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爱新觉罗代善

爱新觉罗代善

爱新觉罗代善(1583年8月19日-1648年11月25日),又称代善,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曾因作战英勇赐号“古英巴图鲁”,1616年(天命元年)被封为和硕贝勒,参与国政,为四大贝勒之首,以序称大贝勒。

代善领满洲两红旗(正红旗镶红旗),在征伐女真各部及蒙古与明朝的过程中屡立战功。努尔哈赤逝世后,在代善主持下诸贝勒拥戴皇太极继承汗位。1635年(天聪九年),代善被皇太极斥为轻视君上,贪财违法,虐待属人。1636年(崇德元年),代善被封为和硕礼亲王世袭罔替。次年被太宗复斥为越分妄行,轻君蔑法,渐赋闲家居,不问朝政。代善终皇太极一朝,因其年长位尊而遭压抑。1643年(崇德八年)皇太极逝世,为消弭内争,代善拥戴皇太极第九子福临即位。

1648年11月25日(顺治五年十月十一日)病死于北京,终年66岁 。赐祭葬,立碑纪功。1671年7月(康熙十年六月),追谥曰烈。1754年10月(乾隆十九年九月),入祀盛京贤王祠。1778年2月(乾隆四十三年正月),配享太庙 [1-2]

代善与兄长褚英,均为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元妃(原配发妻)、第一代大福晋佟佳氏(名哈哈纳札青)所生。

代善年轻时即参与了统一女真诸战役,1599年(万历二十七年) ,16岁的代善第一次跟随努尔哈赤从征哈达、辉发、叶赫等国,论军功封贝勒 [3]

代善很早就内佐国政,外统重兵。1607年(万历三十五年),代善与长兄褚英奉命随叔父舒尔哈齐,与费英东扈尔汉扬古利等领兵三千,往斐优城,迎接东海女真瓦尔喀部斐优城主策穆特赫部众归附。他们到达斐优城后,收四周屯寨约五百户。三位贝勒令费英东、扈尔汉带兵三百护送先行。不料乌拉部贝勒布占泰闻悉,命贝勒博克多领兵一万余,潜伏在图门江右岸的乌碣崖一带,于1607年(万历三十五年)农历二月十九日,突然冲出,拦路截杀。扈尔汉一面让护送的五百户斐优城女真在山上树栅扎营,遣兵一百守卫,自己率兵二百与敌军列营对峙,一面派人将乌拉部拦劫之事回报三位贝勒。

第二天(农历二月二十日)夜里,三位贝勒领军赶到。面对大军突袭的严重威胁,褚英、代善对着全体官兵,策马愤怒说:“吾父素善征讨,今虽在家,吾二人领兵到此,尔众毋得愁惧。布占泰曾被我国擒捉,铁锁系颈,免死而主其国,年时未久,布占泰然是身,其性命从吾手中释出,岂天释之耶?尔勿以此兵为多,天助我国之威,吾父英名夙著,此战必胜。”

这一番话言语虽然不多,对鼓舞士气却有很大作用。当时建州女真军队只有三千,而乌拉部的军队则多达万余,而且是早有准备,以逸待劳,双方实力对比相当悬殊,建州兵丁能否冲破敌军包围安全返家,已是一大难题,要想打败对方,更是谈何容易。褚英、代善的话无疑起了很大的鼓舞,建州兵们齐声叫喊说:“吾等愿效死力,遂奋勇渡河”。

代善与兄长褚英乘机率领军队登山而战,直冲入敌军大营,击败布占泰截路的一万乌拉兵。在两军对垒之时,代善催马前行赶至对方主将博克多近处,探左手,一把攥住了博克多头上所戴之盔,挥刀将其斩于马下,又斩杀了博克多的儿子。

此战,建州女真兵生擒常柱父子及其弟胡里布贝勒三人,斩人三千,获马五千匹,铠甲三千副。

凯旋回师以后,努尔哈赤因代善奋勇杀敌,就赐与代善“古英巴图鲁”美号。“古英”乃满文音译,意为“刀把顶上镶钉的帽子铁”,巴图鲁为满语中“勇将”之意。 [5] 既英勇,又硬如钢铁,更是勇士之最。这个尊号,有清一代,仅为代善所独有,可见努尔哈赤对代善的英勇,给予了高度的嘉奖。

1612年(万历四十年),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额亦都费英东五大臣,因不堪忍受执政的大阿哥褚英的虐待,而联合向努尔哈赤上告,努尔哈赤十分气愤,革掉褚英的嗣子身份,罢其执政(三年后处死)。 [6-7]

