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623年

623年

623年是指中国纪年623年,唐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武德六年。

唐太子李建成在馆陶打败刘黑闼后,派骑兵将领刘弘基紧紧追击。刘黑闼率部日夜逃亡,得不到休息,随从的兵士越来越少,才剩几百人。武德六年(六二三)正月,当刘黑闼一行人马来到饶阳时,将士疲饿交加,刘黑闼任命的饶州刺史诸葛德威出城迎接,刘黑闼不肯入城,诸葛德威流下眼泪坚持请进,黑闼乃率从者在市中休息。诸葛德威送来食物,还没有吃完,德威就率兵生擒刘黑闼等人,以城投降了李建成,并将刘黑闼送到太子大营,李建成遂将刘黑闼及其弟十善在斩首。

武德六年(六二三)二月,林邑王向唐遣使入贡。先是隋大业九年(六一三),隋分林邑为比景,海阴、林邑三郡,隋末战乱,林邑复国,到此时仍归附唐朝。

高满政降唐

唐朝任命并州总管刘世让为广州总管,赴任前,唐高祖问以备边的策略。刘世让突厥多次进犯边境,是以马邑为中转站,请求以勇将戍守崞城,用金帛招募投降之人,并不断派兵到马邑城下骚扰,毁其庄稼,使禾稼不能生长,这样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不出一年,必定降唐。唐高祖采纳了他的建议,并由刘世让戍守崞城。当时,马邑深受侵扰马邑百姓大多不愿归附突厥,唐高祖再次派人招降苑君璋高满政劝说苑君璋杀掉突厥戍兵降唐,苑君璋不答应,高满政便趁夜袭击他,苑君璋逃奔突厥,高满政杀死苑君璋的儿子,率领戍兵二百多人于武德六年(六二三)六月降唐,后又大败苑君璋和突厥吐屯设。唐朝拜高满政朔州总管,进封荣国公

武德六年(六二三)四月,吐谷浑接连进犯唐芳州,洮州(今甘肃临潭西)、岷州(今甘肃岷县)等地,芳州刺史房当树逃奔松州(今四川松潘)。五月,唐朝派岐州刺史柴绍前去救援岷州。六月,柴绍与吐谷浑交战,被吐谷浑部队包围。吐谷浑据高临下,引弓射杀唐军。在箭如雨下的危急时刻,柴绍派人弹奏琵琶,让二位女子翩翩起舞。吐谷浑士兵十分好奇,纷纷停止射箭观看跳舞。柴绍趁其不备,派精锐骑兵绕到吐谷浑背后,突然发动进攻,大败吐谷浑。

杜伏威初起兵时,与辅公甚相契,后辅公威信渐与杜伏威不相上下,伏威开始猜忌公,便任命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以削弱辅公的兵权,辅公非常不满。杜伏威到长安时,以辅公留守丹阳,而命王雄诞监督辅公。武德六年(六二三)八月,辅公诈称接到杜伏威的信函,令他起兵。辅公夺取了王雄诞的兵权,并将其杀死。又诈称唐扣留杜伏威,不能回江南。辅公大修铠甲仪仗,储运兵粮。不久,就在丹阳称帝,建国号宋,设置百官,以左游仙为兵部尚书、东南道大使、越州总管,同张善安连兵抗唐,以张善安为西南道大行台。二十一日,唐高祖下诏令襄州道行台仆射赵郡王李孝恭率水师赶赴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岭南道大使李靖率领交州、广州、泉州、桂州的军队赴宣州(今安徽宣城),怀州总管黄君汉从谯(今安徽亳县境)、亳(今安徽亳县境)出兵,齐州总管李世兵出淮、泗,四路出击围讨辅公。次月,又将在并州屯兵防守突厥李世民召回,任命他为江州道行军元帅,统帅大军。

武德六年(六二三)六月,瓜州总管贺若怀广率部到达沙州(今甘肃敦煌西),正遇上沙州人张护、李通起事。贺若怀广率几百人退保沙州子城。凉州总管杨恭仁派兵前去援救,被张护等打败。张护等进围子城,杀死贺若怀广,拥立汝州别驾窦伏明为主,率兵围攻瓜州,瓜州长史赵孝伦将其击退。九月,窦伏明以沙州降唐。

