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今川义元(日本战国时期大名)

今川义元(日本战国时期大名)

今川义元(1519年1560年6月12日),是日本战国时代骏河名门今川氏的第11代当主,雄踞骏河、远江、三河的东日本第一大名,人称“东海道第一弓取”(意为东海道最强大名,后人亦如此称呼德川家康)。史载今川义元为镰仓八幡太郎源义家系的名门,室町幕府足利将军家的同族,除出众的文韬武略外,亦是一位热衷和歌能剧的风雅大名,其治下的骏府城有“小京都”的美誉。

作为骏河守护今川氏亲的五子,年幼出家的义元在兄长氏辉暴毙后,借生母寿桂尼和军师太原雪斋之力夺取家督继承权(史称花仓之乱),后于第二次小豆坂合战大败“尾张之虎”织田信秀,一举囊括远江和三河。他对内颁布《今川假名目录》,对外构筑今川、武田和北条的善德寺三国同盟,一手缔造了今川氏的巅峰时代,却意外在上洛(进京称霸)中途于尾张国桶狭间遭织田信长奇袭身亡。桶狭间合战由此成为战国时代的转折,东日本最大势力今川氏一蹶不振。

今川家八代家督今川氏辉即位时年仅十四岁,许多事务均由生母寿桂尼(中御门氏、瑞光院寿桂)代理。天文五年(1536)三月十七日,即将亲政的氏辉去世,年仅二十四岁,没有子嗣。这样的可能后继者有两人,一个是花仓村遍照光院的住职玄广惠探,另一个是富士郡濑古(今属静冈县富士市)善得寺的梅岳承芳(即今川义元)。两人相比,互有有利点和不利点。承芳在永正十六年(1519年)生,时年十八岁,惠探较之年长二、三岁,按年龄顺序应当是由惠探来继承;但惠探是氏亲的侧室福岛氏所生,而承芳是正室中御门氏(寿桂尼)所生。

寿桂尼是有“尼御台”之称的实力派,自然希望自己的亲子承芳成为后继。承芳立即还俗,称今川五郎。“五郎”是今川家嗣子的通称,寿桂尼以此强调承芳的正统性。然而惠探生母的本家福岛氏的实力也不容小看。惠探之母是福岛左卫门尉又安房守的女儿(或谓为福岛上总介正成之女)。福岛氏是今川家的重臣,控制着高天神城、丸子城等一系列重要城垒。惠探还俗后名良真。在氏辉突然死亡的情况下,很难判断惠探和承芳谁更有利。哪一方能争取到更多的今川一族和家臣的支持成为胜利的关键。

这时,寿桂尼得到了承芳之师太原崇孚雪斋的鼎力相助。自承芳四岁开始,雪斋就受氏亲之命负责对他的教育,是承芳的强力支持者。雪斋以承芳的正统性为号召,成功地进行了对一族和家臣的暗中拉拢工作。今川氏的重臣朝比奈备中守泰能,迎娶了寿桂尼的侄女为妻,他最早加入承芳方;一族的重镇,先祖贞世的后代濑名陆奥守氏贞也被雪斋说服,他的加入使承芳方变得极为有利;此外在雪斋的号召下加入的还有承芳的妹夫关口氏广、老臣由比助四郎,天野彦四郎等。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承芳方倾斜,惠探和福岛一族相对孤立。

天文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天亮,双方军队在骏府城下初次交锋。拥立惠探的福岛军旨在夺取骏府,但遭到惨败,日落收兵后纷纷乘夜败走。福岛越前守退入久能山城,福岛上总介退入高天神城,福岛彦太郎、斋藤四郎卫门、筱原刑部少辅等退入方上城。六月初,承芳方冈部左京进亲纲的部队开始进攻福岛彦太郎的方上城。方上城筑在烧津高草山的山顶,是从骏府到花仓的要津。城兵拼命防守,争夺很激烈,但终于还是被攻克了。进攻高天神城的是承芳方的小笠原春仪军,城将福岛上总介一直奋战到最后一刻,直至小笠原军攻入本丸也很少有投降的人。眼看己方阵地一个个失守,惠探遁入花仓城。花仓城又名叶梨城,是先祖范氏所筑,一度是今川氏的本城。以挂川城朝比奈泰以为中心的军队,会合攻克方上城的冈部亲纲军,包围了花仓城。刚还俗的承芳初次出阵,亲自指挥攻击。六月八日,花仓落城,惠探逃入濑户谷普门寺。由于多数人都是见风使舵,此时除了福岛氏和坚守远江见付端城的堀越孙六郎贞基以外,很少有人寄心惠探了。福岛氏等惠探的拥护者坚守普门寺,并为惠探乞降请命。但是老于世故的寿桂尼和雪斋决意断绝祸根。十四日,惠探在普门寺切腹自尽。

