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合流遇潘子真出斯文相示因置酒子真黄九门人

合流遇潘子真出斯文相示因置酒子真黄九门人

这是一首七言的拗体律诗,是写给黄庭坚的门人潘子真的。“黄九”是黄庭坚在兄弟中的排行。潘子真名淳,南昌人,曾从黄庭坚学诗,著有《诗话补遗》(又称《潘子真诗话》)。合流指章水南北二源相合后又东与贡水合流之处(二水合流即为赣江,即古豫章水)。作者与之在此相遇,既以文章相示,复又置酒相待,有了一番称赞潘子真文章的应酬话。这首诗借用江西诗派律诗的散句拗调以及对典故点铁成金之法,仿其体裁而成诗,不无游戏之意,然而也颇见其构思之巧。

山谷老子久不见,豫章诗人何许来?

章江未觉清澈骨,西山一带寒烟开。

文章明镜现诸相,句律蛰户惊春雷。

红炉劝坐且一醉,为我更赋扬州梅。

首联写相遇之喜,见门人而先问候其宗师,是通常的礼貌,但用调侃的语气称黄庭坚为“山谷老子”,又可见作者与之关系的亲密。李之仪曾多次为黄庭坚的帖、草字、词、铭作跋,对他的为人、书法、文才都有较高的评价,所以见其门人而触动久别之感。江西在古代属豫章郡,郡治在南昌。黄庭坚是江西修水人,故人称黄庭坚为“豫章公”。这里问豫章诗人何许来,一语双关,主要是以籍贯称潘子真,问其如何来到此地,但也将他是豫章派诗人的身份顺便点了出来。“何许”二字是最平常的疑问词,但此处实用《图绘宝鉴》中“何尊师不知何许人”的出典,暗含问讯尊师近况如何之意,正与上文“久不见”文气连贯。这两句在问候中点明“遇”、“子真黄九门人”的题意,语言质朴,近于白话,更显得口气亲切随便。

颔联中“章江”、“西山”是写眼前景。由“寒烟开”可揣想相遇的时间是在冬末春初,但这两句也不是纯粹写景。韦应物有“怪来诗思清人骨,门对寒流满雪山”句(《休日访人不遇》),此处即翻用其意。韦诗以门前雪山、寒流喻诗思之清,这儿更透过一层,说读这篇文章连章江都不觉得清澈了,也就是说潘子真的文思比江水还清,犹如西山一带寒烟散开一般明净。“西山”句合用两个典故。《晋书王徽之传》载,王徽之曾说:“西山朝来,致有爽气耳。”《世说新语赏誉篇》载卫伯玉乐广说:“此人,人之水镜也,见之若披云雾睹青天。”杜甫赠特进汝阳王二十韵》就曾用“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来赞美李的风度俊爽和对他的热情接待。这儿将两个典故化为眼前之景,“寒烟开”暗藏因“披雾”而觉西山有爽气之意,由评文思之清而兼及诗人风神的俊爽,同时又暗渡陈仓,使“披雾”这一典故中“人之水镜”的含义与下一联中的“明镜”之喻取得一暗一明的照应。颈联前一句赞潘子真的诗文有如明镜,反映事物可使情貌毕现。以明镜为喻,取其明澈之意,承颔联赞其诗思的清澈而来,“现诸相”则是释语,这也是有意用豫章诗人好采佛经典故的办法来恭维其文章的明晰。后一句赞其句律,说他的诗声调宏大惊人,有如雷鸣。春雷发出声音可唤醒冬眠的蛰虫。这句取杜荀鹤的“和君诗句吟声大,虫豸闻之谓蛰雷”(《和友人见题山居水阁八韵》),与颔联一样,都是用黄庭坚的“点铁成金”之法,既是化用古人陈语,又正合冬末春初之景。尾联劝潘子真且图一醉,见宾主相得之欢。红炉即红泥小火炉,仍扣住冬景。末句请潘子真再为他赋扬州的梅花,用杜甫诗中“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之典,实以潘子真比何逊,何逊是齐梁时期人,其诗“清机自引,天怀独流”(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所以最后仍以恭维潘子真文思之清扬来结尾。

这首诗表面上比较生硬,各句格调不是很和谐,又故意违反七律常格,不光用拗律拗句,而且对仗不工整,用字不避重复,如“章”字出现三次,“一”字出现两次。但实际上则处处扣住冬景的特色,又处处关合潘子真诗的文思,有其内在的联系,而且典故层见,颇见功力。李之仪不是江西派诗人,其诗多华章丽句,饶有风力,倾向于取法李白韩愈南朝时期的齐梁体,但他对黄庭坚的诗风很熟悉,曾说“余居当涂凡五六年,鲁直所寓笔墨,无不见之”。因此这首诗虽是客串,但也能得其神似。以这种风格来称许黄庭坚的门人,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李之仪,北宋诗人,生卒年不详。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沧州无棣(今属山东)人。元丰年间(10781085)进士。曾在定州幕府跟随苏轼。历枢密院编修官、通判原州。元符年间(10981100)监内香药库。宋徽宗初期,提举河东常平。整理范纯仁遗表及行状,编管太平州。工诗能文。有《姑溪居士全集》。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