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余德(《聊斋志异》篇目)

余德(《聊斋志异》篇目)

余德,出自《聊斋志异》卷四篇目。

武昌尹图南,有别第[1],尝为一秀才税居[2]。半年来,亦未尝过问。 一日,遇诸其门,年最少,而客仪裘马,翩翩甚都[3]。趋与语,即又蕴藉可 爱[4]。异之。归语妻。妻遣婢托遗问以窥其室[5]。室有丽姝,美艳逾于仙 人;一切花石服玩[6],俱非耳目所经[7]。尹不测其何人,诣门投谒[8],适 值他出。翼日,即来答拜。展其刺呼[9],始知余姓德名。语次,细审官阀, 言殊隐约[10]。固诘之,则曰:“欲相还往,仆不敢自绝。应知非寇窃逋逃 者[11],何须逼知来历。”尹谢之。命酒款宴,言笑甚欢[12]。向暮,有昆 仑捉马挑灯[13],迎导以去。

明日,折简报主人。尹至其家,见屋壁俱用明光纸裱,洁如镜。金狻猊 异香[14]。一碧玉瓶,插凤尾孔雀羽各二,各长二尺余。一水晶瓶,浸粉花 一树,不知何名,亦高二尺许,垂枝覆几外;叶疏花密,含苞未吐;花状似 湿蝶敛翼[15];蒂即如须[16]。筵间不过八簋[17],而丰美异常。既[18], 命童子击鼓催花为令[19]。鼓声既动,则瓶中花颤颤欲拆[20];俄而蝶翅渐 张;既而鼓歇,渊然一声[21],蒂须顿落,即为一蝶,飞落尹衣。余笑起, 飞一巨觥;酒方引满[22],蝶亦去。顷之,鼓又作,两蝶飞集余冠。余笑云:“作法自毙矣[23]。”亦引二觥。三鼓既终,花乱堕,翩翻而下[24],惹袖 沾衿[25]。鼓僮笑来指数:尹得九筹[26],余四筹。尹已薄醉,不能尽筹, 强引三爵,离席亡去。由是益奇之。

然其为人寡交与,每阖门居,不与国人通吊庆[27]。尹逢人辄宣播;闻 其异者,争交欢余,门外冠盖常相望[28]。余颇不耐,忽辞主人去。去后, 尹人其家,空庭洒扫无纤尘;烛泪堆掷青阶下[29];窗间零帛断线,指印宛 然。惟舍后遗一小白石缸,可受石许。尹携归,贮水养朱鱼。经年,水清如 初贮。后为佣保移石,误碎之。水蓄并不倾泻。视之,缸宛在,们之虚耍。 手入其中,则水随手泄;出其手,则复合。冬月亦不冰。一夜,忽结为晶, 鱼游如故。尹畏人知,常置密室,非子婿不以示也。久之渐播,索玩者纷错 于门[30]。腊夜[31],忽解为水,荫湿满地,鱼亦渺然。其旧缸残石犹存。 忽有道士踵门求之。尹出以示。道士曰:“此龙宫蓄水器也。”尹述其破而 不泄之异。道士曰:“此缸之魂也。”殷殷然乞得少许。问其何用,曰:“以 屑合药[32],可得水寿。”予一片,欢谢而去。

[1]别第:正宅以外的宅舍;别墅。

[2]税:租赁。

[3]翩翩甚都:仪表文雅优美。翩翩,形容仪态文雅。都,美。

[4]蕴藉: 含蓄、宽厚。《后汉书桓荣传》:“荣被服儒衣,温恭有蕴藉。”

[5]遗(Wei 慰)问:备礼探望。遗,赠予。

[6]花石服玩:花草、异石、服饰、珍玩。

[7]耳目所经:耳所闻,目所见。经,经历。

[8]诣门投谒:登门请见。投,投刺,投递名帖。

[9]刺呼:名帖上的署名。刺,古时在竹木简片上刻刺名字,因称“刺”, 犹后世的名帖。

[10]言殊隐约:说得非常含糊。隐约,谓话语闪烁、支吾。

[11]非寇窃逋逃者:并非盗贼之类的逃亡者。逋逃,畏罪逃亡。

[12]甚:此据铸雪斋抄 本,原作“言”。

[13]昆仑:代称奴仆。我国古代称肤色黑的人为昆仑,见《晋书后妃 列传》。唐代泛称南洋诸岛及其居民为昆仑,用这个地区的人为如仆称“昆 仑奴”。唐裴《传奇昆仑奴传》所写的磨勒即是昆仑奴。

[14]金狻猊异香: 金狮子香炉里点燃着珍贵的奇香。狻猊,狮子。金狻猊,一种金属香炉,上 铸有狻猊,有口可通烟火。

[15]湿蝶敛翼:沾水的蝴蝶闭上双翅。

[16]蒂:花蒂;花与枝相连的部位。

[17]八簋(guǐ轨):指八样菜肴。簋,古代食器。

[18]既:指人席之后。

[19]击鼓催花为令:打鼓催促花开,以此作为酒令。唐南卓《羯鼓录》 谓唐玄宗令高力士取羯鼓临轩纵击,奏《春光好》曲,曲罢,花已发坼。

[20] 拆:绽开。

[21]渊然:形容鼓声低沉。《诗商颂那》:“鼓渊渊。”

[22]引满: 斟酒满杯。此指于杯。

[23]作法自毙:《史记商君列传》:“商君亡至关下,欲舍客舍。客 人不知其是商君也,曰:‘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商君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敝,一至此哉!’”后因称自己立法反使自己受害为”作法 自毙”。毙,同“敝”。

