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一半儿秋日宫词

一半儿秋日宫词

【作品名称】一半儿秋日宫词

【创作年代】

【作者姓名】张可久

【作品体裁】元曲

此曲悲秋,妆楼静、翠沟冷、御舟闲、菏叶(芙蓉) 。 枯、柳叶败、种种描写、都是一派衰飒景象。“宫词”之名,最早有唐人崔国辅的一首《魏宫词》,但代表作家,是唐代王建和五代花蕊夫人,其《宫词百首》,内容都是反映老百姓无法闻知的宫廷生活。

【作品名称】一半儿秋日宫词

一半儿秋日宫词

花边娇月静妆楼,叶底沧波冷悴沟,池上好风闲御舟。可怜秋,一半儿芙蓉一半儿柳。

【注解】

可怜:可爱。

【译文】

花丛旁边,娇娇月下,静静的妆楼,柳叶底下冷冽水波在悴沟里流走。池塘上风儿轻轻,闲卧着御舟。好可怜的金秋,一半儿火红芙蓉,一半儿翠绿杨柳。

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仄[平],

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此曲悲秋,妆楼静、翠沟冷、御舟闲、菏叶(芙蓉) 。 枯、柳叶败、种种描写、都是一派衰飒景象。

“宫词”之名,最早有唐人崔国辅的一首《魏宫词》,但代表作家,是唐代王建和五代花蕊夫人,其《宫词百首》,内容都是反映老百姓无法闻知的宫廷生活。花蕊夫人生活在宫中,所写的都是耳闻目见之再现;王建则得之于宦官王枢密的转述,可算半个知情人。但后代文人尽管得不到入宫采访的机会,却也能凭着自己的知闻和生活经验摹想出深宫的内幕,往往也有“本地风光”的韵味。张可久是连京城也未到过的,他的这支《秋日宫词》,更属于“无师自通”的例子。

起首的三句,并列铺排了宫苑的三处景象。这里不乏皇家的专有景观,如“妆楼”、“翠沟”、“御舟”,美景圆备,有“花”、“叶”、“娇月”、“沧波”,池上吹拂的也是“好风”。但三句的主调却无一不是冷寂凄清,“静”、“冷”、“闲”三字看似毫不着力,却牢牢左右了全局。由此可见作者绘景的功力。

四、五两句宕开一步,字面上是继续写景,实质上是议论和总结。“一半儿芙蓉一半儿柳”,令人立即联想起白居易《长恨歌》的诗句:“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曲中的芙蓉与柳,同样是对宫中女子的暗喻。有了这一句,前时的“静妆楼”、“冷翠沟”、“闲御舟”都带上了宫中人事的意味,“秋日宫词”也成了秋日冷宫之词。“可怜秋”,作者所真正叹怜的,正是深宫对生命力量的摧残与肃杀。

记得萨都剌作过一首《宫词》:“深夜宫车出建章,紫衣小队两三行。石阑干畔银灯过,照见芙蓉叶上霜。”杨《山居新话》以为不符合元宫的情景,“盖北地无芙蓉”。元大都宫中“无芙蓉”叫人难以想象,但这一细节却也说明曲作者作此《秋日宫词》,是别有自己的艺术意图的。

张可久(1275-1345),一作名伯远,字可久,号小山。庆元 (今浙江鄞县)人。先以路吏转首领官,后曾为桐庐典史,至正初迁为昆山幕僚。因仕途不得意,晚岁久居西湖,以山水声色自娱。他与马致远、卢挚、贯云石等词曲唱和,尊马致远为先辈。一生专力写散曲,尤致力于小令,是元代后期最负盛名的散曲家之一。今存小令855首,套曲9 套,在元代散曲作家中数量之多首屈一指。所作多描写自然景物,吟咏颓放生活,谈禅送别,往来应酬,题材狭窄,缺乏现实生活感。只有少数作品在悲诉身世时叹息“生民涂炭”,亦显苍白而无血肉。但如《红绣鞋天台山瀑布》、《醉太平人皆嫌命窘》等,或揭露当时社会人心险恶,或讽刺崇拜金钱的丑恶风尚,尚具一定现实意义。《卖花声怀古》写战争带给人民的苦维,表现同情人民的思想,实属难能可贵。创作上重形式格律,讲求炼字琢句,对仗工整,且使用诗词句法,常爱撷取前人诗词名句,在一定程度上损害到散曲质朴浅俗的本色。惟写自然风景细致清丽,很富美感。《一枝花湖上晚归》是其代表作。所作散曲由于表现了闲适放逸的情趣和清丽典雅的风格,颇为明清以来的封建文人所推重。《太和正音谱》称“其词清而且丽,华而不艳”。明李开先则称“乐府之有乔、张,犹诗家之有李、社”。可见其影响之大。著有《今乐府》、《苏堤渔唱》、《吴盐》、《新乐府》4种,近人辑有《小山乐府》6卷行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