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七剑(2005年徐克导演电影)

七剑(2005年徐克导演电影)

《七剑》是由香港作家梁羽生所撰写的武侠小说《七剑下天山》所改编而成的电影作品。影片由导演徐克执导,甄子丹黎明杨采妮陆毅孙红雷等演员联袂主演,于2005年7月上映 [1]

影片主要讲述了公元1600年满清入关颁布“禁武令”以后,降清高手烽火连城和天山七剑之间发生的武林故事。

1600年间,满清虽已入关,但中原武林仍隐藏不少反抗力量,满清 亲王哆格多颁布“禁武令”,并派前朝降清高手风火连城剿杀各地违令武林人士,其中的重要目标便是位于西北边陲的武庄。武庄表面上住了一批庄稼人,实则是反清组织天地会分舵人马。路见不平的侠医傅青主认为要解武庄之危,只有带了两位武庄青年武元英和韩志邦上天山求助。

天山万里冰封,住了一位擅于铸剑的世外高人晦明大师。晦明有四大弟子,其中包括大弟子楚昭南,倚仗师傅所传的绝世宝剑,希望将来可在江湖上快意恩仇;二弟子杨云骢,虽武功高强却无意再涉足凡尘。当杨云聪冒险在雪崩危机中救了遇险的武元英,其清净的天山生活终于被打扰了。晦明大师答应襄助,尽遣四大弟子随傅青主、武元英和韩志邦下山,并把毕生修为炼成的七把宝剑分赠七人,展开“七剑下天山”的武林传奇。其中七剑分别为:莫问剑、由龙剑、青干剑、舍神剑、天瀑剑、日月剑、竞星剑 [2]

以上资料来源 [3-4]

晦明大师(马精武饰)

铸剑高人,天山派宗师。弃尘世而深居天山颠峰,数十年成铸剑宗师,铸成七把宝剑。此七把剑代表晦明大师在天山上经过的七个不同剑的境界。

傅青主(刘家良饰)

是七剑中“智慧”的象征,他是七剑的精神领袖。原为明代刑部千户,年轻时做过不少助纣为虐之事,晚年回首当年,心生悔意,遇到当年手下风火连城听命于满清朝廷,滥杀无辜,遂决定上天山搬救兵,以解武庄之围。晦明大师将其当年置于天山上的长剑锻造成“莫问”,并送其十二字真言莫问前程有愧,但求今生无悔。终成“七剑”精神领袖。

武器(莫问剑):剑身是乌黑的,长兼富弹性,变化无穷,招式变幻难测。心法重剑略,有剑气,轻易不杀,使用者需智能与内涵。晦明为寻金石打剑,下山来到沙漠,看到一个人已经癫狂,掷剑而走,昏倒在地。这人就是傅青主。他是刑部刽子手,杀人无数。晦明捡起剑,只见剑身很长,上有很多血痕和缺口,戾气很重。他拿这剑去找傅青主,看到傅青主倒在沙漠中,身上有官服,他救了傅青主,二人没有讲什么话,晦明把剑修好,还给傅青主。

剑技:它的感觉是剑气,剑风能伤人,如汽枪。空气中有飞尘、有雨的话。

楚昭南(甄子丹饰)

“七剑”中的大师兄。有锋芒毕露的领袖作风,是“七剑”中代表“进攻”的人物。原为一高丽剑客,流浪至此,在解救武庄的过程中,偶遇风火连城的女奴绿珠,因同为高丽人心神相交,随之坠入情网,也与风火连城成为“情敌”。一次他与绿珠偷袭天门屯,却中了风火连城的埋伏,搏斗中失手将爱人绿珠刺死,最后一役中,终于将风火连城刺死于剑下。“七剑”中的“黑武士”,出手冷酷无情,几个微小细节埋下这个人物日后蜕变的伏笔。

剑技:剑打一柄剑时发出的声音,能够震断旁边另一把剑;拔剑频率可以把对方的剑震脱手。

杨云骢(黎明饰)

