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G0

G0

所谓“G0”,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国家联盟有能力、有意愿制定并执行全球经济议程。

主要对国际政治进行分析的美国智库欧亚集团主席伊恩布雷默曾警告说,2011年世界面临的最大风险是“G0”化。 在 “G0” 化的世界,在贸易、市场和货币等重要议题上,世界各国将很难制定共同的规则。各国都将奉行本国利益优先的政策,贸易保护主义有可能加剧。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经济学家努里尔鲁比尼将“G0”概念带入达沃斯论坛。这两位学者又在美国《外交》杂志上联名撰文指出,所谓“G0”,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国家联盟有能力、有意愿制定并执行全球经济议程。

《纽约时报》刊文说,“G0”或将是今年(2011)“最流行的流行语”。

在“GO”化的世界,在贸易、市场和货币等重要议题上,世界各国将很难制定共同的规则。各国都将奉行本国利益优先的政策,贸易保护主义有可能加剧。

此种观点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国家联盟有能力、有意愿制定并执行全球经济议程。18、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都曾在当时国际舞台上“一方独大”,主导过国际经济秩序。但当前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未息,美国经济依然羸弱,欧洲债务危机阴云难消,日本的政治和经济难题仍待解决。传统的西方大国缺乏足够政治共识和经济资源,以主导和推动国际经济议程。与此同时,以巴西、中国和印度等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不论从自身经济条件和发展阶段等方面考察,都还不具备主导全球经济治理的能力,这些国家更关注自身经济发展问题。因此国际经济治理结构出现了“归零”状态,预示着大家都回到同一起跑线,在以后的赛跑中都有机会领先。G0一说,虽然不认同哪个国家可以独自影响世界,却是世界经济多极化趋势在学术观点上的一种反映。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友法认为,尽管“G0”论的出现不排除有文字游戏嫌疑,但也确实反映出学界和政界对于全球现行协调机制能力和效果的焦虑。

努里尔鲁比尼(翻译:介生)

当今世界,从理论上讲,全球经济、政治治理大权握于G20手中。但实际上,全球领导力并不存在,G20内部纷扰不断,分歧严重,举凡货币与财政政策、汇率与全球经贸不平衡、气候变化、贸易、金融稳定国际货币体系、能源、食品和全球安全问题,莫不如此。说真的,各大国心里觉得这些问题是零和博弈而不是正和博弈。所以说,我们的世界本质上是个G0世界。

19世纪,英国牢牢掌握霸权,大英帝国供应全球公共品——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金本位和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英镑。20世纪,美国取而代之,建立美国统治下的和平,向西欧、亚洲、中东和拉美的广大地域提供安全保障。美国也主宰了几个布雷顿森林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它为全球贸易和金融秩序定规,美元成为主要储备货币。

可如今,美“帝国”相对衰落,财政负担过重。而中国这个崛起中的大国,还是现行全球体系中的搭便车者,在贸易、汇率和气候变化问题上,不想分担提供全球公共品的责任。而且,虽然美元饱受非议,人民币还远远不是主要全球储备货币之一,更不用说主导性货币了。

权力真空的现状,加剧了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初G20取代G7以来,其内部缺乏全球经济、政治治理领导力的状况。说实话,除了2009年4月伦敦峰会这个例外,G20简直成了另一个官僚主义的论坛,讨论的问题很多,达成的一致很少。

结果,全球经济大国老是在争吵,我们是需要加大货币与财政刺激力度呢,还是需要减小力度?关于是否应该缩小全球经常账户不平衡,以及汇率应在这一调整中起何种作用,也存在严重分歧。汇率紧张导致货币战争,最终可能导致贸易战和保护主义。

实际上已经死亡的不仅是多边自由贸易谈判多哈回合,随着各国对波动的全球资金流外国直接投资重新祭出资本管制金融保护主义也正在抬头。同样,关于如何改革金融机构的规范和监管,也难有共识,至于如何改革以浮动汇率美元核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就更莫衷一是了。

全球气候变化谈判同样也以失败告终,在新一轮全球资源争夺战中如何确保食品、能源安全这个问题,也充满了分歧。在全球地缘政治问题上,如朝鲜半岛问题、伊朗核问题阿以冲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局势,以及中东独裁政权转轨问题等,各大国也各有各的算盘,无法拿出可行的解决方案来。

G20世界为什么成了一个G0世界呢?

第一,一旦讨论超出一般原则而深入政策细节,20个谈判者要达成一致,肯定比7个谈判者要难得多。

第二,G7首脑共同信仰自由市场创造长期繁荣的力量,信仰民主对政治稳定和社会正义的重要性。而G20中的一些政府对在经济中所应扮演的角色、法治、所有权、透明度等问题有不同看法。

第三,西方大国目前缺乏国内政治共识和金融资源,难以推进国际议程。美国政治两极分化严重,而且迟早得着手削减预算赤字。欧洲的当务之急是拯救欧元区,并且缺乏共同的外交和防务政策。日本在结构改革僵局里泥足深陷,经济注定长期衰退。

最后,中国、印度、巴西等崛起中的大国专注于管理自身发展的程度,远甚于承担国际金融政治成本的责任心。

简言之,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没有任何国家或国家联盟同时具备政治意愿和经济能力,在全球舞台上贯彻其目标。历史告诉我们,这种真空将鼓励那些野心勃勃、咄咄逼人的国家去谋求优势。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在创立一个以经济而非军事为中心的新的集体安全体系上,缺乏高层次的共识,这不仅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是危险的。对于全球经济的繁荣与安全而言,缺乏领导力和多边合作的G0世界,是一个不稳定均衡。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