次年四月,见付端城落城。这场世称“花仓之乱”或“丙申之乱”的家督继承权争夺战至此完全结束,今川义元成为今川家第九代家督。天文十五年(1546),尾张的织田信秀与三河的松平广忠发生冲突,松平广忠向义元求助,义元欣然出兵。天文十七年(1548)织田、今川两军主力对峙于小豆坂。义元亲率大军,大败织田,并生捕信秀之子信广。此战快速激烈,是正攻法的典型,被收录于《日本的合战》一书中。

义元不仅武勇卓越,且能歌善赋,可称得上是一位儒将。他自幼入善得寺拜护国院常庵龙崇长老(太原雪斋)为师,精修佛法。同时喜好汉诗、和歌。据《续丛书类丛》载其“爱读宋景濂之富士诗”,留下诗歌众多。如天文二年为迎仁和寺尊海而与雪斋三人的连句诗:花待春宿梅喜卜(尊海);友三话岁寒九英(雪斋);扣水茶煎月承芳(义元)。

今川义元担任今川家督后,由于对京都文化有狂热的崇拜,将京都文化往关东地区流传视为使命。因此他刻意仿效并且遵循京都里华丽的王孙公卿,穿直衣、戴立乌帽子、涂黑齿、描蝉眉、抹脂粉、召开诗会,甚至是脔童。今川义元所刻意兴建的临济寺(此临济寺非河北省正定县的临济寺),只是为了利用骏府在禅宗文化传播中的地理优势,来满足自己对脔童的癖好。也因为今川义元以京都文化作为包装行脔童之实的行为影响到骏河人,导致骏河人普遍将相貌尚可以上的男童送入临济寺去接受寺庙僧侣的调教与打扮,以求麻雀变凤凰的可能。

义元在对外扩张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内政的重要性。继位之后,他即向各地派遣检地奉行,开展了艰苦的检地工作,使领土基盘得到了强化。战国时代,名国大名为了备战,向百姓征收的年贡率很高,大多在五公五民(收获量的半数归领主,半数归农民自己)以上,乃至有高达八公二民者。义元承袭父氏亲的四公六民年贡率,很得民心。天文十年(1541)起,在骏河、远江、三河多次检地,增加了家臣的军役,确定了年贡纳入责任者。江尻(清水港)是连接东国至京都、难波的交通要津,义元加强港内治安,保护沿岸的旅店、商人。义元又发展沿海地带的制盐业,开发安倍内地的金矿。一时间,由于义元的名望和优越政策,骏河的町非常繁荣。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义元在父亲氏亲制定的基础上推出了在今后整个封建社会都具有重大意义的《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其中重视内政、名主层的组织化、强化对工商业者的管理、建立交通制度等,详细制定了家臣统制关系等一系列封建制度并强调主从间的恩给与奉公关系。《今川假名目录》自此凡五十四条,是东国大名中最早的分国法,也是战国家法中最完备的一部。据考其后德川幕府遵循百年的《家康百训》在制定中亦有部分是参照了此《今川假名目录》。义元的贡献可谓巨大。

由于今川氏世代的累积加上义元细心管理,今川氏在当时的实力为骏远三共计七十万石,而骏远两地高度发达的商业,让今川氏远比表面石高强大得多,动员力达到3万人,相较当时尾张的织田家也只能勉强调集出将近四千人而已。

义元在其四十年生涯中表现出了高超的外交手腕。骏河、远江位于东海道的中心地带。北面甲斐武田氏也是由守护大名转化的战国大名,自氏亲时代以来一直与今川氏处于交战状态。东面是占据相模伊豆的北条氏,与今川氏有着亲缘关系,是今川氏历来的合作伙伴。

义元于18岁继承父兄远江骏河的家业后,开始其“西进发展”的战略原则。西面三河国大致可以分为东西两部分。东三河的国人主要有鹈殿、牧野、菅沼、西乡、奥平、设乐诸氏,在义元时代大多已服属今川家;西三河的主要势力是松平氏,此时处于内乱状态。值得一提的是三河西面的尾张国。尾张是斯波氏的领地之一,但在下克上的战国时代,实权已落入守护代织田大和守的家老织田信秀手中。天文元年(1532)二月,信秀突然袭取了氏亲在尾张所筑的据点那古野城(两年后织田信长即在此诞生)。织田信秀雄心勃勃,对邻近的三河、美浓都有领土野心,是今川家实现上洛之梦的一大障碍。所以说,义元刚上台的时候,今川家的形势并不是很妙。