高满政降唐对突厥是沉重的打击。突厥视刘世让为自己南侵的障碍特遣使者曹般来唐,谎称刘世让与突厥通谋,要叛变唐朝,唐高祖相信了突厥离间之言,武德六年(六二三)十月初四日,高祖杀死刘世让,并将其全家籍没。当初,高满政降唐后,高祖派遣右武侯大将军李高迁协助高满政守马邑苑君璋带领一万多突厥骑兵来到马邑城下,满政将其击败。颉利可污闻知大怒,亲率突厥大军围攻马邑。唐将李高迁胆小退怯,带领部下二千多人趁夜出逃。突厥军队半路截杀,大败唐军李高迁的人马损失过半。颉利可汗击败李高迁后,乘胜猛攻马邑,高满政率兵迎战,有时一日要打十几回合。李渊知道马邑被围,命令行军总管刘世让率兵救援马邑。刘世让的军队行进到松子岭,惧怕突厥大军,遂停滞不前,退回崞城固守。颉利可汗又向唐朝求婚,高祖诏准,但条件是突厥退兵,从马邑撤走。隋朝义成公主从中作梗,阻止突厥求婚。于是,颉利可汗高开道招来,与他制作攻城器具,合力围攻马邑。后来,马邑城中粮食吃尽,援兵不至,高满政无奈只好打算放弃马邑突围到朔州。这时,唐将右虞侯杜士远担心守不住,连累自己,便于武德六年(六二三)十月二十日,杀死主将高满政,率兵投降突厥颉利可汗。苑君璋进入马邑城内,大加报复,杀死了高满政部下三十余人。唐朝知道高满政被杀,拜他的儿子高玄积为上柱国,承袭父亲的官爵。二十五日,颉利可汗请求与唐和亲,把马邑归还了唐朝。李渊任命秦武通为朔州总管。

武德年间,突厥频繁骚扰唐朝北部边疆,唐朝常年派兵防御作战,军粮和各种军用物资耗费严重,加重了边地人民的负担。有鉴于此,并州大总管府长史窦静武德六年(623)上奏朝廷,力陈并州地区的形势,请求在并州屯田以节省馈运。不少朝臣认为屯田实行起来比较麻烦,表示反对。窦静据理力争。唐高祖征招窦静到长安,与裴寂封德彝公开辩论。结果,高祖采纳了窦静的意见,在并州地区实行屯田。每年收入的谷物可达几千斛,解决了不少问题。李渊见屯田初次实行就收到成效,擢拔窦静为检校并州大总管。到武德六年(六二三)十一月,秦王李世民在窦静屯田的基础上,再次奏请在并州境内增置屯田。

唐安抚使李大亮前往洪州镇张善安等反唐武装。两军隔水而阵,遥相说话。李大亮在对岸用各种言词劝诱张善安投降唐朝,张善安被打动,有意归降。李大亮遂骑马单独过河到达张善安的兵营,与张善安携手共语以示彼此无猜。张善安不知是计,很高兴,表示愿意投降朝廷。武德六年(六二三)十二月,张善安率领几十名亲兵到李大亮军营中回访,唐军将张善安的亲兵阻挡在门外,只请张善安一人独进。张善安告别欲回营,李大亮令武士将他抓住,跟随张善安的随从闻讯逃走。张善安的队伍大怒,全部出动将要进攻李大亮李大亮诈称张善安自动留下,张善安的队伍以为总管出卖他们,全部撤走,李大亮乘机追击,俘虏许多。李大亮将张善安押往长安,高祖赦其罪。及辅公兵败,得公与张善安往还书信,遂杀善安。

吉藏(五四九至六二三),隋佛三论宗的创始人。本姓安,原籍安息。其祖因避仇移居南海,家于交趾、广州之间,后迁金陵而生吉藏。师事兴皇寺法朗(五0七至五八一),精通龙树、提婆大乘空宗之学。主张“诸法性空”的理论。建立真俗二谛之说,以说明宇宙万有只不过是“心”、“情”、“理”的表现,而导归于无所得。撰有《中论疏》、《百论疏》、《十二门论疏》、《三论玄义》等。

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下武德六年(癸未,公元六二三年)

春,正月,己卯,刘黑闼所署饶州刺史诸葛德威执黑闼,举城降。时太子遣骑将刘弘基追黑闼,黑闼为官军所迫,奔走不得休息,至饶阳,从者才百馀人,馁甚。德威出迎,延黑闼入城,黑闼不可;德威涕泣固请,黑闼乃从之。至城旁市中憩止,德威馈之食;食未毕,德威勒兵执之,送诣太子,并其弟十善斩于州。黑闼临刑叹曰:“我幸在家菜,为高雅贤罪所误至此!”

壬午,州人王摩沙举兵,自称元帅,改元进通;遣骠骑将军卫彦讨之。

庚子,以吴王杜伏威为太保。

二月,庚戌,上幸骊山温汤;甲寅,还宫。

平阳昭公主薨。戊午,葬公主。诏加前后部鼓吹、班剑四十人,武贲甲卒。太常奏:“礼,妇人无鼓吹。”上曰:“鼓吹,军乐也。公主亲执金鼓,兴义兵以辅成大业,岂与常妇人比乎!”

