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喙鸣轩诗集

喙鸣轩诗集

《喙鸣轩诗集》是沈一贯一生诗歌作品总集,刊刻于万历年间。又名《喙鸣集》十八卷,明沈一贯著。 《喙鸣轩诗集》是沈一贯一生诗歌作品总集,刊刻于万历年间。由于他是辅佐政事的大臣,因此诗歌也多是围绕政治内容而写。除本书外,沈一贯还著有《易学》十二卷,《敬事草》十九卷,录入《四库全书总目》中。沈一贯是当时著名诗人沈明臣的从子,诗学受他的教益很大。陈田《明诗纪事》中说:“鄞县相业不足言。少师事沈明臣……又与黎惟敬、欧损伯辈往还,故诗笔颇擅丽藻。”他在当时以作诗多有佳句,其文结构精美著称,人称“句章公”。

《喙鸣轩诗集》是沈一贯一生诗歌作品总集,刊刻于万历年间。又名《喙鸣集》十八卷,明沈一贯著。

沈一贯(1531~1615)字肩吾,号龙江,鄞县(今浙江宁波)人,隆庆三年进士。万历年间,累官少傅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张居正去位后,入阁参预机务。史书载“一贯之入阁也,辅政十有三年,当国者四年,枝柱清议,论者丑之。”当时明朝政很乱,为了建储,国本等事诸臣争论不休,并且矿使四处骚扰,老百姓都十分痛恨他们。沈一贯入内阁后,表面上参与争论,一副清官模样,暗地里结党营私,排斥异己,在朝廷内造成了很坏的风气。当时万历帝因病不能主掌朝纲,大权落入沈一贯手中。万历帝曾经考虑过停止征收矿税,但沈一贯并没有贯彻执行,“矿税之祸,遂终万历之祸而不能改。”

在沈一贯执政后期,他因楚宗、妖书、京察三事使全国一片昏暗、人心惶惶,反对他的人越来越多,弹劾他的奏折也是与日俱增,他只得谢病不出,整日埋头于诗书中,家居十年而卒,去世时八十四岁。

除本书外,沈一贯还著有《易学》十二卷,《敬事草》十九卷,录入《四库全书总目》中。

沈一贯是当时著名诗人沈明臣的从子,诗学受他的教益很大。陈田《明诗纪事》中说:“鄞县相业不足言。少师事沈明臣……又与黎惟敬、欧损伯辈往还,故诗笔颇擅丽藻。”他在当时以作诗多有佳句,其文结构精美著称,人称“句章公”。

《喙鸣轩诗集》是沈一贯一生诗歌作品总集,刊刻于万历年间。由于他是辅佐政事的大臣,因此诗歌也多是围绕政治内容而写。他的诗选词多十分精警,属对也十分工稳,如其著名的《沔南怀古》:“曾向齐门歌二桃,因从帝子说三刀。两朝涕泣吹余烬,五月踉跄度不毛。鼎足己知天意定,江心犹隐阵云高。沔南祠庙终今古,蛇虎纵横护六韬。”气势宏伟,从回顾历史发端,疏疏几句就描绘出了战场上曾经的风云。其“鼎足己知天意定”,透露出他对明王朝的自豪与信心,但接着的“江心犹隐阵云高”,却如平和曲子中的一声破帛之音,令人感到隐隐的战事,无由得产生一种危机感,一个“隐”字,境界顿出。接着放眼追昔,更坚定了他对时政的信心”,沔南祠庙终今古,蛇虎纵横护六韬”,引人无限憧憬与遐想。此七律用词工稳,一波三折,显示出沈氏笔力的厚实。

由于当时边庭动荡,女真的不断壮大已成燎原之势,沈一贯自然将目光投到千里以外的边塞,他的《感兴》(八首)都是由此感发的,如第五首“玄菟开国护东方,况是天家异姓王?正朔年年千典属,图书卷卷禀文昌。蓟门肩背关非细,溟波涛旧不扬。螳背何来磨巨斧?王师早晚发辽阳。”在此诗中,他将建州女真轻蔑地称作“螳背”,认为他们是自不量力,明朝的统治是受上天护佑,根深蒂固的,早晚会兵发辽阳,将他们扫灭干净。他用“朔”“典”“图书卷卷”等词烘托明王朝的文明之高,气魄之大,有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看不到明的统治已是昏暗动摇的了。

