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皇后乌喇纳喇氏

皇后乌喇纳喇氏

皇后 (1718年03月11日-1766年08月19日)辉发那拉氏(《清史稿》记载乌喇那拉氏为误),满洲正黄旗人,乾隆帝的第二任皇后,世袭三等承恩公、佐领讷尔布之女。

雍正年间,嫁与时为宝亲王的爱新觉罗弘历,为侧福晋。乾隆二年(1737年)册封为娴妃,乾隆十年(1745年)晋封为娴贵妃,乾隆十三年(1748年)晋封为摄六宫事皇贵妃,乾隆十五年(1750年)册立为皇后。乾隆三十年(1765年)正月随驾南巡;闰二月十八日,乾隆派额驸福隆安扈从皇后那拉氏,由水路先行回京(《上谕档》记载)(乾隆后称其忤旨截发);五月十四日收缴皇后、皇贵妃、娴贵妃、娴妃共四份册宝夹纸。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七月十四日薨,下旨以皇贵妃礼葬(实际仅相当于),不举行国孝三年,可以说是不废而废。

雍正年间嫁与时为宝亲王的爱新觉罗弘历,为侧福晋。弘历即位后一个月,即雍正十三年(1735)九月二十四日将她封为娴妃。乾隆十年(1745)正月二十三日,晋封为娴贵妃

乾隆十三年(1748)三月十一日,弘历的嫡皇后孝贤皇后病逝,中宫皇后的位子出现空缺。四个月后,乾隆帝发出一道上谕:“朕躬揽万几。勤劳宵旰。宫闱内政。全资孝贤皇后综理。皇后上侍圣母皇太后。承欢朝夕。纯孝性成。而治事精详。轻重得体。自妃嫔以至宫人。无不奉法感恩。心悦诚服。十余年来。朕之得以专心国事。有余暇以从容册府者。皇后之助也。兹奉皇太后懿旨。皇后母仪天下。犹天地之相成。日月之继照。皇帝春秋鼎盛。内治需人。娴贵妃那拉氏、系皇考向日所赐侧室妃。人亦端庄惠下。应效法圣祖成规。即以娴贵妃那拉氏继体坤宁。予心乃慰。即皇帝心有不忍。亦应于皇帝四十岁大庆之先。时已过二十七月之期矣。举行吉礼。佳儿佳妇。行礼慈宁。始惬予怀也。钦此。朕以二十余年伉俪之情。恩深谊挚。遽行册立。于心实所不忍。即过二十七月。于心犹以为速。但思皇后大事。上轸圣母怀思。久而弥笃。岁时令节。以及定省温。朕虽率诸妃嫔、及诸孙、问安左右。而中宫虚位。必有顾之而怆然者。固宜亟承慈命。以慰圣心。且嫔嫱内侍。掖庭之奉职待理者甚众。不可散而无统。至王妃命妇等、皆有应行典礼。允旷不举。亦于礼制未协。册立既不忍举行。可姑从权制。考之明太祖淑妃李氏宁妃郭氏、相继摄六宫事。国朝顺治十三年、册立皇贵妃。皇曾祖世祖章皇帝升殿命使翼日颁诏天下。典至崇重。今应仿效前规。册命娴贵妃那拉氏为皇贵妃。摄六宫事。于以整肃仪。上奉圣母。襄助朕躬。端模范而迓休祥。顺成内治。有厚望焉。所有应行典礼。大学士会同礼部、内务府、详议具奏。寻议、恭查皇贵妃册封大典。王妃命妇行礼。已有成例。惟贵妃行礼之处。外廷无案可稽。但皇贵妃摄行六宫事。二十七月后即正位中宫。既统理内政。体制自宜尊崇。贵妃亦应一体行礼。所有册封礼仪应前期一日。遣官祭告太庙。奉先殿告祭礼。上亲诣举行。届期设卤簿仪仗、中和韶乐。上御太和殿阅册宝。大学士等、捧节授持节使。持节使随册宝亭、至景运门授内监。皇贵妃具礼服恭迎。宣受如仪。次日上率王以下文武官员、诣皇太后宫行礼。礼毕。皇贵妃率贵妃以下、公主、王妃、命妇、行礼。上御太和殿受贺。颁诏天下。嗣后遇三大节。及庆贺大典。三品以上大臣官员、进笺庆贺。及每岁行亲蚕礼。应照例举行。得旨、依议册封典礼。著于明年三月后举行。其亲蚕礼。俟正位中宫后。该部照例奏请。”