“七剑”二师兄。跟楚昭南恰恰是两个极端,实际上是维系“七剑”的隐性核心。其父原为天地会分舵副舵主,因误会被舵主刘精一处死。杨云骢收敛心性,上天山闭关,为救无辜村民被迫下山面对昔日杀父仇人。晦明大师赠其“青干”剑,意为“青干难断,尘缘易了”。

武器(青干剑):奇钝无比,非极锋利,可抵挡天下最锋利的武器,可克制“由龙”,是最高防守兵器。"青干"是晦明打的最后一把剑,剑以陨石炼成。剑身青铜感觉,表面不平,有颗粒感觉,可以折射光线。剑身有菱形反光钢珠,挥耍时逞彩虹光晕。削铁如泥,是克制"由龙"剑的兵器。

剑技:只要有一点光,“青干”会发光,光线四散中,看不清剑锋在哪儿时,剑锋已到。令人避无可避。

辛龙子(戴立吾饰)

手持竞星剑,象征“牵制”,配合“追月”、“流星”两种剑法。性情古怪,不好交往,喜用新招,每每和对方对招之际,学会对方的招式,然后拿来对付对方,令到对方啼笑皆非。。是个狼养大的孩子,他很能打,打起来不要命,一个性情古怪的人,有着一段谜一样的过去。

武器(竞星剑):短身,藏于衣服之内,在电光火石之间,出剑神速,迅雷不可目睹。是一把死亡拼命牺牲的剑。是晦明专门打给辛龙子的,设置流星是因为他没有防守,必须有东西牵制住他。正常出剑时,剑尾流星可以帮到他,但狂性大发时,流星会打到他本人,借此收他的锋芒。武庄一战,辛龙子打得最过分,自己不断挨打。辛龙子很快学会躲,而且发现流星可以帮到自己,收剑时两个流星可以绞住人的胳膊。剑为双手剑,剑柄扎有钢丝剑絮,絮尾有铁珠。剑是用来攻袭防守,剑絮亦是用来攻击和防守。“竞星”剑可以放出去,再收回来。平时插在胸前。

剑技:追月,特色就是向着敌方的同一个目标,疯狂进击,攻击距离越攻越近,直至对方无法招架‘而来到只有肘位的距离时,一般的剑是退后再争取剑长伸展的距离而进攻,但“追月”是利用肘位距离继续追击;流星,剑尖用弹打的方式,其速度快而所进击位置出人意表'两人对招,'流星"的招式是利用剑手的扭曲身形,用内力把剑尖弹向敌人身上的攻击点,剑絮是用来封锁对手的身体要害,以利进攻的招式。

穆郎(周群达饰)

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在武庄遇上刘郁芳,让他朦胧间产生了初恋的感觉。乐观豁达,无处世经验,对情感也茫然无措,七剑里最小最天真的一个。手持日月剑,象征“变化”,其子母剑一长一短,擅长进攻,变化奇快。

武器(日月剑):两把相连的子母剑,时而双剑时而成一体,攻击范围可大可细。剑代表调协共存。是七剑中最亮的一把剑,并且会越打越明亮耀眼。剑是双子剑,分长短两把,主攻型,

剑技:进攻的形式是双剑争取接近敌人身体,子母双剑持机交替或一齐出击。用剑者的剑法幅度大而位置变化奇快,重心不断转移。

韩志邦(陆毅饰)

武庄马夫。虽然他也像武元英般是武庄“天地会”重点培养的第二梯队,但他只想当个老老实实的牧马人。和武元英、刘郁芳是武庄三位青年才俊,先是和武元英相恋,后又移情于刘郁芳。上天山后他被晦明大师赐予象征“愤怒”的舍神剑,从洋溢着性冲动的傻小子成长成有担待的侠客。

武器(舍神剑):是一把开山辟石的大剑。使者攻势力大无穷,钝重有力。是一把求的剑,代表重生,纯朴,恒心。这是晦明大师到天山的第一把剑,目的是开山劈石,重建新生。铸打之时,由于材料有限,所以剑身粗犷带野性,反映晦明初期不平伏的怨懑情绪。虽然此剑代表剑客的愤怒,但剑身却含强烈生命力,无处不利,无处不坚。若要与后来晦明大师的“由龙”相比,两把剑是两个极端。虽然“由龙'锐利,如削”舍神“的剑身最厚地方,也要三剑才能了断。

