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佛坪县

佛坪县

佛坪县地处中国自然地理之南北分界线的秦岭南麓,位于陕西省汉中市东北部,东接安康市宁陕县石泉县,北临西安市周至县和宝鸡市太白县,西南连洋县,距汉中150公里、西安200公里。古有傥骆、子午道,今有108国道和西汉高速公路穿越县境。总面积1279平方公里。佛坪是“大熊猫的故乡”和“中国山茱萸之乡”。

秦朝为汉中郡城固县。

西汉时隶属汉中郡安阳县。王莽建新朝后隶属新城郡安阳县。

东汉时隶属汉中郡安阳县。

三国时隶属蜀汉黄金县(先)、蒲池县(后)。

西晋时西部隶属黄金县,东部隶属蒲池县。

成汉时隶属蒲池县。

东晋永和三年(公元347年)成汉灭亡归东晋,因废兴道、蒲池县,又隶属黄金县。

南北朝时,萧梁二至四年(公元503~505年)隶属兴道县。北魏隶属晋昌郡龙亭县。

西魏大统十二年(公元546年)隶属洋州郡黄金县。后复设蒲池县归蒲池县辖。

北周废蒲池县后,复归黄金县属。

隋代隶属黄金县,归洋州(治设今西乡县丰宁)辖;大业三年(公元607年)黄金县改属汉川郡辖。

唐代隶属扬州黄金县。

五代十国期归后蜀源州黄金县辖。

北宋乾德四年(公元966年),黄金县撤销,并入真符县,归利州路洋州辖;南宋时仍为真符县地,归洋州辖。

元代,为洋州东部属地,归兴元(汉中)路辖。

明朝,属汉中府洋州(后改为洋县)辖。

清代,道光元年(公元1820年),陕西设周洋县丞于袁家庄。道光五年(1825)废周洋县臣设佛坪厅。

民国元年(1912),佛坪厅属汉中府。民国2年(1913)2月,佛坪厅改为佛坪县。民国3年(1914),佛坪县属汉中道辖。民国15年(1926)9月,佛坪县城由佛爷坪迁袁家庄。民国17年(1928),省撤销道建制,县属省直接管辖。民国24年(1935),陕西省政府以下设立行政督察区,佛坪县属第六行政督察区(公署在今汉中市)管辖。民国38年(1949)10月17日,陕西省特设十一、十二行政督察专员公署。

1949年12月8日,佛坪县解放。佛坪县属陕甘宁边区汉中分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1950年属陕南行署,1951年属陕西省南郑区专员公署,1954年属陕西省汉中专员公署。

1958年11月4日,佛坪县撤销。秦岭以北的板房子、厚畛子地区划入周至县,蒲河地区的陈家坝、石墩河划入石泉县,袁家庄、大河坝、西岔河、十亩地、岳坝、龙草坪、长用坝地区划入洋县

