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任浚

任浚

任浚(,同“浚”)(15951656),字文水号海王(一说字海王号文水),益都(今山东淄博)人,崇祯辛未进士,明末清初贰臣,官至刑部尚书。入《贰臣传》甲编。

任浚(15951656年),字海王,号文水,博山区南博山镇下庄村人,崇祯四年(1631年)成进士。

崇祯十一年二月,崇祯帝听完经筵讲学,召集大臣询问保举、考选二法哪一种能更好地选拔人才,各大臣借机互相指责。有人说任浚与时任首辅的淄川张至发是儿女亲家,二人有私情,张至发欲推荐重用任浚。张至发奏曰:“请敕山东抚按勘验,臣与任浚结亲,或现在,或已亡,有一于此,治臣之罪。”崇祯帝曰:“谁没个儿女亲家,这也不在此!”并下谕说“不必与辩”。(见《烈皇小识》)

崇祯十二年(1639年),任浚担任河南监军御史、总督豫楚的职务。他调度军需,部署防御,登城指挥,使李自成的百万之众久攻不下,只好撤退转移,而任浚也因“中铅折肱”而“得告还里”休养。

崇祯十七年二月,时任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总督的任浚,北上抗击李自成的义军。二十二日,明廷接到河南巡按苏京的上疏,报告李自成军队逼近泽州,要求催促任浚快速到任。二十四日,李自成军里应外合,攻陷长垣县,将守卫南关的任浚俘获。大顺将士劝降任浚不成,便将他绑缚起来,用长矛刺破他的头颅,致使头皮翻落,遮避了眼睛,鲜血一直流到胸膛,昏死了过去。后来义军解除了绳索,他才苏醒了过来。这之后,义军把他装进囚车,计划解往北京。在押解的路上,任浚乘押解士兵抢拿财物之机逃脱,辗转千里,逃回家乡。内阁大学士孙廷铨曾到任浚家拜访过他,亲眼目睹其惨状。“昔甲申之变,公(任浚)自贼中逸归,父老奔问官守,余适从之,因得其死生情状,观其创痕自发际垂于眉末,殷然尚未复也,心甚壮之。”任浚被俘后,由于战况混乱,消息不灵通,明廷根本不了解长垣的战况,二十九日,崇祯帝还谕令兵部:任浚久报赴任,一味退缩,俱着革职,充为事官管事。可见当时明廷秩序十分混乱,对于前线战况一无所知。

顺治元年五六月,由于兵部侍郎刘余佑的极力推荐,清廷召回任浚任户部右侍郎,管理钱法,他提出了几项改进财政管理的重要建议。不数月,因其母亲有病回乡侍候。母死后守制期满,再度出山,迁任左侍郎,总督京城钱法。当时自明末遗留下的粮食征收、运输、储藏、支配等问题极为混乱,任浚利用三年时间,终于理顺了关系。因政绩卓著,被升迁为刑部尚书。任浚任刑部尚书时,《大清律》与案例多有不符,且对满、汉两族人治罪不一,他请求核定划一。“满汉堂官专领其事,慎选司员一一商榷,疑难者请旨裁定。罪例可更者,一准于律;不可更者,即载入律条,着为令。”任浚也为《会典》的修改提出了意见。这样,通过不断的调整过程,才将明朝会典的条例纳入了清廷的政法活动之中。

顺治十二年(1655年)二月,61岁的任浚以年老有病告退还乡,第二年正月即病故。王培荀在《乡园忆旧录》中记录了任浚出生时的异常情况,虽说荒诞无稽,但不妨一读。任浚“生时与一蛇同产,(家人)送蛇入山。太夫人(任浚之母)殁,大蛇忽至,吊客惊避,(大蛇)至柩前俯仰其首,若甚哀者。公(任浚)抚之使去。”

任,山东益都人。明崇祯四年进士,累官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流贼李自成陷京师,被执不屈,贼释之。

