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鸳鸯绦

鸳鸯绦

鸳鸯绦为传奇。明阳羡海林道人著。《鸳鸯绦》依然不脱秀才落难,美人相救,私订终身,一举成名,姻缘好合的老套,故于传统戏曲无所发明。惟于杨直方、张淑儿于情之贞却颇为动人。书中写情不谈一般才子佳人的轻薄,重点放在分手后的相思,颇得中国古代诗词写情之奥妙。只是全书虽以杨、张的情感为中心,但太多文字用来写前此后此的各种事件,不免犯了传统戏曲铺织过开而情却写得不够深入的毛病。共有今图象二十二幅,藏北京图书馆之绣像本为明崇祯年间刻本。

叙有书生杨直方字益友,欲与焦元鹿、费元空北上赴试。这日三人于舟中饮酒见一人生得伟岸,邀来同饮。原来此人为龙虎大将军胡平,镇守边关,因其夫人劝其归隐江湖,他本有志报国,但奈何朝中武怕死,文爱钱,在一日都督府两差官来他镇守处,狐假虎威,欲行勒索时,大怒,将两人各打数十板并欲斩之。后二人百般乞求方饶过,于是挂官归隐。今日路过此地,被三人邀,就登舟,互通姓名。座中有奚有贤,被迁为西台御史,三人为他饯别。五人相见如故,饮完后,胡平飘然而去。杨直方等三人与奚有贤依依惜别。

后杨直方等三人同北上,一日因赶过宿头,不得已投宿宝华禅寺。寺中有住持广知,原为四川一行脚和尚,后落脚于此为住持,与其师弟广谋和徒弟经常打劫客人。当三人投宿时,他们已多日未有收益,今见三人自是不会放过。是夜,广知广谋以各种方法劝三人饮酒,杨直方一来见二僧不像善良人,再者素不善饮酒,所以坚辞,但他的二友却饮得大醉。夜间散步,直方听得广知等磨刀之声料他们欲行凶,赶紧去唤二人,但两人烂醉如泥,只得只身逃走。崔、费二人被杀。杨直方攀树逃出寺后,落荒到一人家,是户本有三人,母亲张妈妈,女儿张淑儿,和收养的儿子张小二。这张淑儿颇通书画,精于女红,亦识礼节,每见小二胡作非为,屡劝不听,很是烦闷,而张妈妈却很护犊。今见有人敲门,张妈妈开门见一书生,引进后问其原因,得知为宝华禅寺的众僧及一矮胖俗人所害落荒至此,就唤出女儿相伴,并嘱其一番而言自己上街打酒出门而去。

张淑儿见书生落难,心生怜悯,就告诉他自己母亲并非去打酒而是去告诉僧人,杨直方大惊。原来这张妈妈所住的房子本来为僧人所有,而那庙中俗人正是张小二,她不想儿子有祸事,故去告密。张淑儿安定下杨直方,因见他一表人才,心生爱慕,故自许于他,直方因感其搭救之情且生得端庄秀丽,故虽急欲脱身,也愿先与她结成姻盟。张淑儿以玉鸳鸯绦相赠并让他把自己绑在柱上,杨直方刚脱身不久,二僧人和张氏母子就赶回,见淑儿被捆,家中混乱,果信淑儿所言,立即追赶。杨直方慌不择路,于山中遇李三剪径,不得已交出淑儿所送银两并身上衣服,惟留鸳鸯白玉绦。李三见此就把自己的衣服给他,自己穿上杨直方的衣服。广谋二人追至,见李三,没有仔细审之以为杨直方,杀之,方知不是。此时杨直方已逃去多时。

杨直方身无分文,正落荒家,遇家人杨兴,杨兴是时正为奚有贤打前卫,而奚有贤因胡兵起而被派去召胡平。杨兴见公子如此,惊问原因并引至有贤处。奚有贤闻得崔、费被杀,杨直方落难,就资助他上京,杨直方因担心家里人不知自己的情况就派杨兴回家禀报。是时直方父母因不见儿的音信正在心惊肉跳,牵肠挂肚的时候。

