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顶点,罢工最终以失败告终,但它进一步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扩大了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影响。

1923年2月7日在吴佩孚的命令下湖北督军萧耀南借口调解工潮,诱骗工会代表到江岸工会会所“谈判”,工会代表在去工会办事处途中,遭到反动军队的枪击,赤手空拳的工人纠察队当场被打死30多人、打伤200多人,造成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亦称“二七大罢工”、“二七工仇”。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特别重视在工人中宣传自己的主张,教育、团结工人进行革命斗争并在斗争中发展壮大自己。京汉、陇海两铁路自然成为共产党重点活动的地方。1920年10月,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一成立,即在京汉路的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次年春,共产主义小组成员赵子健来到郑州,任郑州铁路职工学校教员,在工人中传播新思想,发动、组织工人。不久,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也来到郑州,给工人讲革命道理,讲工人阶级团结的力量。1921年8月,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1921年11月,陇海铁路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压迫、剥削而发动了全路大罢工,在共产党的领导和京汉铁路等地工人的大力支持下,罢工最终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并诞生了河南第一个党的组织中共洛阳党组。

1922年,河南工人运动向广度和深度发展,作为交通枢纽的郑州已成为全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之一。这年,京汉铁路郑州机务处工人因机务厂长陈福海“任意剥夺工人的自由,对待工人如牛马”而举行了罢工,他们发表宣言,列举陈福海16条罪状,提出了提高工人资格地位、加薪等五项条件,得到江岸、长辛店等地工人的支持。

斗争实践教育了工人,使他们进一步认识到组织起来是战胜敌人的力量所在。4月9日,京汉铁路各工团代表在长辛店召开发起成立全路总工会的筹备会,江岸代表杨德甫被选为筹备主任。8月10日,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二次筹备会议在郑州召开,参加会议的有14人。河南境内各站参加的有彰德代表戴清屏,黄河北岸代表吴昌义,黄河南岸代表韩松亭,许州(今许昌)代表柳胜友,郑州代表凌楚藩、高斌刘庚和,郾城代表杨志清,信阳代表王复生等。会上代表们汇报了各地工会的组织情况,起草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会议定于9月20日前在郑州成立总工会,推举凌楚藩为总工会临时委员长,并在全路各地开始整顿工会组织。

为支援长辛店工人反对工头压迫和争取工人权利的罢工斗争,郑州京汉路工人在党组织领导下,于8月25日、26日举行了同盟罢工。至“26日晨7时,郑州工作状态完全宣告终止,各车均停。罢工宣言已散布全埠”。同时,许州、郾城、信阳等地也积极响应。陇海铁路工人发表声明,支持京汉路长辛店工人的罢工,“如三日内不答复工人的要求”,陇海路将一致以罢工支援。长辛店罢工胜利后,郑州铁路工人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燃放爆竹万余”,游行示威张贴标语,使广大人民群众“莫不表示钦羡工人阶级之忱,有欢呼者,有鼓掌者,大有万人空巷之势”,显示了工人阶级团结的力量,也取得了各界群众及下级兵士的支持。

长辛店罢工的胜利,对彰德新乡等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不到10天时间,彰德铁路工人俱乐部即由原来的72人发展到1000多人,由俱乐部改为工会。道清路于9月11日晚召开了第一次工人俱乐部筹备会,14日,工人俱乐部正式成立。新乡车站于12月4日独立建立了工会(原属彰德工会),会员有200余人。信阳工人俱乐部遵照总工会新章程改组,黄河南岸、许州、郾城等地工会也都得到了发展。李大钊在《中国工人运动的趋势》一文中写到:1922年初“关于京汉线的工会,大体上又分成南段和北段,这里工会组织比较发达,工人运动也有相当的成效”。

到1922年底,在河南境内的京汉、陇海两铁路上的主要城镇基本上都已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或有了党员在开展工作。

1923年1月5日,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三次筹备会议在郑州召开。会议认为建立总工会的条件已经成熟,决定2月1日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1月底,各地代表数百人陆续到达郑州。正当即将开会之时,1月28日,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率领警察多人,到总工会筹备处宣布吴佩孚的电令,禁止铁路工人于2月1日在郑州举行大会。次日,吴佩孚从洛阳电令郑州驻军师长靳云鹗对铁路工会活动实行监视,不准工人举行集会。此时的吴佩孚已经掌握了北京政权,其势力扩展到中国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开始了武力统一中国的行动。京汉路的收入是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京汉工人的斗争直接威胁着他的利益;京汉铁路又是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动脉,京汉路工人运动的高涨,必然影响他们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所以,他们操纵军阀代表吴佩孚开始向工人进攻了。

