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你压力大吗

你压力大吗

你压力大吗是相声作品,表演者:郭德纲于谦

表演时间:2009年

类型:相声

郭德纲1973年生于天津,自幼酷爱民间艺术。8岁投身艺坛,先拜评书前辈高庆海学习评书,后跟随相声名家常宝丰学相声,又师从侯耀文,得到多位相声名家的指点、传授。其间又学习了京剧评剧河北梆子等剧种,辗转于梨园,这些经历对丰富他的相声表演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通过对多种艺术形式的借鉴,逐渐地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2005年底,在网络与媒体的相互作用之下,郭德纲借势风云突起,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磨打锤炼,一跃成为现今相声界演员之中的佼佼者之一,2011年10月中旬,德云社成立15年庆典墨尔本站演出成功。

于谦,男,满族,1969年1月24日出生于天津大港油田,老家是蓝田县冯家村,著名相声演员。相声演员于谦,1982年考入北京市戏曲学校相声班学艺,在校期间曾跟随相声名家王世臣罗荣寿高凤山赵世忠学习。1985年拜师石富宽

郭:谢谢,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掌声

于:俩人儿上台你一个人的掌声

郭:再拍就是给你拍的(观众鼓掌),再次谢谢大家给我的掌声,一说这打心里就这么痛快,开玩笑

于:是

郭:我们哥儿俩合作了有六年左右了,如果说郭德纲有这么一点成就,完全归功于(指于谦)我自己,我努力

于:跟您商量点儿事儿,以后你要是不想介绍我别往我这儿比一下儿行么?

郭:没说完呢

于:嗯

郭:单丝不成线,孤木难成林,浑身是铁打几根钉子?没有人家帮助能有今天么?

于:不敢这么

郭:借山东的一方宝地,好好感谢我的夫人,多谢他的帮助

于:这里头到底有我没有?

郭:有你呀

于:哎,说我啊

郭:要没有你呀

于:阿

郭:我早就红了

于:啊,我一直搅和来这是吧?

郭:开玩笑

于:逗着玩儿

郭:哪儿能撂您哪?

于:是

郭:相声来说我是那个甲

于:哎,我是那个乙,

郭:我是逗哏的

于:我是捧哏的

郭:比如说我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于:那我是?

郭:我就是太阳

于:您这又说过了

郭:我如果说是胰岛素

于:我呢?

郭:你就是高血糖

于:有这么搭配的

郭:我要是喜羊羊,你是灰太狼

于:动画片儿都出来了

郭:我是<<;苹果>>

于:我呢?

郭:<<;色戒>>

于:两部电影

郭:我要是广原的橘子,你是三鹿的牛奶

于:这就卖不出去了

郭:我要是陈冠希

于:哎呦,我可不是张柏芝

郭:你是谢霆锋的儿子,叫叔叔

于:没有这么比喻的

郭:说几句笑话

于:阿

郭:不说不笑不热闹,理儿不歪笑不来

于:土理儿

郭:笑一笑有好处

于:嗯

郭:把人们心里的压抑全部去掉

于:释放一下

郭:唉,其实说良心话

于:阿

郭:我有个问题特别想问问于老师

于:问我呀?

郭:就怕您不高兴

于:那有什么您就问吧

郭:水平有限

于:没关系

郭:我呀感冒您一个问题

于:噢

郭:该冒昧吧

于:哎

郭:请教你一下儿

于:你说

郭:呵呵,你丫(咳嗽),你压力大

于:咱少来这套行吗?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骂街是吗?

郭:哦?上海人也懂这个?

于:废话!现在推广普通话

郭:噢I’m sorry.说点儿北京话还破案了

于:没有这么问话的

郭:您有没有压力

于:肯定是有

郭:说说

于:哎,您比如说吧,每年要挨着出新作品

郭:嗯,这是一定的压力

于:作品出来以后观众接受不接受,又是一方面压力

郭:这是实话,这些压力都多难受啊?,您得努力,您把这些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我们很开心

于:什么心态呀?捡乐儿是不是?

