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上林苑

上林苑

上林苑是古代园林建筑,汉武帝刘彻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在秦代的一个旧苑址上扩建而成的宫苑,规模宏伟,宫室众多,有多种功能和游乐内容,今已无存。

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县境,纵横300里,有灞、、泾、渭、沣、镐、涝、八水出入其中。上林苑既有优美的自然景物,又有华美的宫室组群分布其中,是包罗多种多样生活内容的园林总体,是秦汉时期建筑宫苑的典型。上林苑亦是当时汉武帝尚武之地,在此处有皇帝的亲兵羽林军,并由后来的大将军卫青统领。汉武帝从此走向一个崭新的历史舞台。

上林苑是中国秦汉时期的皇家园林,秦朝始建,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加以扩建。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境,纵横300里,南部是由今蓝田的焦岱镇(鼎湖宫)开始,向西经长安的曲江池(宜春宫)、樊川(御宿宫),沿终南山北麓西至周至(五柞宫);北部是兴平的渭河北岸(黄山宫),沿渭河之滨向东。有灞、、泾、渭、沣、镐、牢、橘八水出入其中。

司马相如的《上林赋》:“终始灞、出入泾渭。沣镐涝,纡馀委蛇,经营乎其内。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东西南北,驰骛往来。”是依据水系为上林苑划定范围。灞、二水自始至终不出上林苑;泾、渭二水从苑外流入又从苑内流出;沣、镐、涝、四水纡回曲折,周旋于苑中。

上林苑内容,据《汉书旧仪》载:“苑中养百兽,天子春秋射猎苑中,取兽无数。其中离宫七十所,容千骑万乘。”可见仍保存着射猎游乐的传统,但主要内容已是宫室建筑和园池。据《关中记》载,上林苑中有36苑、12宫、35观。36苑中有供游憩的宜春苑,供御人止宿的御宿苑,为太子设置招宾客的思贤苑、博望苑等。上林苑中有大型宫城建章宫,还有一些各有用途的宫、观建筑。如演奏音乐和唱曲的宣曲宫;观看赛狗、赛马和观赏鱼鸟的犬台宫、走狗观、走马观、鱼鸟观;饲养和观赏大象、白鹿的观象观、白鹿观;引种西域葡萄的葡萄宫和养南方奇花异木如菖蒲、山姜、桂、龙眼、荔枝、槟榔、橄榄、柑桔之类的扶荔宫;角抵表演场所平乐观;养蚕的茧观;还有承光宫、储元宫、阳禄观、阳德观、鼎郊观、三爵观等。

上林苑中还有许多池沼,见于记载的有昆明池、镐池、祀池、麋池、牛首池、蒯池、积草池、东陂池、当路池、太液池、郎池等。其中昆明池是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所凿,在长安西南,周长40里,列观环之,又造楼船高十余丈,上插旗帜,十分壮观。据《史记平准书》和《关中记》,修昆明池是用来训练水军。据《三辅故事》:“昆明池三百二十五顷,池中有豫章台及石鲸,刻石为鲸鱼,长三丈。”又载:“昆明池中有龙首船,常令宫女泛舟池中,张凤盖,建华旗,作濯歌,杂以鼓吹。”在池的东西两岸立牵牛、织女的石像。上林苑中不仅天然植被丰富,初修时群臣还从远方各献名果异树2000余种。

秦汉的上林苑,用太液池所挖土堆成岛,象征东海神山,开创了人为造山的先例。

上林苑始建于秦始皇时期。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后,“徙天下富豪于咸阳十二万户。诸庙及章台、上林皆在渭南”;十年后(秦始皇三十五年),“乃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这些记载,为我们提供了上林苑在咸阳渭河之南和阿房宫在上林苑中这两个依据。此后,史籍中便再无新说。

一直到了宋代,程大昌在他的《雍录》一书中,才对上林苑作了颇有见地的表述:“秦之上林,其边际所抵,难以详究矣!《水经》于宜春观曰:此秦上林故地也。《史记》载上林所起曰: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则宜春、阿房皆秦苑故地也。”

按照程大昌的定位,宜春宫和阿房宫都在秦上林苑中。阿房宫位置清楚,而宜春观却在何处?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渭水》条下有记:“(涝)水出南山涝谷,北迳汉宜春观,又东北迳户县故城西。涝水际城北出,合陂水。(陂)水出宜春观北,东北流注涝水,北流入于渭,即上林故地也。”这里所说的宜春观,指的是位于户县城西、陂水南的一处台观。而在秦上林苑以东的曲江池,却还另有一处苑囿,即宜春苑。《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的“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即指此苑;唐颜师古在注说此苑时,也讲“即今曲江池”之地。因该苑中又建有宜春宫,故后人往往将曲江池的宜春宫与户县的宜春观混为一谈。对此,颜师古在注《汉书东方朔传》时已经作了澄清:“宜春宫也,在长安城东南。……在户者,自是宜春观耳,在长安城西。”显然,虽“宜春”同名,却宫、观异地。

由此可见,秦上林苑的故地,应在今户县城西陂向东至西安三桥阿房宫遗址一带;而今咸阳渭河以南的广大地域,正处于秦上林苑的中心地区。

上林苑的扩建,始于汉武帝时期。据《汉书东方朔传》记载: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武帝命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在今三桥镇以南、终南山以北、周至以东、曲江池以西的范围内,开始扩建上林苑,并有偿征收这个范围内民间的全部耕地和草地,用以修建苑内的各种景观。后来,上林苑又进一步向东部和北部扩展:北部扩至渭河北,东部扩至、灞以东,形成了前所未有的规模,进入了它的鼎盛时期。