胡平自从辞了总兵之职,啸傲烟霞,煞是快活。这日见光景优美,就与夫人共赏,夫人知其虽吟咏山川却志在宫阙,满腹经纶,一腔热血都还没有着落,只因朝廷昏暗方不得不沉抑,故与他聊起他的抱负。恰好有人卖女至府上。问之方知为张妈妈和张淑儿。原来在宝华禅寺杀人后不几日,张小二往寺中要分赃,但二僧人欲独吞,就先是假装不认识小二,拒不让其进寺门。后张小二耍泼,欲告官,二僧人惧,引入寺中后房,虽小二发誓保证不吐隐情并丝毫不要银两,二僧人还是将其杀了。因张妈妈也知隐情,而如果她久不见小二就会心疑而告官,广知与师弟就到张家,假称小二得银,因闻说北方有兵事,就到南方舅家暂避,张妈不信,抓二僧人一道,收拾家私与张淑儿南下寻张小二。路中广知、广谋挑着张妈妈的行李及银子等物潜逃。张家母女身无长物,淑儿为救母亲,不得不自谋卖掉自己,张妈无法。胡平妻子见张淑儿如此贞孝就愿送其盘缠,但淑儿因虑回家后还得遭到二僧人加害,就愿留在府中为婢,因其识书,被留下帮助老爷处理书札。

是时奚有贤至,传圣旨,请胡平出任兵马元帅。胡平打听之下方知漠北免憨心慕中原繁华,因见朝廷无人就起雄兵十万,一路过关斩将,那塞北总兵陆于总在敌兵攻来时正在吃喝,闻有敌兵即躲入桌底,事后换装而逃,圣上问朝廷何人可挂帅而不得,奚有贤因昔日见胡平心缠韬略,豪气干云故保举。现在奉旨征召,胡平即携妻子和淑儿等北上,淑儿在军中处理文书。

奚有贤回,经宝华禅寺所在的当地的父母官捉拿广知、广谋二人。是时二人赚得张妈妈的行李、盘缠回转。谁知到寺中发现徒弟已将自己多年积蓄和打劫而得的财物全都偷走。二人怒火方熄,不想巡捕上门。这巡捕更会盘剥将他们从张妈妈那所拐得衣物、首饰全都刮来然后去镇上饮酒。这广知师兄弟二人一合计就投了狼主,漠北狼主因他们为汉人,熟悉汉地,就着他们带三千人进攻,不料遇胡平,大败。两人假称为汉人而非胡虏,被押禁。不久,胡人兵马战败,胡平班师,将所捕汉人交奚有贤。奚有贤审讯李一、李二即广知师兄弟,两人诈称,被释。不想尚未出得大堂,遇前来鸣冤的张妈妈,立即将二人揪住。奚有贤见三人扭打,传上后问原因。得知二人为广知、广谋。二人抵赖,有贤以杨直方事追讯,抵赖不过,只得承认。被斩。

时杨直方入京赶考,试官忽改八股而试名对,直方得中探花。南归也至奚有贤处。他的家人杨兴返京后被打发去打听张淑儿母女事也归,只告诉他张淑儿被卖进侯门。杨直方想两情相悦却没有相见之期了。经奚有贤介绍,杨直方再与胡平相见。胡平见其年轻有才学且中探花,前途广阔,就欲与张淑儿作媒。是时张淑儿因其贤淑能干,深得胡平夫妇欢喜,被收为义女。回去后,胡平即把此事说与淑儿和夫人。谁知张淑儿却不愿从。询问之下,夫人把事情告知。原来一日淑儿无事,想起杨直方,念两人已经无缘再见,又担心杨直方薄幸再结姻盟。故于帐中流泪,夫人看见,问之,淑儿初不欲告之,在夫人的关切下方将心事说出。夫人就答应后日再用力寻访。故会听胡平所提,自然不妥,虽杨探花百般是好,奈何淑儿情钟一处。胡平听得后,大叹有缘,即将杨探花即杨直方事相告。时有媒婆赵妈妈来说,胡平托她说媒之事不成,因杨探花已订下妻室,不愿再谈婚事。胡平着她再跑一趟,并如此这般地告诉他。赵妈妈再至杨直方处,将情况说出,并说有鸳鸯玉绦为证。杨直方方信。

