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俺答汗

俺答汗

俺答汗(1507年1582年),明朝土默特部重要首领,孛儿只斤氏,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裔,瓦剌也先绰罗斯家族后裔,达延汗孙。 [1-2] 又译作阿勒坦汗阿拉坦汗嘉靖年间崛起,其部落初期游牧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带,后逐渐强盛,逐原草原霸主察哈尔部辽东,成为右翼蒙古首领。控制范围东起宣化大同以北,西至河套,北抵戈壁沙漠,南临长城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俺答在多次遣使要求开放朝贡贸易未果后兵临北京,以武力要求明朝政府开放边贸,史称庚戌之变。嘉靖三十年(1551年),明朝被迫开放宣府、大同等地与蒙古进行马匹交易。不久,明朝拒绝蒙古方面以牛羊交易的要求,单方关闭马市,双方再次开战。1570年,双方开始和谈,次年达成协议,明朝封俺答为顺义王,开放十一处边境贸易口岸。俺答晚年皈依藏传佛教格鲁派,1578年,他赴青海修建了仰华寺,赠索南嘉措达赖喇嘛的尊号,同时,索南嘉措(后人称之三世达赖)为俺答上尊号为“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承认他为成吉思汗的化身,为全蒙古的大汗,双方的合作推进了黄教在蒙古诸部的传播。

俺答汗(15071582年),元太祖十七世孙,孛儿只斤氏,亦称索多汗、名包格根是大元汗(达延汗)之孙,是蒙古右翼土默特万户的首领。1542年,他的兄长麦力艮济农死后,土默特成为右翼三万户的中心,阿勒坦成为右翼三万户事实上的首领。

俺答汗是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在他的率领下,蒙古右翼土默特万户进驻古丰州川,实力不断增强,成为当时右翼蒙古中最强大的万户,丰州川随之被习称为土默川。

兀良哈万户偏处北方,每于蒙古南下进攻明朝边境时,兀良哈就乘机在后方袭扰其他蒙古万户,因此,成为其他万户的征讨对象。1538年,阿勒坦与麦力艮济农击溃兀良哈,将其并入其他五万户中。蒙古大汗博迪汗封阿勒坦为索多汗(此为护卫汗庭的小汗之意,与蒙古大汗有原则性的区别),这是阿勒坦称汗之始。

俺答汗还曾经经略青海。1510年,永谢布万户的亦卜剌与鄂尔多斯万户的满都赉阿固勒呼被达延汗击败后,逃居青海湖畔。16世纪中期,以俺答汗为首的右翼蒙古征服了青海蒙古及青海湖周围的土著部落,并留下部众在此驻牧。以青海湖为中心的广袤草原成为蒙古的新牧场。16世纪后期,俺答汗还两次征讨瓦剌。土木堡之变以后大明朝丢掉的河套地盘,渐渐地,到处都是投奔蒙古的汉族农民。到了大明将要灭亡的时候,张家口出塞,到后套,一路上到处都是汉族村庄。胡化汉人日多。俺答汗有列传《阿拉坦汗传》。

阿拉坦汗统治时期,土默川生产发展突飞猛进,经济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当时,农业的发展、牧业的繁荣、手工业的进步,以及初具规模的城市建设等等,都是同流亡到土默川的大量中原地区汉族百姓分不开的,土默川的繁荣发展乃是蒙古、汉和各族劳动人民共同奋斗、谋求发展的结果,他们是创造土默川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的主人,同时,对于阿拉坦汗个人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应给予充分肯定和褒扬。 [3]

万历六年(1578),俺答赴青海在察布齐雅勒庙会见西藏喇嘛索南嘉措时,尊索南嘉措为“圣识一切瓦齐尔达赖喇嘛”,是为达赖称号之始;并先后在归化城等地建立寺庙。在其扶持下,喇嘛教开始在蒙古广泛传播。

