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公元24年

公元24年

公元24年:新朝覆亡中国处于玄汉王朝更始

刘秀王郎

更始二年(24年)正月,刘秀王郎新盛,乃交徇蓟(今北京)。二月,前广阳王子刘接在蓟起兵响应王郎

刘秀狼狈南返,进退失据,在风雪交加下野餐露宿,曾冒充王郎的使者到饶阳(今河北饶阳)就食,被人察觉后逃往信都(今河北冀县)。更始政权委任的信都太守任光开门相迎,归附更始政权的和戎卒正邳彤也表示支持,集合兵力数千人。任光刘秀拟了一道檄文,声称“大司马刘公将城头子路、力子都兵众百万从东方来,击诸反虏”,派人驰入巨鹿郡四处传播,以壮大声势。刘秀又设疑兵,攻下堂阳(今河北新河北)、贳县(今河北束鹿西南),北攻入下曲阳(今河北晋县西),前击中山卢奴(今河北定县),都取得胜利,逐渐打开了局面。此时,一些 豪强大姓转而支持刘秀刘植兄弟率宗族宾客聚兵数千据昌城归附,耿纯兄弟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奉迎。刘秀站住脚跟后,遂南击新市(今河北东南)、真定(今河北正定南)、元 氏(今河北元氏西北)、房子(今河北高邑西南),进入赵界,对王郎展开攻势。当时真定王刘扬兄弟起兵投靠王郎,拥兵十余万。刘植前往说服刘扬脱离王郎刘秀并娶刘扬的外甥女藁城著姓郭圣通为妻,同刘扬拉上亲戚关系,因而进一步壮大了自己的势力。与此同时,刘玄派尚书令谢躬率六将军前来讨伐王郎也说服其父上谷太守耿况和更始政权任命的渔阳太守彭宠吴汉寇恂等率领突骑赶来。这支突骑沿途击杀王郎大将王闳以下三万余人,夺取涿郡(今河北涿县)、中山(今河北定县)等二十二城,清除了王郎在北方的势力,为刘秀扩大了地盘。谢躬在信都也挫败了王郎的队伍,同刘秀携手,分进合击,包围钜鹿。王郎邯郸派兵来援,被刘秀突骑冲垮,退了回去。刘秀谢躬乘胜以主力进围邯郸,同时留一部兵力牵制钜鹿守军。五月,攻下邯郸,追斩王郎,钜鹿相继而下,刘秀遂占领河北广大地区。

刘秀击铜马

新莽末年,黄河两岸的平原上有大小农起义军数十部,他们各领部曲,或以山川土地为名,或以军容强盛为号,共有数百万人。其中以铜马军最强大,领袖有东山荒、秃上、淮况。更始二年(24)五月,刘秀拜吴汉为大将军,持节发幽州十郡突骑以击铜马。更始帝委任的幽州牧苗曾闻讯,暗中指示诸郡不得应调。吴冯将二十骑先驰至无终今河北蓟县),苗曾出迎于路,吴汉即将其收斩。耿到上谷,亦收斩上谷太守韦顺、渔阳太守蔡充。北州震骇,于是悉发其兵。同年秋,刘秀击铜马于枭(今河北束鹿东面),吴汉突骑会于清阳(今河北清河东南)。铜马军食尽,乘夜遁逃。刘秀追击于馆陶,大破之。受降未尽,而高湖、重连等部农民军从东南来,与铜马余众合;秀复与大战于蒲阳(今河北完县西北),悉破降之,封其渠帅为列侯刘秀诸将不信降者,降者亦不自安。刘秀知其意,乃敕令降者各归营勒兵,自乘轻骑按行部陈。铜马降者于是心服。刘秀将降人分配诸将,众至数十万。