褚英被罢政以后,代善在诸子中年岁居长,骁勇善战,军功卓著,拥有正红旗镶红旗二旗,努尔哈赤令大贝勒代善代政,并说:“等我百年之后,我的诸幼子和大福晋交给大阿哥(指代善)收养。”于是代善权势显赫。 [8]

1613年(万历四十一年)正月,听说布占泰要囚禁所娶的努尔哈赤两个女儿,又要娶努尔哈赤先前已聘的叶赫布斋贝勒之女(叶赫老女),努尔哈赤大怒,统兵三万,进攻乌拉。

1613年(万历四十一年)正月十七日,代善随努尔哈赤出征乌拉部,包围乌拉孙扎塔城并且攻克,之后由此前进,攻取郭多城,又从郭多城,进取鄂谟城,并驻营于鄂谟城。 乌拉部首领布占泰率兵三万,越过富勒哈城前来迎战。

努尔哈赤的部下诸将请求出战,努尔哈赤慎重考虑,代善说:“我师远来征伐,要速战速决,最初所考虑的,是如何诱布占泰出城,今其兵已至郊野,我们反而不出击斩杀。若知如此,何必喂饱马匹,整备盔甲、鞍辔、弓箭、刀枪从自家中前来。今日不战,等布占泰娶了叶赫老女再征讨他,岂不是无可奈何了?”

于是努尔哈赤下令进攻,与乌拉步兵相距百步许,代善临阵之际奋起攻击,率军大破乌拉部,攻克乌拉部都城。乌拉兵溃走,代善追杀过半。布占泰奔走叶赫,所属城邑都归降努尔哈赤,编户万家。 [9-10]

1616年(天命元年)春正月初一,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国,定年号为天命。叙群臣功,代善与堂弟阿敏、五弟莽古尔泰、八弟皇太极努尔哈赤封为和硕贝勒,以年龄为序,代善被称为大贝勒。 [11]

参见词条:抚顺之战

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农历四月十三日,后金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反明,率步骑2万向明朝的抚顺发起进攻,代善与其他贝勒大臣随从出征。军队行进了两天忽然天降大雨,努尔哈赤想要返回。

代善力主进兵,劝谏说:“我们的军队既然已经进入了明朝的边境,如果因雨回兵,还能与明朝和好吗?军机泄露,后患无穷。虽然下雨,道路泥泞,行走不便,但是,兵士有备雨用具,还是可以继续前进的,而且,正因为这样,敌军可能松懈,哪有冒雨远道跋涉进攻城堡的?因此,利用下雨之机,突然偷袭,犹如自天而降,敌方必然措手不及。”

努尔哈赤听从了代善的建议,撤销退兵的决定,下令前进,轻取抚顺,攻克马根单、东州等城堡五百余,获人畜三十万,代善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再建大功,获得了征讨明朝的第一个大胜仗。 [12-13]

参见词条:萨尔浒之战

1619年(天命四年)正月初二,努尔哈赤统军进攻叶赫,代善奉汗父之命,率将十六员、兵五千,驻扎在夹哈关,防御明兵。

1619年(天命四年)农历二月末,明朝辽东经略杨镐率军共约10万,号称20万(一说47万),命兵分四路围剿后金。

努尔哈赤得到明军分路来攻的消息之后,命令诸王贝勒和大臣领兵出发向西迎敌。军队正行进的时候,哨探来报告说:“东南方向从清河城那条路上又有明军队兵来了。”代善说:“清河道路狭隘而且崎岖,不利于急行军,我们应当抵御从抚顺来的敌军。”

明朝担任主攻的总兵杜松将自己的部队一分为二,以主力驻扎萨尔浒山,自率万人渡河进攻吉林崖。当时吉林崖虽然只有数百名女真兵防守,不过因为吉林崖地势险峻,设施坚固,杜松率队数攻不下。

1619年(天命四年)农历三月初一,代善、四贝勒皇太极等奉努尔哈赤之命,率二旗兵增援吉林崖;努尔哈赤自己亲率六旗兵进攻萨尔浒一带杜松军主力。杜军主力被击溃,伤亡甚众。后金驻吉林崖的守军在代善援军的配合下,也打败了进攻之敌,明军总兵杜松王宣、赵梦麟等,都在战斗中阵亡。

