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59年

359年

公元359年,东晋升平三年

燕李绩论晔、两太子春,二月,燕主立子泓为济北王,冲为中山王。十二月,封武陵王子为梁王。

公元359年,东晋升平三年

事件 公元484年,这支匈奴人击退并杀死萨珊波斯皇帝佩罗兹,在波斯同盟发动的战争中崭露头角。这场战争始于公元359年,结束于波斯人攻取罗马要塞阿米达(迪亚巴克尔)。

公元三世纪,罗马帝国开始走向衰落,到公元359年分裂为东西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仍以意大利罗马为首都,巴尔干半岛与小亚细亚等地称东罗马帝国,又称拜占庭帝国,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

(公元359年)八月,燕青州刺史容慕尘令大将司马悦明出兵泰山,击败晋泰山太守诸葛攸,复取山茌。《资治通鉴晋穆帝纪》

人物 甘露(公元359年六月-364年)是十六国时期前秦政权前秦宣昭苻坚的第二个年号,共计6年。

佛驮跋陀罗(公元359-429年),意译为“觉贤”,著名禅师,翻译家。北天竺迦毗罗卫人,俗姓释迦,甘露饭王之后商。父名,达摩修利耶,早亡。佛驮跋陀罗五岁时,母亦逝世,成为孤儿,由外氏所养。他的从祖鸠婆利听说他很聪敏,且怜其孤独,因而接回度为沙弥。年十七,他以诵习为业;同学者数人,一月所学,他回度为沙弥。年十七,他以诵习为业;同学者数人,一月所学,他一日可以完成。其师惊叹说:“贤一日,敌三十夫也。”年二十,受具足戒后,他:“修业精勤,博学群经,多所通达。”

佛驮跋陀罗青少年时代,即以禅律驰名,与同学僧迦达多同游宾。其时中国僧人智严亦到宾,欲请学德俱佳者到中国弘法,向宾国人谘询适当的人选。有人介绍说:“佛驮跋陀者,出生天竺那呵利城,族姓相承,世尊道学,其童龀出家,巳通解经论,少受业于大禅师佛大先。”并说他可以振维僧徒,宣授禅法。智严闻此,即恳请佛驮跋陀罗。他念其至诚,乃同意与其东归。途经三载,从海路至肯州东莱郡(今山东省掖县)登陆。

燕李绩论晔、两太子

前燕光寿三年(359)二月,燕主在邺城蒲池大宴群臣。宴中语及已故太子慕容晔,不胜悲叹,司徒左长史李绩认为故太子晔有八德,即至孝、聪敏、沈毅、疾谀喜直、好学、多艺、谦恭及好施。继问今太子如何?李绩认为有二阙未补,即“好游猎而乐丝竹”,是其不足。慕容以此告诫今太子、令其严格律己。虽应允,但内心甚为不平。及嗣位,李绩终身不得迁官,以忧卒。

慕容病卒

前燕光寿三年(359)末,燕主慕容病重。次年(360)正月在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大阅郡国之兵,欲派大军进攻秦、晋,但病情转危,遂召慕容恪、慕容鹜、慕容评慕舆根等受遗诏辅政,旋即病卒,年四十二岁。太子慕容即皇帝位,年仅十一岁,改元建熙。同年二月,尊可足浑后为皇太后。三月,慕容被葬于龙城(今辽宁朝阳北)龙陵,谥曰景昭皇帝,庙号烈祖。在位共十二年,前燕在其统治下逐渐强盛。

慕容恪专录朝政

慕容恪字玄恭,慕容第四子(弟、垂兄)。光寿三年(359)末,燕主慕容病重,将后事托嘱慕容恪,令行周公之事,辅佐太子慕容。次年二月,死,恪以太宰专录朝政,太师慕舆根自恃先朝旧勋,不服恪,举动倨傲。又挑拨恪废除太后可足浑氏,遭恪拒绝。复唆使太后及燕主杀慕容恪、慕容评等,欲乘机作乱夺权。恪与评使历卫将军傅颜就内省诛根并其妻子、同党,然后大赦,并停发生前所集各路兵员,于是境内局势渐稳,恪受任理政,兢兢严谨,与司徒评共同协作,虚心待士,谘询善道,量才授任,燕政为之一新。当初慕容新死。晋朝欲乘势北伐,及闻慕容恪善于治政,燕国上下稳定,遂寝其议。

春,二月,燕主立子泓为济北王,冲为中山王

燕人杀段勤,勤弟思来奔。

燕主宴群臣于蒲池,语及周太子晋,潸然流涕曰:“才子难得。自景先之亡,吾鬓发中白。卿等谓景先何如?”司徒左长史李绩对曰:“献怀太子之在东宫,臣为中庶子,太子志业,敢不知之!太子大德有八:至孝,一也;聪敏,二也;沈毅,三也;疾谀喜直,四也;好学,五也;多艺,六也:谦恭,七也;好施,八也。”曰:“卿誉之虽过,然此儿在,吾死无忧矣。景茂何如?”时太子慕容,慕容第三子,即后来的前燕幽皇帝,前燕亡国之君)侍侧,绩曰:“皇太子天资岐嶷,虽八德已闻,然二阙未补,好游畋而乐丝竹,此其所以为损也。”顾谓曰:“伯阳之言,药石之惠也,汝宜诫之!”甚不平。