更始帝遣使匈奴

更始二年(24)冬,更始帝刘玄中郎将归德侯飒、大司马护军陈遵使匈奴,授单于汉制玺绶,单于舆有骄色,表示不再称臣。他说:“匈奴本与汉为兄弟;后来匈奴发生内乱,孝宣皇帝辅立呼韩邪单于,故称臣以尊汉。今汉亦大乱,为王莽所篡,匈奴亦出兵击莽,空其边境,令天下骚动思汉;莽卒于败而汉复兴,亦我力也,当复尊我。”

赤眉军西击长安

刘玄进据洛阳时,赤眉军正在颍川、濮阳一带活动。樊崇曾前往洛阳联系,但刘玄不愿与赤眉军合作,只许以空头官爵。后赤眉军兵分两路:一路由樊崇、逢安率领,攻拔长社(今河南长葛东北),南击宛城;另一路由徐宣谢禄率领,拔阳翟(今河南禹县),进军梁县(今河南临汝西南)。樊崇等人认为澡众东向必散,决定西攻长安。更始二年(24)冬,樊崇、逢安由武关(今河南陕县西)进发。次年正月,两路大军会师弘农(今河南灵宝南),队伍

发展到三十万人。接着西进至华阴,立十五岁的西汉宗室刘盆子为帝,随即攻入长安,刘玄投降,不久被绞死。

冯异称大树将军

冯异字公孙,颍川父城(今河南宝丰东)人。好读书,通《左氏春秋》、《孙子兵》。新莽末年,冯异以郡掾五县,与父城长苗萌共守城。后两人一同归附刘秀冯异为主簿,苗萌为从事。刘秀自兄被杀,常暗自哀伤。冯异劝其宽释哀戚之情,利用行大司马出使河北的机会,分遣官属,徇行郡县,革除王莽苛政,广施恩惠,安定地方。刘秀纳其言。冯异刘秀徇河北,在信都(今河北冀县)收河间兵,拜偏将军,从破王郎,封应侯。冯异为人谦逊,从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上阵打仗,他冲锋在前;平时行军却落在各营的后面。将士们每次休息的时候,往往谈论各自打仗的经历和功劳,有时为了争功,甚至闹得互不相让。冯异听到将士们争功,就悄悄地走开,坐在大树底下躲着。因为他总是躲在大树底下,军队里就称他为“大树将军”。士兵都愿意分配在他所在的军营,做他的部下。

刘秀受爵不就征

更始二年(24)五月,更始帝刘玄遣使立刘秀萧王,令罢兵,与诸将有功者诣行在所;遣苗曾为幽州牧,韦顺为上谷太守,蔡充为渔阳太守,并北之部。刘秀居邯郸宫,昼卧温明殿。入殿至床前,向刘秀进言:王郎虽破,然天下兵革方起。今更始遣使欲令罢兵,不可听。铜马、赤眉等数十支义军,拥众数百万,所向无前。圣公不能成,则不久必败。先前百姓患苦王莽,复思刘氏,闻汉兵起,莫不欢喜,如去虎口得归慈母。如今更始为天子,而诸交擅命于山东,贵戚纵横于都内,虏掠自恣,令百姓寒心,更思莽朝。是知其必败。公如今功名已著,以义征伐,天下可传檄而定。天下至重,公可自取,不令他姓得之。于是,刘秀辞以河北未平,不就征,始与更台离异。

刘永据国起兵

更始二年(24年)冬,梁王刘永据国(梁国都睢阳,今河南商丘南)起兵,招诸郡豪杰;以沛人周建为将帅,攻下济阴(今山东定陶)、山阳(今山东省巨野县)等二十八城,又结农民军山阳佼强、东海(今山东郯县西)董宪、琅邪(今山东诸城东南)张步等 帅,督青、徐二州,与之连兵,遂专据东方。次年,梁王刘永称帝于睢阳。

田戎起事

更始二年(24年)田戎起事,攻陷夷陵(今湖北宜昌东),自称扫地大将军,专寇郡县,众数万人。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