俺答汗的主要历史功绩是发展了蒙古族的经济与文化。明蒙之间长期对立,积怨甚深,明朝拒绝与蒙古互市,蒙古牧民得不到汉地的农产品。从1543年开始,俺答汗用和平与战争两种手段,不断要求明朝开放关市。1570年(明隆庆四年),俺答汗的嫡孙把汗那吉因为家庭矛盾激化而投奔明朝。以此为契机,俺答汗与明朝谈判。会谈中俺答汗除要求归还把汗那吉外,更主要的是谈到了蒙明和睦相处、开展互市贸易的问题。双方终于开诚布公、抛弃前嫌,明蒙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停止对抗,开放马市,走向合作。俺答汗也被明朝隆庆皇帝封为“顺义王”。明蒙之间建立了长达70年的和平贸易关系,自此明蒙边境数十年无大冲突。通贡互市加强了漠南蒙古草原与明朝的经济文化联系,结束了蒙古与明朝长达二百余年的战争局面,使蒙明边界呈现出一派和平繁荣的景象。 [4] 次年子弟部属受封者60余人。俺答汗向部属宣布和平,表示与明朝世世友好,永不相犯。明朝在宣府到甘肃一线向蒙古开放11处马市,赐俺答汗顺义王。俺答汗建立蒙古大明金国,自称俺答汗,自此明蒙边境数十年无大冲突。通贡互市加强了漠南蒙古草原与明朝的经济文化联系。

俺答汗恢复、发展了土默川的经济。在“俺答汗封贡”之前,为了突破明朝的经济封锁,解决单纯游牧经济难以自给自足的问题,俺答汗决定在土默川发展农业生产。他采取措施,引进农业技术,开垦耕地,种植黍、糜、谷等作物。当时从事农业的主要是从山西等地逃入蒙古的汉人和蒙古虏获的汉人。到16世纪七八十年代,土默川的汉人发展到约十万人,农业使漠南中西部地区的粮食得到了初步的解决。同时这里的手工业也逐步发展起来。

随着经济的发展,俺答汗决定模仿失去的大都(元代的都城,即现在的北京)修建新的城市。万历三年(1575年),新城建成,被亲切地称作“库库和屯”(即呼和浩特),意为“青色的城”。后来库库和屯城逐渐成为蒙古草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俺答汗还重建了蒙藏关系。在元朝,西藏萨迦派佛教首领八思巴担任帝师,代表元朝管理西藏。元亡后,蒙藏联系基本中断。俺答汗为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谋求与西藏宗教领袖建立密切联系。1578年,阿勒坦与格鲁派藏传佛教领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举行会谈,蒙古正式接受了格鲁派藏传佛教,俺答汗赠给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称号,“圣”即超凡之人;“识一切”是藏传佛教对在显宗方面取得最高成就的僧人的尊称;“瓦齐尔达喇”是梵文,意为“执金刚”,也是藏传佛教对在密宗方面取得最高成就的僧人的尊称;“达赖”是蒙语大海之意;“喇嘛”是藏语上师之意。索南嘉措得到了达赖喇嘛的称号,他又向上追认了两世,自称三世达赖。索南嘉措赠给俺答汗“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称号,“咱克喇瓦尔第”是梵文,意为“转轮王”;“彻辰汗”是蒙古语,意为“聪明睿智之汗王”。蒙藏关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新建立起来了。

此后,格鲁派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广泛传播。俺答汗从西藏请来许多喇嘛翻译佛经,库库和屯成为喇嘛教活动和翻译佛经的中心。格鲁派藏传佛教给蒙古社会带来了宗教文化知识。如天文、历法、藏医、建筑、艺术、宗教哲理等知识,对于丰富和发展蒙古族文化起到了显著作用。

俺答汗后裔有蒙古族包姓、肖姓、巴姓、金姓等姓氏。自明宣德年间开始蒙古各部开始南迁,至嘉靖末年最终形成了漠南蒙古各部。其中经历了兀良哈三卫南徙、北虏入套左翼蒙古南迁这三个阶段。 [5-6]