1961年9月,恢复佛坪县,县城仍设袁家庄。1968~1978年属汉中地区革命委员会,1978年属汉中地区行政公署,1996年6月后属汉中市管辖。

袁家庄镇

141

袁家庄镇位于佛坪县中部,辖袁家庄1个居委会和黄家湾、袁家庄、塘湾、东岳殿、王家湾、老庵、桃园、关沟、肖家庄、石堰沟10个行政村

陈家坝镇

84

陈家坝镇位于佛坪县东部,辖陈家坝村、孔家湾村、郭家坝村、金星村、三郎沟村5个行政村

大河坝镇

70

大河坝镇位于佛坪县南部,辖五四、木耳沟、三河口、共力、沙坪、高桥、水田坪、柒坪8个行政村,41个村民小组

西岔河镇

99

西岔河镇位于佛坪县中南部,辖西岔河、三教殿、银厂沟、故峪沟、瓦寨、炒家庄、磨石沟、彭家沟8个行政村,35个村民小组。

岳坝镇

388

位于佛坪县西南部,辖大古坪村、岳坝村、草林村、栗子坝、庙坝村、女儿坝村、西花村、八亩田村、龙潭村、狮子坝村10个行政村

长角坝镇

315

长角坝镇位于佛坪县北部,辖两河、教场坝、沙坝、下沙窝、上沙窝、小南坪、龙草坪、东河、田坝9个行政村

石墩河镇

56

石墩河镇位于佛坪县东南部,辖石墩河、薅林湾、回龙寺、金砖沟4个行政村

十亩地镇

71

十亩地镇位于佛坪县南部,辖十亩地、谭家河、案板、凤凰、联合5个行政村

佛坪县地处秦岭腹地,总体地形西北高、东南低。县境北界秦岭主脊自西而东有黄桶梁、光头山,为南北坡分水岭,亦为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的分水岭;东有天花山、老庵子;西有烂店子梁、观音山;中部有鳌山、文观庙梁蜿蜒伸展,接连娘娘山主峰,构成倒挂的“山”字型骨架,形成低山和中山的高程差异,县东西两半以山相隔,汇集为金水、椒溪两个水系。蒲河系过境水,与椒溪交于三河口。三条河道纵贯佛坪县。山体多呈中切峡谷,沟壑纵横,群峰四起。河沟两岸分布大小不等的洪积、冲积、淤积台地,地势较平坦,为基本农田的分布区。 [2]

佛坪县属暖温带气候,有显著的山地森林小区气候特征,成为特殊的亚热带北缘山地暖温带湿润季风气候。由于东西向秦岭主脊的屏障作用,使县境气候明显区别北坡,为中国南北气候分界线地带。气候温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春季冷暖反复交替,气温回升缓慢,雨少偏旱;夏季多洪,秋季多淋;冬季雪雨稀少,较干燥。 [3]

佛坪自然保护区内共有保护植物23种其,中二类保护植物10种,三类保护植物13种。总共有植物5门180科1603种,其中地衣类5科12种,苔藓类20科30种,蕨类24科71种,裸子类6科20种,被子类125科1470种。这些植物中,药用植物904种,纤维类植物98种,糖及淀粉类植物130种,油脂及芳香油类植物248种,鞣料植物100种,观赏类植物370种,其他资源植物136种。 [4]

已发现野生红豆杉群落、庙台槭独叶草等珍稀濒危保护植物23种。已发现野生中药材10大类1000余种,是名贵中药材山茱萸的地道产区。

清《佛坪厅志》载:佛坪县“鸟兽恒畜外,有熊、豹、豺、狼、狐、兔、猴、獾、野猪、、獭、雉、鸨、鸠、鸦、鹑、鹰、鹳、鹊。水族亦有鱼,然不多得”。《佛坪乡土志》载:佛坪县“动物常畜外,兽有野牛、山羊、熊、豹、豺、狼、狐、鹿、野豕;鸟有雉、松鸡、鸨、鸠、鹳、鹰”。

佛坪已发现的野生脊椎动物433种(其中:鱼类55种,两栖类15种,爬行类27种,鸟类239种,兽类103种),种类之多,保存之完备,自然生态之完整,为陕西省之冠。其中大熊猫羚牛金丝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3种,二级保护动物39种;大熊猫野外分布密度居中国之首,被认定为秦岭亚种,设有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5]

佛坪县河流属长江水系,汉江支流。河网密度为每平方公里0.77公里。县境内共有大小河溪240多条,其中流域面积在1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溪47条,10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5条。属汉水一级支流1条,二级支流13条,三级支流20条。总长984.2公里,总流量为11.762亿立方米。水能蕴藏量达10.4万千瓦,可开发5.1万千瓦,是长江中上游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保护地和陕西“引汉济渭”工程的调水点。 [6]

1953年,佛坪县总人口25496人,其中男14308人,女11188人。

1964年,佛坪县6181户,24855人,其中男13744人,女11111人,农业人口22866人,非农业人口1989人。

1982年,佛坪县总户数7401户、33828人,其中男18639人,女15189人;农业人口29296人,非农业人口4532人。

1990年,佛坪县有35654人(含户口不在佛坪县的常住人口),其中男19839人,女15815人。0~5周岁3654人,12岁以上不识字的11405人。 [7]