乾隆十四年(1749)四月五日,正式册封那拉氏为摄六宫事皇贵妃。乾隆十五年(1750)八月初二日,举行了册立皇后之礼。从此,那拉氏登上了皇后宝座。

那拉氏自正位坤宁以后,皇帝无论江南巡幸、盛京祭祖,还是木兰秋、皇陵展谒,都令皇后伴驾同行。她被立为皇后刚一年半,就于乾隆十七年(1752)四月生下了皇十二子。第二年生下皇五女。乾隆二十年(1755),又生下了皇十三子永。

乾隆三十年正月,那拉皇后陪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这次南巡成了那拉皇后命运的转折点,南巡初期,一切都很正常,在途中,皇帝还为她庆祝四十八岁千秋。闰二月十八日,他们来到杭州,在风景秀丽的“蕉石鸣琴”进早膳时,皇帝还赏赐给皇后许多膳品,但到了当天晚上进晚膳时,皇后就没有再露面,陪着皇帝进晚膳的只有令贵妃魏佳氏、庆妃陆氏、容嫔和卓氏。此后,皇后再也没有露过面,后来才知道,在闰二月十八日那天,乾隆派和硕和嘉公主额驸福隆安把皇后由水路送回京师。(清宫的《上谕档》记载:“闰二月十八日,乾隆派额驸福隆安扈从皇后那拉氏,由水路先行回京。”)南巡结束,回到京师不久,乾隆即下令收回皇后手中的四份册宝,即皇后一份、皇贵妃一份、娴贵妃一份、娴妃一份,裁减了她手下的部份佣人,到了七月份,那拉皇后手下只剩两名宫女,按清宫制度,只有位分最低微的答应才配备两名宫女。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五日,正在木兰狩猎的皇帝发了一道上谕:“据留京办事王大臣奏,皇后于本月十四日未时薨逝。皇后自册立以来尚无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欢洽庆之时,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宫调摄。经今一载余,病势日剧,遂尔奄逝。此实皇后福分浅薄,不能仰承圣母慈眷、长受朕恩礼所致。若论其行事乖违,即予以废黜亦理所当然。朕仍存其名号,已为格外优容。但饰终典礼,不便复循孝贤皇后大事办理。所有丧仪,止可照皇贵妃例行,交内务府大臣承办。著将此宣谕中外知之。”
  皇后死了,皇帝却说是她福薄所致,并且不肯为她举行皇后等级的葬礼。直至此时,帝后反目事件才以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形式展现在天下人眼前。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导致帝后反目的呢?乾隆四十三年,在金从善事件中,皇帝自己给了一个解释:“孝贤皇后崩逝时,因那拉氏本系朕青宫时皇考所赐之侧室福晋,位次相当,遂奏闻圣母皇太后,册为皇贵妃、摄六宫事。又越三年,乃册立为后。其后自获过愆,朕仍优容如故。乃至自行翦发,则国俗所最忌者,而彼竟悍然不顾。然朕犹曲予包含,不行废斥。后因病薨逝,只令减其仪文,并未降明旨削其位号。朕处此事,实为仁至义尽。且其立也,循序而进,并非以爱选色升。及其后自蹈非理,更非因色衰爱弛......"

皇帝自己的说法是,皇后剪了头发,大不敬,大不孝。但这只是强势一方的一面之词,而且是时隔十几年之后为了反击来自民间的指责才作出的解释,是真是假无从得知。

因为皇帝这一个疑窦重重的解释,当时后世演绎出了很多帝后反目的版本,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江南猎艳说。乾隆是中国史上著名的风流天子,他模仿他的祖父康熙帝不断南巡,目的却只是贪恋江南美景,又可趁机寻花问柳。据说他南巡时就曾在清江浦得到一个昭容的女伶,带在身边,后来又特命用钿车锦送回扬州,还赐给她玉如意、粉、金瓶、绿玉、赤瑛、玉杯、珠串等。还有一个女伶名叫雪如,也是美貌多姿,乾隆南巡时又看上她,加入行幄,颇受眷顾。事后,雪如特地在上衣肩头绣上一条小团龙,并且对人说,乾隆皇帝曾经用手抚摩过她的肩膀,因此特绣小龙,以志宠异。那拉皇后随乾隆南巡来到杭州后,乾隆曾深夜换上便服登岸游玩。皇后再三劝谏,甚至哭着劝谏,乾隆不仅不听,反而说皇后精神不正常,派人将她送回京师。