本朝顺治元年,以兵部左侍郎刘馀佑荐,授户部右侍郎,督理钱法。二年,乞假省亲。八年,丁忧服阕,补原官。寻授仓场侍郎,加右都御史。驾幸通州,赐貂裘等物。十一年,刑科给事中陈忠靖劾不能禁革陋规,有负简任。回奏,部议免罪,迁刑部尚书。十年正月,疏言:“律多不备,例出随时添注,殊欠折衷。又八旗事多用靠例,如律杀人者抵,而例有义愤自首减免之条,给主埋葬,而例有赔人之条;盗贼未获赃,而例有追产赔主之条;律有五刑,而例自大辟以下,皆止鞭一百。如此类颇多,律例不符,满汉互异。乞皇上敕满汉堂官专领共事,慎选司员一一商榷,疑潍者请旨裁定,靠例可更者一用途律,不可更者即载入律条,著为令。又大辟有立决、监候两等,按律所言,决不待时,谓不待秋决,非谓招成不待覆奏,即处决也。查会典凡在外绞斩凌迟监候者,依期俱差官处决,如有决不待时,重囚详议具奏。即差官前去审决,盖恐立决中尚有疑情,可临时三覆详慎人命。嗣後凡奉旨依拟立决在内者,三法司仍会审覆奏行刑,在外者宜复差官审决例,庶无冤滥。”下部议行。

二月,以年老致任。十三年,卒,赐祭葬如例。

任浚,字海王,号文水,明天启甲子举于乡,又六年,崇祯辛未成进士。初知芮城,继调榆次,芮城固弹丸而榆次严邑也。其令榆次不惮其烦,犹令芮城不厌其简。居三年,以卓异擢仪曹,寻改御史,按视苏松。苏松沃土也,其俗,文辩而巧,其吏,舞文而多猾,其长令,攫金满,而善事上官,故为难治。比公为之,期年报政,载鹤二、石二、书画百卷以归。

时,闯贼煽祸,已燔秦烁晋,震动蜀、楚,直走大梁,大梁者,中都陵寝之屏蔽,又周、潞诸藩连封接轸,宗器存焉,固贼操之为已亟。适公按吴复命,未几诣阙,复以御史监军大梁。受事两月,方简师徒,修战具,誓师励众,擐甲登陴,而贼势凭陵,百万之众蜂屯蚁附于汴城之下矣。公遂激厉亲藩,调和文武,扶勉百姓,明信赏罚,手剑而从之,城赖以完。贼退,公亦以中铅折肱,得告还里。无何,贼焰燎原,中原板荡,公复以总督应招,闻命疾驰,欲图国难。至长垣,迂寇被执。从者皆警相失,独许尚忠不肯去,遂俱驱至彰德。啖之不屈,胁之不屈,执而兵之,铍交于颅,反皮障眼,血流被胸,愤绝不复自觉。已而解缚复苏,槛车北去。比至都,则贼之前队已陷都城,争取子女玉帛,不复他顾,遂得间逸。

归清定鼎,趋起送入京,授户部右侍郎,督理钱法。时,廪藏焚劫靡遗,而百费取给。公收括铜料,招拦工匠,躬督率之,以是用罔不赡。旋丁内艰,服阕,起补前职,寻迁左侍郎,总督仓场,又晋都察院右都御史。先是明末漕政弊坏,京军缺饷,以致不支。而开国之初,需漕倍重。王公勋爵则有禄赐,文武官僚则有岁俸,八旗甲士未授田者则有月饷或授田矣,而灾伤水旱,则又有涝粮,是皆於漕平取之。而明朝领运,皆卫所世官,其旗甲则其军馀也。改命之后,悉已就裁,更置流官,卫设一人,又时或缺焉,类多委署,而旗甲听其自招,往往聚游手而付之。以故需漕日亟,而浸漕日甚。比其抵通,或复收兑不时,仓蠹为奸,间有运粮万计,而一粒无交者。公以公廉自律,而群下无敢干焉,挂欠遂减。又漕粮抵坝,正兑悉入京庾,改兑则入通仓。其入京庾者,五闸盘剥有费,入廒尖耗有加,此皆於正粮外,兑之於南,登之於北。明末,闸坝冲决,船袋耗折,历兹复京运迟留,待哺者急不能徐期。以故,改京仓为河兑,千艘万车云集坝上,其盘闸、尖耗之数,遂不复问之。仓与漕蒙,官与旗市,利归官胥而亏在公家矣。公时疏驳正,收其半以实京庾,舍其半以宽漕力。自是公储耗米岁增十万有馀。