当他得知军队出征的时候,不禁兴奋难抑,认为军队一出定可平定胡虏,使明王朝的声威得以壮大,于是当即赋《出塞》诗四首以纪念“依山结层垒。草木偃不惊。开营立高牙,风从幕后生。金精动列宿,胡运谶当倾。努力事击斩,丈夫举鸿名……军情非人理,小仁不可为。莫以老妇心,误杀并州儿。犬羊非我类,■猎当天时。饮马浮苴井,休鞍扶云祠。芦管风萧萧,猎火明大旗。但令胡种尽,杀身非所辞。”全诗中充满了对女真族的痛恨之情,认为“胡运谶当倾”,他按传统文人思慕战绩的心情来鼓励将士努力作战,借此建功立业“努力事击斩,丈夫举鸿名”,并告诫他们战争不得存善心,不能心慈手软,“军情非人理,小仁不可为。莫以老妇心,误杀并州儿”,但是,他之所以让兵士们毫不留情,努力应战,并不是由于对战争的重视,而是他认为女真族是蛮人是异类,将之蔑称为“犬羊”他认为“但令胡种尽,杀身非所辞”,就是说,如果能够灭了女真,不使其存一人,倘若这样就是牺牲了也是值得的。我们可从中读出沈对女真族极度的轻蔑和咬牙切齿的痛恨。

作为诗人的朝廷大臣,沈一贯在得知军队取得了胜利时,兴奋不已,当即赋七首《辽东破虏歌》,也许是其言词太令清统治者恼火了吧,至今幸存的本子也是残损不全的,全诗如下:

“其一:锦袍绣 赐蕃州,骄虏名王悉汉侯。小丑自干天子剑,诸君竞饮月氏头。

其二:伐鼓?金剑有霜,移师声罪发辽阳。洗兵铁岭不流赤,饮马热河落日黄。

其三:都护亲搴太白旗,建州转战势尤危。一宵宝剑污胜血,千里金山入凯词。

其四:谁道秋高胡马肥,一呼辟易走重围。营州老将如霜□,飞度阳山攫虏归。

其五:矢石先登城,火星高照虎皮营。饥鸢争下阳风急,日暮啁啁哭鬼声。

其六:露布飞星夜百巡,甘泉宫外月如银。贾胡落□貂裘价,暗泣西风白■巾。

其七:诸将纷纷尽策勋,王恩先拜霍将军。诏书催赐长安第,未灭匈奴不敢闻。”

其一,讲了战争发起的原因。在沈氏看来,女真族的动兵属叛乱行为,是背恩负义的,因此这种蔑上背恩的丑行应被天子剑诛杀,人人应杀之而后快。其二,讲叙了战争发起的时间,以及战斗的惨烈程度,描写了一副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在严寒中雄师讨伐女真,鲜血将铁岭、热河一带染红。其三,表现了战斗形势的险峻以及将领的身先士卒,英勇作战。认为他们的这种正义行为将永载史册,其四,叙述战斗形势化险为夷,将领们以自己多年的战斗经验取胜于胡虏并俘获数人。其五、其六描写女真战败后战场的萧条,用“阴风”、“哭鬼声”“暗泣”等词烘托气氛冷清、寂寥。其七,凯旋归来后一副热闹的场面,有功将领纷纷受勋,与战场的凄惨形成鲜明的对比。

客观地讲,沈氏能够远离千里将战争场面形容如此形象与宏大,并且运用声、形、色多种手法,应说他是有一定功力的。但他完全以传统偏见出发,将女真蔑视仇恨之至,读来令人感到十分残忍,如“诸君竞饮月氏头”、“一宵宝剑污腥血”等句。

作为明朝辅政的重臣,将朝廷与女真族的战斗看得很重,军队出征时鼓励将士英勇作战,军队凯旋作诗相庆这些都是无可非议的。但其诗大量地称女真为“胡”“虏”,“犬羊”,并宣称要将他们斩尽杀绝,似乎过于偏执。这样的言辞自然也不会被清所容忍。

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上谕中说:“明季诸人书集,词意抵触本朝者,自当在销毁之列。(《四库全书总目》卷首)由于沈一贯的《喙鸣轩诗集》中充满了对女真族的仇恨与蔑视,并且动辄以“虏”“胡”来称之。即便有的“胡”“虏”称指并不是满洲,但也触犯了乾隆皇帝的忌讳,他是不可能允许这样充满民族仇恨的诗集存世的。于是,《喙鸣轩诗集》被军机处列为全毁书目,也是很自然的。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