2012年,佛坪县总户数11356户,户籍总人口33360人,其中:男性18163人,占总人口54.45-;女性15197人,占45.55-。农业人口26756人,占总人口的80.2-;非农业人口6604人,占总人口的20.1-。佛坪县常住人口30094人,城镇人口13711人,城镇化率41.1-。

2016年,年末全县总户数11551户,户籍总人口33158人,减少396人。其中,男性17941人,占总人口54.11-;女性15217人,占45.89-。农业人口26683人,占总人口的80.47-;非农业人口6475人,占总人口的19.53-。全县常住人口30200人,城镇人口13596人,城镇化率为45.02-。

佛坪山多田少,农业基本条件差。建国前,生产力低下,耕作粗放,生产工具简陋,刀耕火种,水利设施极少,作物品种单一,加之封建生产关系的束缚,因而农业生产落后,粮食产量极低,亩产仅五六十公斤,农村长期处于封闭的自然经济状态。猪、牛、羊、家禽等畜牧业生产及其它农副业难以发展,农业经济发展缓慢,农民生活困苦。

建国后,经过反霸减租减息、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废除了土地私有制,建立起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生产力得到解放。随着教育、科技、交通事业的发展,农田水利设施的兴修,农业基本条件不断改善,使佛坪县粮食、油料、畜牧业、多种经营生产迅速发展,农民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1951~1957年,佛坪县农业总产值平均每年增长1.76-,粮食总产平均每年增长4.4-。

1958年以后,虽然经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左的错误的挫折,但在各级党组织的积极工作和广大农民的辛勤劳动下,大力开展农田建设,科学种田,推广优良品种,改善农业基本条件,制止乱开荒地,控制水土流失,增大农业投资,使农业生产水平得到提高。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普遍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生产责任制,粮油生产稳步增长,农、林、牧、副全面发展,农民收入增加。

1989年,佛坪县农业总产值1084万元,比1949年增长5.3倍,粮食总产1155.6万公斤,比1949年增长1.09倍。农民人均占有粮食394公斤。多种经营收入770.1万元,占农业总产值的64.89。人均纯收入236元,农村的产业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农业生产水平不断提高。 [8]

2012年,实现农业总产值18252万元,同比增长5.8-。其中猪、药、菜三大产业产值10329万元,占农业总产值的比重为57-。农作物总播种面积4081.5公顷,粮食作物播种面积2802.6公顷。其中,稻谷播种面积528.6公顷,小麦播种面积67.6公顷,玉米播种面积853.5公顷,大豆播种面积257.5公顷。油料播种面积213.6公顷,蔬菜播种面积465.8公顷。

2016年,全县命名现代农业园区26个,注册农民专业合作社139个、家庭农场210个,认证无公害农产品7个。全年完成农业总产值2.45亿元,增长4.3-。粮食总产量9099吨,增长0.4-。 [9]

民国时期,龙草坪、上沙窝、三郎沟建有纸厂,生产火纸、黑皮纸。袁家庄、西岔河、陈家坝等集镇,开设有私营染坊、轧花、弹花、缝纫、铁业、铸蜡、织袜等业,规模小,收入微。

50年代初,人民政府对私营工业、手工业实行保护和扶持发展政策,使手工业得到恢复和发展。1956年,开始对私营手工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逐步实行公私合营,建立集体性质的手工业合作社(组)。

1958年,开始发展县办工业,在“大跃进”中,搞“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因技术、设备等条件不具备,炼出的铁质量不高,只有少量铁可用于铸铧,造成森林大量破坏和劳力浪费。1961年,按照中央指示,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停办铁厂等企业。1962~1965年,工业生产虽有回升,但不稳定。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工业生产瘫痪,产值下降。

1970年后,县办工业和农村社队工业有所发展,但效益较差,尤其各社队建立的木材加工厂(综合厂),对林木资源破坏较严重,管理混乱,经济效益差,大部分倒闭。1982年后乡镇企业和个体工业户增加。1989年,佛坪县工业产值比1953年增长223倍,由手工操作发展为部分机械生产,工业门类、产品种类增加,效益提高。 [10]