三岁,迁刑部尚书。凡有大狱,原情引律,务得其平。以疾告归,寻卒,赐祭葬。

吾党多士大夫,而其孝友有称闻,老而儒慕不衰者,文水最著。昔甲申之变,公自贼中逸归,父老奔问官守,余适从之,因得其死生情状。又见其创痕自发际垂于眉末,殷然尚未复也,心甚壮之。自是又复十年,公为大司寇予告以归,方招余为林泉之游。曾几何时,而遽闻其没也。令太公年八十余,千里移书问其志。余盖发书而叹,甚伤其意也,为述其略焉。按状:

任氏之先出于黄帝,其在成周,则薛伯足征也。汉唐以下,历世久远,或见或隐,靡得而详。明洪武初,有曰全者,始自乐安徙居益都之南鄙。五世滋大,又一传而昌,曰经,则公祖父也,乐善羞行,施于乡党,是生太公曰克明,则彬彬儒行,比迹康成、太丘之间矣。而夫人曰杨氏,明诗习礼,严毅有风裁,家法最善,首举维公,名浚,字文水。及长,状貌魁异,髯而轶群,综博贯穿,细大兼举。为文峭拔,如云举岳峙。与人交,意豁如也。少游诸生,谈经折角,又独留意古今治平大略,或慷慨谈时,虽当世之能臣无能易其说也。而独承欢子舍,浣濯厕,则婉如也,愉如也,似不能言者。

年三十,举于乡。又六年,赐进士第。初,除知芮城,又调榆次。芮城固弹丸,而榆次严邑也。其令芮城,劳之来之,不厌其简。其令榆次,劳之来之,亦不惮其烦。居三年,署循吏卓异上考,擢仪曹。寻改御史,按视苏松。苏松之沃土也,其俗文辩而巧,其吏舞文而多猾,其长令攫金满而善事上官,故为难治。比公为之,期年报政,载鹤二、石二、书画百卷以归。其民似释负也,其吏似行霜也,其长令似洗髓而易肠也,而吴之土顾又似瘠者。

而是时,闯贼煽祸,已燔秦烁晋,震动蜀、楚,直走大梁,大梁者,中都陵寝之屏蔽,又周、潞诸藩连封接轸,宗器存焉,故贼之操之为已亟。而前此捍御之策,又虚无具,则危道也。适公按吴复命,中途抵里,未及诣阙,而当宁议守大梁者,皆推毂公,于是复以御史监军大梁。受事两月,方简料师徒,修饬战具,誓师厉众,擐甲登陴,而贼势凭陵,百万之众蜂屯蚁附于汴城之下矣。公遂激厉亲藩,器甲授之弓人,宝玉出于王府,调和文武,抚勉百姓,明信赏罚,手剑而从之,城以内百万户莫不振振然,而城之下百万贼无能狡焉以逞者。悉锐不克,贼老自归,而公亦以中铅折肱,得告还里。

无何,贼焰燎原,中原板荡,莫可收拾,公复受命起复总督,闻命疾驰。方欲匹马渡河,号召忠义,招集往日守汴部曲僚属,共图国难。未至河一日程,夜宿长垣。适贼以偏师潜行,呼于城下,其门自开,公尚未之觉也,披衣问之,则贼在阈中矣。公既被执,从者皆惊相失,独二仆不肯去,遂俱驱至彰德。啖之不屈,胁之不屈,执而兵之,铍交于颅,反皮障眼,血流被胸,愤绝不复自觉。贼惊相顾,自相语也。已而解缚复苏,槛车北去。比至都,则贼之前队已陷都城,争取府库,掠民间子女,狺狺相争,不复他顾,遂得间逸归,则所为见其疮痕自发际垂及眉末者也。