如此巨大的皇家园林,在建设之初就受到了常侍郎东方朔“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的谏阻。历经昭、宣二帝之后,到元帝时,因朝廷不堪重负而裁撤了管理上林苑的官员,同时把宜春苑所占的池、田发还给了贫民使用。成帝时,又将“三垂”(东、南、西三边)的苑地划给了平民。西汉末,王莽于地皇元年(公元20年)拆毁了上林苑中的十余处宫馆,取其材瓦,营造了九处宗庙;接踵而来的又是王莽政权与赤眉义军争夺都城的战火,使上林苑遭受了毁灭性的劫难。

西都赋》讲到:“徒观迹于旧墟,闻之乎故老”,说明东汉初期班固在写《西都赋》时,上林苑已是一片废墟了。 上林苑自秦至西汉,在中国历史上大约存在了240多年。

“分流相背而异态。东西南北,驰骛往来。”这里是依据水系为上林苑划定的范围。大意是说,灞、二水自始至终不出上林苑;泾、渭二水从苑外流入,又从苑内流出;沣、镐、涝、四水纡回曲折,周旋于苑中。

这段文字勾画出的上林苑范围是:灞、为东界,泾、渭为北界,沣、涝为西界,镐、为南界。这八条河流的水流方向不同,且以各自的形态,环绕或交错于上林苑之中。

羽猎赋》:“武帝广开上林,东南至宜春、鼎湖、御宿、昆吾;旁南山,西至长杨、五柞;北绕黄山,滨渭而东。周袤数百里。”这里是依据周边宫观的位置为上林苑划的界限,而且范围的界定比《上林赋》中的表述更明晰。究其原因主要是:司马相如与汉武帝虽是同代人,但比武帝年长23岁,在武帝执政中期(公元前118年)就已谢世;他写《上林赋》时,上林苑正处在扩展时期,因此依据水系界定自有道理。而扬雄处于西汉晚期,他的《羽猎赋》比《上林赋》要晚大约100年,而且是在随从汉成帝游猎上林苑、身临其境的情况下写成的,这时上林苑规模早已定型,因而赋中所划界限便更为具体。

按照《羽猎赋》划定的界线,上林苑的南部是由今蓝田的焦岱镇(鼎湖宫)开始,北部是由兴平的渭河北岸(黄山宫),沿渭河之滨向东。

《羽猎赋》对上林苑的划界虽比《上林赋》明晰,但却存在两个疑点:一是“北绕黄山,滨渭而东”,东到何处,指向不明;二是“周袤数百里”,数百里是多少,长度不清。所幸的是,这两个疑点却在后来班固的《西都赋》和张衡的《西京赋》里得到了回答。

班固的《西都赋》上说:上林苑“缭以周墙,四百余里”;张衡的《西京赋》上说:“上林禁苑,跨谷弥阜。东至鼎湖,邪界细柳。掩长杨而联五柞,绕黄山而款牛首。缭垣绵联,四百余里。”这两段记述,正好解决了上述两个疑点:第一,用“邪(斜)界细柳"四个字,划出了黄山宫以东的上林苑的界线,也就是从细柳(今咸阳市区)沿汉长安城南,向东南至鼎湖(今蓝田焦岱镇)所划定的一条斜线。第二,所谓“四百余里”,相对于《羽猎赋》来说,上林苑的范围有了一个量的概数,无疑也是一大贡献。

综上所述,上林苑的规模,以现今的区域度量,应是地跨蓝田、长安、户县、周至、兴平五个县(市)和西安、咸阳的两个市区。东起蓝田焦岱镇,西到周至东南19公里的五柞宫遗址,直线长约100公里;南起五柞宫,北到兴平境内的黄山宫,直线长约25公里;总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减去40平方公里的汉长安城面积之后,上林苑的实际面积约为2460平方公里。

设苑门十二座。上林苑外围以终南山北坡和九崤山南坡、关中八条大河及附近天然湖泊为背景,重要池苑有昆明池、影娥池、琳池,太液池四处。昆明池位于汉长安城西南,约一百余公顷,具有训练水军、水上游览、渔业生产、模拟天象,蓄水生活等功能。池中置动物石雕,附近亦开发自然风景,建置观、台建筑。影娥池和琳池为汉武帝赏月玩水的观景之处。太液池则在建章宫中,池中筑三岛模拟东海三山。

上林苑地域辽阔,地形复杂,有极为丰富的天然植被和人工载植的树木。近旁豢养百兽,放逐各处。还设大量台观建筑及供应皇室所需的手工作坊。

建章宫

昭台宫:位于建章宫南方,汉宣帝废后霍成君在被废后迁居于此。

云林馆:霍成君被废后居于昭台宫,12年后再迁居此处。

宜春苑:游憩之用。

御宿苑:宫人住宿之处。

宣曲宫:演奏音乐之用。

犬台宫、走狗观、走马观、鱼鸟观:观看赛狗、赛马和观赏鱼鸟之用。

观象观、白鹿观:饲养和观赏大象、白鹿之用。

葡萄宫:种植西域葡萄之地。

扶荔宫:种植南方花果之处。

平乐观:角抵表演场所。

茧观:饲养桑蚕。

承光宫

储元宫

阳禄观

阳德观

鼎郊观

三爵观

昆明池

镐池

祀池

麋池

牛首池

蒯池

积草池

东陂池

当路池

太液池

郎池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