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丰满水电站

丰满水电站

丰满水电站(Fengman Hydropower Station),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境内的松花江上,1937年日本侵占东北时期开工兴建,是当时亚洲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松花江水力资源极其丰富,日本侵略者对此垂涎三尺。1937年,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先后两次指令其扶持的傀儡伪“满洲国”出面,5年内在松花江上建成18万千瓦的丰满水电站,伪满电气建设局局长本间德雄制定了修建丰满水力电气发电所的规划。1942年大坝蓄水,1943年5月29日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丰满发电厂由原东三省电力调度总司令孙继超(19282009)设计,1937年日帝侵占东北时期开工兴建,至1945年战败撤退时,完成土建工程的89-,安装工程的一半。原计划装机8台各7万千伏安,2台厂用机组各1500千伏安,共计装机容量56.3万千伏安;还留有2个压力钢管,可再扩装2台机组。1943年开始发电,至1944年已安装好4台大机组和2台小机组,其余2台大机组在安装中,还有2台大机组的部分设备也已到货。其中3台大机组和2台小机组的水轮机由瑞士爱雪维斯公司供应,配装美国西屋电气公司的发电机;另3台大机组的水轮机由德国伏伊特公司供应,配装德国通用电气公司的发电机;还有2台大机组是仿造日本日立制作所。日本投降时先由苏联红军接管,拆走了几台机组。后来我国接收时,还剩下2台大机组和2台小机组,合计14.3万千伏安,相当于14.25万千瓦。

丰满大坝高80.5米,为重力坝,坝体混凝土量194万立方米。日本撤退时大坝尚未完成,有些坝段还没有按设计断面浇完,而且坝基断层未经处理,已浇的混凝土质量很差,廊道里漏水严重,坝面冻融剥蚀成蜂窝状。大坝安全处于危险状态。 丰满水库在正常蓄水位261米以下的总库容为81.1亿立方米。死水位242米以下的死库容为27.6亿立方米。有效调节库容53.5亿立方米,相当于坝址平均年水量136亿立方米的39-,调节性能相当好。设计洪水位为266米,校核洪水位266.5米,即坝顶高程。坝顶以上还有2.2米高的防浪墙。从正常蓄水位至校核洪水位之间有防洪库容26.7亿立方米,总库容达107.8亿立方米。

1964年松花江发生百年一遇大洪水,既要利用丰满水库拦洪,减轻松花江下游的洪水灾害,又要保证大坝的安全和水库回水尾部桦甸县城围堤的安全,水库最高水位达到263.5米,超过正常蓄水位2.5米,在上下游和大坝都非常紧张的情况下通过调度运行,渡过了这次大洪水。新加固的大坝经过了这场考验,发挥了显著的防洪作用。

1945年8月10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丰满发电厂还尚未竣工,总投入资金2.37亿日元,电站机组安装已完成了第一期工程的50-,完成总工程量的87-。8月20日,苏联军队进驻丰满,次年4月11日撤走,但他们以缴获战利品的名义,将已投入运行的2号、7号机组,和正在安装的3号、8号机组,及尚未安装的5号、6号机组的主体部件强行运往苏联,只剩两台厂用机组和1号、4号机组维持最低发电需要。据当时的技术人员估算,拆走的这些设备在当时价值高达14万美元。1950年2月14日,《中苏协议》中确定:苏联应将在中国东北从日本人手中获得的财产,也就是一批工厂、矿山的机器设备无偿地移交给中国。但这些设备至今仍未予以归还。

1946年国民党接收后,原资源委员会曾派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的美国顾问卡登和中国工程师去研究修复计划。当时曾提出炸低溢流堰,用降低水库水位来保大坝安全。但因当时条件很困难,东北也快解放,只凿掉了少量混凝土,没有继续进行。

1948年3月8日,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向即将撤退的吉林守军下达了蒋介石“撤退前必须彻底炸毁小丰满堤坝和发电厂全部设备”的手谕。当晚,当班运行值长张文彬面对破坏电厂的国民党军队 ,机智周旋,确保了发电机组、压力钢管完好无损。翌日,饱受磨难的电站回到人民的手中。

1948年东北解放后,即委托苏联彼得格勒水电设计院做出丰满水电站修复和扩建工程的设计(366号设计)。现有机组为1台6万千瓦,2台6.5万千瓦,5台7.25万千瓦以及1台1250千瓦小机组,共计装机容量55.375万千瓦。相当于总容量63.9万千伏安,超过了日本原设计的56.3万千伏安。通过1回154千伏和5回220千伏高压输电线分别向吉林、长春、哈尔滨等地送电,是东北电网中的一座骨干电站,不仅提供大量电量,还起到系统中调峰、调频和事故备用等重要作用。

丰满大坝全长1080米。左侧为溢流坝段,为孔口式溢流堰,堰顶高程252.5米,有11个孔,各宽12米、高6米。设计泄洪量9020立方米/秒,校核最大泄量9240立方米/秒,用差动式跃水槛消能。发电厂房位于右侧,长189米、宽22米、高38米。

白山黑水,物产丰饶,正如民谚所说:“关东山,三件宝,人参貂皮乌拉草”;“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达到长期占领中国的目的,试图通过两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即从1937年到1941年,从1942年到1946年),把中国东北变成他们赖以生存和进行侵略战争的物资供应基地。