另外还有宠妾灭妻说。严的文字狱案供词:“三十年皇上南巡,在江南路上,先送皇后回京。我那时在山西本籍,即闻得有此事。人家都说,皇上在江南要立一个妃子,纳皇后不依,因此挺触,将头发剪去。这个话说的人很多”“后来三十三年进京,又知道有御史因皇后身故,不曾颁诏。将礼部参奏,致被发遣之事。一想到人孰无死,若不做些好事,留个名声,就是枉为人了……心里妄想,若能将皇后的事进个折子,准行领诏,就可以留名不朽……”有专家认为,这里乾隆皇帝与皇太后是想晋封令贵妃为皇贵妃,遭到皇后的强烈反对,因为清朝后宫虽然有皇贵妃一级,但通常无外乎以下四种情况:一、册立皇后之前的过渡期和考察期,如乌拉那拉皇后本人、嘉庆帝的孝和睿皇后钮祜禄氏;二、先帝嫔妃晋封为皇贵太妃,如康熙的悫惠皇贵妃(佟佳氏,本为贵妃,雍正即位尊为皇贵太妃)、雍正的纯悫皇贵妃(耿氏,本是裕妃,乾隆即位后晋封贵太妃,后晋封皇贵太妃);三、冲喜,在贵妃病危时晋封她为皇贵妃,以期康复,当然也只是图个吉利而已,受封的皇贵妃通常在几日内病故,如雍正的敦肃皇贵妃年氏、乾隆的慧贤皇贵妃高佳氏、纯惠皇贵妃苏氏;四、身后追封,如康熙的敬敏皇贵妃章佳氏(康熙帝十三子怡贤亲王允祥生母,生前无册封,死后由康熙帝追封为敏妃,雍正追封为皇贵妃,迁入康熙景陵)、乾隆的哲悯皇贵妃富察氏(皇长子定安亲王永璜生母,本为王府格格,乾隆登基前去世,乾隆初年追封为哲妃,乾隆十年慧贤皇贵妃去世时追晋为哲悯皇贵妃,葬入裕陵地宫)、光绪的恪顺皇贵妃他他拉氏(珍妃,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前被投入井中溺死,慈禧回銮后对外宣称她是不愿被洋人玷污,以身殉国,晋封为贵妃,后葬如崇陵妃园寝,册谥为恪顺皇贵妃)。真正的皇后与皇贵妃并存的情况只有两次:顺治朝,董鄂妃得宠,被册封为皇贵妃,直接威胁到孝惠章皇后的地位;同治朝,慧妃富察氏受慈禧太后青睐,虽然因为皇帝和慈安太后的原因没能成为皇后,却由慧妃越级晋封为皇贵妃,慈禧太后不喜欢孝哲毅皇后,处处刁难,而对这位皇贵妃十分优待,成分庭抗礼之势。可见,在后宫中有皇后的情况下,皇帝通常不会册立皇贵妃,以免对皇后造成威胁。但这种说法也只是猜测,同样缺乏佐证。

实际上,那拉皇后的丧礼比皇贵妃的级别还要低,按皇贵妃的丧仪规定,每日应有大臣、公主、命妇齐集举哀、行礼一项,在那拉皇后的丧事中,这项被取消了。那拉皇后既未附葬裕陵,也未单建陵寝,却葬在了妃园寝内,更有甚者,按惯例,凡葬在妃园寝内的,无论地位有多低,都各自为券,而那拉皇后却被塞进了纯惠皇贵妃的地宫,位于一侧,堂堂的皇后反倒成了皇贵妃的下属。根据大清会典,皇贵妃棺木应用梓木,漆饰35道,抬棺夫96人。从内务府记载的档案中看,那拉皇后所用的棺为杉木制,抬棺夫64人,仅为嫔等级而已,这也符合发掘清理的纯惠皇贵妃地宫里那拉皇后的棺木状况。