丙寅,徐圆朗穷蹙,与数骑弃城走,为野人所杀,其地悉平。

林邑王梵志遣使入贡。初,隋人破林邑,分其地为三郡。及中原丧乱,林邑复国,至是始入贡。

幽州总管李艺请入朝;庚午,以艺为左翊卫大将军

废参旗等十二军。

三月,癸未,高开道掠文安、鲁城,骠骑将军平善政邀击,破之。

庚子,梁师都将贺遂、索同以所部十二州来降。

乙巳,前洪州总管张善安反,遣舒州总管张镇周等击之。

夏,四月,吐谷浑寇芳州,刺史房当树奔松州。

张善安陷孙州,执总管王戎而去。乙丑,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击梁师都,至夏州,俘其民畜而还。

丙寅,吐谷浑寇洮、岷二州。

丁卯,南州刺史庞孝恭、南越州民宁道明、高州首领冯暄俱反,陷南越州,进攻姜州;合州刺史宁纯引兵救之。

壬申,立皇子元轨为蜀王、凤为豳王、元庆为汉王。

癸酉,以裴寂为左仆射,为右仆射,杨恭仁为吏部尚书兼中书令,封德彝为中书令。

五月,庚辰,遣岐州刺史柴绍救岷州。

庚寅,吐谷浑及党项寇河州,刺史卢士良击破之。

丙申,梁师都将辛獠儿引突厥寇林州。

戊戌,苑君彰将高满政寇代州,骠骑将军李宝言击走之。

癸卯,高开道引奚骑寇幽州,长史王诜击破之。刘黑闼之叛也,突地稽引兵助唐,徙其部落于幽州之昌平城;高开道引突厥寇幽州,突地稽将兵邀击,破之。

六月,戊午,高满政以马邑来降。先是,前并州总管刘世让除广州总管,将之官,上问以备边之策,世让对曰:“突厥比数为寇,良以马邑为之中顿故也。请以勇将戍崞城,多贮金帛,募有降者厚赏之,数出骑兵掠其城下,蹂其禾稼,败其生业,不出岁馀,彼无所食,必降矣。”上然其计,曰:“非公,谁为勇将!”即命世让戍崞城,马邑病之。是时,马邑人多不愿属突厥,上复遣人招谕苑君璋。高满政说君璋尽杀突厥戍兵降唐,君璋不从。满政因众心所欲,夜袭君璋,君璋觉之,亡奔突厥,满政杀君璋之子及突厥戍兵二百人而降。

壬戌,梁师都以突厥寇匡州。

丁卯,苑君璋与突厥吐屯设寇马邑,高满政与战,破之。以满政为朔州总管,封荣国公。

瓜州总管贺若怀广按部至沙州,值州人张护、李通反,怀广以数百人保子城;凉州总管杨恭仁遣兵救之,为护等所败。

癸酉,柴绍与吐谷浑战,为其所围,虏乘高射之,矢下如雨。绍遣人弹胡琵琶,二女子对舞。虏怪之,驻弓矢相与聚观,绍察其无备,潜遣精骑出虏陈后,击之,虏众大溃。

秋,七月,丙子,苑君璋以突厥寇马邑,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及高满政御之,战于腊河谷,破之。张护、李通杀贺若怀广,立汝州别驾窦伏明为主,进逼瓜州;长史赵孝伦击却之。

高开道掠赤岸镇及灵寿、九门、行唐三县而去。

丁丑,岗州刺史冯士据新会反,广州总管刘感讨降之,使复其位。

辛巳,高开道所部弘阳、统汉二镇来降。

癸未,突厥寇原州;乙酉,寇朔州李高迁为虏所败,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将兵救之。巳亥,遣太子将兵屯北边,秦王世民屯并州,以备突厥。八月,甲辰,突厥寇真州,又寇马邑。

壬子,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反。初,杜伏威与公相友善,公年长,伏威兄事之,军中谓之伯父,畏敬与伏威等。伏威浸忌之,乃署其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潜夺其兵权。公知之,怏怏不平,与其故人左游仙阳为学道辟谷以自晦。及伏威入朝,留公守丹杨,令雄诞典兵为之副,阴谓雄诞曰:“吾至长安,苟不失职,勿令公为变。”伏威既行,左游仙说公谋反;而雄诞握兵,公不得发。乃诈称得伏威书,疑雄诞有贰心,雄诞闻之不悦,称疾不视事;公因夺其兵,使其党西门君仪谕以反计。雄诞始寤而悔之,曰:“今天下方平定,吴王又在京师,大唐兵威,所向无敌,奈何无故自求族灭乎!雄诞有死而已,不敢闻命。今从公为逆,不过延百日之命耳,大丈夫安能爱斯须之死,而自陷于不义乎!”公知不可屈,缢杀之。雄诞善抚士卒,得其死力,又约束严整,每破城邑,秋毫无犯。死之日,江南军中及民间皆为之流涕。公又诈称伏威不得还江南,贻书令其起兵,大修铠仗,运粮储。寻称帝于丹杨,国号宋,修陈故宫室而居之。署置百官,以左游仙为兵部尚书、东南道大使、越州总管,与张善安连兵,以善安为西南道大行台。