三月初一的夜里,明朝北路军由马林率领进至尚间崖(在萨尔浒东北),得知杜松军战败,不敢前进,将军队分驻三处就地防御。

代善被命为前线先锋,率军直逼尚间崖,三月初二早晨双方交战。努尔哈赤率领亲卫军及二旗众兵全体离营,登上一个山坡望。努尔哈赤见大明营内军兵与营外军兵汇合,就命令开始跟明军作战。于是代善就从山的左侧,也就是南坡下山到山脚下,命令他的二旗士兵下马准备步战。下马的人才四五十个人,大明军队就从西面来攻上来了。代善对努尔哈赤说:“我应当领兵前进。”随即策马迎敌,直杀入明军的队伍中。诸贝勒与各位率兵的台吉等也紧随代善杀向明军,两军混战,明军败退,进攻的明军被杀大半。随即,代善又转战斐芬山,击败明朝潘宗颜部。三月初五,代善又与其他三大贝勒合兵全歼了明朝总兵刘铤的军队,后金国取得了萨尔浒战役的胜利。 [14]

明军大败后,许多贝勒都主张杀掉前来为明助战的朝鲜元帅姜弘立等。但代善不赞成,他认为“与南面的明朝相战,不可不与北面的朝鲜相合”。当朝鲜军队元帅姜弘立率领剩余的五千兵下山来投降,因不以后金礼节拜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发怒并欲尽斩朝鲜将卒以后快时,又是代善出面阻止,代善说“阵上和约已指天为誓,若将他们杀掉天所不容”,并建议将朝鲜军队尽数释放回朝鲜国。最后,太祖依代善所言,与朝鲜暂时达成了修好之议。 [15-17]

萨尔浒之战后,后金军乘势攻占开原,1619年(天命四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代善跟随努尔哈赤进攻铁岭。攻占铁岭城之后,代善率兵进击潜伏于高梁地内的蒙古齐赛贝勒所率领的万余蒙古兵,蒙古兵溃败至辽河,代善大杀其兵于辽河。

代善生擒蒙古贝勒齐赛及其生子色特奇尔、柯希克图二人、扎鲁特图巴克、色本兄弟、科尔沁明安贝勒之子桑噶尔寨等,共贝勒六名,及齐赛贝勒之亲信大臣岱噶尔塔布襄以及大臣十余人,共一百五十人。

1619年(天命四年)农历八月十九日,代善跟随努尔哈赤发兵进攻叶赫。二十二日晨,兵抵叶赫,代善和阿敏、莽古尔泰,领兵攻陷叶赫西城,努尔哈赤攻取东城,叶赫部贝勒叶赫那拉布扬古(代善妻弟)与其弟布尔杭古遣使请降,并请代善立誓不杀。代善同意,并与布扬古及其母(代善岳母)盟誓,布扬古于是投降(后遭缢杀),布尔杭古贝勒由代善领回自己家中。 [18]

1620年(天命五年)三四月间,后金国准备从界藩城迁居萨尔浒城,努尔哈赤视察并指定各贝勒兴建府邸的宅地。代善看到其长子岳托修整好的宅地比自己的好,就先后让莽古尔泰阿敏为自己请命说自己所居之地狭小,意欲霸占岳托的宅地。

1620年(天命五年)九月初三日,代善次子爱新觉罗硕托(岳托的同母弟弟)因为无法忍受代善的虐待而突然失踪,有人说其“叛逃”投明朝而去。在还未确定硕托是否叛逃时,代善即一口咬定硕托有叛逃之心;在找到硕托并且其本人明确表示并没有叛逃后,代善还是向努尔哈赤跪下五六次请求斩杀硕托。代善的要求遭到了拒绝,努尔哈赤释放了硕托。

努尔哈赤由此开始调查代善给予两个前妻之子的待遇问题,发现代善之子岳托、硕托所领有的资产均比其他的异母弟弟差。因此努尔哈赤怒斥代善说,你也是前妻的儿子,何不想想我不是对你更亲近吗?你怎么就被后妻蒙蔽得虐待已长大成人的儿子呢?何况我待你一直是特选良好的部民让你专管,你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将优良的部民赐给岳托、硕托呢?