剑技:冲刺,威力惊人;锯拖,切,拖,引,撩,洗,黏等技法。

武元英(杨采妮饰)

冒死要救走被武庄中人视为奸细的傅青主,这是对傅青主一种激动的报恩行为,却因此让她得到机遇而成为“天山七剑”之一。为韩志邦的前任女友,感情受挫后变得失去自信。上天山遭遇天火得杨云骢相救,暗生情愫,得晦明大师所赐“天瀑”,意为“无为”。在决战天门屯一役中,突然悟到天瀑“的心法,反戈一击,最终将风火连城及其帮凶悉数歼灭。

武器(天瀑剑):一把双头剑,忽攻忽守,用剑者必须很专一,是一把表现“纪律”的剑。晦明大师居天山六年,以铸剑修练心法,所铸之剑过千,形形款款,变化无穷。只是每与“舍神”一比,形逊神衰,不足并列。一日晦明如常远眺烟霞太虚,峦峰流云,忽见白絮飞泻,形似涧瀑,凝划天际。晦明灵光顿闪,明白“舍神”乃俱野性未驯,神之执着,形之受限。晦明回山打破'舍神"的形式,将百剑溶化,打成"天瀑"。

剑技:式随意变,始端随意,阴阳互易,转易颠倒,柄芒不分,忽攻忽守,前后左右,意到随成。无招无式,水云流澈,无为而为,形无虚实,势无刚柔。来也去也,方便自如。非始非终,何必执着。

武庄刘郁芳(张静初饰)

刘郁芳是刘精一之女,在武庄教小孩子们读书,她开始先和青梅竹马的武庄青年韩志邦相恋,心底却始终觉得韩志邦并非是她的真爱,直到“七剑”下天山解救武庄时,对楚昭南一见钟情,但又羞于表达,于是将一份暗恋之情始终藏于心底。

烽火连城(孙红雷饰)

反派男主角,也是“七剑”的最大对手,为人阴险狡诈,人格分裂。他盘踞天门屯,为恶一方,假借“禁武令”之名,将附近村庄内的男女老少斩尽杀绝,以换取朝廷的赏银。在欲屠武庄的过程中,遭遇“七剑”,一场恶斗之后,被手持“由龙”剑的楚昭南刺死于其老巢之内。

绿珠(金素妍饰)

女奴,作为贡品被献给风火连城,因其容貌与风火连城之前的爱人极为相似,于是得其“宠幸”。在见到楚昭南后,从误会到信任,一步步爱上了他。但内心深处对风火连城的莫名情意又时时刻刻牵扯着她。

多格多王爷(王敏德饰)

“禁武令”的背后主谋,指使风火连城滥杀无辜。

十二门将

风火连城为虐四方的主要帮凶。十二个人来自天南地北,个个造型怪异、性格乖张、是非不分,十二种不同寻常的武器,并由此衍生出奇异变幻的招式。

以上资料来源 [5-7]

以上资料来源 [8]

陆毅在片场做得最多的就是练剑并和所骑的马培养感情,徐导特别注重演员和马的关系,但他不会告诉大家怎么去做,只要大家和驯马师交流,然后再考很多问题 [9]

刘家良作为《七剑》的武术指导,不仅要为剧中人物设计打戏,还在剧中饰演七剑之一的莫问剑傅青主。虽然过足了瘾,但也为打戏伤透脑筋,因为七把剑打起来都不同,七把剑七种打法。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难的,但是要它变得忽左忽右却很难 [10]

楚昭南一开始的人选是韩国演员宋承宪,影片开拍前宋承宪突然退出,甄子丹火线救场。后期配音需要有国语、粤语和韩语三个版本,甄子丹非常专业,三种语言的对白都由他本人亲自完成 [11]