2012年,佛坪县完成工业总产值12880万元。其中,规模以上企业总产值7026.5万元。全部工业增加值4411万元,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增加值2251万元,规模以下工业增加值2160万元。工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为9.1-,比2011年提高0.4个百分点。

2016年,全年新纳入规上工业1户,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2.91亿元,增长15.5-,实现增加值0.7亿元,同比增长16.8-。 [9]

佛坪自古交通闭塞,运输靠人力挑背。历史上境内虽有“骆”、“子午”古道的支道及黑水蒲河道,但时通时闭。乡间道路、桥梁,主要依靠当地农民每年农闲季节自愿结合或由绅士捐募修补。清代和民国初期,厅同知、县知事倡导捐募和组织劳力修补地方道路和桥梁。

民国时期、交通事业由教建科管理,由于当时生产力水平所限,山区交通运输事业落后。

建国后,从50年代开始修建佛(坪)洋(县)驮道。1965年始修公路。1967年12月17日,第一条公路佛(坪)两(河)公路通车。1970年12月通客运班车。1974年12月26日佛坪县各乡通公路,居汉中地区首位,列陕西省第三名,周(至)城(固)公路穿越县内乡镇。 [11]

2012年,实现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2012.5万元,增长8.9-。佛坪县境内公路里程465公里,其中,高等级公路9公里。

民国33年(1944),设有县城镇卫生所;佛坪县有11家私人开业的中药铺,有18名中医坐堂治病售药。

1951年,佛坪县仅有国家医务人员5人,1954年8人,1957年13人。此后,每年由省、地医药卫生院校分配一定数量的毕业生,充实卫生队伍。

1989年底,佛坪县共有国家编制内的医务人员189名,其中主治医师17人,医师90人,医士41人,护理师6人,护士19人;大专文化程度15人,中专65人;中医人员54人,西医人员134人。 [12]

2012年,佛坪县医院、卫生院9所。医院、卫生院床位数175床。卫生技术人员180人,其中:卫生防疫人员60人。产妇住院分娩比例达100- 。

2016年,佛坪县医院、卫生院9所。医院、卫生院床位数175床。卫生技术人员210人,每万人拥有卫生技术人员70人 。

佛坪自清代建置后,成立书院、义学,实行科举教育。清代末年,改设学堂。境内读书及中科第者甚少。

民国时期,学校有所发展;至35年(1946)始设初级中学。

建国后,教育事业发展较快。从50年代起逐步在各级有条件的村设立小学,建立正常的教学秩序,贯彻“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文化大革命”期间,教育事业受到严重影响;70年代初,教育事业有所恢复;1974~1976年教学秩序再一次受到“左”的错误的干扰。

1977年,恢复高等学校、中等专业学校入学考试制度;1979年后,学校教育重点抓提高入学率、合格率、巩固率、毕业率,落实教学责任制,恢复教学秩序,提高教育质量。1982年开始,对建国后历次政治运动中错误处理的36名教师进行复查纠正,平反冤假错案。1984~1989年,重点抓集资办学,改善办学条件,调整学校布局,提高教育质量。1985年10月,经省教育厅、汉中地区文教局验收,确认佛坪县已普及小学五年初等教育,代表省政府向县政府颁发了“普及初等教育合格证书”、“嘉奖令”及锦旗,奖金1万元。 [13]

2012年,佛坪县有普通中学2所、小学10所。普通中学专任教师119人,小学专任教师179人。普通中学在校学生1520人,小学在校学生1707人。学龄儿童入学率100-,初中升学率85.5-。

2016年,全县有普通中学2所、小学10所。普通中学专任教师126人,小学专任教师155人。普通中学在校学生1289人,小学1573人。学龄儿童入学率为100-,初中升学率为91.9-。