在继位前,今川家正与甲斐武田激烈交战,北条氏亦在旁虎视眈眈。今川义元掌权后,不断于与北条家、织田家争权,而且势力不断扩大并开始与武田家结盟。从天文五年开始,甲斐连续五年欠收,饿死者甚众,但武田信虎却不知体恤民情,致使民怨沸腾,希望推翻信虎的统治。天文十年(1541)六月十四日,信虎出发往骏府游览并探望女儿及甥五郎(氏真)。晴信在弟信繁、重臣板垣信方等的支持下,流放信虎而继任家主。晴信致书义元,约定由义元将信虎留在骏府,生活费用由武田方负担。通过这件事,强化了今川和武田的同盟关系。于1554年订立了今川家、武田家与北条家的同盟,史称善德寺三国同盟。并于天文六年(1537)迎娶武田信虎之女(晴信之姐,定惠院,后来氏真的生母),今川义元之女骏河姬嫁给武田晴信的长子武田义信为妻,北条氏康之女早川殿嫁给今川义元之子今川氏真,并与关东统领山内上杉宪政结盟,使北条在骏河的国境后退,义元成功地支配了骏东、富士二郡。

然而,在北方的威胁消除的同时,由于亲武田政策招致反武田的北条家的不满,北条与今川的长年友好关系破裂。北条氏纲、氏康父子开始向骏河东部进攻。这种情况下,义元联结关东的山内上杉宪政挟击北条家,成功地遏制了北条军的攻势。松平氏是西三河的豪族,原是三河足利幕府直辖领的代官,应仁之乱前后实力快速增长。七代家主松平清康将本城从安详城移往冈崎城,成为以安详、冈崎为中心的西三河大势力。然而,三河地处今川、斯波(实际掌权为织田)两大势力之间,与两大国相比,实力毕竟弱小得多。清康是战国早期的名将,力图在今川、织田之间确保自己的独立地位。

天文四年(1535),向尾张进军的清康被谱代重臣阿部正澄(定吉)之子弥七郎误杀,年仅二十六岁。清康死后,松平家马上出现势力之争。清康的叔父松平信定谋划杀死清康的嗣子──十岁的仙千代(即后来的广忠),夺取家主之位。仙千代逃往清康的妹婿伊势神户城主东条持广处避难。天文九年(1540)织田信秀乘虚而入,攻取了冈崎的门户安祥城,以长子信广为城主。 继承父兄遗志,一心在京都插上自己的军旗的义元,自然不会眼看着织田信秀在三河扩充势力,向逃亡伊势的松平广忠伸出了援助之手。

从天文十六年(1547)秋开始,义元开始了他的三河攻略。天文十八年(1549)三月六日,松平广忠被部下加茂郡广濑城主佐久间九郎左卫门的刺客岩松八弥刺杀,年二十四岁。由于松平的幼君竹千代(即后来的德川家康)还是织田信秀的人质,义元深恐松平家臣团倒向织田一边,于是决定将松平重臣全部集中到骏府,除冈崎城以外的松平家的支城全部由今川家的部将代守。

另一方面,义元急忙向三河出兵。这年十一月,太原雪斋率军突然袭取织田方占领的安祥城,活捉了城将织田信广。雪斋向义元进言,以信广向织田方交换松平竹千代。就这样竹千代来到了骏府,冈崎城也由今川家的武田上野介和山田新右卫门作为“城代”,城下町的奉行鸟居元忠也只是按义元的命令行事。至此,冈崎周边的支配权完全被义元控制,松平家服属于今川家,三河实现了今川的领国化并最终扩至拥有骏河、远江、三河的领地,成为东海大大名。

1560年5月10日,也就是义元于桶狭间战败前的第九天,今川义元发动全员总动命,号令全军向尾张进发,兵力大约是25000人。5月12日,义元本队从骏府出发,到达藤枝。先锋到沓挂川。5月13日,义元本队到沓挂川。先锋到达池田

原松平氏的支配地沓挂城曾一度从属织田信秀。然而在信秀死后,城主近藤景春跟随鸣海城的山口继教一起离开了织田家。今川义元的这次军事会议并无记载。结束后,义元亲自参阵。途中已在冈崎、池鲤鲋、今冈留下数千人守备,并于沓挂留下1500人。

5月19日黎明,信长出阵。织田信长于清洲城听到“今川军开始进攻 丸根、鹫津砦”的情报后,立即亲自出征,命木下藤吉郎牵马,仅率五骑前往热田社,信长的进军时间应该在凌晨4时左右。上午8时,信长到达热田从清洲出发后,信长于上午8时抵达热田,并祈祷上天保佑,据史料记载,此时织田方兵力“马上流骑,杂兵200”。

上午10时 信长通过丹下砦,到达善照寺砦。由于热田附近涨潮,海岸沿线道路被海水所淹没,马匹无法通过,同时为了也避开丸根、鹫津附近的今川军,信长选择通过水野带刀守备的丹下砦,至佐久间信盛守备所在的善照寺砦。信长在那里作了最初的敌情分析,包括“负责指挥攻击丸根、鹫津砦的是谁”,“义元本队在哪里”等问题。此时,信长本队约为1000~1500人。