该工程于1937年4月破土动工,1942年11月初具规模,大江截流,水库开始蓄水,1943年3月25日1号机开始发电。丰满大坝从1937年破土动工到1943年春发电,仅仅用了5年多时间,在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机械化程度不高的情况下,建成如此浩大的工程,所需劳工数量之多,劳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吉林市劳工纪念馆馆长闻贵芳介绍说:为了获得充足的劳动力,日本人当时通过谎报做工地点或编造优厚待遇,以“吃好住好大工价,三年期满免费送回家”为诱饵,从华北东北等地骗招大量劳动力。据了解,从1937年到1941年,日本侵略者从关内共骗招了11万人。此外,日本人还收降保安补充队、在东北摊派劳工、使用“犯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据伪满时期东北水电分局的一本劳工数目统计本记载,当时约有20万劳工参与修建大坝。每天平均有1万至1.2万名劳工修建大坝,最多时有1.8万名劳工。

劳工们一旦来到丰满,一条腿就算踏入了鬼门关。为了防止劳工逃跑,日本人在松花江北设下了层层铁丝网,外有丰满警察署武装警察站岗把守,内有监工、大小把头、拉杆盯梢。劳工们每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稍有怠慢,就会遭拳打脚踢。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没有任何劳动安全保障,死伤无数。在这里,劳工们如同堕入十八层地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有人想要逃跑,警察署、日本监工、把头等就把他当场打死。

在吉林市发现的《松花江第一水电所工事写真帖》中,有关劳工日常生活的几幅照片真切地反映出当时中国劳工的悲惨境地。

写真帖上不少劳工衣衫褴褛,表情木然。为了御寒蔽体,许多劳工只能把麻袋或者水泥袋套在身上。

这些劳工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写真帖中的一幅照片说明写道:“1.2万名劳工分成两班,昼夜轮换。”劳工们没有一点休息时间,稍不留心就会遭到毒打。“汉奸把头似虎狼,十个难有九个活。”汉奸原东兴利二掌柜、把头王海彬交待,1940年前后,他在丰满打死7人,打伤无数。劳工纪念馆尸骨厅里展出的部分尸骨中,从受损的骨骼上看,有的是被铡死的,有的是被钉死的,其中不乏童工。

1938年以后,由伪满水力电气建设局工程处指定今丰满劳工纪念馆附近一带的沟坡为死难劳工的埋葬区。那里有三条100多米长、6米宽、4米深的天然沟渠,扔弃和浅埋了无数的中国劳工。当年因死难劳工过多,这里白骨蔽野,成为野犬吞尸的凄凉恐怖世界。

1941年5月,“满洲劳工协会”以大量劳工死亡,怕激发罢工反抗,遂召开劳工大会,为死者建“工人慰灵塔”。塔上铜牌铭文(日文)中称:“在任务紧迫,劳动力不足的情况下,已经接收的工人劳动是何等艰苦,这是不言而喻的。由于过度劳累而牺牲,则成为势所必然。”

原丰满警察署长野琦茂作供认:“每天平均有2名工人死亡,7年就有5110人死亡。”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丰满大坝建成后把松花江拦腰截断,形成了松花湖。松花湖是当时全国最大的人工湖,现为东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 [1]

从大坝发电后下来的水是热的,冬天江水不冻,在一定气压、温度、风向等条件作用下,江面升起的雾气遇冷在江畔的垂柳上凝成了罕见的雾凇景观。

然而,人们在对松花湖秀美风光、雾凇奇景赞叹不已的同时, 新中国成立后,为纪念死难劳工,人民政府建立了丰满劳工纪念馆。1964年,在纪念馆前为死难者建起一座纪念碑,上镌刻“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1984年,吉林省政府公布丰满万人坑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荒草也许可以吞没堆堆白骨,但无法抹杀那段历史,对我们而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揭开伤疤就是不容许历史重演。 [2]

丰满水电站有一台机组经常发电担负基荷,这样可以维持西流松花江一定的基本流量,满足航运要求。其他机组可供调峰之用。 为了保证大坝的安全,后来又在岸边开挖一条泄洪放空洞,洞径9.2米,长683米。隧洞进口位于库区正常高水位以下39米,采用水下岩塞爆破,岩塞实方3794立方米,一次爆破成功。 随着上游白山水电站的水库建成,提高了径流调节能力,系统中的调峰要求又越来越多,丰满水电站原来预留的两个钢管,准备即行扩装两台各8.5万千瓦的机组,增加装机容量17万千瓦。进一步还将利用泄洪放空洞,再扩建2台各10万千瓦,又可增加装机容量20万千瓦。累计总装机容量可达92.4万千瓦。

2012年10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官方网站上公告核准了吉林丰满水电站全面治理(重建)工程。工程将新建6台20万千瓦混流式水轮发电机组,保留原三期2台14万千瓦机组,总装机容量148万千瓦,年均发电量17.09亿千瓦时。 [3]

按照重建方案,老坝将部分拆除形成一个豁口,下游新坝的坝轴线与老坝的坝轴线相差仅120米。重建方案如果实施,丰满峡谷口上将出现“一址两坝”的奇观。 [3]

根据2010年11月中水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制定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重建工程总投资约92亿人民币,新建大坝的上网电价需要涨至0.66元/千瓦时以上才能满足成本费用支出。 [3]

此前丰满大坝已经深陷拆修争议数年。2009年其业主单位国家电网公司确定了重建方案,但有不少工程专家仍认为灌浆加固就可以保证大坝安全运行。 [3]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