郭:不是不是,我们是同病相怜

于:您也这样?

郭:大家不了解,你看站台上唉呀光鲜夺目嬉笑怒骂

于:是

郭:都是压力

于:都有压力

郭:哎呀,说得不好观众骂街,说得好了同行骂街

于:全骂街阿

郭:好容易红了来一帮不要脸的告你

于:呵好,您都赶上了

郭:都是事儿,好在您是好演员,为人民找想

于:还为人民找想

郭:你站在这儿说相声希望大家喜欢你

于:都那样

郭:你和主流演员还是有区别

于:我和他们不一样么?

郭:对呀,你是指着票房收入活着的

于:阿那是阿

郭:主流演员都是转基因的都是

于:嚯,演员也是转基因的

郭:你跟他们有区别

于:有区别

郭:好好的这么活着

于:哎

郭:走自己的路

于:是

郭:说句良心话,我内心压力也非常大,我是一个要强的人

于:看得出来

郭:做过很多的职业

于:哦

郭:都不是很顺心

于:都干过什么?

郭:呀,说来话长,我有的时候自己觉着肚子里憋着都不行了

于:您也说出来

郭:压力很大,我很要强,我很想体现自己的价值,我特别希望大家能帮助我,给我一份爱,我会还你们一夜情的

于:胡说八道了阿

郭:说错了

于:可不是说错了么?不能这么胡说八道阿

郭:是我…帮助一下儿我吧,我压力太大了,这些年遇见了多少的坎坷呀,好在我心里一直比较坚强

于:这还行

郭: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于:这就一直没起来,全趴下了,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郭: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跌在爬起来

于:爹再爬起来?您这逮谁占谁便宜不成

郭:跌倒的地方再爬起来

于:说清楚了

郭:有的时候我一晚上一晚上说不着觉,哎呀,做梦,累长途跋涉,登上喜马拉雅山

于:心累

郭:爬珠穆朗玛峰

于:最高

郭:一步一步爬上珠峰顶峰“我可怎么下去?!”

于:你这梦还真够实际

郭:谢谢你的鼓励,唉,当初我干饭馆

于:哦,还干过餐饮

郭:开饭店

于:哦

郭:饭店叫勤行

于:是阿

郭:不勤快不可以

于:对

郭:多不容易啊?一家儿挨一家儿凭什么都上你们家吃饭?

于:得有特色阿

郭:当年我雄心勃勃,我要做餐饮业的龙头老大

于:太有理想

郭:以后我就是郭老大,我这饭店名字叫“郭老大大饭店”

于:真不好说

郭:开张之后坐在屋里等着

于:阿

郭:来吃饭的:“这是‘郭老太太饭店’”

于:咳,这位眼神儿还不好,眼神儿有白内障

郭:看这俩人儿把我气得阿,我手里拿着一罐儿可乐,我一晃悠可乐窜出来了

于:嚯

郭:赶紧拿嘴堵,可乐顺着鼻子就出去

于:往外吐水

郭:哪儿那么些废话

于:这什么形象啊?

郭:哕

于:压力还够大

郭:不好受

于:阿

郭:还挺骺嗓子眼儿,哇(吐),您吃点儿什么?

于:这谁还能吃什么呀?!

郭:他没说话

于:对

郭:脱下鞋来坎我

于:好么

郭:呵,你这是拿我当布什

于:呵呵

郭:川菜鲁菜粤菜都有人干,我,是不是弄点儿别人没有的

于:这特色出来也好啊

郭:我想了想我卖河南

于:河南有菜系么?

郭:豫菜流传广源哪,我我卖开封

于:开封餐饮餐厅

郭:我把它弄得洋味儿十足

于:怎么个洋味儿

郭:不能写上开封菜,取英文字母头一个字,开,K,封,F,菜,C

于:听这仨字母

郭:好,写上KFC

于:噢

郭:再把我爷爷戴眼镜的照片儿(大家乐)这都在我这儿吃过饭

于:谁呀?