民歌

境内民歌分布区域广泛,佛坪县各地均有流传,尤以高山地区为最多。民歌体裁多样,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有三起头,四句开,五句体、六句落,也有长达几千句的长篇叙述事体。唱的形式有单人唱,二人对唱,有一领众唱等。

社火

亦称“哑巴戏”。佛坪县清代至民国时,石墩河、大河坝、十亩地及陈家坝、袁家庄等地流行有地社火、平台社火,大河坝还流行高台社火。社火均选择秦腔剧目中的一些折子戏扮演,如《白蛇传》、《五典坡》、《送京娘》、《保皇嫂》等。 [14]

佛坪厅(县)城遗址

周至县板房区厚畛乡老县城村。1825年筑城,1825~1826年佛坪厅、佛坪县城。据1986年考察,城墙及城门部分毁塌,城内仅有老街房3间,有监狱、文庙、厅署等遗址;城内外碑碣、古树、石础、石条、城砖(上刻“佛坪厅城砖道光五年造”)甚多。城外有城隍庙、佛爷庙、佛像、古塔、古钟等遗迹遗物。

秦汉遗址

大河坝乡五四村椒溪河西马家沟口二级台地上,北距大河坝街300米,西北距乡政府约500米。遗址南北长70米,东西宽40米,地面开阔,上为稻田覆盖。灰层长约20米,厚约0.2米,距地表0.3~0.5米。遗址内陶片很多,有凸弦纹红陶片、细绳纹灰陶片、外绳纹内麻点灰筒瓦片、绳纹红板瓦片。1988年11月,汉中地区文物普查队鉴定为秦汉遗址。 [15]

保护区位于陕西省佛坪县西北部,地处秦岭中段南坡,周围与陕西省龙草坪林业局、陕西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陕西老县城自然保护区、陕西省太白林业局陕西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佛坪县岳坝乡为邻,东、西、北三面均以山脊为界,南侧以山脊、河流或道路划分。东西纵深24.8公里,南北横延22.0公里,面积29240公顷。2004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并获世界旅游组织“绿色环球21”认证。被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理事会批准为生物多样性示范基地。在中国近2000个自然保护区中,属由中央部门直管的三个保护区之一,荣膺中国“首届梁希科普奖”。

仙果寺源于三教殿,即佛、道、儒三教合一。原名三教殿,老殿址在西岔河镇中心校。2007年在得到县民政部门的批准后,由当地宗教人士自发组织了仙果寺筹建委员会,通过民间募集善款84万元,在三教殿上坝组千年白果树旁重新修建仙果寺。仙果寺共建成正殿一座,建筑面积170m2,内塑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三座神像。铺设大理石广场620m2,修建古树保护围栏,将千年白果树用铁护栏保护在广场中心,成为仙果寺的一道独特风景。

银杏是世界上现存的种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为中国特产树种,被誉为“活化石”。银杏的种子俗称白果,用途广泛。种仁营养丰富,既是滋补食品,又是常用的中药,也是中国出口的土特产品,市场供不应求。佛坪县野生银杏分布广泛,自90年代以来又大量引进良种苗木人工栽植。

山茱萸是中国传统名贵中药材,又称枣皮、药枣、山萸肉等。《本草纲目》列山茱萸为滋补上品,云:“久服,明目强力长年。治脑骨痛、疗耳鸣、补肾气、添精髓、止老人尿不节。”有较高的药用食用价值。其味酸、涩,性微温,具有补益肝肾、涩精固脱之功效。临床广泛应用,是加工六味地黄丸系列产品的主要原料。近代药理学研究表明,山茱萸含马钱苷、山茱萸苷、熊果酸、齐墩果酸、多糖、维生素C、多种氨基酸及多种微量元素,具有抑菌抗病毒、调节人体免疫功能,降血糖和抗衰老等作用。

天麻是一种常用的重要药材。主治眩晕、头痛、肢体麻木小儿惊厥等症。天麻块茎含香荚醇、黏液质、维生素A等物质及甙类和微量生物碱,对三叉神经有止痛特效。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利用天麻开发的保健营养食品、饮料日见增多,应用范围更加广泛。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