另外,清制:凡皇贵妃贵妃死后都设神牌,供放在园寝享殿内,祭礼时在殿内举行,而贵人常在答应则不设神牌,祭祀时,把供品桌抬到宝顶前的月台上。而纳喇皇后既不设神牌,死后也无祭享,入葬以后也只字不提。根据内务府档案记载,整个丧事仅用银207两9分4厘,还不如一个低级朝廷官员。

作为一个位号尚存的皇后,受到如此待遇是很令人侧目的。当时就有一个叫李鸣玉的御史因此上书,却不料惹得皇帝恼羞成怒。“御史李玉鸣奏,内务府办理皇后丧仪,其上坟满月各衙门应有照例齐集之处,今并未闻有传知是否遗漏等语,实属丧心病狂。去岁皇后一事,天下人所共知共闻。今病久奄逝,仍存其名号,照皇贵妃丧仪,交内务府办理,已属朕格外优恩。前降谕旨甚明,李玉鸣非不深知。乃巧为援引会典,谓内务府办理未周,其意不过以仿照皇贵妃之例,犹以为未足,而又不敢明言,故为隐跃其辞,妄行渎扰。其居心诈悖,实不可问。李玉鸣著革职锁,发往伊犁。并将此晓谕中外知之。”

乾隆元年(1736年)郎世宁等为乾隆皇帝和皇后、十一位妃嫔的画的像。画中的青年时代的乾隆皇帝英姿飒爽,栩栩如生。这幅画乾隆一生只看过三次,即绘制完成之时、七十岁时和他退位之际。可见乾隆对这幅画的珍视。这样一幅乾隆珍视的画卷中却没有继后那拉氏的画像,仔细校查画中人物身世,我们却发现了排列上的差错;再看画卷上的裱作痕迹,则更加露出了破绽。画卷上的后妃女子,进宫时间有先后之别,地位有高低之差,故排列顺序也应合情合理。图中应该还有继后那拉氏,时为娴妃的她位置应在贵妃之后纯妃之前,但她惹恼乾隆,几乎被废(只是未曾下诏,实际被收回了从妃至皇后的所有册宝,进行了实质性的废后),所以猜测她的画像应该被抹去了。并且至今为止不曾发现继后的用于供奉的正装朝服坐像,而作为皇后应该一定会有这张坐像,就此猜测乾隆皇帝曾下令销毁继后画像。另有猜测认为在那拉皇后病逝后,乾隆就销毁了所有关于那拉皇后的画像,甚至修改了群像,抹去了继后的面容,并修改其余妃嫔面容以符合各自的身份站位次序,如《宴塞四事图》中部分妃嫔面容有改动痕迹,甚至某妃嫔脸上出现了两对眉毛,明显为改动过人物,据此猜测乾隆皇帝曾令销毁继后画像,不过至今尚无任何实质性证据。

在清朝,历代帝后画像曾存放于景山寿皇殿,在八国联军入侵时,寿皇殿遭劫,大量画像散佚,部分被带至国外,而不排除继后的画像在那时遗失,而且现网络流传一幅无名画像,曾标注为“嘉妃中年吉服像”(即本词条中概述处的那一张),但该像明显与《心写治平》中嘉妃面容相差较大,应非同一人。而且是这种吉服像不曾在画像上标注,一般都是在背面贴上鹅黄签字以著名画中人物身份,若鹅黄签字遗失或错放则会无法辨认画中人的身份,现今猜测此像有可能为继后画像(看画中人服制约为妃位,刚好符合郎世宁为帝后妃作像时继后为娴妃),但这张像也可能是愉妃的画像,因愉妃也未曾留下画像,所以画中人究竟是谁,尚且不能作下定论。

清史稿列传后妃》记载:

皇后,乌喇那拉氏,佐领那尔布女。后事高宗潜邸,为侧室福晋。乾隆二年,封娴妃。十年,进贵妃。孝贤皇后崩,进皇贵妃,摄六宫事。十五年,册为皇后。三十年,从上南巡,至杭州,忤上旨,后剪发,上益不怿,令后先还京师。三十一年七月甲午,崩。上方幸木兰,命丧仪视皇贵妃。自是遂不复立皇后。子二,、永。女一,殇。

四十三年,上东巡,有金从善者,上书,首及建储,次为立后。上因谕曰:“那拉氏本朕青宫时皇考所赐侧室福晋,孝贤皇后崩后,循序进皇贵妃。越三年,立为后。其后自获过愆,朕优容如故。国俗忌剪发,而竟悍然不顾,朕犹包含不行废斥。后以病薨,止令减其仪文,并未削其位号。朕处此仁至义尽,况自是不复继立皇后。从善乃欲朕下诏罪己,朕有何罪当自责乎?从善又请立后,朕春秋六十有八,岂有复册中宫之理?”下行在王大臣议从善罪,坐斩。

《清高宗实录》

乾隆帝册封庶妃辉发那拉氏为娴妃册文:

命协办大学士礼部尚书三泰为正使。内阁学士岱奇为副使。持节。册封庶妃那拉氏为娴妃。册文曰。朕惟教始宫闱。式重柔嘉之范。德昭珩佩。聿资翊赞之功。锡以纶言。光兹懿典。尔庶妃那拉氏、持躬淑慎。赋性安和。早着令仪。每恪恭而奉职勤修内则。恒谦顺以居心。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印封尔为娴妃。尔其祗膺巽命。荷庆泽于方来。懋赞坤仪。衍鸿休于有永。钦哉。

乾隆帝晋封娴妃辉发那拉氏为娴贵妃册文:
  命大学士史贻直为正使。礼部右侍郎觉罗勒尔森为副使。持节、册封娴妃那拉氏为贵妃。册文曰。朕惟化起璇闺。克佐肃之范。劳襄椒掖。聿彰淑慎之声。爰考彝章。式颁纶。咨尔娴妃那拉氏。性生婉顺。质赋柔嘉秉德罔愆。协珩璜之矩度。服勤有素。膺翟之光荣。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宝封尔为贵妃。尔其益懋温恭。尚祗承夫休命。弥怀谦抑。庶永集乎繁禧。钦哉。

乾隆帝晋封娴贵妃辉发那拉氏为摄六宫事皇贵妃册文:

命大学士来保为正使。礼部尚书海望为副使。持节、册封娴贵妃那拉氏为皇贵妃摄六宫事。册文曰。朕惟基化必资于内治。宫庭之模范当崇。从宜适协于成规。名位之优隆惟允。稽徽章而具在。重慈命之钦承。咨尔娴贵妃那拉氏、早毓名门。素娴内则。赐从潜邸。久昭婉顺之仪。晋锡荣封。克佐肃雍之化。端庄表度。锵雅韵于珩璜。恪谨持躬。着芳规于翟舀。兹以坤宁之虚位。屡烦圣母之萦怀。选继体于后宫。时加注意。命嗣音于椒殿。每切谕言。朕曲体圣衷。追踪家法。虽母仪俪极。事有待于将来。而阃职总持。典宜隆于此日。恭奉皇太后慈命。以册宝封尔为皇贵妃摄六宫事。尔其只承懿训。益懋仪。奉长乐之春晖。勖夏冬温之节。统掖庭之内政。赞宵衣旰食之勤。端令范以率先。顺成是望。迓鸿庥而受祉。福履方绥。敬绍前徽。用光显命。钦哉。

乾隆帝册立摄六宫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册文:

命大学士公傅恒为正使。大学士史贻直、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摄六宫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册文曰。朕惟乾始必赖乎坤成健顺之功以备。外治恒资于内职。家邦之化斯隆。惟中阃之久虚。宜鸿仪之肇举。爰稽茂典用协彝章咨尔摄六宫事皇贵妃那拉氏。秀毓名门。祥钟世德。早从潜邸。含章而懋着芳型。晋锡荣封。受祉而克娴内则。噙躬淑慎洵堪继美于兰帏。秉德温恭。信可嗣音于椒殿往者统六宫而摄职。从宜一准前规。今兹阅三载而届期。成礼式遵慈谕。恭奉崇庆慈宣康惠皇太后命。以金册金宝立尔为皇后。尔其只承懿训。表正掖庭。虔修温之仪。洽观心于长乐。勉效苹蘩之职。端礼法于深宫。逮螽斯木之仁恩。永绥后福。覃茧馆鞠衣之德教。敬绍前徽。显命有光。鸿庥滋至钦哉。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

