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伊南娜

伊南娜

伊南娜(Inanna)亦称做伊丝塔Ishtar)、亚斯塔蒂(Astarte)、及维纳斯(Venus),是苏美神话系统里面的“圣女”、“天之女主人”,也是金星的代表神,和希腊系统的爱与美之女神阿佛罗狄忒是同一位,在苏美神话系统里也被认为与战争有关,希腊罗马系统的阿佛罗狄忒其战争地位里则被雅典娜女神所取代。

Inanna 的名字,可以拆解成 nin(小姐)-an(天、天堂或安努神)-na(的),所以全名就是“天女”或“女的安努神”,与苏美语中的月神(Nanna)非常接近,有可能在口耳传说上是同源的,而这个女神的西台名字叫做哈娜哈娜(Hannahanna),Hahhah 在西台语是“母亲”的意思。某些传说中,伊南娜是创造神那姆(Nammu/Namma)的孙女。

伊南娜的形象始终是个少女。苏美系统的艺术中,伊南娜经常和狮子(力量的象征)一起出现,代表伊南娜的狮子常常站在两头母狮子的背上,西台神话中的库柏勒也是以狮子为象征。伊南娜在楔形文字里的代号是打结的勾状芦苇

伊南娜的神庙称做伊安娜神庙(Temple of Eanna ),意思为“天堂之屋”或是“安努神之屋”,乌苏克(Usurk)城的伊安娜神庙是最大的一间,这里拜的伊南娜很可能本来是安努神,不过改祭祀女神以后,女祭司就开始以祭祀的名义进行性交。

伊南娜与安努

安努是整个美索不达米亚神话系统中最初的众神之神,其主城和伊南娜一样在乌苏克,加上伊南娜的姓名其实就是安努的阴性,因此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几种说法:

伊南娜是安努的女儿,曾经为她降过天之牛惩罚吉尔迦美什(详见伊丝塔)。 伊南娜是安努的伴侣。伊南娜是安努的变化型态,两者其实是同一个神。

高阶女祭司会挑选代表牧羊人杜姆兹(Dumuzid,伊南娜的爱人或丈夫)的年轻男子,于每年春分(金星升起时)的新年(Akiku)庆祝大典之前,在床上进行象征“圣婚”的仪式,事实上就是性交。杜姆兹是苏美列朝的第五王,本来是个人类,因为伊南娜的挑选而得以成为国王,但平常仍以牧羊人的形象出现,所以又称“牧者国王”。“圣婚”的习俗到后来演变成高阶祭司(地位近似国王)扮演杜姆兹的角色,借由与代表伊南娜的女祭司交合来得到祝福。

恩基是住在埃利都(Eridu)的神,伊南娜曾经灌醉他并且骗走了许多密(Me,代表神圣与文明的力量,恩基的工作之一就是守护这种宝物)带回家,酒醒后的恩基派遣海怪阿伯加鲁(Abgallu,Ab=深渊 gal=大 lu=人)搭船去沿着幼发拉底河搜寻伊南娜的踪迹,不过没有收获。这个故事很可能暗喻著埃利都(恩基的城市)的没落以及乌鲁克(伊南娜的城市)的兴起。

关于伊南娜的传说最有趣的就是坠入冥界的部分。下冥界并不代表伊南娜堕落,因为在苏美人的观念里,“冥界”并不是地狱或是惩罚性质的场所,而是所有人和神死亡以后一定会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会因为生前的作为而得到相对应的待遇与地位,神也依然是神,只是无法回到人间。

伊南娜下冥界有两个版本:

巴比伦版:《伊丝塔下冥界》

主角为伊丝塔,其丈夫名为塔姆兹(Tammuz,就是杜姆兹)。巴比伦版中,伊丝塔下冥界是为了要追随死亡的丈夫,不过最后没有办法将塔姆兹完全带回阳间,每年塔姆兹还是要在阴间待一段时间。

苏美版:《伊南娜和杜姆兹》

苏美版的故事中并没有提到伊南娜为什么要去阴间,有几种说法

去闹冥界女王的姊姊伊瑞绮嘉拉(Ereckigala),因为苏美神话中的伊南娜本性不羁、大胆、精力旺盛而且好战。 向阴间之王,同时也是伊南娜的姊夫古达拉纳(Gudgalana)讨谢礼,因为她之前在古达拉纳的丧礼上献祭了美酒,但是这个说法过于牵强。 杜姆兹在夏季时(约六、七月间)会死亡,并被带到冥界,伊南娜降到冥界将他带了回来,类似巴比伦版。 杜姆兹为了保证土地的丰饶而成为伊南娜的丈夫;但后来触怒妻子,伊南娜于是罚他每年要有六个月留在冥界,并造成严热的夏季;直到秋天,苏美人的新年到来才能回来,他们两个的结合可让万物滋长。

