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花犯梅花

花犯梅花

花犯梅花》是宋代文学家、音乐家周邦彦创作的一首咏梅词。这首词借咏梅花,抒发作者自己萍踪无定、离合无常的慨叹。上片从眼前写起,梅花盛开,风情如旧,忆及去年独赏雪中素梅的雅兴。下片仍从今年写起,人将远行,梅花亦似惜别而坠落;待到梅子熟时,自己身在江上,只能遥想潇洒扶疏的梅影。全词句句紧扣梅花,也句句紧扣自己,人与梅花融为一体,委婉地透露自己年来落寞的情怀。作者善于从虚幻处着笔,写得曲折含蓄,余味无穷。

花犯梅花

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去年胜赏曾孤倚。冰盘同燕喜。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熏素被

今年对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相将见、脆丸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

⑴花犯:词牌名,为周邦彦自度曲。双调一百零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⑵粉墙:涂刷成白色的墙。

⑶照眼:耀眼,醒目。形容物体明亮或光度强。

⑷铅华:古代妇女用的黛粉等化妆品。

⑸佳丽:俊美;秀丽。此指美女。

⑹冰盘:指如水一般洁净的白瓷盘。一说指满月,也可解得通。燕:通“宴”。燕喜,节日的宴会。这句用韩愈李花二首》“冰盘夏荐碧实脆”诗意,指喜得梅子以进酒。

⑺可惜:可爱。惜:爱惜,怜惜。

⑻香篝(gōu):即熏香之笼。此句喻雪覆盖梅树,像白被放在熏笼上一样。

⑼依依:轻柔披拂貌。形容思慕怀念的心情。愁悴(cuì):忧伤憔悴。

⑽旋看飞坠:屡屡看梅花飘飞坠在青苔上面。

⑾相将(jiāng):行将。脆丸:梅子。荐酒:佐酒。

⑿潇洒:凄清之意。

⒀黄昏斜照水:用林逋山园小梅》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句意。

低低的粉墙上,梅花在枝头风采照人,同往年一样。花面上的露水痕迹还在,透明晶莹,如同一位洗净铅华的美人,天生丽质美丽天然。去年梅花开放时,我也是一个人独自观赏。我也曾经在酒宴之上,愉快地把玉盘中的青梅品尝。更令人叹息的是,雪中那高高的梅花树上,如同盖上一层雪白的棉被,被里仿佛是一位美人,体内透出一缕怡人的馨香。

今年赏花太匆忙,如同心中有太多的忧伤。我看梅花开得憔悴,我也是这样,依依惜别,满腹愁肠。我对着梅花怅望叹息,眼看着一片片花瓣,四处飘落。不久就到了青梅再来下酒的时候,那时我又出发了,在浩如烟海的江面上与风浪为伍。我只愿意自己化作一枝梅花,每日当夕阳西下时,静静的安然立在水边。

这首《花犯》咏梅词,当写于周邦彦十年州县宦游生活期间,其较大可能性是写于宋哲宗绍圣三年(1096年)二月知溧水县任满、奉调进京之时。

此词借咏梅以抒发自己宦游无定,到处漂泊的寂寞感伤之情。全词分成过去、现在、未来三个阶段去写梅花,三个阶段各有不同的情怀,而且以梅花自喻,委婉曲折。整个词句不紧扣梅花,也句句紧扣作者自己,前后呼应,一下串插,迂回反复,井然有序。此词以饱含感情的笔触移情入景,借景抒情,借咏梅抒发了作者在宦迹无常、漂泊不定中所产生的落寞情怀,也有孤芳自赏的慰藉。

起笔“粉墙低,梅花照眼”两句,总领全篇,以下对昔日的回忆、对来日的想象,都由此景生发。次句中的“照眼”二字,出自梁武帝《子夜四时歌春歌四首》之一中的“庭中花照眼”句。这里,作者没有具体点明梅花的颜色,略过了花色,只写与粉墙相映照的花光,以光之夺目来显示色之明丽。至于其花色之为红为白,抑或为翠绿,这在作者是个人的认知,不必拘泥。下面“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三句,是说梅花上面留有露水痕迹,像是洗尽脂粉,显得丽质天生,进一步写出了梅花之所独具的高出于凡花俗艳的格调。它之照眼,并不靠粉施朱,以嫣红姹紫来炫人眼目,而是丽质天成,自然光艳,别有其吸引人视线的风神韵味。这三句本是起二句的延伸和补充,但在其间穿插了“依然旧风味”一句,就使前、后五句所写的既是现时景物又带有旧时色彩,在抚今中渗入了思昔的成分,从而二字领起,在时间上与前六句明白划界。“胜赏曾孤倚,冰盘同燕喜”两句是对去年之我的追述,自思去年孤倚寒梅、与花共醉的情事;“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熏素被”两句是对去年之花的追念,更爱去年梅花在雪中开放的景象。这里写的是:梅花为积雪覆盖,一望皓白,形色难辨,而暗香仍阵阵从雪中传出,有如香篝之熏素被。