岭北行省失去中原的支持后又回到了单一、脆弱的游牧经济。“北虏散处漠北,人不耕织,地无他产。虏中锅釜针线之日用,须藉中国铸造。铀缎绢布之色衣,惟恃抢掠”,“不能不资中国以为用,在不能够从明朝以和平贸易方式取得所需物资的情况下,蒙古人的生活陷入极大的困难之中。例如,他们缺乏布帛绢缎,“衣用全无,毡裘不奈夏热”;又如,他们缺少铁锅,“生锅破坏,百计补漏之,不得已至以皮贮水煮肉为食”。类似的记载史不绝书,以至于明人也于心不忍,“其瘦饿之形,穷困之态,边人共怜之”。宣德后就明蒙形式整体而言,明军家丁化,鞑靼流寇化。直到汉族白莲教徒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明蒙形式。

说起白莲教徒,大家首先想到的大概是元末的红巾军,韩山童以白莲教信众为依托,掀起了农民起义的浪潮,最终使得元朝灭亡;或是想到清朝嘉庆年间的川陕楚白莲教大起义,清政府耗时八年、耗费数亿两白银才得以将其镇压,标志着清朝由盛转衰。但关于明朝中叶兴起于山西的白莲教,大家知之甚少,然而他们对历史的影响并不弱于前者,白莲教徒改变了明朝同蒙古的战略均势,使得蒙古军队得以进围明朝京师。此外,他们还促进了漠南蒙古的发展、改变了漠南蒙古部分地区的人口分布,影响深远。

作为一种民间宗教形式,白莲教大约出现于宋代,那个时候还不被称为“教”,而被称为白莲社等。它同佛教的净土宗有一定的联系,但也吸收了很多民间的封建迷信。当时的白莲教还处于萌芽状态,同世俗的联系不多,信众也比较有限。

元朝时,各种矛盾凸显,白莲教开始深入民众并转变成具有较强反抗精神的民间宗教,所以元政府开始颁布禁令。早在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便有朝廷禁止白莲教的政令了,元政府禁止白莲会宣传“五公符、推背图”等符咒,但是屡禁不止。白莲教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不断壮大,最后推翻了元朝的统治。

朱元璋依托白莲教的红巾军发迹并建立了明朝,但他自己明白,白莲教这种充满抗争精神的民间宗教并不利于自己的统治,所以明太祖亲作《禁淫祠制》,明确规定不准民间塑造白莲教的神明塑像。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白莲教继续存在并逐步发展。到了明朝中叶,社会矛盾加剧,如官员和宗室兼并土地,使得越来越多的农民失去了土地,被兼并土地的赋税则被转嫁到其他农民身上,农民负担越来越重,官逼民反。有时人分析:“皆因近年有司贪肆,百姓穷苦,故妖人得乘机以富贵快活之说鼓动之。”嘉靖中叶的刑部尚书喻茂坚曾说:“宣传白莲教的人散布山东、河东、北直隶、徐州、凤阳等地,当地的百姓很容易被他们蒙蔽和煽动,必须想办法禁止。”但是这里禁止,那里又出现,明朝也找不到“根治”的办法。

不是所有加入白莲教的人都是由于朝廷压迫而无法生存的,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加入白莲教,是想利用它来实现自己的野心。例如山西有个白莲教教首叫李五,他声称天下马上要出现新的皇帝(指自己),号召大家跟他一起去打江山。他在家中放了一盆水,让信徒们用水盆照一下自己,然后李五说:“我看见水盆里的你们将来是大官,都会荣华富贵。”信众们听了都十分欣喜。之后,李五让信众登记姓名并根据贫富交纳费用,有的人甚至卖掉家产携带数千两白银投奔他,想必也是为了将来的高官显爵,只不过他们最后并没有成功,空欢喜一场。