简单地说,苏美神话中的伊南娜下阴间是为了找姊姊和姊夫的麻烦。伊南娜放弃了地上的权力和居所,带着七种神圣的力量,穿戴着头巾、假发、青金石项链、珠串、“帕拉装(pala dress,苏美的妇女装)”,染眉膏、胸饰、金戒指等装备和首饰,还带了一只青金石手杖。

伊南娜到了第一座门口时守卫进去通报伊瑞绮嘉拉,伊瑞绮嘉拉很不高兴,但仍然吩咐守卫放她进来。只是每进去一层,守卫就要一样她身上的东西,最后当伊南娜见到姊姊时,已经一丝不挂。这部分与苏美丧葬习俗中,给死者穿戴首饰以贿赂阴间守卫及审判者一致。最后,伊南娜终于见到姊姊,把她赶下王座自己坐上去。伊瑞绮嘉拉唤来六十个恶灵攻击伊南娜,最后她死在冥界,变成了一团绿色的烂泥。

伊瑞绮嘉拉憎恨妹妹似乎不是只出现在这个情节里,她被认为是神界中的异数,既不能够离开自己所统治的阴间,活着的众神也不能够去拜访她,否则回不去人间。伊南娜象征爱与丰饶,和伊瑞绮嘉拉正好完全相反。

三天三夜后,伊南娜的侍女宁可波(Nincurba)遵从主人出发前的指示,到恩尼尔(Enlil)、南纳(Nanna)和恩基(Enki) 的神庙,请求他们拯救爱之女神。前面两个神拒绝提供援助,但是恩基答应了。恩基创造两个无性的生物,名唤嘉拉图拉(Galatura)与库雅拉(kurjara),要他们去阴间找伊瑞绮嘉拉,向她要索伊南娜的尸体,予其食物和生命之水,于是伊南娜便复活了。

伊瑞绮嘉拉的恶鬼缠着伊南娜不放,非要找个替死鬼不可。回到人间的伊南娜一行人首先遇到宁可波,但伊南娜认为她救了自己一命,所以拒绝让宁可波替死。接着他们遇到了伊南娜的美容师卡拉(Cara),正为伊南娜服丧。鬼魂想要带走卡拉,但是爱美的伊南娜又拒绝了,后来遇到同样在服丧的卢拉(Lulal),伊南娜也不肯放人。

最后遇到了伊南娜的丈夫,牧者国王杜姆兹(Dumuzi),看起来丝毫没有为妻子的死难过,穿着华服正在享受。伊南娜十分生气,于是决定把丈夫公送给伊瑞绮嘉拉,以做为惩罚。但是象征水的杜姆兹并未整年住在冥界,而是与姊姊葛丝堤安娜(Gestinanna)分担,一人在冥界待半年。

伊南娜下冥界的隐喻

“伊南娜下冥界”的故事,很可能就是月亮与四季的隐喻。伊南娜除了是爱、丰饶与战争之神以外,同时也是月神,朔月时有三天看不到月亮,与伊南娜的死亡时间正好吻合。比较热门的说法是植物的生长周期,也就是四季的递嬗。伊南娜到阴间的时候,植物就停止生长,动物不再繁殖,也就是“冬天”。学者 Diane Wolkstein 认为恩基派遣到阴间的两个无性生物,其实让植物复活的就是“水”和“肥料”,也就是他们带去给伊南娜的礼物本身。

关于伊南娜下阴间的歌

到那不归之乡,艾里什基伽尔的领地,

伊什塔尔,月亮的女儿,下决心要去那里。

到那黑暗的屋子,伊尔卡拉之居,

到那个进入之后无人离开的幽室,

走上一条不归的路,

进入一个进入之后就不再有光的屋子,

那里,尘土是他们的开销,污泥是他们的食品,

那里他们不见灯光,常在黑暗里居住,

那里他们象鸟一样被麻衣包裹,以翅膀为着装,

门和门栓之上散布尘土。

伊什塔尔到达了不归之乡的门时,

她对守门人说道:

"啊!守门人,打开的你的门,

开门让我进去!

如果你不开门让我进入,

我将打碎门,粉碎门栓,

我将砸烂门柱,我将搬走门,

我将提升死者,让他们吃活着的人,

以便死者将在数量上超过活人。"

守门人张口说话,

朝着亢奋的伊什塔尔:

"且慢,我的女主人,别把它扔下!

我这就去艾里什基伽尔女王的殿里宣布你的到来。"

守门人进入了,对艾里什基伽尔说:

"看,你的姐妹伊什塔尔正在门前等候,

就是举行节日的她,

搅动了艾阿国王面前的深渊的那位。"

艾里什基伽尔听到这些,面色苍白如砍下的柽柳,

她的嘴唇乌黑如檫伤的库尼努芦苇。

是什么推动她的脚步?是什么让她动心前来?