在胡平的安排下,两人得成姻缘。是夜洞房之中,把酒话往事,各自唏嘘,自是更为恩爱缠绵。张妈妈在报得仇恨之后,看破世事,出家而去。胡平因壮志得酬,再次辞官归云霞。

杨直方带着张淑儿回家。杨家父母多年焦忧,今闻得儿中举归来,且带了救儿之命的媳妇同归。大喜,着家人打扫厅堂。一路上淑儿因二人既非媒妁之言,更无父母之命提心吊胆,今见受到如此欢迎也就放下心来。宴饮之时,胡平飘然而至,为女儿庆贺。

白话短篇小说集。明末冯梦龙纂辑。与冯氏的另二种话本小说集《喻世明言》(即《古今小说》)、《警世通言》合称"三言"。"三言"之中此集问世最晚,出版于天启七年(1627)。40卷,录宋、元以来话本拟话本40篇。所收宋、元旧作比前"二言"少一些,只占六分之一左右,绝大部分是明人话本拟话本。其题材或来自民间传说,或来自史传和唐、宋小说。编撰者创作成分较多。其中有反映封建社会司法制度黑暗的《十五贯戏言成巧祸》,有反映爱情生活,表现市民爱情观念的《卖油郎独占花魁》等作品。内容修饰润色较精,形象鲜明,结构充实完整,描写细腻,不同程度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面貌和市民思想感情。但有些作品带有封建说教、因果报应宣传和色情渲染。版本有明天启七年叶敬池刊本,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大连图书馆亦有此藏本。又有衍庆堂本。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加订正增补出版。

序称《醒世恒言》是“继《明言》、《通言》而刻”,“‘明’者取其可以导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适俗也,‘恒’则习之而不厌,传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义一也。”原刻不著撰人,仅题“可一主人评,墨浪主人较(校)”。凌蒙初《拍案惊奇序》说:“独龙子犹氏所辑《喻世》等书,颇存雅道,时著良规……”。笑花主人《今古奇观序》说:“墨憨斋增补《平妖》,穷工极变,……至所纂《喻世》、《警世》、《醒世》三言,极摹人情世态之歧……”。龙子犹、墨憨斋都是冯梦龙的别号,可见《醒世恒言》及其它二言,均系冯梦龙纂辑。

冯梦龙(1574一1646),明朝人,字犹龙,又字公鱼、子犹,别号龙子犹、墨憨斋主人、吴下词奴、姑苏词奴、前周柱史,他使用的其他笔名还更多。他出生于明后期万历二年。这时在世界的西方正是文艺复兴时期,与之遥相呼应,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东方大国,也出现了许多离经叛道的思想家、艺术家。李卓吾汤显祖袁宏道等等一大批文人,以他们惊世骇俗的见解,鲜明的个性特色,卓绝的艺术成就,写下了我国思想史、文学史上璀璨的篇章。在这一批文人中,冯梦龙以其对小说、戏曲、民歌、笑话等通俗文学的创作、搜集、整理、编辑,为我国文学做出了独异的贡献。他卒于南明唐王隆武二年,也就是清顺治三年,终年七十三岁。在这一年的前后,有许多很有成就的文学家,如凌蒙初(1644),侯峒曾、黄淳耀黄道周吴应箕夏允彝祁彪佳刘宗周(1645),阮大钺、王思任(1646),杨廷枢陈子龙夏完淳(1647)等等,在战乱中死去。一场具有资本主义萌芽状态的中国式的文艺复兴在闭关锁国的环境下夭折了。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