○谕、据留京办事王大臣奏、皇后于本月十四日未时薨逝。皇后自册立以来。尚无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欢洽庆之时。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宫调摄。经今一载余。病势日剧。遂尔奄逝。此实皇后福分浅薄。不能仰承圣母慈眷。长受朕恩礼所致。若论其行事乖违。即予以废黜。亦理所当然。朕仍存其名号。已为格外优容。但饰终典礼。不便复循孝贤皇后大事办理。所有丧仪。止可照皇贵妃例行。交内务府大臣承办。着将此宣谕中外知之。

○谕曰、御史李玉鸣奏、内务府办理皇后丧仪。其上坟满月。各衙门应有照例齐集之处。今并未闻有传知是否遗漏等语。实属丧心病狂。去岁皇后一事。天下人所共知共闻。今病久奄逝。仍存其名号。照皇贵妃丧仪。交内务府办理。已属朕格外优恩。前降谕旨甚明。李玉鸣非不深知。乃巧为援引会典。谓内务府办理未周。其意不过以仿照皇贵妃之例。犹以为未足。而又不敢明言。故为隐跃其辞。妄行渎扰。其居心诈悖。实不可问。李玉鸣着革职锁。发往伊犁。并将此晓谕中外知之

乾隆四十三年九月

○乙未。谕本日有锦县生员金从善、于御道旁。进递呈词。条陈四事。狂诞悖逆。为从来所未有。观其首以建储为请。盖妄思彼言一出。便可为他日邀功之具而敢于蔑视王章。情实可恶。即以此事而论。康熙年间。未尝不立皇太子。乃因情性乖张。群小复从而蛊惑。遂致屡生事端。幸而皇祖洞烛其情。再立再废。国家得以安。使理密亲王、及弘父子。相继嗣位。岂我大清宗社臣民之福乎。至所云立太子。可杜分门别户之嫌。尤为大谬。不知有太子然后有门户。盖众人见神器有属。其庸碌者。必豫为献媚逢迎。桀黠者。且隐图设机构陷。往牒昭然可鉴。若不立储。则同系皇子。并无分别。即有邪之辈。又孰从而依附觊觎乎。我皇祖有鉴于前事。自理密亲王既废。不复建储。迨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皇祖龙驭上宾。皇考绍膺大宝。内上帖然。我皇考效法前徽。亦不立储位。唯于雍正元年。亲书朕名。缄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扁内。并不明降谕旨。及雍正十三年八月。皇考升遐。遵向谕敬启御函。朕即缵承洪绪。彼时人情亦甚辑宁。此即不建储之益。固天下臣民所共见共闻者也。朕登极之初。恪遵家法。以皇次子为孝贤皇后所出。人亦贵重端良。曾书其名。立为皇太子。亦藏于正大光明扁内。未几薨逝。因追谥为端慧皇太子。其旨亦即彻去。不复再立。且皇七子亦皇后所出。又复逾年悼殇。若以次序论。则当及于皇长子。既弗克永年。而以才质论。则当及于皇五子。亦旋因病逝。设如古制之继建元良。则朕在位而国储四殒。尚复成何事体乎。然此等大事。朕未尝不计及也。曾于乾隆三十八年冬。密书封识。并以此意、谕知军机大臣。但遵皇考旧例。不明示以所定何人。盖不肯显露端倪。使群情有所窥伺。此正朕善于维持爱护之深心也。然是年冬至南郊大祀。即令诸皇子在坛侍仪观礼。朕曾以所定皇子之名。默祷上帝。以所定之子若贤。能承大清基业。则祈昊苍眷估。俾得有成。苦其人弗克负荷。则速夺其算。毋误国家重大之任。予亦可另行选择。此朕告天之语。岂能饰词以欺人乎。是朕虽未明诏立储。实与立储无异。