正午,今川义元到达桶狭间。从沓挂出发后一路西进的义元本队在正午时分到达桶狭间山。桶狭间山位于东海道大高道的分歧点鸣海丘陵内,高65米,地处沓挂与大高城中间,距东海道织田方中岛砦3公里。义元本队推测约为5000人,于桶狭间山上面向西北布阵。正午后,佐佐隼人正突击今川军。丹下、善照寺砦的织田军得到“信长,到达善照寺砦”的消息后士气大振。佐佐隼人正胜通、千秋四郎乘势带领本队300人对桶狭间山上的今川军进行突击。然而寡不敌众,佐佐队被今川军击退,佐佐胜通、千秋四郎等50人战死。义元得报后大笑,“就算天魔鬼神前来又能如何!”

正午后,信长向义元本队移动。到达中岛砦后,筑田出羽守马上报告了义元本队的确切位置。信长下令全军开始攻击,依然遭到家老们竭力制止。信长说道,“大家听好!敌人从昨天晚上开始,先是大高运粮,后又经丸根、鹫津苦战,已是强弩之末。我军以逸待劳,岂有不胜之理!无须斩取敌人的首级,敌人撤退我们就追杀。出发!”中岛砦仅留下佐佐队的残部守备,而今川军先锋队鹈殿军、鹫津的朝比奈军、鸣海的冈部军却没有乘机偷袭信长的后方。

下午1时,突然天降大雨、信长突击。此时,桶狭间一带突然下起了大雨。织田军的士兵们大喜,“这是热田大明神在保佑我们啊!”大雨掩盖了织田军的行踪,而正在作战斗准备的今川军都离开原位避雨。雨停了,已到达山间的信长本队向山上的义元前卫部队发起突击。前卫部队很快败走,弓、枪、铁炮、指物散落一地。看到前田利家、毛利秀赖、木下嘉俊、中川金右卫门、佐久间弥太郎、森小介、安食弥太郎、鱼住隼人等人手里还是拿着斩下的首级,信长骂道,“不要首级,扔掉!我只要胜利!”

遭到信长本队突袭的今川军开始反击,两军陷入混战。突然,信长大叫道,“那是义元的旗本!”织田军向东一路杀去。据《信长公记》记载,义元本队退下桶狭间山,向东海道方向逃去。由于大雨的缘故,山间道路泥泞,展开的义元本队无法集结,各队求援不利。

300人旗本队保护着今川义元撤退,然而在织田军不断的冲击下只剩下50人左右。信长从马上跳下,和其他士兵一起徒步作战。两军激战,不辩敌我。信长的马回、小姓众也伤亡惨重。义元的首级终被服部小平太、毛利新助两人合力讨取。(服部小平太先用长枪刺入义元右腿,毛利新助将其杀死并取得首级。其中服部小平太被砍断右腿,毛利新助被今川义元咬掉两根手指)士兵们大叫,“义元讨死了!”之后,织田军开始退出战场,并于当日晚回到清州城。今川方二股城主松井宗信及其一门等200人战死。今川的援军鸣海河口的河内僧人服部友定开始撤退。途中于热田港上岸,在村子里放火,遭町人反击,战死数十人。

信长召见捕获的持义元马鞭的同朋,听其叙述了讨取义元的经过。之后,信长进行首级检,并由此同朋写下可辨认的武将姓名。首级数约3000枚。首级检完毕后,信长将义元的首级、太刀、胁差交与同朋,随行10名僧人一起送返骏府。义元的名刀“左文字の刀”被信长所收藏。之后,鸣海城的冈部元信投降。大高城、沓悬城、池鲤鲋城、鸭原城等处的今川军败退。信长在清州以南20町的热田街道须贺口筑起义元冢。

此战使织田信长名震天下。为后来的“天下布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今川义元一死,上洛的今川家大军一下子就分崩离析了,作为人质的竹千代也脱离了今川氏的控制。今川义元死后,今川家督一职由其子今川氏真接任。

1988NHK大河剧《武田信玄》中村勘九郎(5代目) 饰演 今川义元

1996NHK大河剧《秀吉米仓齐加年 饰演 今川义元

2007NHK大河剧《风林火山谷原章介 饰演 今川义元

2014富士电视台电视剧《信长协奏曲生濑胜久 饰演 今川义元

2016NHK大河剧《女城主直虎春风亭升太 饰演 今川义元

因其桶狭间之战的失败,后世流行文化中多把他描写成沉溺于享乐京都文化,无德无能的大名,甚至对他多有嘲讽描写。然而史实中在他的任下,今川家发展迅速。甲相骏同盟的制定也是多为后世所称赞。当时他被世间称作“东国第一武将”。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