱之才,所固然也,然谓曹操方挟天子、擅威福,将夺汉室,而表不能兴勤王问罪之师,徒立学校、修礼乐,为不急之务,则又非可以责表也。表虽有荆州,而隔冥之塞,未能北向以争权,其约之以共灭曹氏者,袁绍也,绍亦何愈于操哉?绍与操自灵帝以来,皆有兵戎之任,而表出自党锢,固雍容讽议之士尔。荆土虽安,人不习战,绍之倚表而表不能为绍用,表非戡乱之才,何待杜袭而知之?表亦自知之矣。踌躇四顾于袁、曹之间,义无适从也,势无适胜也,以诗书礼乐之虚文,示间暇无争而消人之忌,表之为表,如此而已矣。中人以下自全之策也。不为祸先而仅保其境,无袁、曹显著之逆,无公孙赞乐杀之愚,故天下纷纭,而荆州自若。迨乎身死,而子琮举土以降操,表非不虑此,而亦无如之何者也。”

柳从辰:卓虽受诛,豪杰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力犹足匡正帝室。

王士正:豚犬儿郎霸业空,冢中人不愧英雄。一杯遥酹襄江上,爱汝名高俊及中。

蔡东藩:刘景升亦非杰出才,偷息荆襄,不思展足,其无能已可概见;至如惑后妻,远长子,卒至身死未几,全州归曹;而于真诚坦白之刘玄德,若即若离,反使其仓皇奔走,濒死当阳,玄德不负景升,景升实负玄德耳。

叶剑英: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缥缈没遥空。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

张靖龙:战争解决问题的年代,文化扩张战略只能被人当作以西伯自居的笑柄。

刘表作为儒者,对于儒家经典学说都很有研究,并且一直信守儒学所主张的中庸之道。从他在国事上的中立的态度,以及他在以下两件事情的表现中,都可见一斑。

谢承的《后汉书》叙述了少年刘表与其老师王畅的辩论:当时王畅任南阳太守,有鉴于南阳的人民生活挥霍奢华,他于是领头行俭,希望籍此改变民风。然而王畅的做法过于节俭,人民根本无法仿效,因此时年17岁的刘表就劝谏王畅说:“所谓过犹不及,不论是奢侈或节俭,都要合符中庸之道,这就是蘧伯玉耻于独自成为君子的原因。府君若果不师承孔子的明训,而仰慕夷齐那些微不足道的操行,莫非是想让自己在当世显得份外高洁?”王畅答道:“因为节约行俭而犯过失的人甚为稀少吧!而且此举亦兼能纠正世俗的歪风。”

参加过太学生运动的刘表即使到了晚年仍喜欢品评人物,《三国志吕布张邈臧洪传》就引述了刘表宴客论英雄的经过:

一次,刘备、许汜与刘表在一起共论天下之士。谈到陈登时,许汜不以为然地说:“陈元龙乃湖海之士,骄狂之气至今犹在。”刘备虽然对陈登十分熟悉,但他没有立即反驳许汜,转而问刘表:“您觉得许君所言对不对?”刘表说:“如果说不对,但许君是个好人,不会随便说别人假话的;要说对,陈元龙又盛名满天下!”刘备于是问许汜:“您所说的豪横,有事实根据吗?”许汜就说:“昔日我因为逃避战乱而路过下邳,顺道拜见元龙。但元龙并没有要招待我的意思,良久亦不跟我讲话,之后更上了大床去睡觉,而我就只得睡在下床。”刘备就为陈登辩驳,直斥许汜说:“阁下有国士之名,而现在天下大乱,还望先生要忧国忘家,抱有救世的志向。但阁下却只会求田问舍,所说的话完全没有可采纳的价值,这都是元龙所不喜欢的,又怎会跟你谈话呢?如果我是陈登的话,我则会睡在百尺高楼之上,而要你睡在地上,跟你又怎会只是上下床的区别呢?”刘表听后大笑。刘备于是说:“像元龙这样文武兼资、又具备胆色志向的人,大概只能在古代找到,现今的人都难以与他相提并论。”

曹丕在《典论酒诲》一篇中曾提及到刘表的子弟喜好饮酒,分别有三爵,最大伯雅,第二仲雅,最小季雅;三爵分别可受七升、六升、五升酒。所以南荆之地有三雅之爵,河朔之地有避暑之饮。而文中所提及到的“三雅”酒杯,就是“雅量”一词的典故,意指能够饮下“三雅”任何一爵所盛的酒而不醉的话,就是有“雅量”。其后“雅量”辗转引申为“器度”、“容人之量”的意思。