郭:吃饭的没这么些进来

于:是阿

郭:但我从肯德基那儿过他们都出来啐我

于:您盗了人家的名字了知道吗?

郭:要不然就干真正的西餐

于:真正的西餐是什么?

郭:老伦敦炸酱面

于:没听说过,伦敦出炸酱面吗?

郭:老坦桑尼克蒸煎包,老电镀尼西亚的馄饨

于:电镀尼西亚?

郭:叫什么?

于:印度尼西亚

郭:阿我说错了,不挣钱

于:是不挣钱

郭:卖比萨饼

于:噢,这挣

郭:叫必败客

于:太没追求了

郭:吃饭的不进来,他们说不吉利

于:多新鲜

郭:要不然我卖韩国菜吧

于:哦,韩餐

郭:卖韩国菜,有一个韩国的馆子叫”明月三千里”

于:哦

郭:烧烤

于:对

郭:为什么叫三千里呀?

于:咳,人国土面积三千里

郭:阿,我们中华文明五千年,它叫三千里,我叫五千年

于:人家对仗

郭:它叫明月

于:嗯

郭:为了对仗,明,明是,”明”对”白”,”月”对”日”

于:嗯

郭:他是”明月三千里”

于:你是?

郭:白日五千年

于:那会儿你连人都得赔里头

郭:那是为什么呢?

于:还问为什么?

郭:派出所找我来了,”你这个饭店有伤风化”

于:谁给你起倒了

郭:干了几个饭馆儿把钱花得差不多了,也不挣钱怎么办呢?

于:嗯?

郭:哎呀,后来有朋友跟我说,你倒腾点儿古玩玉器

于:卖古董

郭:这个挣钱多呀,卖食品挣钱有限

于:那倒是

郭:一件古玩卖成了能很多钱

于:能挣不少

郭:哎呀,在家里找吧

于:嗯

郭:看看家里有什么古玩

于:有好的东西吗?

郭:有很多的东西

于:有什么?

郭:这是我舅舅的拖鞋

于:嘿

郭:我姥姥腌的酸菜

于:呵

郭:我爷爷泡的药酒,这药酒很厉害

于:是

郭:我二叔就是喝这个喝死的

于:阿?这您也敢卖?

郭:法医验尸这个配方和砒霜是一样的

于:这是毒药,卖东西得别人没有的

郭:我有阿

于:什么东西啊?

郭:二叔的骨灰

于:谁要啊?

郭:抓一把尝尝

于:废话,有尝骨灰的么?

郭:后来人说

于:阿

郭:你要倒腾古玩玉器字画之类的

于:阿

郭:山西陕西

于:那是古城

郭:山西不能去

于:是吗?

郭:真扛着铁锹上那儿挖去,挖呀挖呀挖挖到小煤窑儿里边儿,我再死那儿,不值陕西吧

于:哎,是阿

郭:陕西很好,而且山西的小吃叫羊肉泡馍

于:阿

郭:以后我就在泡馍的海洋里荡漾.

于:那不怕汤烫着

郭:淘一些个东西,把钱准备好了

于:阿

郭:走,开着我这辆宝马牌儿的夏利

于:呃,行行行行行等会儿吧,宝马牌儿的夏利,这什么车呀这是?

郭:夏利上贴一宝马的标

于:哎,胡来么

郭:我有创意

于:你呀

郭:宝马牌儿的夏利,买着苹果牌儿的香蕉吃,都是我干的,开车往外走,有人拦着我,啪啪啪打我车窗,我一看认识

于:哎

郭:你父亲,你爸爸于德纲先生

于:你等等,我爸爸于德纲

郭:嗯

于:全叫德纲

郭:美的你

于:这我占什么便宜了?有什么可美的呀?

