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五事

五事

古人修身的五件事:貌、言、视、听、思。兵中上决定胜负优劣的五种因素:道、天、地、将、法。古人养生五事:每夜洗脚;饭后千步;黎明吃白饭一碗,不沾点菜;射有常时;曰静坐有常时,纪泽脾不消。参禅五事:调食、调睡眠、调身调息调心

古人修身的五件事,貌、言、视、听、思

兵中上决定胜负优劣的五种因素,道、天、地、将、法

古人养生五事:养生无甚可恃之法,其确有益者:曰每夜洗脚,曰饭后千步,曰黎明吃白饭一碗,不沾点菜,曰射有常时。曰静坐有常时,纪泽脾不消化,此五事中能做得三四事,即胜于吃药。([清]曾国藩:《曾国藩全集家书》同治十年八月二十五日夜《谕纪泽、纪鸿》)

饮食不宜过饱,否则气急心满,百脉不通,使心闭塞,坐就不安。但食得太少,则身体虚弱,意虑不固,容易引起焦躁。因此饮食要适中,少食多食都会障碍得定。还有吃了杂秽之物,使心识昏迷,会引起昏沉。若五脏有病,要注意避忌。否则会触动旧疾,使四大违和,身心不安,亦不利修定。禅宗学人要有自知之明,在进食后休息半小时方可入座,否则身息不调,难以入定。俗话说:“身安而后道隆,饮食知节量,常乐在空闲,心静乐精进,是名诸佛教 ”。

照佛经上说:睡眠原是无明惑覆,因此,贪、瞠、睡、悔、疑合称“五盖 ”意即盖覆心性,令生不善法。先是贪欲盖,执著五欲之境以盖心性。其次是瞠恚盖,在违情的境界中,生瞠恨心,盖覆理智。三是睡眠盖,心昏身重,盖障心性的灵知。四是掉悔盖,心起躁动,谓之为“掉 ”,于所作之事而心生忧恼,谓之为“悔 ”,盖障心性。五是疑法盖,于法的选择,犹豫而缺乏决断,盖障心性。以上五盖的名数见《大智度论》卷十七、《大乘义章》第五、《三藏法数》第二十四。禅宗学人对睡眠要正确调处。如果睡眠过多,不但废修圣道,亦复丧失功夫,令心暗昧,善根沉溺。因此必须经常作无常观,调伏睡眠,令神智清醒,心念明净,这样方可栖心圣境,入三摩地(梵语三昧,音译三摩地,意译为定、正受或等持。即止息杂虑,心专注于一境,正受所观之法,保持不昏沉、不散乱的状态。经中说:“初夜后夜,亦勿有 ,无以睡眠因缘,令一生空过,无所得也 ”。

调身就是关于坐禅时对自己身体姿势的调整。先需厚 坐具,使身体能安稳久坐,无所妨碍。其次当整定,即调整定式。坐法一般有两种:(一)结半跏趺坐,就是以左脚置放在右脚上,牵来近身,令左脚指与右膝齐。(二)全跏趺坐,就是先将右脚置于膝上,再将左脚安于右膝上。这种跏趺坐法古时称为“吉祥坐 ”或“降魔坐 ”。一般学者先结半跏趺坐,坐久不麻不痛,血脉通顺,再进一步学全跏趺坐,循序而进,最为稳当。禅宗本来在坐姿等方面无大的区别,在坐久疲劳或酸麻时可以掉换上下,左右上下交替结跏均无不可。对一般学人来说,还是以半跏趺坐较为相宜。坐定之后要宽解衣带,使衣带周正,不令在坐时脱落。因衣带过紧,使身体窄迫,气息就不易调和。过松容易脱落,应以松紧适度为宜。其次是安手,以右手掌放在左手掌上,两手大拇指相接。当心而安,据印相说:这是“法界定印 ”之相。然后正身,先当摇动身体以及各支节,反复约七、八次之间,使用按摩法,勿令手足差异。坐定时要求身端正直,使背脊骨勿曲勿耸,不得左倾右斜,前躬后仰。坐时不可依靠墙壁或其他屏障,否则习惯成自然,会引起后患无穷。其次是正颈,鼻与脐对,不偏不斜,不低不昂,平直而坐。调好坐姿后,当口吐浊气。吐气时开口将浊气排出,不可粗急,宜缓细而深长。绵绵随气而出,观想自身百脉不通处俱随放息而出。闭口,鼻纳清气,循环呼吸。然后闭口,唇齿相依,舌顶上颚。同时闭目,但令断外光,不要作意过甚。端身正坐,毋使身首四肢随便动摇。特别注意极冷极热,过寒过暖及迎风处皆不宜静坐,光 也应适当。