面对军阀的镇压,领导京汉路工人运动的共产党人和各地工人代表并没有退缩。1月30日,共产党员李震瀛史文彬李焕章及工人代表凌楚藩、杨德甫等代表全体工人到洛阳面见吴佩孚,提出:根据约法和吴佩孚1921年的政治主张,京汉路总工会召开成立大会是合法的,吴非但不能禁止,而且应给以保护。但吴佩孚仍坚持反对大会的召开并以武力相威胁。代表们回郑州将吴的态度告诉全体工人代表后,工人们无比愤怒,一致同意冲破一切阻力,按时召开大会。2月1日清晨,京汉铁路各站区和兄弟铁路的代表430多人和郑州铁路工人1000多人抬着各地赠送的匾额整队向会场进发。沿途军警荷枪实弹,关卡层层,妄图阻止大会的召开。双方相持数小时,工人代表终于不顾敌人刺刀、棍棒的威胁,冲破反动军警的阻拦,进入普乐园会场。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秘书李震瀛登上讲台,高声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了。这时,军警已层层包围了会场,会议代表很快被驱散,各地工会赠送的匾额被捣毁。旅馆、饭馆、总工会办公的地方等到处都住满了军警。他们逼迫工人离开郑州,工人代表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京汉路是党的力量比较强,工人运动开展比较好的地方。成立大会上与军阀发生冲突后,党在京汉路的主要领导人及时召集会议,决定把总工会的临时办公处迁至汉口江岸,在京汉铁路总工会的领导下进行全路总同盟罢工,抗议吴佩孚的镇压。李震瀛、杨德甫等主要领导人在江岸指挥全局;高斌、姜海士、刘文松在郑州,吴汝铭、史文彬、洪尹福长辛店林祥谦、罗海城、曾玉良在江岸执行总工会的命令。信阳负责的是分工会委员长胡传道和副委员长、共产党员徐宽,新乡负责人是分工会委员长杜石卿,彰德负责人是分工会会长、共产党员戴清屏。2月4日,总工会一声令下,全路开始了大罢工,京汉路变成了一条僵死的长蛇。总工会发表宣言,提出了五项条件:(一)要求交通部撤革京汉路局长赵继贤和南段段长;要求吴、靳(云鹗)及豫省当局撤革查办黄殿辰。(二)要求路局赔偿成立大会之损失6000元。(三)要求郑州地方长官将所有当日被军警扣留之一切匾额礼物,军队奏乐送还总工会郑州会所。所有占领郑州分会之军队立即撤退。郑州分会匾额重新挂起,一切会中损失由郑州分会开单索价,并由郑州地方长官向总工会道歉。(四)要求星期日休息,并照发工资。(五)要求阴历年放假一星期,并照发工资。

在党组织和总工会的领导下,罢工有秩序地进行。罢工工人向旅客散发传单,说明工人的自由权被摧残,不得已而罢工,取得旅客的同情和支持;向全国各界揭露吴佩孚等反动军阀的罪行。工人内部的组织也十分整齐严密,“因为全路工人自司机、升火,以至小工,无有不是工会会员的。各会员听命于各分会,各分会听命于总工会,秩序井然。维持秩序,则有全路各分会素有训练之纠察队;刺探消息,则有罢工期内各分会临时组织的调查队。”

罢工爆发后,吴佩孚、萧耀南、曹锟、赵继贤等反动军阀在英帝国主义的指使下,往返电商,密谋策划,血腥镇压罢工工人。4日,敌人采用高压手段,强迫复工。5日在郑州逮捕了郑州铁路工会委员长高斌和姜海士、刘文松、王宗培、钱能贵等人,对他们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甚至严刑拷打,威迫他们开车复工。他们始终坚持“非得有总工会命令,不能开车”。高斌惨遭酷刑,不久牺牲。信阳分工会委员胡传道面对敌人的残酷迫害,不屈不挠,拒不复工。7日,吴佩孚对京汉全路罢工工人实行了大规模的镇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在河南,郑州有6人被捕,1人被迫害致死,300多人被开除。彰德信阳、新乡等处都有被杀的。广大工人受到迫害,郑州党组织也被破坏。在河南领导工运的党的负责人李震瀛、赵子健、徐宽、姚作堂、戴清屏、解长春等被迫离去,工人在斗争中争得的权益全部被剥夺,工会全部被封闭。

