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元叉

元叉

元叉(484-525年),一作元 ,字伯隽,小字夜叉,河南洛阳人。北魏宗室、大臣,道武帝拓跋五世孙、阳平王拓跋熙玄孙、太师江阳王元继长子。

初为散骑侍郎,尚胡灵太后之妹冯翊郡君。意势日盛,迁散骑常侍,转光禄卿, 累进侍中、领军将军、卫将军正光元年,与宦官刘腾软禁灵太后,囚杀清河王元怿。把持朝政,胡作非为,迁骠骑大将军。五年(525年)秋,为灵太后赐死,赠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尚书令、冀州刺史。

元因是灵太后的妹夫,又在胡灵太后临朝时,与他私通,淫乱宫闱。权倾朝野,恃宠骄盈。清河王元怿多次惩戒他,元诬告元怿谋反,禁元怿门下,左右朝贵都给元怿作证清白。正光元年(520年)七月,元与宦官刘腾将灵太后软禁,囚元怿于门下省。不久,将他杀害,将灵太后幽禁于北宫。元遂与太师兼高阳王元雍等辅政,常直禁中,孝明帝呼为姨父

其后,诛杀相州刺史中山王元熙和右卫将军奚康生正光五年(525年)秋,孝明帝元诩与灵太后、丞相元雍密谋图叉。元叉知道后甚惧,辞官求解罪。乃以元叉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尚书令、侍中、领左右。元叉虽去兵权,然总任内外,殊不虑有废黜之理。后元叉出宿,遂解其侍中之职。未几,有人告叉及其弟元爪谋反。起事有日,得其手书。灵太后将元叉及弟元爪一同赐死于家。太后因其妹妹的缘故,追赠元叉为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尚书令、冀州刺史。封其子元亮为平原郡开国公,食邑一千户。

延昌四年(公元515年),北魏世宗元恪驾崩,由年仅六岁的太子元诩继位,是为肃宗,其生母灵太后临朝听政。灵太后生活腐化,肆行淫乱,委用非人,赏罚任情。她的妹婿元叉便利用这种特殊关系,不断升职加爵,官势日上,先是散骑侍郎,不久转为光禄卿,迁侍中,加领军将军。既涉政务,又统禁军,虽毫无功业,却在瞬间成了显赫人物。日益骄横,大肆收受贿赂,视为当然。扬州刺史李宠想调进京城,知道元叉重权在握,是个关键人物,便搜刮当地名特产及珍玩古董,整整装了五车多,不远数千里,送进元叉家里。元叉是个饕餮之徒,见到这样的重礼,喜上眉梢,但还是补充一句:“这么多的东西,让人看到,实在影响不好啊。”别人听到这话心领神会。相州刺史杨钧给他送礼时,用白银铸造了一套餐具给他。有人敢送就有人敢要,灵太后得知这事后,对他动怒说:“你这是不是太过份了?”元叉才稍有收敛。

这还不算,他权欲熏心,自我膨胀,施奸用诈,很快便与太傅、清河王元怿发生了冲突。元怿是肃宗的叔父,不仅外表堂堂,颇有风度,而且俊才茂德,礼敬士人,在北魏统治集团中享有很高威信,所以灵太后引为辅佐,委以朝政。元怿也常念太后垂爱,为国尽心尽力,他见元叉恃宠骄盈,志欲无限,很看不起,常想排挤并罢黜他。元叉知道后,不以为然,冷笑说:“你打我的主意,我还不知要打谁的主意呢。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元叉终日琢磨着要挑挑元怿的毛病,刚好他听说司染都尉韩文殊和一戍边重将往来密切,立即命令他的党羽、通直郎宋维诬告韩文殊想谋反篡国,立元怿为皇帝。韩文殊得知后吓得畏惧逃跑,元怿被拘押下狱,后经审问,实在找不出什么证据来,罪名不能成立,不得不将元怿无罪释放,但还派兵在他的住处周围监视。按理,宋维诬告元怿应受到惩罚。可元叉为了掩盖自己的主谋面目,竭力加以庇护,他对灵太后说:“如果杀了来维,将来真有谋反的,谁还敢再去告发呢?灵太后认为有理,只把宋维贬为燕州昌平郡守了事,事后又召回朝廷,升迁无误,元叉的职权也丝毫未损。

想打击元怿的阴谋未能得逞,元叉一直不甘心,他恨恨地说:“我想做的事还没有做不成的。”大家都知道他和元怿的矛盾已经白热化,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元叉对人说“我不害他,他就会害我。”继续密谋置元怿于死地。这次,他有了一个帮凶叶刘腾,是个宦官。任侍中,奸诈多谋,善察时变。此人在肃宗即位和灵太后临朝听政上有拥立之功,故特受重用。他和元怿结下仇怨,是因为有一次支部官员仰望刘腾之意,