努尔哈赤让岳托、硕托与代善分家,并公开宣布废掉代善的太子之位。 [19]

代善被废除嗣位后,于1620年(天命五年)农历九月二十八日,亲手杀掉继妻以向汗父谢罪,努尔哈赤要他与诸弟发誓,今后如再怀恨众贝勒、大臣,甘愿受天地处罚。努尔哈赤宽容了代善。代善尽管被废除了太子位,但仍得为四大贝勒之首,参与治理国政。 [20]

1621年(天命六年)农历二月,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大贝勒分月值理政事。

1621年(天命六年)农历三月,代善率领正红旗镶红旗二旗兵丁,跟随努尔哈赤,攻克沈阳、辽阳。同年农历七月,辽东镇江(明代辽东地名)兵民起义,代善奉努尔哈赤之命,和莽古尔泰和督堂阿敦,领兵二千,迁移金州沿海居民于复州。同年农历十一月,代善在银库取银六万六千两,分赐八旗官兵。

1622年(天命七年)农历二月,代善与皇太极率正红旗、镶红旗、正白旗三旗,去义州驻防,斩杀义州拒绝降顺的汉兵三千人,又将右屯卫汉民四千五百五十七丁、八千八百六十四人及马、牛、驴三千余匹(头),驱往金州。同年农历四月,为示友好亲密,金国汗、贝勒与来归的蒙古诸贝勒“结成亲家”,代善的亲家是莽果尔额驸父子、绰尔济、密赛、伊林秦、额布根、伊思阿布和代青之子拜音岱,其蒙古亲家之多,超过阿敏等其他贝勒。他又带领杜度贝勒、济尔哈朗贝勒和扬古利总兵官,率兵一万余,前往广宁换防。

1623年(天命八年)农历二月,代善偕二贝勒阿敏,领兵前往锦州、义州一带,捉拿来此运粮的蒙古兵。同年农历六月,代善奉汗命,和斋桑古等四位贝勒,带兵二万,前往复州镇压汉民起义,获胜后返回。同月,复州复御王炳、永宁监备御李殿魁,分别向代善告密督堂乌尔古岱收受贿物,代善转告汗父努尔哈赤。诸贝勒审理后,拟将乌尔古岱处死,并指责皇太极德格类、济尔哈朗、岳托四贝勒有过,请努尔哈赤惩治。努尔哈赤痛斥皇太极骄傲愚昧,谕令罚取四位贝勒牛录。农历八月二十日,努尔哈赤下谕,指出诸贝勒都有过错,次日,诸贝勒上书自责。代善上书说:“当初父汗指出我的过错,我不听从,犯了罪,父汗与众弟仍以礼恩养。我若不深切念此爱护,对我的过失,如仅仅伪言追悔,是我的过错,而在心中仍认为我正确,皇天岂能宽恕我?不要忘记我的过失。我每每想起自己的过错,后悔不已。今后我一定要摒弃恶行,勉励自己行善。如若再有过失,我身将遭殃祸。” [21]

1626年(天命十一年)农历八月末,努尔哈赤病逝。由于实行汗位继承由八和硕贝勒共同推举制,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和皇太极都手握重兵,怀有夺取汗位的打算。

此时,势力较大有条件参加汗位争夺的有三个人:一是代善。因为代善是努尔哈赤第一个大福晋佟佳氏之子,长年统兵作战,军功累累,虽曾被汗父严责革除太子之位,但仍位列四大贝勒之首,辖有正红、镶红二旗,实力强大,而且辅佐父亲治国理政,另外代善还有五个能征惯战的儿子和亲侄子。代善之子萨哈廉瓦克达,皆是英勇善战的猛将,很早就披挂甲胄,带领士卒,冲锋陷阵,屡败敌兵。岳、萨哈廉更是能文能武,聪明过人,善于从大局出发来处理军政大事,都是不得多得的人才。褚英被斩以后,他的儿子杜度一直跟随叔叔代善,唯其马首是瞻。杜度本人更是转战四方,屡建军功,掌管镶白旗。代善、岳托、硕、萨哈廉、杜度还是代表后金国对外交涉的“十固山执政贝勒”成员。掐指算来,代善的实力最为强大,最有可能争取到汗位,因为代善系统的人丁最多,执政贝勒最多,其他贝勒难以与他抗衡。

四贝勒皇太极也具有很强大的竞争实力。四贝勒皇太极智勇双全,机警聪睿,而且善用权术,最重要的是他功勋卓著,是一位能争惯战的皇子,皇太极还是正白旗的旗主贝勒,天命五年以后深受汗父宠爱,岳、济尔哈朗、斋桑古(阿敏之弟)、德格类等贝勒,以及赫舍里额尔德尼巴克什都堂乌尔古岱等八旗高级官将,都与他关系密切,也曾誓言愿意为皇太极效劳。