在山西,大同周边地区的白莲教徒最为活跃。那里驻扎了大量的明朝军队、家属以及部分民人,白莲教在这个区域流传甚广,使得他们的影响力深入到军队当中,按照他们的设想,等到军队中的白莲教徒足够多,就可以推翻明朝统治。大同周边不断发展的白莲教引起了朝廷的警觉,当地的白莲教教首吕明镇等被抓捕并杀害,而他的徒弟丘富、赵全等人为躲避明军追捕,越过长城投奔到了蒙古土默特部。当地一些对现实不满的明朝宗室成员也想借机牟取个人政治利益,例如人在山西的明宗室和川奉国将军朱充灼,被朝廷剥夺了爵位,十分不满,便同白莲教联合,密约蒙古军队一起进攻大同,杀掉大同的代昭王朱充耀,但最后起事失败被捕杀。这一行动虽未成功,但足以说明白莲教在这一区域的影响力之大。

嘉靖朝,漠南蒙古出现了一支强大的势力,那便是土默特部的俺答汗(又称“阿勒坦汗”),他虽然不是蒙古大汗,但是却让蒙古大汗十分畏惧,他所统领的军队虽然只是漠南蒙古的一部,但其战斗力足以让整个明军胆战心惊。也正是他,在嘉靖朝中叶带领蒙古军队围困了仅有羸弱士兵防守的京师,好在俺答汗当时并不想强攻,只是为了逼迫嘉靖皇帝同意他的互市请求,否则,历史可能会被改写。这个事件便是很有名的“庚戌之变”。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件,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土木堡之变以后,蒙古军队那么长时间都没能再次围困明朝京师,而俺答汗为什么能轻易做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奔俺答汗的白莲教徒的帮助,这些白莲教徒不仅熟悉明朝北边的防线,且对用兵布阵也很有研究。此外,俺答汗让一些白莲教徒帮他制造攻城器械,这样便使得明朝北部的防御能力大大下降,所以蒙古军队能够从容地进攻明朝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抢掠完毕之后再从容地回到蒙古。

对于这些白莲教徒,朝廷是极为憎恨的,且不说他们能够帮助俺答汗打仗;这些人也会在蒙古土地肥沃的地方耕地种粮,为蒙古军队提供粮食。为了抓捕这些白莲教徒,朝廷没少费心思,甚至冒险派士兵深入蒙古抓捕,但赵全、李自馨等白莲教头目都逃脱了。见到派兵捕杀不成,朝廷又悬重赏抓捕白莲教教首赵全等人的首级,赏格已达千两,另授予官职。同时,朝廷软硬兼施,希望这些白莲教徒能够主动投降,招降也确实取得了一定效果,毕竟当年一部分白莲教徒投奔蒙古是迫于明军的抓捕,既然宽恕了他们,那么他们自然愿意回来。然而一边是一些白莲教徒被招降归来,另一边却是一部分白莲教徒又投奔蒙古,这让明朝官员大惑不解,当时有人分析:“藉令郡县得人,轻徭薄赋,彼自乐归之不暇,又安肯以其身为夷狄用乎。”可见,很多白莲教徒在明朝的管理下生存艰难,反而去蒙古能过得更好。

嘉靖皇帝去世后,隆庆皇帝继位。新皇帝上任,俺答汗很不给面子,在白莲教徒赵全等人的怂恿下,派兵进攻山西。按照赵全的计谋,俺答汗遣兵六万,兵分四路向明军进攻,在白莲教徒的引领下,蒙古军队很快攻破了长城,先后劫掠了石州、文水、交城、平阳、介休等地,被杀、被掠的汉人达数万人,十分惨烈。 [7]