想提拔他的弟弟任要职,因为不符合惯例,元怿激烈反对。因而两人狼狈为奸,暗里策划阴谋。

正光元年(公元520年)七月,经过一番密谋后,元叉诱逼主食中黄门胡玄度、胡定出面诬告元怿,说元怿许给胡玄度等人许多财物金帛,叫他在皇帝御食中投毒,害死肃宗,夺取皇位,保证事成后胡玄度、胡定二人飞黄腾达。二胡还没上奏,刘腾便把这些详详细细地启奏给皇上。肃宗小小年纪,一下子就被懵住了,连哄带骗被拥进了前殿。

当时灵太后在后宫嘉福殿,元叉一方面矫诏将灵太后幽禁在后宫,一方面令刘腾封锁了后宫与前殿的通道永巷门,使得灵太后不得出来。

元怿还蒙在鼓里,对已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象往常一样来上朝,去徽章东阁。在含章殿后,元怿忽听身后有人厉声喝道:“站住!你还想去哪?!”转身一看,是元叉,很奇怪,便问:“你要造反吗?”

“元叉不造反,而正要抓造反的人。”元叉冷冷地答道,“还不快给我捆起来!”话音刚落,早已埋伏好的人一拥而上,将元怿按倒在地,捆个结实,推入含章东省,几十人看守着。刘腾马上以肃宗名义召集公卿百官会议,想以谋大逆之罪论处元怿。公卿大臣听到这话,个个失色,面面相觑,但因畏惧元叉、刘腾,下面鸦雀无声,没人敢有异议。只有右仆射游肇一人起而反对,自然孤掌难鸣,无济于事。元叉带着百官的意见进去上奏肃宗,一会儿出来说皇帝准奏,当场将元怿处死。

元怿在朝野有很高的威望,他的惨死,人们悲痛万分,各地举行了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动。曾独自一人公开反对处决无怿的游肇,,慨叹奸臣当道,含悲自杀。居住京城的少数民族数百人,按自己的习俗,割面流血,以表哀悼。相州刺史、中山王元熙与其弟元略、元纂往日以元怿交情甚厚,闻此噩耗,即联合城阳王元徽、元渊等大将,起兵于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号称义兵八万人马,上表列述元叉二十大罪状,声称不诛元叉,难平民愤。其实,元熙过分夸大了自己的实力,威信又不太高,举兵那天,元徽等并没有响应,结果可想而知。元熙被手下人捉住送交给元叉,被斩于邺街,弟弟同时被处死。

接着,又发生了奚康生刺杀元叉的事。奚康生是右卫将军,曾追随元叉刘腾,参与幽禁灵太后的阴谋,元叉升他为抚军大将军,后渐渐看不惯元叉胡作非为,与元怿日渐亲密,引起了元叉的仇恨,二人矛盾步步升级。正光二年三月,肃宗在西林园朝见灵太后,文武百官侍坐。因奚康生与灵太后曾有密谋刺杀元叉,所以当大家酒酣时,奚康生请求舞剑助兴,重演鸿门宴。灵太后见奚康生有杀缚之势,明白他的意图但不敢多说。

这时,元叉急走到灵太后面前质问说:“外面到处传言陛下(灵太后)想加害刘腾和我,不知可有此事?”灵太后不露声色地说:“我从没这样说过。”

朝见快结束时,尚处于软禁之中的灵太后突然动情地嚷道:“隔绝我母子二人,不让我见到儿子,那还要我有什么用?让我出家算了,好永绝人间,先帝真是有先见之明,他在篙高修了闲居庵,原来他想到我有今日啊!”从怀中抽出剪刀欲剪头发。肃宗和群臣惊惧,迭二连三地磕头哭泣,苦苦请求灵太后。灵太后声色俱厉,十分执拗。她见大家一片诚心,便起身拉着肃宗的手说:“我们母子好长时间没相聚了,今夜共度一宿,请大家送我。”说罢就想去嘉福殿。

元叉见状,一递眼色,同党侯刚忙上去阻止,说:“至尊(肃宗)朝见已毕,后宫妃嫔都住在南宫,何必留宿北宫呢?”奚康生立即反驳说:“至尊乃陛下的爱子,随陛下住一夜,这还用征求意见吗?”奚康生生性粗武,身材高大,声如洪钟,他这一吼,没人敢再说什么。大家拥着灵太后母子往前走。在一拐弯处,奚康生见时机再也不能失去,凭一夫之勇,拔剑直取元叉,元叉一闪,刺中右臂。众人大惊,元叉党羽围上,将奚康生拿下,囚于门下省。元叉指使党羽侍中、黄门等官员十多人连夜审讯奚康生,定为斩刑,受斩于市,刺杀元叉的图谋归于失败。

元叉与元怿的关系

拓跋

拓跋嗣

拓跋焘

拓跋晃

拓跋浚

拓跋弘

元宏

元怿

拓跋熙

拓跋浑,嗣连

拓跋霄

元继,嗣根

元叉(元)

元亮

拓跋连

拓跋黎

拓跋根

元怿是拓跋七世孙,元叉是拓跋五世孙,据上表血缘上的关系,可知元叉是元怿的叔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