徐克告诉演员不要用好坏来理解人物,就是风火连城也有他动人的一面,他要求演员七把剑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用自己手中的剑来感悟持剑者的性格,这种将自己释放的过程很过瘾。有一段时间黎明把剑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时时刻刻都不离开它,感觉就在潜移默化中进入他的思想 [10]

剧中,黎明与杨采妮有诸多对手戏。剧中的黎明教杨采妮练剑以及摆脱感情烦恼。剧外杨采妮说没想到黎明武打身手娴熟,教会她好多技巧,同时很绅士,她受伤的时候都立即得到黎明的护理 [10]

徐克为了拍《七剑下天山》,跑了四次新疆,前两次是选外景地,接下来两次是为拍摄作准备 [10]

9月刚到新疆拍摄的时候,徐克嫌陆毅太白,让他和一众男群众演员一起全身涂油站山顶晒太阳 [10]

因为陆毅在片中是“养马”的,要在银幕上体现马术的精湛。偏偏剧组为他挑了一匹前任赛马,性子十分刚烈。每次上马都要三个马师拽着马头、挡着马腿,好不容易上了马还下不来,只能一呆呆半天。问他干嘛不换一匹好脾气的马,陆毅连连摇头:“太乖的马没个性,就跟群众演员一样,太普通了。 [10]

《七剑》有东方电影发行,投资超一亿四千万港元。在2002年建 组,而在2002年至2005年这三年之中,徐克没再担任过故事长片的导演。为配合片中多场大型动作及武打场面,全片动用超过500名临时演员,300匹马及打造过千件兵器。拍摄时徐克率领一众演员、超过300人的拍摄队伍前往位于海拔3000千米高、气温严寒及环境恶劣的天山作实景拍摄,另外大队还在新疆、乌鲁木齐、鄯善等地进行为期4个多月的拍摄工作 [6]

远赴澳洲、日本、泰国及北京等地进行特技、剪接、音效等后期制作。特效方面,投资方请到曾经为《蝙蝠侠》和《十面埋伏》等片制作过视觉特效的澳洲特效师彼得韦伯,《七剑》的视觉特效将主要应用于环境渲染和气氛处理,徐克导演的“实况武侠”风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后期动用《指环王》人马,在澳大利亚由当初制作《指环王》的公司再把数码转换为胶片。担纲《七剑》服装造型的,是李安《卧虎藏龙》的服装造型师黄嘉男。导演特别邀请日本配乐大师川井宪次为电影配乐 [6]

《七剑》的后期统筹由《功夫》和《十面埋伏》的剪辑师林安儿负责,影片初剪完成时长4个小时,但是发行方认为影片时间太长会影响院线排片,从而造成票房损失,徐克于是又重新剪辑了150分钟和120分钟两个版本,相比之下,120分钟的版本只是靠快节奏的武打戏制造高潮,缺乏人物的情感表现,于是投资方最终决定公映版本时间为150分钟,而4个小时的导演剪辑版以DVD的形式发行 [6]

以上资料来源 [10] [14]

以上资料来源 [4]

《七剑》表达的概念太多,有些粗糙的杂乱感,但这恰巧符合那个明清易代的西北边陲的景象。之所以剧情上有些散乱,是因为电影具备了对抗、成长、感情、恩怨、计谋与打斗等诸多要素,相比《七武士》和《指环王》等影片要复杂。武侠是中华文化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现代人虽然不曾生活在江湖之上,但是对于江湖故事总会一种主动的比附。本片其实分出两个江湖,七剑和天地会作为反抗清朝残暴统治而抗争是一,他们的信念来自于民间和原始正义;二是风火连城和他的雇佣军,虽然徐克将十二门将卡通化野兽化处理,但是他代表了一种与执政当局妥协的力量,在他眼里弱肉强食是铁定的规则,他依然处于江湖和庙堂之间。