第三位有可能性的竞争者是努尔哈赤的另外一位王妃阿巴亥所生的十二皇子阿济格。因为其母阿巴亥深受夫君宠爱,并且从天命五年三月起,就是后金国大福晋。因此早在天命六年正月,努尔哈赤与诸贝勒盟誓,表示今后子孙之中勿开杀戒之时,年方十六岁的阿济格就成为了后金八大贝勒中的一员,不久又荣任正白旗旗主。而且阿济格也确实非常骁勇善战,很小的时候就披甲随父出征,而且多次都以少胜多屡败敌军。另外阿济格同母的弟弟多尔衮拥有十五牛录,最小的弟弟多铎还是镶白旗旗主。所以阿济格兄弟三人拥有二旗,母亲阿巴亥又是后金国母,所以这个集团也颇有威力。但他们这个集团最大的弱点就是三人年龄不大,阿济格二十一岁,仅是一青年贝勒,多尔衮十三岁,多铎十二岁。

另外,同处后金国四大贝勒之一的二贝勒阿敏,也是虎视眈眈。但因他只是努尔哈赤的侄子,照理说是不能继承汗位的,但他身为镶蓝旗旗主,又在建立后金国过程中南征北战,屡建功勋,因此说后金国的建立,他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加之他的弟弟斋桑古和济尔哈朗,也是统兵辖民的“执政贝勒”,势力也不小,而且此人素有割据地区自为国主的想法,是不大愿意屈居诸弟之下的。三贝勒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第二个大福晋富察氏之子,虽因生母被汗父休离而在政治上受到严重影响,但他是正蓝旗旗主,同母之弟德格类也是有权有势的“执政贝勒”,他生性鲁莽,爱生事端,也有争当国君的愿望。

关键时刻,岳托协同三弟萨哈劝代善拥立皇太极。代善放弃自己登位,转而接受岳托等人的安排。因为代善心中很明白,他的势力最强,他的威望最高,他的年龄最大,他是努尔哈赤第一个大福晋所生的唯一皇子(兄长褚英已死),他是最有可能继承父位登基为汗的,其他贝勒不会也不敢起来反对。但是,他对几个弟弟的性格、抱负、才干、势力和当时的国情,也同样是十分清楚,深悉这个新汗肩负的担子之重。他知道,阿敏素有野心,莽古尔泰桀骜不驯,皇太极胸怀大志,阿济格刚强好斗,多尔衮虽小,也不愿甘为人下,何况还有汗父宣布确定的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制,自己没有力量把他们制服,使他们如同汗父在世那样听从国主的管辖。而且,半年前兵败于宁远城下,士气不振,汗父晚年的弊政又激起辽民强烈反抗。周围四面皆敌,明辽东巡抚袁崇焕利用宁远大捷,广修城池,训练士卒,欲图乘机收复失地。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也跃跃欲试,准备联明反金。朝鲜更是久欲助明反击,支持明平辽总兵官毛文龙。这种内外交困的艰难重任,代善是担当不起的。这一点,代善内心十分清楚,他的左右手岳、萨哈廉也非常明白。

代善在翌日向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贝勒阿巴泰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硕托、豪格等提议立四贝勒皇太极为汗,以八和硕贝勒共同推举的形式拥立了新汗。

1626年(天命十一年)农历九月一日,皇太极在大政殿即汗位,焚香告天,宣布次年为天聪元年。皇太极即位后,代善也能顾全大局,极力维护八弟皇太极的统治和权威。 [22-24]

皇太极继位为汗之后,与十四位贝勒议定君臣之间的礼仪,并且盟誓昭告天地。誓词赋予代善与阿敏莽古尔泰三位大贝勒教训子弟的特权,他们对阿巴泰、阿济格等十一位“子弟贝勒”,有管教之权、辖束之权,如果这些贝勒藐视代善三人,则将短命而亡。

1626年(天命十一年)农历十月初,代善和阿敏等八位贝勒,率精兵一万,往攻蒙古喀尔喀扎鲁特部,生擒巴克贝勒父子及喇什希布、戴青、桑噶尔寨等十四贝勒,斩鄂尔塞图贝勒,俘获其子女人民牲畜之后返回。

1627年(天聪元年)正月初一,后金国举行新年朝贺仪式,皇太极居中,代善与阿敏、莽古尔泰分坐其左右,四人并肩端坐殿上,接受群臣叩拜。

1629年(天聪三年)农历十一月,皇太极亲率大军征明,岳托与济尔哈朗率右翼军夜攻大安口,毁水门而入,击败马兰营援兵于城下。代善和莽古尔泰夜入御帐,不许诸贝勒大臣入内,与皇太极密议说,我军深入敌境,劳师动众人困麻烦,即使攻入明朝边境,也是敌众我寡,建议皇太极立即班师回朝。皇太极虽不满,但面对两大贝勒的共议,又不得不做出让步。当天深夜,岳托、济尔哈朗诸贝勒一起给代善、莽古尔泰施加压力,最终使代善与莽古尔泰收回成议,之后五战皆胜。后金军进逼明都北京,代善率领儿子岳托击败明朝援兵。 [25-26]