未几,大清入关,歼贼定鼎,使者四出,访求蓍旧。或以其名上闻,趋起送入京,授户部右侍郎,督理京省钱法。时,大命初集,百费繁兴,公私廪藏,焚劫靡遗。公收括铜料,招拣工匠,躬督率之,以是仓卒取给,用罔不赡。数月,以太夫人病剧,得请归省,旋丁内艰。服阕,复补前职,寻迁左侍郎,总督仓场,又晋都察院右都御史。

先是明末漕政弊坏,京军缺,以致不支。及大清开国,需漕倍重。王公勋爵集于京师,则有禄赐;文武新旧官僚九职以上,则有岁俸;八旗甲士未授田者尚多,则有月;或授田矣,而灾伤水旱之不获,斧戕、车甲莫取资焉,官家计丁而偿者,则又有涝粮。是皆于漕平给之需之如此其亟也。而明朝领运,皆卫所世官,其旗甲则其军余也,官有常职,旗有见丁,更番而来,不烦改设。兹改命之后,悉已就裁,更置流官,卫设一人,又时或缺焉未补,领运无人。或多委署,既未必贤矣,而旗甲听其自招,又往往聚游手而付之。以是需漕日亟,而浸漕日甚。比其抵通,或复收兑不时,仓蠹为奸,吏有征求,官无勾考。或有运粮万计,一粒无交者,亦将借口焉。公以公廉自律,而群下无敢干者,挂欠遂骤减于前。又漕粮抵坝,正兑悉入京庾,改兑则入通仓。其入京庾者,五闸盘剥有费,入廒尖耗有加,此皆于正粮之外,兑之于南,登之于北。自明末来,闸坝卫决,船袋耗折,历兹复京运迟留,辇下百万之众待哺者,急不能徐期。以故,改京仓为河兑,千艘万车云集坝上,日不暇给,又其盘闸、尖耗之数,遂不复问之。如是,则仓与漕蒙,官与旗市,利归官胥而亏在公家矣。公特疏驳正,收其半以实京庾,舍其半以宽漕力。自是公储耗米岁增十万有余。

三岁,迁刑部尚书。凡有大狱,原情比律,手自定拟,有锻炼周内者绝勿听,以是称平。

无何,遘疾怀归,以原官致仕,优游田野,半岁,卒。天子悼之,特遣行人临祭营葬事焉。迹其行事,则可为公忠者乎!若夫其天性之笃,著述之富,生没之年,子女姻娅之谱,则有厥弟注之记载存,他人言之勿肖也,故不复附焉。铭曰:

骑箕尾乎,道将藏;为雷雨乎,泽将长。惟君与父,何用不臧;有废而兴,天道难量。攀龙坠髯,求死不得乎,为我心伤;乘云归矣,而遗一老,宛然在堂。悠悠千载,谁相望;且归休乎,山之阳。

清钱仪吉碑传集卷十部院大臣220页-223页(中华书局出版)

耙和尚的故事

在博山东南郊区,流行着两句关于僧道的歇后语:“圣水寺的和尚耙(罢)了”;“三皇庙的道士贼骨头”。

清朝初年,和尚在博山的威信不高,人们常喊他们为“霸和尚”。他们有的行霸一方为民所恨,恨不得用耙(家具)把他们耙下头来。

耙和尚的故事流传邻近数县。哪寺的和尚被耙?传说几种:圣水寺(源泉村北五里)、铁塔寺(郭庄)、井峪村南博山镇井峪村)、云龙寺(南博山镇上瓦村)、河山寺(莱芜常庄)、荆山寺(沂源),以及泉河头村东和尚峪的什么寺。