晋代干宝的《搜神记》载有一件与刘表相关的怪事:“建安初,荆州童谣曰:‘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言自中兴(中平)以来,荆州独全,及刘表为牧,民又丰乐,至建安八年九年当始衰。始衰者,谓刘表妻死,诸将并零落也。十三年无孑遗者,表当又死,因以丧破也。是时,华容有女子忽啼呼云:‘荆州将有大丧。’言语过差,县以为妖言,系狱月余,忽于狱中哭曰:‘刘荆州今日死。’华容去州数百里,即遣马吏验视,而刘表果死,县乃出之。续又歌吟曰:‘不意李立为贵人。’后无几,太祖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 ”

据伍辑之《从征记》 以及郭颁《魏晋世语》 记载:在刘表死后葬在高平,其子刘琮将数十石的珍香放入墓中。后过了八十余年,即西晋太康年间(《从征记》记载为永嘉年间),高平郡人衡熙掘出其冢墓。及后发现刘表及其妻之身形,竟然十分完整,仿如尚在人世,而且溢出的芬香仍能传闻数里,衡熙见状非常害怕不敢侵犯。

据《世说新语》记载:桓温北伐时,环顾满座的人说:”诸位多少都听说过刘景升吧?他有一条千斤重的大牛,吃的草料,比普通牛多十倍,可是拉起重载走远路,简直连一头瘦弱的母牛都不如。曹操入荆州后,把大牛杀了来慰劳士兵,当时没有人不叫好。” 后以“刘表牛”谓大而无用之物。

元配某氏,《三国演义》中称陈氏 ,正史无载其姓氏。刘表夫人,为刘表诸子女之母,刘表被派往治理荆州之初,不久死去。据《搜神记》记载,建安八、九年间刘表曾死过妻子。 而建安五年左右的官渡之战时期,刘表派遣韩嵩去探听虚实 ,回来后此时已经是刘表之“妻”的蔡氏曾劝刘表不要杀韩嵩 ,若如此则蔡氏在建安八、九年时已去世。但按《诸葛亮传》记载则似乎在建安十三年左右蔡氏仍在世 ,亦或可能韩嵩在建安八、九刘表前妻死后才回到荆州,然后被蔡氏所救。

蔡夫人(继妻),刘表之后妻,并非刘琮之生母,据《后汉书卷七十四下袁绍刘表列传》所载,因为刘琮娶了蔡氏的侄女,所以偏爱刘琮而厌恶刘琦,欲立刘琮为荆州继承者,正史亦没有遭曹操杀害的记载。

刘氏:刘表之妹,随刘表上任荆州,刘表曾欲将其许配给王粲,然而见王粲容貌甚丑,只好作罢。此事件出于世说新语。

刘琦

刘琮

刘修,字季绪

刘氏,嫁王粲族兄王觊,生王业

刘磐

刘虎

《英雄记》

《典略》

《三国志卷六魏书六董二袁刘传第六》

《战略》

《汉晋春秋》

《后汉书卷七十四下袁绍刘表列传下》

《世说新语》

《水经注》

《资治通鉴》

参见:刘表墓

刘表墓位于湖北省襄阳市东,最早记载其准确方位见《水经注》:“城东门外二百步刘表墓,太康中为人所发。见表夫妻,其尸俨然,颜色不异,犹如平生。墓中香气远闻三四里中,经月不歇。今坟冢及祠堂犹高显整顿。”因襄阳城自汉代建县筑城以来,经历城址东移北挪、位置由低到高、规模由小到大、结构由土城到砖城的变迁过程,所以历代文人墨士描写的刘表墓其实都是一墓。

1993年5月至1994年4月,考古人员在襄阳城东街新华书店建综合楼时发掘一座大型残砖墓,经研究确认为东汉末年荆州刺史刘表墓。这一考古成果发表在1995年《江汉考古》第3期。1996年1月27日中新社向海内外发通稿,报道了“刘表墓在襄阳发现并获确认”的消息。

史籍对刘表墓祠的记载也有分歧。《艺文类聚》卷40引《从征记》说“刘表冢在高平郡”。乾隆《襄阳府志》说刘表墓在“县东北十里,地名红土脑。”民国重印同治《襄阳县志》在注引《水经注》后加按语云:“滚河北距城四十里,土名四碑堰。有古冢二,高一丈六七尺,大可亩余。旧址二十余亩,后经居民垦种,仅存六亩。相传为刘表墓。闻明季有发冢者,天大雷电乃止。”此墓尚存,1981年被公布为县级文保单位。两志所载,事件可能不虚,但两墓当为他属。

三国演义

后汉演义

1994年

《三国演义》

张达

2004年

《武圣关公》

严欣森

2010年

《三国》

姬成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