郭:阿你爸爸叫于德水

于:多新鲜

郭:水容易流失

于:噢

郭:把那个缸装上

于:怎么想的呢这是?

郭:这都是你爸爸想的

于:喝,别胡说八道了

郭:啪啪啪一砸,德纲(转头)德纲

于:嘿!俩德纲碰一块儿了

郭:我们两个的关系非常的好,忘年交,情同手足口

于:手足口阿?!情同手足

郭:口蹄疫

于:嗯?

郭:上车,一拉门儿过去副驾驶这儿“这车太小了,很窄呀”

于:嗯

郭:“你看这空间也小,这儿放的了八个菜两瓶啤酒么?”“放得了”“好,哕!!”

于:吐在这儿了?!

郭:你看看他没说实话

于:阿

郭:这里头还有一碗米饭呢

于:太能吃了

郭:开门儿他走了

于:就为吐来的?!拿您车当垃圾桶了吧都?

郭:这人太缺德了,他走了我收拾吧

于:阿

郭:怎么收拾也收拾不干净

于:有味儿

郭:离二里地都能闻见喝酒了,上高速就被警察拦下来,“你喝多少,你的车都看着上头了”

于:哎警察怎么瞧出来的呢?

郭:不是我着急我又正事儿我得赶紧走,我这车你看,zher,把警报器开开了,engengengengengengeng~~~~~~~

于:走了

郭:警察乐了,下来下来下来

于:不让

郭:私人不允许安装这个阿,拆了!嘟嘟嘟拆了,我都装惯这个了

于:阿

郭:没有这坐着别扭,窗户开开

于:嗯

郭: engengengengengeng

于:自己叫唤呢是么?

郭:喊到陕西我都说不出来话了

于:嗓子都哑了

郭:都紫了都

于:哎

郭:唉呀,先去买点儿东西吧

于:有啥好货?

郭:古玩字画,真买着好东西

于:有吗?

郭:买几张唐伯虎的画儿

于:嚯,那您可抄上了

郭:明朝正德年间大才子唐寅唐伯虎的画

于:很珍贵呀

郭:哎呀,美人

于:哎对他画这个

郭:山水

于:他擅长

郭:福娃

于:阿?唐伯虎画福娃?

郭:五张一

于:嘿,真能蒙人哪

郭:我还买着了王羲之的字儿

于:那也不错呀

郭:大书法家王羲之亲笔所写

于:写的什么?

郭: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于:哎呀,要了起劲儿

郭:我很欣赏

于:你呀?

郭:我还买了一把好扇子,乾隆皇帝写的

于:好

郭:乾隆御笔

于:写什么?

郭:四个大字

于:阿

郭:藏密排油

于:呵,别端着了

郭:底下还写上

于:阿

郭:乾隆赠郭德纲先生共勉

于:他老人家都知道这事儿了

郭:我就发了财了

于:嘿嘿

郭:都弄好了开车回北京

于:回来

郭:一上高速堵车,急得我呀,眼前有我那个engengengengengeng

于:警报器

郭:我就早冲过去了

于:阿

郭:没有

于:噢

郭:来个小贩,打我这儿来,“当地产的警报器”

于:那也有

郭:阿,警报机,买吧,买回来装上,真好使

于:用吧

郭:声音洪亮

于:哦

郭:这儿一开,“净擦净擦净擦净擦净擦净擦净擦净擦”

于:警报器太有地域色彩了

郭:一路开回北京

于:这到的了北京么?出陕西就听不懂了这个

郭:净擦净擦净,到北京边儿上警察拦住了“停”

于:阿

郭:你不知道推广普通话吗?

于:嘿,实在听不懂了

郭:那胡叫唤什么呢这是阿?看看我的车牌照

于:阿

郭:说一下儿啊

于:什么事儿啊?

郭:马上就奥运了,咱们实行单双号儿

于:哟

郭:您这是双号儿,明天三十一号你不能出来,回家歇一天吧

于:阿

郭:我明白,买车得买单号儿的

于:单号儿

郭:三十一号可以出来,等着吧

于:阿

郭:今天一号,你看?