参见词条:大凌河之战

1631年(天聪五年)农历八月,代善与子岳托率正红、镶红二旗兵丁,参加了皇太极发动的进攻大凌河之战,父子分领本旗兵攻城之西面。金军围城历时三月,击败总兵吴襄等来援明兵四万,生擒监军张春,迫使粮尽援断的大凌河总兵祖大寿开城投降。当时被擒各明朝官员都跪拜在地上,唯独独张春不跪。皇太极大怒,拉弓想要射死张春,代善劝谏说:“这个战俘想以死成名,何必杀死他成全他?”于是,皇太极对张春置之不理。 [27]

1632年(天聪六年)年初,代善主动要求放弃自己与皇太极平起平坐的特权。在他的坚持下,皇太极最终同意将代善和莽古尔泰的座位低于自己,分别坐在他的左右。

1632年(天聪六年)农历四月,代善跟随皇太极讨伐察哈尔,越过兴安岭之后,听说林丹汗逃往远处,于是后金军转移目标攻取归化城大同宣府,与沙河堡、得胜堡、张家口诸守将议和之后返回后金国。

1634年(天聪八年)农历五月,代善又跟随皇太极进攻明朝,兵出榆林口,至宣府边境外,分兵从喀喇鄂博攻占得胜堡,从朔州进取马邑,在山西大同会师之后返回。 [28]

1635年(天聪九年)农历九月,因为代善私自设宴款待,并馈赠财帛给怨恨皇太极的姐姐哈达公主,皇太极登门责问代善是何居心。之后,皇太极召集诸贝勒大臣会议,罗列代善一系列罪名,并予以当面斥责:“古往今来,无论强大的君主,幼小的君主,拥戴为君的,都是君主。既为君主,就要一统制令,怎能不分轻重?而今,正红旗(代善所统)贝勒等轻视君主之处太多。大贝勒以前随我征伐明国,违背众贝勒意愿欲中途回军。出征察哈尔时,又固执欲回。此外,赏罚不公,偏袒本旗。我喜欢的人,他讨厌,我厌恶的人,他喜欢,这不是离间相互关系吗?”

皇太极在历数代善罪状后,宣布闭宫不出,要众贝勒另选他人为君。于是众贝勒集议,给代善定罪,并跪请皇太极亲政。众贝勒一致谴责代善蔑视汗王的行为,拟革去大贝勒,并削和硕贝勒职,夺去十牛录人口。皇太极给予从宽处理,免革贝勒职,免夺十牛录人口。代善被责以后,克制退让,自居臣僚。 [29]

1635年(天聪九年)农历十二月,代善和诸贝勒再三劝进,拥戴皇太极为帝。当皇太极要诸贝勒立誓以表忠心时,因为代善年迈,命令他可以免去立誓,代善却坚请参与盟誓。经皇太极同意后,代善对天立誓说:“代善誓告天地,自今以后,若不克守忠贞,殚心竭力,而言与行违,又或如莽古尔泰、德格类谋逆作乱者,天地谴之,让代善不得善终。“ [30]

1636年(崇德元年)农历四月,皇太极即皇帝位,建国号为大清,改元崇德 [31] 。 册封大贝勒代善为和硕礼亲王,其子和硕成亲王世袭罔替。农历五月,代善第三个儿子萨哈廉病逝,皇太极特意和代善、岳托去浑河观看渔猎,以解代善之忧。八月初十日,皇太极就谕令郑亲王济尔哈朗等集议岳之过,议定的五条罪状中第一条便涉及代善。尽管这些罪过缺乏根据,难以成立,可是诸王竟将此定为大罪,拟处死岳或“监禁籍家”。后来皇太极下谕,岳免死释放,革王爵为多罗贝勒,罚银一千两。同年冬,代善跟随皇太极讨伐朝鲜。