难道我情愿与阿努那基一起喝水?

愿以泥土为饭,以泥浆为酒?

情愿悲叹将妻子变成未亡人的男人?

情愿哀伤自情人的腿上被劫走的不幸的少女?

或者愿悲叹那新逝的小小孩童?

去,守门人,为她打开门,

依古老的规则待她。"

守门人上前,为她打开门:

"请进,我的女主人,库塔会朝你欢呼,

不归之乡的宫殿会因你的光临而欢欣。"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

他剥去了并且在她的头上带走了硕大的王冠。

"守门人,你为何卸下我的头上的王冠?"

"进入,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这样。"

当他打开第二道门让她进入,

他扯下并拿走了她的耳上的挂件。

"啊!守门人,为什么你拿走我的挂件?"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三道门让她进入,

他脱去了环绕她的颈项的项链。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的颈链?"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四道门让她进入,

他从她的乳房上带走了胸饰。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在我的乳房上拿走胸饰?"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使她成为了进入的第五扇门,

他褪下并拿走了她臀上系着的玉腰带。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在我的臀部上拿腰带?"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第六扇门,

他褪下并拿走了她的手镯和脚环。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我的手镯和脚环?"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第七扇门

他剥下并带走了她贴身的内衣。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我的内衣?"

"进来,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伊什塔尔刚降入到不归之乡,

艾里什基伽尔就看见了她并且大声叫喊。

伊什塔尔不言不语地飞到她身边。

艾里什基伽尔张开了她的嘴说话,

"把她带走,南塔尔,锁到我的宫殿里!

对她释放六十种痛苦:

让她的眼睛有眼睛的痛苦,

让她的侧面的有侧面的痛苦,

让她的心有心的痛苦,

让她的脚有脚的痛苦,

让她的头有头的痛苦-

对她的每部分,对她的整个的身体!"

伊什塔尔下降到下面的世界以后,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驴不使母驴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处女怀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少女也独守空房。

守卫群神的帕苏卡里的支柱

已经倒下,他的脸被遮蔽,

他身上裹着悲哀,他的长发披散。

帕苏卡里向前,走到众神之王艾阿跟前:

"伊什塔尔已去了下面的世界,还没有上来。

自从伊什塔尔到了那不归之乡,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驴不使母驴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处女怀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

少女也只能独守空房。"

在他明智的心里,艾阿构思了一幅图象,

并且创造了阿苏舒那米尔,一个宦臣:

"阿苏舒那米尔,上去,面对着不归之乡的大门,

不归之乡的七扇门将为你打开。

艾里什基伽尔会看见你,并因你而欢欣。

当她的心平静,她的气色愉悦,

让她发出大神的誓言。

然后抬起你的头,到盛着生命之水的袋子前用心祈祷:

"向你祈祷,我的女王,让他们给我盛着生命之水的袋子

让我喝到那生命之水。"

艾里什基伽尔听见了这话,

就击打她的大腿,咬破她的手指:

"你的请求的确是不情之请。

来,阿苏舒那米尔,我将以有力的诅咒诅咒你!

城里的阴沟里的污泥将是你的食物,

城市下水道的水将是你的饮料。

门槛将是你的住处,

昏溃糊涂者和口渴者将噬咬你的脸颊!"

艾里什基伽尔张开她的嘴说话,

向她的南塔尔,她的侍卫说话:

"南塔尔,上去敲响埃伽尔基那,

用珊瑚石装饰门槛,

恭迎阿努那基的驾临,让他们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生命之水喷洒伊什塔尔,并将她带走!"

南塔尔去了,敲响了埃伽尔基那,

用珊瑚石装饰了门槛,

迎来了阿努那基,让他们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用生命之水喷洒了伊什塔尔,并将她带走。

当她让她走出第一道门时,

他还回了她的内衣。

当她让她走出第二道门,

他归还了她的手镯和脚环。

当她通过第三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臀上的玉腰带。

当她通过第四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的胸间的装饰。

当她通过第五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的项链。

当她通过第六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耳上的挂件。

当她通过第七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头上的大王冠。

"如果她不给你她的赎金,就带她回去。

至于塔牧兹,她少年的情人,

用纯水将他洗净,以香膏膏抹他:

给他穿上大红的衣服,让他吹响他的玉笛。

并让宫女们使他欢心。"

当贝丽丽正在展玩她的珠玉,

当她的臀上挂着"穿眼之石",

当她听见她的兄弟的声音,贝丽丽就敲响珠玉……

并让"穿睛之石"充满了……

"我唯一的兄弟,不要伤害我!

当塔牧兹找到我的日子,

当他的玉笛和光玉戒指见到我,

当与他同来的恸哭的男人和女人见到我,

愿亡灵上升,闻到香气。"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