于:这俩日子连的

郭:盼着吧

于:阿

郭:转天二号

于:阿

郭:一出门,呵,车丢了

于:啊呀,宝马牌儿夏利也有人

郭:还有着不开眼的阿

于:怎么办?

郭:我卖我的字画儿吧,出去了

于:阿

郭:没人要

于:那是没人要

郭:搁一块儿,搁一块儿五块钱卖吗?

于:阿?

郭:把我恨的都不够警报器钱

于:别提您这警报器了

郭:我可怎么办呢?

于:阿

郭:车也没了,钱也没了

于:你这就不对

郭:看看哪儿招工我去报名吧,

于:哦,可以

郭:干点儿什么吧

于:嗯

郭:旁边儿肯德基那儿招工,去报名

于:去吧

郭:坐着一排考官”大家好””你有什么特长?”

于:嗯

郭:会唱歌儿

于:可以

郭:唱一个

于:阿

郭:更多快乐更多欢笑尽在麦当劳

于:唱的再好地方错了,打得跟热窑似的那儿唱去

郭:我出来他这儿主管出来了”等会儿,告诉你啊,不是因为唱错了歌儿不要你”

于:那是?

郭:你那开封菜盖了章了

于:这位还想着这事儿呢

郭:心里堵得慌

于:阿

郭:压力太大了

于:有压力

郭:出门儿玩儿一圈儿吧

于:阿

郭:这儿转那儿转,上海来一圈儿

于::到此地了

郭:到晋安寺了,进去烧香去

于:阿

郭:愿神佛保佑,我去烧香,手机出来了,掉在公德箱里了

于:这背劲儿的

郭: (左右看看)没人,找块砖

于:砸这公德箱

郭:过来四个保安:”我弄死你啊!”

于:人以为要投钱呢

郭:过来一老道,”施主,你有大富大贵的面相”

于:他瞧出来了

郭:”还有一个月你就完全扭转过来了,我这有块翡翠,五千块钱,含着,搁在嘴里含一个月,你一切都好了”给人钱,接过来搁嘴里

于:给人家了

郭:没一个月,两天舌头都绿了

于:翡翠掉色

郭:谁见谁骂我

于:是

郭:”真缺心眼儿阿,晋安寺有老道么?”

于:对,这是和尚庙么

郭:喇嘛么

于:什么喇嘛呀?

郭:谁见我谁问

于:嗯

郭:你这苦胆破啦?

于:胡猜么这不是?

郭:没有,我说我喝了三鹿牛奶了.”三鹿应该白的呀”,薄荷味儿的

于:行了,别跟人胡解释了

郭:唉呀,我这压力太大了

于:越来压力越大

郭:家里的钱也没有什么了

于:阿穷了

郭:唉呀花钱需要谨慎一些

于:一花就多

郭:吃饭都成问题了

于:从饭上省阿

郭:阿圣诞节前

于:阿

郭:一站起来,我要解除我的压力,我劝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于:是

郭:不管看见什么,我都要高高兴兴的,不往心里去不难受

于:好

郭:没想到听见一个消息

于:嗯

郭:饭岛爱去世了

于:您还有这闲心哪?!饿死都不多知道吗?

郭:我的精神支柱

于:哎,不吃饭就靠这个了

郭:我就指着他活着了

于:好么

郭:她离我而去

于:她走了

郭:没跟我打招呼

于:说什么呀?

郭:我不是她那…..(不太清楚)

于:您没戏了知道吗?

郭:好吧我祝你成功

于:我也没戏

郭:心里不是滋味儿阿

于:阿

郭:自个儿出去散散心去,肚子饿了,有个卖刀削面的面馆儿

于:刀削面

郭:大碗的是五块钱一碗

于:阿

郭:小碗儿的是三块

于:差两块

郭:我这得吃大碗的

于:不少

郭:但是大碗的要多花两块钱

于:这也坏

郭:我为了省点儿钱,同时为了纪念一下儿饭岛爱老师

于:跟这没关系,就说省钱的事儿

郭:我吃小碗儿的

于:哎

郭:小碗儿的,肯定吃不饱

于:三块啊

郭:我快点儿吃

于:快点儿吃?