中国共产党还处在幼年时代,但并没有被敌人的屠杀所吓倒,继续领导着人民进行战斗。惨案发生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发出《为吴佩孚惨杀京汉路工告工人阶级与国民书》,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表了《告全国工人书》、《警告国民书》,揭露吴佩孚一伙的反动面目,号召全国工人和民众联合起来,打倒军阀。全国铁路工会筹备会、青年团中央也发出了通电和宣言,谴责吴佩孚罪行。正太路等各路工人不但在罢工中声援和支持京汉路工人,罢工失败后,还为救济死难工人的家属和失业工人募捐。为援助京汉铁路的斗争,郑州豫丰纱厂工人中也建立了以李文甫为组长的党小组和工会组织,领导工人向资本家进行斗争,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声援和物质支援京汉路工人的斗争。2月4日,为支援京汉路工人,道清路工人举行了同情罢工,提出了加薪、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提高工人待遇等条件。在共产党员贺道培等领导下,罢工组织严密。二七惨案后,道清路工人仍无所畏惧地支持罢工。2月9日,路局动用军队封闭工会,捕走工会领袖王惟俭等4人,强令工人复工。但工人坚持了9天,有力地支援了京汉铁路的阶级弟兄。

京汉铁路大罢工充分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最勇猛的奋斗精神和最伟大的牺牲精神。它以工人的头颅和鲜血,进一步唤醒了中国人民,使人民更加认识到帝国主义势力和封建军阀是中国各族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必须与之斗争到底。这次罢工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影响。罢工血的事实也告诉我们,要推翻反动的军阀统治,单靠工人阶级的孤军奋战是不行的,必须发动广大的农民阶级,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这就为中国共产党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如何联合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以反对军阀;如何开展农民运动,结成工农联盟。在罢工斗争中面对荷枪实弹的军阀,赤手空拳的工人只能遭到残酷的屠杀,这就为我党提出了武装斗争问题。罢工虽然失败了,但共产党人并没有消沉,而是在积蓄更多的力量,准备进行更大的斗争。

党的二大之后,党成立了领导工人运动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从1922年1月到1923年2月,掀起了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高潮。在持续13个月的时间里,全国发生大小罢工100余次,参加人数达到了30万以上。其中,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上演了最为壮烈的一幕。

京汉铁路纵贯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是连接华北和华中的交通命脉,有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意义。京汉铁路的运营收入是军阀吴佩孚军饷的主要来源之一。 1923年2月1日,党领导下的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决定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参加大会的代表和各铁路工会代表、汉冶萍总工会代表、武汉30多个工会的代表,以及北京和武汉等地的学生代表近300人齐聚郑州。中共中央对这次大会非常重视,派出了张国焘陈潭秋罗章龙包惠僧林育南等人出席大会。

2月1日上午,军阀吴佩孚派出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在郑州全城戒严,下令禁止召开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但是,参加会议的工人代表不顾生死,冲破军警的重重包围,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动阶级胜利万岁”等口号,在郑州普乐园剧场举行大会,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 当天,全副武装的军警严密地包围了会场,强行解散会议,捣毁总工会和郑州分会会所,并驱赶代表。当晚,京汉铁路总工会执委会秘密召开会议,决定将总工会临时总办公处转移到汉口江岸,并决定全路自2月4日起举行总罢工。

2月4日,全路两万多工人举行大罢工, 1200公里铁路顿时瘫痪。中国共产党领导这次罢工的主要负责人是张国焘项英罗章龙林育南等。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引起了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恐慌。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吴佩孚调动两万多军警在京汉铁路沿线镇压罢工工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1923年2月8日《申报》4版刊登《京汉路工潮益烈》专电:东方通讯社六日汉口电云、京汉铁路之同盟罢工工人组织决死队、因破坏刘家庙附近之轨道数十条、遂与武装之军起冲突。

在汉口,2月7日当夜,天降大雪,反动军警把京汉铁路总工会江汉分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林祥谦绑在江岸车站站台的木桩上,让他下令复工,遭到断然拒绝。林祥谦英勇就义。

在武昌,共产党员、武汉工团联合会法律顾问施洋被杀害。大罢工中,工人52人牺牲,300余人受伤。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顶点。它进一步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扩大了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影响。罢工虽然失败了,但是工人的生命和鲜血进一步唤醒了中国人民,使他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是中国人民的敌人,必须与之斗争到底,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和解放。

二七纪念塔,位于郑州市二七广场,建于1971年,钢筋混凝土结构, 是我国建筑独特的仿古联体双塔,它是为纪念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而修建的纪念性建筑物。200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最年轻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1971年,距今仅四十年的历史)。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