息有四种相:一风、二喘、三气、四息。前三种是不调相,后一种为调相。坐时鼻中之息,出入有声称为风相。鼻息出入,虽无声音,而息出入结滞不通名为喘相。息已无声,亦不结滞,但出入不细,是为气相。鼻息出入无声音、不结滞、不粗浮,出入绵绵,若存若亡,资神安稳,情抱悦豫,此是息相。守风则散,守喘则结,守气则劳,守息则定。静坐时有风、喘、气三相名不调,若用功参究,复为心患,心亦难定。当依三法:(一)下住安心,即把心放在脐下一寸五分气海丹田之处,使心镇静下来。(二)放宽身体,不要矜持,使身体轻松愉快。(三)观想气从遍身毛孔出入,通行无阻。身调则众患不生,心安理得。

调心之法有两种:(一)调伏乱想,令心与参究相应,不令逾越。(二)当令沉浮宽急适得其所。甚么是沉相?若坐时心中昏暗,心非明历,无所参究,头常低垂,是为沉相。当系念于鼻端,或安心于发际、两眉中心,或令明历,事注本参,可以对治。甚么是浮相?若坐时心好掉动,身亦不安,念外异缘,寻思杂事,是为浮相。应安心向下,最好安住气海丹田,或肚脐中,心住本参,止住散念,心即定住,则住安净。

五事是我国古籍《管子》里记载的一篇文章,见于《管子》第四篇。五事一文旨在讲述富国的五项纲领性措施。

管子》是一部记录中国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前476)齐国政治家思想家管仲及管仲学派的言行事迹的书籍。大约成书于战国(前475~前221)时代至秦汉时期。刘向编定《管子》时共86篇今本实存76篇其馀10篇仅存目录。

管仲(公元前723年-约公元前645年) 汉族,名夷吾,字仲,又称敬仲,春秋时期齐国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颍上(今安徽颍上)人。管仲少时丧父,老母在堂,生活贫苦,不得不过早地挑起家庭重担,为维持生计,与鲍叔牙合伙经商后从军,到齐国,几经曲折,经鲍叔牙力荐,为齐国上卿(即丞相),被称为“春秋第一相”,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一霸主,所以又说“管夷吾举于士”。管仲的言论见于《国语 齐语》,另有《管子》一书传世。

【五事】

君之所务者五:一曰:山泽不救於火,草木不植成,国之贫也。二曰:沟渎不遂於隘,鄣水不安其藏,国之贫也。三曰:桑麻不植於野,五谷不宜其地,国之贫也。四曰:六畜不育於家,瓜瓠荤菜百果不备具,国之贫也。五曰:工事竞於刻镂,女事繁於文章,国之贫也。故曰:山泽救於火,草木植成,国之富也;沟渎遂於隘,鄣水安其藏,国之富也;桑麻植於野,五谷宜其地,国之富也;六畜育於家,瓜瓠荤菜百果备具,国之富也;工事无刻镂,女事无文章,国之富也。

【译文】

君主必须注意解决的问题有五个:一是山泽不能防止火灾,草木不能繁殖成长,国家就会贫穷;二是沟渠不能全线通畅,堤坝中的水漫溢成灾,国家就会贫穷;是田野不发展桑麻,五谷种植没有因地制宜,国家就会贫穷;四是农家不养六畜,蔬菜瓜果不齐备,国家就会贫穷;五是工匠追逐刻木楼金,女红也广求采花文饰,国家就会贫穷。这就是说,山泽能够防止火灾,草木繁殖成长,国家就会富足;使沟渠全线通畅,堤坝中的水没有漫溢,国家就会富足;田野发展桑麻,五谷种植能因地制宜,国家就会富足;农家饲养六畜,蔬菜瓜果能齐备,国家就会富足;工匠不进行刻木楼金,女红也不求文采花饰,国家就会富足。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