梦赵主虎啮其臂,乃发虎墓,求尸不获,购以百金;邺女子李菟知而告之,得尸于东明观下,僵而不腐。蹋而骂之曰:“死胡,何敢怖生天子!”数其残暴之罪而鞭之,投于漳水,尸倚桥柱不流。及秦灭燕,王猛为之诛李菟,收而葬之。

秦平羌护军高离据略阳叛,永安威公侯讨之,未克而卒。夏,四月,骁骑将军邓羌、秦州刺史啖铁讨平之。

匈奴刘悉勿祈卒,弟卫辰杀其子而代之。五月,秦王坚如河东;六月,大赦,改元甘露。

凉州牧,猜忌苛虐,专以爱憎为赏罚。郎中殷郇谏之。曰:“虎生三日,自能食肉,不须人教也。”由是人情不附。辅国将军宋混,性忠鲠,惮之,欲杀混及弟澄,因废凉王玄靓而代之,征兵数万,集姑臧。混知之,与澄帅壮士杨和等四十馀骑奄入南城,宣告诸营曰:“张谋逆,被太后令诛之。”俄而众至二千。帅众出战,混击破之。麾下玄胪刺混,不能穿甲,混擒之,众悉降。与弟琚皆自杀,混夷其宗族。玄靓以混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骠骑大将军酒泉郡侯,代辅政。混乃请玄靓去凉王之号,复称凉州牧。混谓玄胪曰:“卿刺我,幸而不伤,今我辅政,卿其惧乎?”胪曰:“胪受恩,唯恨刺节下不深耳,窃无所惧!”混义之,任为心膂。

高昌不能拒燕,秋,七月,自白马奔荥阳。

秦王坚自河东还,以骁骑将军邓羌御史中丞。八月,以咸阳内史王猛为侍中、中书令,领京兆尹。特进、光禄大夫强德,太后之弟也,酗酒,豪横,掠人财货、子女,为百姓患。猛下车收德,奏未及报,已陈尸于市,坚驰使赦之,不及。与邓羌同志,疾恶纠案,无所顾忌,数旬之间,权豪、贵戚,杀戮、刑免者二十馀人,朝廷震栗,奸猾屏气,路不拾遗。坚叹曰:“吾始今知天下之有法也!”

泰山太守诸慕攸将水陆二万击燕,入自石门,屯于河渚。燕上庸王评、长乐太守傅颜帅步骑五万与攸战于东阿,攸兵大败。

冬,十月,诏谢万军下蔡,郗昙高平以击燕。万矜豪傲物,但以啸咏自高,未尝抚众。兄安深忧之,谓万曰:“汝为元帅,宜数接对诸将以悦其心,岂有傲诞如此而能济事也!”万乃召集诸将,一无所言,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将皆劲卒”。诸将益恨之。安虑万不免,乃自队帅以下,无不亲造,厚相亲托。既而万帅众入涡、颍以援洛阳,郗昙以病退屯彭城。万以为燕兵大盛,故昙退,即引兵还,众遂惊溃。万狼狈单归,军士欲因其败而图之,以安故而止。既至,诏废万为庶人,降昙号建武将军。于是许昌、颍川、谯、沛诸城相次皆没于燕。

秦王坚以王猛为吏部尚书,寻迁太子詹事。十一月,为左仆射,馀官如故。

十二月,封武陵王子为梁王。

大旱。

辛酉,燕主寝疾,谓大司马太原王恪曰:“吾病必不济。今二方未平,景茂冲幼,国家多难,吾欲效宋宣公,以社稷属汝,何如?”恪曰:“太子虽幼,胜残致治之主也。臣实何人,敢干正统!”怒曰:“兄弟之间,岂虚饰邪!”恪曰:“陛下若以臣能荷天下之任者,岂不能辅少主乎!”喜曰:“汝能为周公,吾复何忧!李绩清方忠亮,汝善遇之。”召吴王垂还邺。

秦王坚以王猛为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居中宿卫、仆射、詹事、侍中、中书令,领选如故。猛上疏辞让,因荐散骑常侍阳平公融、光禄、散骑西河任群、处士京兆朱彤自代。坚不许,而以融为侍中中书监、左仆射,任群为光禄大夫,领太子家令朱彤为尚书侍郎、领太子庶子。猛时年三十六,岁中五迁,权倾内外;人有毁之者,坚辄罪之,于是群臣莫敢复言。以左仆射李威领护军,右仆射梁平老为使持节、都督北垂诸军事、镇北大将军,戍朔方之西;丞相司马贾雍为云中护军,戍云中之南。

燕所征郡国兵悉集邺城。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