是谁耙死了和尚?传说是下庄的任尚书任浚。

故事情节是这样的:和尚骗动民女藏于密室,被任浚去游玩时发现。任浚欲除之为民解恨。在面谕皇帝时,皇帝反起怜悯之心说:“出家人青灯孤影,就此罢了。”任尚书绝顶聪明,便借谐音回答说:“那说遵旨耙了”。于是返乡将和尚列队埋入土沟中,仅露出脑袋,用黄牛拉起耙地的铁耙将和尚们的头一个个耙了下来。

任浚当尚书是清顺治皇帝时。顺治皇帝时。顺治信佛,可能同情和尚而主张赦免一死。但若可怜和尚们深夜无伴,劫民女不当治罪,怕也不象顺治能开此金口。“耙”死一酷刑实属荒诞。任浚持重谨慎,既不会发明此刑,也不可能假传圣旨,以招欺君之罪。只不过是人想象中惩治坏人的一种寄托而已。

遗址掌故

位于南博山村与北博山村之间的辰巳山上,今存明嘉靖重修石碣数方,其中《重修宣圣庙碑》立于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撰书者虽无名气,文章也斑驳无法卒读,但捐资名单中有两行并列为:“刑部尚书任浚诰封夫人冯氏、兵部尚书孙廷铨诰封夫人宋氏”,冯是任浚的原配,宋是孙廷铨的续妻。查任、孙履历,立碑这年二人都在北京当尚书。这说明在当时的益都县西南山区有两位“部长”级官员在皇帝身边,这是值得乡民自豪的。

位于南博山镇下庄村西的云行山,系尚书任浚早年读书游乐之地。山顶玉皇殿有古碑数块。其中的元至正元年(公元1341年)石碣,文字已不可读,却是博山地区仅见的元代刻石。山阿中有庙叫“西庵”,在绿树掩映的玉皇山南阿,平旷处有一残破庙群,曾是姑子庵,因在下庄村西,故名。据《博山县志》载:“西庵,在下庄云行山阿,尚书任浚读书处,原为三教堂,浚又创建关帝庙,同治年立忠义祠。”现尚存碑五块,最早者乃天启五年(1625年)《创修三清庙碑》,但文无可取。嘉庆九年和宣统三年都是关帝庙重修碑。二碑都说是任浚和李闯王打仗,因关羽显灵而得救,并且都说是引自孙廷铨的《颜山杂记》,查此书,未见此说;检点任浚遗文,也无一字提及此事,况任浚也不信神。据本地文人所说,庙前曾有任浚撰文碑,似乎并未叙说关羽显圣事,碑已毁于战火,无法证明以上故事。县志上说的忠义祠是西殿,也倾记不堪,那是咸丰十一年博山县令率领地方武装在沂水县捻军遭到惨败的事,这一仗,下庄、南博山、盆泉等村的民团战死72人之多,樊文达撰文立碑以褒扬之,碑也不见踪影了。现在仅有南殿吕祖庙改作烈士祠尚存。庙西梯田上有清初和尚“本玟”墓,他和任尚书基本同时代,顺治间曾任辰巳山住持。再往西,越过玉皇山西峰到井峪村,解放前有井峪寺遗址,传说建寺甚古“先有井峪寺,后有博山村。”解放战争时将该寺的唯一遗物大钟也炼成手榴弹了。可能任尚书到井峪寺上游玩过,民间故事就把他和“霸和尚耙和尚”一事紧紧拴到了一起。当地有传言他晚年修千人洞造反、冤案被杀等,皆失之史实。

云行山阳南博山北有任浚祖茔,历经战乱与“文革”,仅存其祖父墓碑,碑心有双钩大字“皇明待赠君北川任公墓”。下庄村民存有任尚书府石狮一对,系以寒武纪竹叶石刻制;另有圆形石池一个,直径1.5米,高0.5米,传为任尚书荷花池;又有古镜一枚重80斤,今为上海博物馆收藏。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