但不欲似前代之务虚名而滋流弊耳。而该逆犯乃以为大清不宜立太子。岂以不正之运自待耶。此何言乎。尤为大逆不道。我朝得天下之正。实非汉唐宋明所可比。而该逆犯竟敢目为不正。其心显然存内外之见。肆其狂吠。非惟诋斥朕躬。并且干犯列祖。该逆犯身列青衿。自其高曾以来。皆本朝臣仆。食毛践土。百有余年。况其父曾为知县。乃敢悖逆若此。虽夷其三族。亦岂足蔽辜乎。朕每论自昔为建储之请者。大率自为身谋。即年已老耄。亦为其子孙计。明执古礼、以博正人之名。隐挟私见、以图一已之利。若而人者。实无足取。即今时诸臣中。亦未必无存此见者。但如逆犯所云以不正之运自待。明肆诋毁。则实称罕见之鬼蜮耳。总之建储与封建井田相似。封建井田。不可行于后世。建储亦何独不然。至所称、立后一事。更属妄延。乾隆十三年。孝贤皇后崩逝时。因那拉氏、本系朕青宫时。皇考所赐之侧室福晋。位次相当。遂奏闻圣母皇太后。册为皇贵妃、摄六宫事。又越三年。乃册立为后。其后自获过愆。朕仍优容如故。乃至自行翦发。则国俗所最忌者。而彼竟悍然不顾。然朕犹曲予包含。不行废斥。后因病薨逝。只令减其仪文。并未降明旨。削其位号。朕处此事。实为仁至义尽。且其立也。循序而进。并非以爱选色升。及其后自蹈非理。更非因色衰爱弛。况自此不复继立皇后。朕心事光明正大如此。洵可上对天祖。下对臣民。天下后世。又何从訾议乎。该逆犯乃欲朕下罪已之诏。朕有何罪而当下诏自责乎。逆犯又请复立后。朕春秋六十有八。岂有复册中宫之理。况现在妃嫔中。既无克当斯位之人。若别为选立。则在朝满洲大臣。及蒙古扎萨克诸王公。皆朕儿孙辈行。其女更属卑幼。岂可与朕相匹而膺尊号乎。此更可笑。不足论矣。至所称、讷谏一节。朕自临御以来。凡臣工条奏。果有益于国计民生者。无不即为采纳。或下部议行。从无拒谏之事。若各省水旱偏灾。皆朕于督抚等奏报晴雨摺。或咨之奉差入觐之人。稍遇雨失调。无不先事邮询。严饬封疆大臣。实力妥办。多方赈恤。并未有臣下陈奏。朕转拒而不听者。即或内外大臣。如有不公不法之事。原许诸臣劾奏。朕察核果实。无难立治所劾大臣之罪。又何尝有如明季言官。弹劾大臣。因而得祸者乎。若胜国宦官宫妾。窃揽大权。擅作威福者。今日实无其事。科道更何从白简从事。亦何待朕之拒绝乎。又所请施德一事。朕践阼至今四十三年。曾普免天下钱粮三次。普免漕粮一次。而灾赈之需。动辄数百万。且如今年豫省水灾。截漕三十万。发帑百余万。此尤近事之可徵者。即以奉天一省而论。今岁既当轮免之年。复以巡幸盛京。特蠲明年正赋。恩德之及民。不为不厚。而该逆犯何尚敢于妄逞横议耶。此等逆犯。实属罪大恶极。昔曾静尚属远居湖南。不料陪都根本重地。俗朴风淳。乃有如此悖逆之徒。实为意想所无。着行在大学士九卿、会同严审定拟具奏

清实录》:

册封庶妃辉发那拉氏为娴妃。册文曰。朕惟教始宫闱。式重柔嘉之范。德昭珩佩。聿资翊赞之功。锡以纶言。光兹懿典。尔庶妃那拉氏……

持节、册封娴妃那拉氏为贵妃。册文曰。朕惟化起璇闺。克佐肃之范。劳襄椒掖。聿彰淑慎之声。爰考彝章。式颁纶。咨尔娴妃那拉氏……

即以娴贵妃那拉氏继体坤宁……

上御太和殿宣制。命大学士公傅恒为正使。大学士史贻直、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摄六宫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