而所谓乱世,便是有今天没明天。影片进一步阐述了乱世的人性,而且直接逼近内心。过往的武侠电影,正邪相对简单,没有本片的沉重和繁复。出场的角色众多,十几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需要面对,选择自己的方向,本片已经没有高大全的偶像人物,武功得来也不靠奇遇。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尤其是恩怨与感情,牵涉到的人数量之多,人物各具特色很是难得。大侠们要吃饭穿衣,要有情爱,不再潇洒,更接近世人。

影片在宏伟的叙事下反应了真实的现实,人物站立在地面之上,没有人拥有超能力,人和剑合为一体才能杀敌。而反派则是鬼头大刀和各种歪门邪道的兵器,人格和兵器在相当程度上是统一的。以刘家良为首的武术指导们,回归以体能为基础的硬派打斗,电影以中近景镜头为主,凌厉、迅速、直接,厮杀和搏斗遵循写实的原则。

总的来说,《七剑》中,众多往事与近事,只是略加暗示或言语提及,而没有全面铺开。传承的正义精神,值得再三品味。剧本相当的扎实,表现在电影上,便是跳跃和留白的大量使用。面面俱到的叙事,并不适应于徐克,徐克一生坚持革新电影表现手法,横冲直撞地在前面,寂寞有时,误解有时,成败集于一身,所谓先行者,大都如此。

以上为信息时报评 [10]

开场5分钟,风火连城的十二门将屠城,场面极尽凄厉,徐克的写实武侠在此尽显锋芒。接下来傅青主盗木牌、勇斗十二门将、遭追杀逃至武庄遇武元英相救,整个段落一气呵成,无论是场面、动作还是表演都堪称徐克水准。但是,观众立即迎来一个又一个问号。武元英一众遇天火坠落天山,接下来一个镜头,他们已经躺在杨云骢身边,傅青主则与晦明交谈,谁救了她们?晦明将七把剑交与七人带下山救助武庄,如何在短时间内将武元英和韩志邦二人列入七剑?他又如何看出这两人的不同特征而授予各自适合的剑?来自高丽的绿珠又为何会在天山附近被俘?风火连城与被俘虏的绿珠,之前到底是什么关系。接下来的剧情,就更经不起推敲了。影片结尾的高潮出现了最可怕的硬伤:六剑一起去搭救楚昭南,明知道武庄有内奸,却为何不分人留守,任由内奸杀得性起?武庄惨遭大屠杀,只有刘郁芳与几个孩子逃生,之前全庄习武成了笑谈不说,七剑竟无一人表示内疚,难道楚昭南的性命比武庄三百余人更重要?如此说来,七剑下天山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剧情让人看得糊涂,在人物刻画方面多下功夫,倒也能弥补一下不足。徐克曾说《七剑》重点是描写人性,所以文戏比较多。只可惜他所谓的文戏大多数表现在各式各样的恋情上,并没有提升所谓“武”和“侠”的主题。韩志邦与武元英青梅竹马,后来移情于刘郁芳;刘郁芳对楚昭南一见钟情,于是拒绝与韩志邦野合;楚昭南则爱上了风火连城的女人绿珠;绿珠则与刘郁芳为争夺楚昭南相互斗气;武元英也没闲着,最后跟杨云骢搂在了一起。完全搞不清楚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既然是部武侠片,武打动作应该是重中之重,徐克曾不厌其烦地介绍每一把剑的不同特点,由龙带啸声,青干外表粗糙,竟星有链子可以飞来飞去,日月是双剑合璧,天瀑是双头剑,舍神像把大铁槌,唯一看不清特点的是傅青主的莫问剑。那持剑人的身手呢?除了七剑第一次出现在武庄中整体亮了一次相,就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长镜头可以让人能看清他们的身手,每个人似乎都只会摆架势。即使是楚昭南大战风火连城的高潮段落,也没有超过5秒钟以上的镜头。所谓“落到实地”的写实武侠仍旧没有摸出一条令人大呼过瘾的套路。这部电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是武打动作多么潇洒凌厉,而是剑本身,徐克再度沉迷技术主义无法自拔。

总体来说,《七剑》看起来千疮百孔,影片整体失控,让人哭笑不得。

以上为信息时报评 [10]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