1637年(崇德二年)六月二十七日,皇太极命追论征朝鲜时诸王大臣违犯军纪之过。法司给代善定了六条罪:一、违令多收十二名侍卫;二、诬称系吏部车尔格令其多收;三、明知多收侍卫而说不知;四、以戴翎侍卫充当使令下役;五、违制在朝鲜王京养马;六、妄遣家丁私往造船处。法司拟议革代善亲王爵,罚银一千两,马匹人丁入官。皇太极召集王公贝勒大臣,当众宣布这些罪状,羞辱以后,“悉宥之”,但却斩杀庇护其主的户部参政恩克。

1638年(崇德三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七日,代善自行检举说:“我延误了排班,可以送去法司审拟。”法司审理核实定罪,被皇太极赦免。 [32]

1639年(崇德四年)农历五月,传来代善的两个儿子岳托和玛占率军征明均殁于军中(死于1638年,崇德三年)。噩耗传来,代善下马倒地痛哭,良久,皇太极命左右扶代善上马,且哭且行的过程中,代善再次哭倒于马下。丧礼过后,因代善家居痛悼,农历十一月十四日,皇太极率诸福晋,和代善以及诸贝勒、文武官员等,去叶赫狩猎,农历十一月十六日,至拜虎地方折回。时值冬至祭天日,打猎来到一个叫盈格的地方,代善骑在马上射獐子,马匹跌倒导致代善脚部受伤,皇太极策马至前,下马亲为代善包扎,以金赐酒,饮毕叹道:”朕以为兄长年高不可驰马,兄长奈何不自爱?“于是停止射猎,返回盛京途中,命代善乘舆缓行,日行十五或二十里。 [33-34]

1643年(崇德八年)农历八月九日晚,皇太极突然驾崩。最有可能的继承人有三位,一是皇太极的长子豪格,他有其父拥有的强大的正黄、镶黄二旗作后盾,他自己南征北战二十年,军功卓著,先后荣任和硕贝勒、和硕肃亲王,并统摄六部至中最重要的户部,且豪格在八旗王公大臣中还享有比较高的威望。另一是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他拥有自己的正白旗和弟弟多铎的镶白旗,人马众多,因长期受到皇太极的宠待,还得到了不少老臣的支持,所以势力相当强大。再一位和多年前一样还是代善,虽然代善虽已退居幕后数年,但他拥有正红、镶红二旗,曾经统兵出征咤叱风云三十年,为后金清国的建立与强大,建树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在八旗王公中,他资历最老,地位最高,又有硕、瓦克达阿达礼爱新觉罗罗洛浑满达海等一批封授王公爵位的儿孙,势力其实是最强大的。在议立新君的过程中,两黄旗的主要大臣欲立豪格为帝,两白旗拥戴多尔衮。

皇太极死后的第五天,即农历八月十四日,代善召集议政王会议,共同议立嗣君。在会议过程中,多铎提出:“不立我,论年纪,应当立礼亲王代善。”

代善说:“睿亲王如果应允,当然是国家之福;否则,豪格是皇帝的长子,当承大统。至于我,年老体衰,难得胜任。” [35]

多尔衮一看自己和豪格都不会得到一致拥护,于是,他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即立皇太极第九子6岁的福临为帝,由济尔哈朗和他自己辅政。当诸王贝勒会议通过折衷方案后,代善立即召集所有文武大臣、王公贵族共立誓书,昭告天地。1643年(崇德八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6岁的福临正式举行登基典礼,继承了皇位,年号顺治。 [36]

顺治初年,多尔衮摄政,排斥代善,代善又年事已高,遂在家闲居。1648年11月25日(顺治五年十月十一日),代善在北京的礼亲王府病逝,葬在他的世袭领地:北京西郊香山脚下的正红旗村。 [37]

代善的家庭得到一万两两银子的赙仪,朝廷为代善立碑纪功。康熙十年(公元1671年),追赐谥号为“烈”。 [38] 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入祀盛京贤王祠,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配享太庙。

1620年(天命五年)农历三月,努尔哈赤的小妾德因泽告发努尔哈赤的第四位大妃乌拉纳喇氏阿巴亥(多尔衮之母)曾两次备饭送给代善吃,代善接过去吃了。而且大妃一日两三次差人至大贝勒家,还曾深夜出院二三次。

在审理过程中,诸贝勒大臣又说他们都目睹过大福晋借宴会或议政之时对代善眉目传情。努尔哈赤对此又恨又恼,但终因其有言在先,欲将诸幼子及大福晋交由大阿哥抚养,而且满族历来有父死子妻其庶母收继婚俗,加上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代善如何不轨,所以努尔哈赤以大福晋窃藏财物的罪名,将阿巴亥休离。代善虽没有因此获罪,但经过此事,代善的威信一落千丈。 [8]