蒙古军队战斗力强,当时的明军基本上只能防守、无法进攻,在这种情况下,赵全向俺答汗提出了更高的战略目标,那就是占领明朝的部分长城关口和山西太原等地,然后效仿当年的石敬瑭,派他到太原为蒙古军队征收汉地赋税,这样俺答汗就可以占领北部中国,实现同明朝的南北分治了。俺答汗并没有听信赵全的话,一方面是因为此次入侵,目的就是劫掠自己所需的金银财宝、物资药物、人口等;另一方面,他自己不是蒙古正统大汗,暂时没有实力同明朝进行南北分治。

若是没有什么历史机遇,恐怕明蒙还会继续对峙下去,北方百姓还要继续遭受劫难。然而祸起萧墙,俺答汗有个孙子叫把汉那吉,俺答汗将把汉那吉的未婚妻许配给了鄂尔多斯部的蒙古首领,把汉那吉一气之下带领亲信投奔了明朝。明朝十分重视,希望用把汉那吉跟俺答汗交换赵全等白莲教头目。赵全告诉俺答汗,要想得到把汉那吉,只能用武力逼迫的方法。俺答汗觉得有道理,便派兵进攻明朝边地。但是因为明朝有防备,且把汉那吉还掌握在明朝手中,所以这次攻势很快失败了。

对峙陷入僵局,需要破局。大同巡抚方逢时想到,当年赵全曾写过投降信,他便把这个信交给了俺答汗看。如果是在严重对峙、缺少使者交流的时期,赵全的这封信俺答汗是无法看到的,即使看到也不会相信。但是此时明蒙已开始联络,且俺答汗很希望能自己的孙子回来。所以最终双方息兵和谈,并同意换人,这就是史上非常有名的“隆庆和议”。通过和谈,双方正式息兵互市,漠南蒙古大部分地区实现了同明朝的和平,这是明朝立国200年基本未曾有过的情况,双方在此后的数十年也基本上保持了和平的状态。

把汉那吉十分感激明朝廷的善待,答应将来会努力促进明蒙和平;赵全被送还时,隆庆皇帝亲临午门门楼进行受俘礼,当天赵全被施以“磔刑”,即传说中的“千刀万剐”。之后,赵全的首级被送到明朝九边示众。

前面已经提到,很多白莲教徒是被迫离开明朝的,如果不离开,要么因为高额的赋税导致破产,要么被明军抓捕进监狱,作为普通百姓,他们是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虽然他们逃到了蒙古,但绝对不是要帮助蒙古军队攻打明朝。

这些人来到蒙古之后,要么被安排去帮蒙古人放牧,要么是在阴山以南地区筑屋耕田,地位十分低下。由于白莲教首赵全、李自馨等人帮助蒙古人攻掠汉地,所以明朝把北逃的白莲教徒视为“叛逆”,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白莲教徒都在披星戴月地耕田自给、努力糊口,他们只想维持最基本的生存。

不少蒙古人逐渐居住在这些白莲教徒附近,学习筑造房屋、耕田,开始了定居生活。俺答汗让这些白莲教徒帮他修建宫殿、收集各类中药,汉地的手工艺、医术也随之传到蒙古。当然这种交流不是单向的,很多汉人被蒙古化,逐渐融入了蒙古社会,开始取蒙古名、说蒙古话、着蒙古衣,使得漠南蒙古一带出现了少见的蒙汉杂居、和睦相处的场景。例如一个叫赵龙的人说:“我生了六个孩子,分别叫火泥计、窝兔、瓦拜兔、瓦十兔、簿合兔、宁安兔。”很明显,虽然赵龙自己还算是汉人,但他的孩子已经开始蒙古化了。

这批居住在漠南土默特地区的白莲教徒以及其他汉人,让这一地区的城市、村庄和农业开始兴盛,为万历初期这里建设“归化城”(即呼和浩特)奠定了基础。隆庆和议之后,越来越多的蒙古人开始和汉人生活在一起,通婚生子,使得这里的民族杂居情况更加普遍。得益于此,归化城在清代乃至民国成为中原和蒙古交流、贸易的枢纽。 [6] [8] [7] [9]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