皇后之父讷尔布、追封为一等公。遣官致祭。造坟立碑如例。妻封为公妻一品夫人。以其孙纳苏肯袭一等侯。

由此可知乾隆继皇后为那拉氏,其父名讷尔布,其侄名纳苏肯。

《钦定八旗通志卷十六》记载:“镶蓝旗满洲第三参领第一佐领系国初以辉发地方来归人丁编立,始以莽库管理。莽库故,以纛章京德尔德赫管理。德尔德赫故,以其子护军参领博伯尼管理,后复以莽库之子罗和管理。罗和故,以其子罗多管理。罗多升任右卫护军参领,以其弟讷尔布管理。讷尔布因病辞退,以其子讷礼管理。讷礼故,以其子讷苏肯管理。现改为公中佐领,以扎兰泰管理,续以达冲阿管理。达冲阿故,以达忠阿管理。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记载:“莽科,镶蓝旗人,王机之孙也。世居辉发地方。国初率兄弟及同里人等来归,编佐领使统之。其孙罗和,原任副都统。曾孙罗多,原任护军参领。讷尔布,原任佐领。元孙萨赉、四格、讷理,俱原任佐领。武德,现任佐领。四世孙札拉芬,原任佐领。六十八,现任佐领。

由此可知,那拉氏是辉发国贝勒王机的后代,祖上归于清室之后编入镶蓝旗,世袭四品佐领一职。继后一系的脉络为:莽库(或作莽科,继后爷爷的父亲)罗和(继后的爷爷)罗多(继后的伯父)、讷尔布(继后之父)讷里(继后的兄弟)纳苏肯(继后的侄子)。所以乾隆继皇后为辉发那拉氏,而非乌拉那拉氏。(但继后于宫中常以乌拉那拉氏自称,因为四支那拉氏中只有两支为正统那拉氏,这种“攀附”的显现在旗人中并不罕见,在清代档册或传记中也常有舒舒觉罗氏,嘉木湖觉罗氏等后裔被误记,或自称伊尔根觉罗氏的现象。)

啸亭杂录》(清 昭)
  “觉罗少司寇阿永阿,以笔帖式起家,任刑部侍郎。性聪敏,善词曲。尝定秋审册,公扬笔曰:“此可谓笔尖儿立扫千人命也。”纳兰皇后以病废,公欲力谏,以有老亲在堂难之。其母识其意,喟然曰:“汝为天家贵胄,今欲进谏当宁,乃以亲老之故以违汝忠荩之志耶,可舍我以伸其志也。”公涕泣从命,因置酒别母,侃然上疏。纯皇帝大怒曰:“阿某宗戚近臣,乃敢蹈汉人恶习,以博一己之名耶?”特召九卿谕之。陈文恭公曰:“此若于臣宅室中,亦无可奈何事。”托冢宰庸曰:“帝后即臣等之父母,父母失和,为人子者何忍于其中辨是非也。”钱司寇汝诚曰:“阿永阿有母在堂,尽忠不能尽孝也。”上斥之曰:“钱陈群老病居家,汝为独子,何不归家尽孝也?”钱叩谢。上乃戍公于黑龙江,命钱司寇归终养焉。逾年,后既崩,御史李玉明复上疏请行三年丧礼,亦戍于伊犁。二公先后卒于边,未果赦归也”。

清史稿部院大臣年表》记钱汝诚乞养在三十年五月初三,《清史列传》钱汝诚传所记"三十年,疏请终养,(皇帝)许之",这两条史料虽没说明钱汝诚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但足以证明昭楗说钱汝诚被乾隆变相鳃除职务的记载具有相当可信度。阿永阿犯颜直谏一事在《朝鲜李朝实录》中亦有反映: "乾隆幽囚皇后,而刑部侍郎阿永阿极谏。"《清史稿》记四达于乾隆三十年五月初二代阿永阿任刑部侍郎,可知阿永阿同日被革。据此,可以断定昭裢所记乾隆欲废那拉皇后一事基本属实。

配偶: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帝)

长子:皇十二子爱新觉罗永

幼子:皇十三子爱新觉罗永

女儿:皇五女

父亲:佐领讷尔布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