夏允彝:“东国乃能恪遵成命,推让其弟。又能为之扦御边圉,举止与圣贤何异,其国焉得不兴?” [39]

董崇如:“东国部主岁老,其子某雄鸷非常,才略不出曩霄公之下,将来边警尚未已也。” [39]

李民:“奴酋死之后 ,则贵盈哥必代其父,胡中皆称其宽柔能得众心云。凡得罪奴酋,临杀,贵盈哥多有救解云。其威暴桀骜之势,必不及于奴酋矣。” [40]

康熙帝:“忠冠当时,功昭后世。” [38]

:“是二人为明臣仆,乃推尊烈王至此,当时神武英略,洵可知矣。” [39]

刘小萌:代善几十年披坚执锐,戮力疆场,立下汗马功劳,在国家政治活动中同样立有安邦定国的勋劳。 [38]

朱诚如:代善在努尔哈赤去世后,以及皇太极去世后的两次争嗣斗争关键时刻,敢于直言,使入关前两代嗣位得以顺利进行,稳定了清入关前统一的大局。 [25]

嫡福晋:李佳氏,达褚祜巴晏之女。

继福晋:叶赫纳喇氏,布齐贝勒之女。

三继福晋:叶赫纳喇氏,名苏本珠,叶赫部阿纳布贝勒之女。与皇太极侧妃叶赫那拉氏是姐妹。

侧福晋:哈达纳喇氏,孟格布禄贝勒之女。

侧福晋:喀尔喀博尔济吉特氏,寨三贝勒之女。

侧福晋:泰松公主(亦称泰松格格),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之二妹,称二公主。博尔济吉特氏。前夫是衮楚克台吉,泰松公主在林丹汗死后,在1636年(后金天聪九年)与众福晋一起归附满清,改嫁代善为侧福晋。

妾,富察氏。

长子:岳托多罗克勤郡王,为八大铁帽子王之一。母嫡福晋李佳氏。

次子:硕托,已革固山贝子,黜宗室。母嫡福晋李佳氏。

第三子:萨哈,和硕颖毅亲王。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

第四子:瓦克达,多罗谦襄郡王。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

第五子:巴喇玛,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

第六子:玛占,奉恩辅国公。母侧福晋哈达纳喇氏。

第七子:满达海,和硕巽简亲王。母三继福晋叶赫纳喇氏。

第八子:祜塞,追封和硕惠顺亲王。母三继福晋叶赫纳喇氏。

代善:努尔哈赤次子,和硕礼烈亲王

满达海:代善第七子,和硕巽简亲王;

常阿岱:满达海子,巽 亲 王(后追夺);

杰书:代善孙,祜塞子,和硕康良亲王

椿泰:杰书子,和硕康悼亲王;

崇安:杰书子,椿泰弟,和硕康修亲王;

巴尔图:杰书子,椿泰、崇安弟,和硕康简亲王;

永恩:崇安子,和硕礼恭亲王(复号礼);

:永恩子,和硕礼亲王(后革爵);

:崇安子,永恩弟,追封和硕礼亲王;

麟趾:永子,和硕礼安亲王

锡春:麟趾子,追封和硕礼亲王;

全龄:锡春子,和硕礼和亲王

世铎:全龄子,和硕礼恪亲王;

诚厚:世铎子,和硕礼敦亲王。

礼亲王府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皇城根南街西侧,即大酱坊胡同东口路北。南起大酱房胡同,北至颁赏胡同,占地约30公顷,是清代王府保护较好的一处。在王府内先后生活过包括代善在内的12位亲王。

1984年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41]

礼亲王家族坟位于北京西郊香山附近,礼烈亲王代善坟地坐西向东,建有宫门、红墙、碑楼、享殿、月台和宝顶。他的墓碑两面镌文,背面为乾隆赐诗。

1986年电视剧《努尔哈赤》:张国文饰演代善;

1987年电视剧《满清十三皇朝》:关伟伦饰演代善;

1992年电视剧《一代皇后大玉儿》:许誉耀饰演代善;

2001年电视剧《格格要出嫁》:高明饰演代善;

2003年电视剧《孝庄秘史》:徐敏饰演代善;

2005年电视剧《江山风雨情》:赵文亮饰演代善;

2005年电视剧《大清风云》:廖丙炎饰演代善;

2006年电视剧《太祖秘史》:是安饰演代善;

2012年电视剧《美人无泪》:李耀敬饰演代善;

2015年电视剧《大玉儿传奇》:杨洪武饰演代善。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