己未,突厥寇原州。

乙丑,诏襄州道行台仆射赵郡王孝恭以舟师趣江州,岭南道大使李靖以交、广、泉、桂之众趣宣州,怀州总管黄君汉出谯、亳,齐州总管李世出淮、泗,以讨辅公。孝恭将发,与诸将宴集,命取水,忽变为血,在坐皆失色,孝恭举止自若,曰:“此乃公授首之征也!”饮而尽之,众皆悦服。

丙寅,吐谷浑内附。

辛未,突厥陷原州之善和镇;癸酉,又寇渭州。

高开道以奚侵幽州,州兵击却之。

九月,丙子,太子班师。

戊子,辅公遣其将徐绍宗寇海州,陈政通寇寿阳。邛州獠反,遣沛公郑元讨之。

庚寅,突厥寇幽州。

壬辰,诏以秦王世民为江州道行军元帅。

乙未,窦伏明以沙州降。

高昌王伯雅卒,子文泰立。

丙申,渝州人张大智反,刺史薛敬仁弃城走。

壬寅,高开道引突厥二万骑寇幽州。

突厥恶弘农公刘世让为己患,遣其臣曹般来,言世让与可汗通谋,欲为乱,上信之。冬,十月,丙午,杀世让,籍其家。

秦王世民犹在并州,己未,诏世民引军还。

上幸华阴。

大智侵涪州,刺史田世康等讨之,大智以众降。

初,上遣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朔州总管高满政守马邑,苑君璋引突厥万馀骑至城下,满政击破之。颉利可汗怒,大发兵攻马邑高迁惧,帅所部二千人斩关宵遁,虏邀之,失亡者半。颉利自帅众攻城,满政出兵御之,或一日战十馀合。上命行军总管刘世让救之,至松子岭,不敢进,还保崞城。会颉利遣使求婚,上曰:“释马邑之围,乃可议婚。”颉利欲解兵,义成公主固请攻之。颉利以高开道善为攻具,召开道,与之攻马邑甚急。颉利诱满政使降,满政骂之。粮且尽,救兵未至,满政欲溃围走朔州,右虞候杜士远以虏兵盛,恐不免,壬戌,杀满政降于突厥,苑君璋复杀城中豪杰与满政同谋者三十馀人。上以满政子玄积为上柱国,袭爵。丁卯,突厥复请和亲,以马邑归唐;上以将军秦武通为朔州总管。

突厥数为边患,并州大总管府长史窦静表请于太原置屯田,以省馈运;议者以为烦扰,不许。静切论不已,敕征静入朝,使与裴寂、萧、封德彝相论难于上前,寂等不能屈,乃从静议,岁收数千斛,上善之,命检校并州大总管。静,抗之子也。十一月,辛巳,秦王世民复请增置屯田于并州之境,从之。

黄州总管周法明将兵击辅公,张善安据夏口,拒之。法明屯荆口镇,壬午,法明登战舰饮酒,善安遣刺客数人诈乘鱼鲽而至,见者不以为虞,遂杀法明而去。

甲申,舒州总管张镇周等击辅公将陈当世于猷州之黄沙,大破之。

丁亥,上校猎于华阴。己丑,迎劳秦王世民于忠武顿。

十二月,癸卯,安抚使李大亮诱张善安,执之。大亮击善安于洪州,与善安隔水而陈,遥相与语。大亮谕以祸福,善安曰:“善安初无反心,正为将士所误;欲降又恐不免。”大亮曰:“张总管有降心,则与我一家耳。”因单骑渡水入其陈,与善安执手共语,示无猜间。善安大悦,遂许之降。既而善安将数十骑诣大亮营,大亮止其骑于门外,引善安入,与语,久之,善安辞去,大亮命武士执之,从骑皆走。善安营中闻之,大怒,悉众而来,将攻大亮。大亮使人谕之曰:“吾不留总管。总管赤心归国,谓我曰:‘若还营,恐将士或有异同,为其所制。’故自留不去耳,卿辈何怒于我!”其党复大骂曰:“张总管卖我以自媚于人。”遂皆溃去。大亮追击,多所虏获。送善安于长安,善安自称不与辅公交通,上赦其罪,善遇之;及公败,得所与往还书,乃杀之。

甲寅,车驾至长安。

己巳,突厥寇定州,州兵击走之。

庚申,白简、白狗羌并遣使入贡。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