郭:我欺骗我的胃

于:这您管什么?

郭:我就装我饱了

于:哪呀?

郭:吃完了,倒把馋虫逗上来了

于:这倒饿了

郭:大街上遛弯儿去

于:阿

郭:哎,旁边儿饭店有张大桌儿,一看

于:阿

郭:德纲

于:我爸爸

郭:哎!!

于:我还真爱叫

郭:我这心情就好多了

于:哎,您就指着饭岛爱和我了吧

郭:噢,你跟饭岛爱演的

于:没听说过,谁?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你爸爸吃饭

于:阿

郭:跟你朋友一块儿吃饭,我进去

于:嗯

郭:一块儿吃吧

于:跟那儿吃

郭:吃饱了,有人提议。“我们找一地儿打牌去吧”

于:哦玩儿一会儿

郭:旁边儿有一个五星级的快捷酒店

于:都五星儿了还快捷酒店?

郭:不懂这个,去吧

于:上哪儿了也不知?

郭:开了一见房

于:阿

郭:进来大伙儿玩儿牌,玩儿牌赌输赢赌钱的

于:哦

郭:人家玩儿真好,瞧着几人儿名字

于:阿

郭:来福,进财,进喜,大赢,必胜

于:跟您这店主玩儿

郭:我,我对不起我的名字

于:别给人丢脸

郭:一把没赢

于:好么,真背

郭:接着一点半,他们都走了,收拾东西走了我留下,老老实实住这儿吧,房钱也花了,睡一会儿,都走了跟这儿,我生气

于:嗯

郭:想着他们,唉呀,我怎么那么多烦心事儿,电话响

于:哎

郭:一个女的来电话,“要服务吗?”(李菁声音)

于:李菁来的是么?

郭:说“你们这儿都有什么服务阿?”“我们这儿服务都可刺激了”(李菁声音)

于:哎,这还是李菁阿

郭:我说你,你太没羞没臊了

于:阿

郭:干什么不是吃饭?非得这么肮脏的职业,阿?来,上来我好好教训你!

于:你给人叫上来啦?

郭:我要训斥她

于:是,好

郭:我本着批判的态度训斥她

于:嚯

郭:一会儿来了,大眼珠子

于:阿

郭:行,坐这儿,叫什么名字?”李菁菁

于:就多一字儿

郭:你太没正样子了

于:阿

郭:三百六十行干什么不好干这行?

于:错了

郭:龌龊低级下流,肮脏

于:对

郭:还不洗澡去?!

于:你等一下,你回来吧

郭:灵魂一个净化

于:洗得出灵魂来么那个?哪儿啊这好家伙

郭:披着浴巾那儿坐

于:阿,

郭:是人么?

于:阿

郭:干点儿什么不是干?

于:阿

郭:打心里我这个热燥,不像话,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于:你呀?

郭: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于:让她干干净净的

郭:嗯,我们就在交谈的时候吧

于:阿

郭:门就被打开了

于:阿?

郭:来了很多警察同志

于:嚯

郭:保安警员防暴队的,还有一百多个解放军叔叔

于:把您当暴徒了

郭:严打

于:哦赶上这天

郭:抓黄赌毒

于:哦

郭:把我弄走了

于:应该进

郭:罚了两万块钱

于:嚯

郭:打派出所出来

于:阿

郭:我仰天长叹

于:阿

郭:人活一世,吃面就得吃大碗的!!!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您总结的就是这经验哪?