过片领以“今年”二字,与上片后四句开头的“去年”二字相对应。上、下片的前半都是写眼前所见的梅花。如此以来上片“粉墙低”以下六句是写梅花的形态与风韵;下片“今年对花”以下五句则是写梅花的情态和愁恨;前者写梅花之盛开,后者写到梅花之凋落。如此以来“对花最匆匆”句就有两重含意:既是自叹,又是叹花;既叹自身去留匆匆,即将远行,又叹梅花开落匆匆,芳景难驻。“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两句,是指梅花似亦知恨而含愁,是以我观物,移情于景,化作者的愁恨为梅花的愁恨,把本是无知无情的寒梅写得似若有知、有情。末尾一个“悴”字已预示花之将落,紧接着承以“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二句,则进一步写花的深愁苦恨及其飘零身世。

接着“相将见、脆丸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两句,纯从空际落想。上句写梅,但所写的是眼前还不存在的事物,是由眼前飞坠的花瓣驰思于青绿脆圆的梅子;下句写人,但所写的是将出现另一时空之内的人,是预计梅子荐新之时,人已远离去年孤倚、今年相逢之地,而正在江上的扁舟之中,就这样,作者以出人意料之笔,以今日之感昨日之念跳到了明之思,词境再出新意。结拍“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两句,从林逋《山园小梅》诗中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化出。词人在花开之时,对花之地,把词思在时间上跳到梅子已熟时,在空间上跳到空江烟浪里,再从彼时、彼地又跳回花开时、花开地。

此词以多变的结构和纡徐反复和笔调,把自我的身世之感融入对梅花各个时期和方面的描绘。在今日、昔日、来日间往复盘旅地展开情思。这种跳跃变换、空灵流转。浑化无迹的词笔与词思,历来脍炙人口。

宋代黄《花庵词选》:此只咏梅花,而纡徐反复,道尽三年间情事,其词尤圆美流转如弹丸。

明代吴从先《草堂诗馀隽》引李攀龙云:机轴圆转,组织无痕,一片锦心绣口,端不减天孙妙手,宜占花魁矣。

清代先著、程洪《词洁辑评》卷四:用意之妙,总使人不觉,则烹锻之工也。美成《花犯》云:“人正在、空江烟浪千里。”尧章云:“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尧章思路,却是从美成出,而能与之,由于用字高,炼字密,泯其来踪去迹矣。

清代周济宋四家词选》:清真词之清婉者如此,故知建章千门,非一匠所营。

清代黄苏蓼园词评》:玉林词选云:愚谓此为梅词第一。总是见官迹无常,情怀落寞耳。忽借梅花以写,意超而思永。言梅犹是旧风情,而人则离合无常;去年与梅共安冷淡,今年梅正开而人欲远别,梅似含愁悴之意而飞坠;梅子将圆,而人在空江之中,时梦想梅影而已。

清代陈廷焯《云韶集》:此词非专咏梅花,以寄身世之感耳。

清代谭献《谭评词辨》:“依然”句逆入。“去年”句平出。“今年”句放笔为直干。“吟望久”以下,筋摇脉动。“相将见”二句,如颜鲁公书,力透纸背。

近代陈洵《海绡说词》:只“梅花”一句点题,以下却在题前盘旋。换头一笔钩转。“相将”以下,却在题后盘旋。收处复一笔钩转。往来顺逆,磐空自如,圆美不难,难在拙厚。“正在”应“相逢”,“梦想”应“照眼”,结构天然,浑然无迹。

近代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宋词中咏“梅花”者,侔色揣称,各极其工。此词论题旨,在“旧风味”三字而以“去年”,“今年”分前、后段标明之。下阕自“吟望久”至结句,纯从空处落笔,非实赋梅花。闰庵云:“此数语极吞吐之妙。”

周邦彦(10561121),北宋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官历太学正、庐州教授、知溧水县等。少年时期个性比较疏散,但相当喜欢读书,宋神宗时,写《汴都赋》赞扬新法。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提举大晟府(最高音乐机关)。精通音律,曾创作不少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咏物之作。格律谨严,语言曲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作品在婉约词人中长期被尊为“正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或“词中老杜”。有《清真居士集》,已佚,今存《片玉集》。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