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觉华岛之战

觉华岛之战

觉华岛之战是天启六年正月(1626年)明朝后金之间进行的一场战斗。是努尔哈赤攻打宁远不下后突袭觉华岛的战役。

宁远之战时努尔哈赤攻击袁崇焕防守的宁远城不下,转而攻打觉华岛并取得胜利。

努尔哈赤乘辽东明军易帅和匆忙撤军之机,亲统八旗军约六万人(号称十三万)于1626年(明天启六年、后金天命十一年)直逼宁远。此时孤城宁远守军不满两万,前有劲敌,后无援兵,形势险恶。袁崇焕临危不惧,召集诸将议战守,决定采取坚壁清野之策,组织全城军民共同守城。他在众将士面前刺血为书,誓与宁远共存亡,兵民为之感奋。

正月二十三日,后金军进抵宁远,袁崇焕命罗立等向城北后金军大营燃放西洋大炮,后金军伤亡甚重,被迫将大营西移。正月二十六日,后金军继续围城,精于骑射的八旗将士,却被阻于深沟高垒之前,矢石炮火之下,难以发挥骑战特长,伤亡甚重,被迫撤军。

觉华岛有很好的地理优势与战略价值。

第一,位置冲要。觉华岛悬于辽西海湾中,距岸18里,离宁远30里,居东西海陆中逵,扼辽西水陆两津。觉华岛早在唐代,已为开发,港口著名,其北边海港,称为口,已为岛上要港,出入海岛咽喉。明朝军用粮料,储之海岛,觉华岛成为明军的一个囤积粮料的基地。孙承宗既经营宁远城之筑城与戍守,又经营觉华岛之囤粮与舟师。

第二,囤积粮料。芝麻湾(止锚湾)、笔架山、觉华岛为明军辽西海上囤积粮料的重要基地。明广宁失陷后,御守重在宁远城,粮储则重在觉华岛。觉华岛有一主岛和三小岛今称磨盘岛、张山岛、阎山岛,共13.5平方公里,其中主岛12.5平方公里。主岛“呈两头宽,中间狭,不规则的葫芦状,孤悬海中”。这座囤粮城,依据踏勘,简述如下:“觉华岛明囤粮城,今存遗址,清晰可见。城呈矩形,南北长约500米,东西宽约250米,墙高约10米、底宽约6米。北墙设一门,通城外港口,是为粮料、器械运输之通道;南墙设二门,与‘龙脖’相通,便于岛上往来;东、西墙无门,利于防守。城中有粮囤、料堆及守城官兵营房遗迹,还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排水沟。”

第三,设置水师。明朝于觉华岛,在广宁失陷前,“独金冠之水兵运艘在”。孙承宗出关前,即令龙、武两营,分哨觉华岛的防卫。不久以国宁督发水兵,在觉华岛守卫。明觉华岛的水师,仍由游击金冠统领。其作用:一是守卫岛上的粮料、器械;二是配合陆师进图恢复辽东失地;三是策应宁远之城守正如文献记载:“以筑八里者筑宁远之要害,更以守八里之四万当宁远之冲,与觉华岛相犄角。而寇窥城,则岛上之兵,旁出三岔,烧其浮桥,而绕其后,以横击之。”

由上,觉华岛成为明辽军与后金军的必据必争之地。觉华岛激战的爆发,是在努尔哈赤兵败宁远之后,而衍化成的一场残酷的征战。

1626年(明天启六年、后金天命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夜,后金一面派军队彻夜攻城,一面将主力转移到城西南五里龙宫寺一带扎营。其目的一则是龙宫寺距觉华岛最近,便于登岛;二则是龙宫寺囤储粮料,佯装劫粮。此计确实迷惑了明军。

努尔哈赤进攻时正值隆冬,海面被冰封住,后金军队从岸边履冰,可直达岛上。姚抚民等守军,为加强防御,沿岛凿开一道长达15里的冰濠,以阻挡后金骑兵的突入。然而,天气严寒,冰濠凿开之后很快就又冻上。姚抚民等率领官兵,日夜不停地开凿冰濠以防御努尔哈赤的进攻。

正月二十六日,后金一面派少部分兵力继续攻打宁远城;一面命大部分骑兵突然进攻觉华岛。

后金军由武讷格率领蒙古骑兵及满洲骑兵,约数万人,由冰上驰攻觉华岛。明军凿冰15里为濠,列阵以车卫之。

辰时,武讷格统领的后金骑兵,分列12队,武纳格居中,扑向位于岛“龙头”上的囤粮城。

岛上明军,因为日夜凿冰又冷又辛苦,既无盔甲、兵械,又都是水手,不能有效的作战,并且人数太少不能抵御金军;不料大雪纷飞,冰濠重新冻合。

后金骑兵,履冰驰进,从口登岸,攻入囤粮城北门,猛烈厮杀,冲进城中。后金骑兵驰突乱斫,岛上水兵阵脚遂乱。

后金军火焚城中囤积粮料,浓烟蔽岛,火光冲天。后金军队焚烧城中囤积粮料的时候,守将金冠刚刚战死,其子金士麒与事丁800人至觉华岛迎榇,亦与后金军作战,全部被杀。金冠既死之榇,被后金兵俱经剖割。

岛上囤积粮料尽焚之后,后金军旋即转攻东山,万骑驰冲;巳时,并攻西山,一路涌杀。后金军的驰突攻杀,受到明守岛官兵的拼死抵抗。 明将姚与贤等皆力战而死。

当努尔哈赤率军进攻觉华岛取得胜利时,毛文龙配合辽西的明军,出兵袭击后金后方的城市永宁,努尔哈赤得知情况之后率兵撤退,二月九日返回到沈阳

觉华岛争战的结局是明军覆没而后金军全胜。觉华岛上明军7000余名和商民7000余丁口都被后金军杀戮;粮料8万余石和船2000余艘都被后金军焚烧;主岛作为明朝关外的后勤基地也被后金军摧毁。同时,后金军也付出代价,明统计其死亡官兵为269名。袁崇焕作了《祭觉华岛阵亡兵将文》。

高第:“(觉华岛)四营尽溃,都司王锡斧、季士登、吴国勋、姚与贤,艟总王朝臣、张士奇、吴惟进及前、左、后营艟百总俱已阵亡”。

王之臣:“觉华兵将俱死以殉。粮料八万二千余及营房、民舍俱被焚。”

程维:“虏骑既至,逢人立碎,可怜七八千之将卒,七八千之商民,无一不颠越糜烂者。王鳌,新到之将,骨碎身分;金冠,既死之榇,俱经剖割。囤积粮料,实已尽焚。”

《清太祖高皇帝实录》:“我军夺濠口入,击之,遂败其兵,尽斩之。又有二营兵,立岛中山巅。我军冲入,败其兵,亦尽歼之。焚其船二千余;并所积粮刍,高与屋等者千余所。”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