郭:这大碗的就没后面这些事情了

于:唉呀,饱了就回家睡觉去了

郭:我的饭岛爱

于:哎

郭:那我得活着啊,

于:还想这事儿

郭:我压力很大啊

于:阿

郭:我得干点儿什么呀

于:是

郭:旁边儿洗浴中心,招搓澡的

于:靠力气吃饭

郭:也可以阿,出力涨力么,上那儿去应聘,要了我了

于:哦人真收了

郭:后天上班儿,来一大个找我搓澡,把我吓坏了

于:怎么了?

郭:这位身上都是纹身

于:纹身

郭:除了眼睛以外都是纹身

于:多费劲呢

郭:脚尖儿,没有没有的地儿

于:花纹儿

郭:看着把我吓坏了,小花人儿,这不允许阿

于:这哪儿啊?

郭:阿?客户,我不敢说话了

于:吓的

郭:人家这是哪条道儿上的?人家乐了”您别害怕”

于:哦

郭:我不是坏人

于:不是

郭:不要以为有纹身都是流氓,岳飞还有纹身呢

于:这一样么?岳飞那是什么纹身呢?

郭:岳飞后边儿写着”到此一游”么?哎,他妈给他写的

于:哎,精忠报国

郭:阿,我说你你这太奇怪了

于:阿

郭:我说你这,纹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纹这是地图,我弟弟被抓起来了,我为了协助他越狱,哦,这还真是地图

于:是吗?

郭:”你看,嗬嗬嗬,都是,你看,我们家里间屋开始纹,你看,派出所,那儿有保安,交通警,这儿都有,后边儿都有,””呵,太细致,都纹全了吗?””纹到眼眶这儿没地儿了,可惜刚纹到监狱门口儿”

于:呵,白费劲了您这意思合着

郭:我很郁闷,我这压力很大,你们这有特殊服务么?

于:他

郭:没有,我们这正经企业

于:是

郭:您要特殊服务,门口儿吃小碗儿刀削面去

于:您就别给人介绍您这套经验了,这不管用

郭:管用

于:什么呀,不是每次都灵

郭:哦

于:阿

郭:不是每次都遇上德纲

于:嗨,别提德纲了

郭:躺下吧,我其实压力也很大

于:阿

郭:搓个澡,我给您缓解一下儿,躺下,闭眼,睡觉,我给搓澡,”没有压力,没有压力,你没有压力…我有压力

于:你有什么呀?

郭:我把纹身搓掉了

于:嚯!画上的

郭:这不要命么

于:阿

郭:好几个派出所都搓没了

于:是,这倒没警察了这回

郭:这他醒了不得宰了我呀?

于:多费劲哪?

郭:我跑了

于:你赶紧走吧

郭:穿衣裳我赶紧跑了

于:阿

郭:不干了,可是我一边儿走一边儿想:这样不是办法

于:那是

郭:我还是得找点儿什么干

于:哦

郭:有压力要化为动力,可是我实在没办法了,

于:嗯

郭:一没钱也没车也没存性,实在不行我把我这肾卖了

于:你都要卖肾

郭:卖腰子

于:阿

郭:人有两个肾,少一个还能活

于:可以

郭:这一个肾能卖个十几万

于:可不是?

郭:找地儿写上我电话,再写上:卖肾

于:好

郭:“肾”字儿不会写,

于:阿?

郭:写汉语拼音吧

于:阿

郭:s,h,e,n

于:卖身呢您这是,不是卖肾呢您

郭:卖肾

于:您这音调怎么标的?

郭:忘了标了

于:那不就是卖身吗这个?

郭:真来电话儿

于:阿

郭:一个男的:“你卖身哪?”

于:阿

郭:我说咱别玩笑哇

于:阿

郭:我卖肾

于:对

郭:咳,卖身卖肾不都一样吗?

于:那能一样么?

郭:我说“去你的吧,别给我添乱我都烦死了,我压力很大”

于:是

郭:他告诉我“你压力大还有我压力大?”

于:怎么呢?

郭:“我刚才搓澡纹身掉了”

于:这儿等着哪?

[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