[24]翩翻:上下飞动。

[25]惹袖沾衿:纷落在袖襟之上。惹,沾染。

[26]筹:酒筹,饮酒计数之具。

[27]国人:指社会上的人们。

[28]冠盖常相望:达宫贵人来访者,常常络绎不绝。晁错《论贵粟疏》:“千里游敖,冠盖相望。”冠,冠服。盖,车盖。

[29]烛泪:流滴的烛油。青阶:青石阶。

[30]纷错:纷乱交错;形容人来人往,极为繁多。

[31]腊夜:腊日之夜。腊,祭名,岁终祭诸神。汉代于农历十二月初八 日腊祭,称这天为腊日。

[32]合药:配药。

武昌府的尹图南,有一座空闲着的宅子,租给了一个秀才居住。半年多,尹图南再也没过问这件事。

一天,尹图南在这座宅子门口遇见那秀才。见他年龄很小,但容貌俊雅,风姿翩翩,衣着华丽,便上前和他交谈起来。秀才谈吐文雅含蓄,令人喜爱。尹图南很感惊异,回家后便告诉了妻子。妻子派了个丫鬟以赠送礼物为名,去暗地里察看秀才的家室情况。见他家有个天仙般的美艳女子,家里的花草山石、衣服器具,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尹图南听说后,揣测不出秀才到底是什么人,便去他家登门拜访,正赶上秀才外出了。第二天,秀才就来回拜。尹图南打开他的名帖一看,才知他姓余名德。两人交谈之间,尹图南又详细打听他的家族门第,秀才的回答却十分含糊。尹图南反复地追问,秀才就说:“您如想和我交往,我不敢拒绝。要知道我并不是逃亡在外的盗匪,何必苦苦地逼问来历呢?”尹图南连忙道歉。命家人摆下酒宴,二人吃喝谈笑。一直喝到天黑,才有两个健壮的奴仆,挑着灯,牵着马,把秀才接了回去。

第二天,秀才回请尹图南。尹图南来到他家中,见室内墙壁都用明光纸裱得和镜子一样,光滑洁净。狻猊形状的金香炉里燃着奇异的香料。一只碧玉瓶里插着两支凤尾和两支孔雀翎,都长二尺多。还有一只水晶瓶里浸着一棵开粉色花的花树,叫不出什么名字,也是二尺来高。这花树长长的枝条倒垂着,覆盖在花儿之外,叶疏花密,含苞待放。湿润的花瓣就像收敛着翅膀的蝴蝶,而花蕊就像是蝴蝶的须。酒席上不过摆了八个盘,但每样菜都异常丰美。秀才命童子击鼓催花行酒令。鼓声一响,只见花瓶中的花颤颤地抖动起来。像要折断一样。一会儿,蝴蝶的翅膀渐渐张开,鼓声一停,一声轻响,花蒂和花须立即飘落,变成一只蝴蝶,飞落到尹图南的衣服上。秀才笑着起身,拿个大杯斟上酒让尹图南喝了。酒刚斟满的时候,蝴蝶便飞走了。过了一会儿,鼓声又作,有两只蝴蝶飞到余德的帽子上。余德笑着说:“这可是自作自受了!”也喝了两大杯。第三次鼓声响过,蝴蝶乱纷纷落下,又翩翩地飞到二人的袖子和衣襟上。击鼓的童子笑着过来,用手指点着,数每人身上的花朵:尹图南应喝九杯,余德喝四杯。这时尹图南已微有醉意,不敢多喝,勉强喝了三杯,便离席告辞了。

从此后,尹图南更加感到余德是个奇人。但余德很少和人交往,总是关着门自家过日子。村人们有喜事、丧事,他也从不去庆贺或吊唁。尹图南逢人就宣扬余德,听到他的奇事的人,都争着结交他,常常是贵客盈门,十分热闹。余德很不耐烦,忽然辞别尹图南搬走了。余德走后,尹图南来到他家,见庭院空空,地上洒扫得一尘不染。燃剩的蜡烛堆放在石阶下,窗子上只剩些残帛断线,上面还留着清清楚楚的指痕。只在屋后遗留下一个小白石水缸,能盛一石水左右。尹图南把缸拿回家去,贮上水养了几尾红鱼。过了一年,缸里的水仍然清澈如初。后来,这缸被仆人们搬动石块时失手打碎了。奇怪的是缸里的水像凝固了一样,也不流泻出来。再一看,缸好像仍在那里,用手一摸却空空软软的。手一伸进去,水就随着手流出来;拿出手,水又合拢起来。到了寒冬,水也不结冰。一夜,缸水忽然结成水晶状,但红鱼依然在里面自由自在地游动。尹图南恐怕别人知道这件奇珍,总是把它藏在密室里,除了儿子、女婿这样的亲人,从不拿出给人看。但时间长了,还是传了出去,要求观看的人纷纷登门,络绎不绝。

在腊月的一夜,水晶忽然又分解为水,流了一地,红鱼也不见了。原来碎缸的残片还在。忽然来了个道士,登门索要碎缸片。尹图南拿出一片让他看,道士说:“这是龙宫中盛水的器具。”尹图南又描述了缸破后水不流泻的情景,道士说:“贮水的是缸的魂魄。”说完,很殷切地恳求给一小块碎缸片。尹图南问他有什么用,道士说:“把它捣为碎末入药,能使人长生不老。”尹图南给了他一片,道士非常感谢,欢欢喜喜地走了。

蒲松龄(1640~1715),又名柳泉居士,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2]山东淄川(今淄博)人。早岁即有文名,深为施闰章、王士所重。屡应省试,皆落第,年七十一岁始成贡生。除中年一度作幕于宝应,居乡以塾师终老。家境贫困,接触底层人民生活。能诗文,善作俚曲。曾以数十年时间,写成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并不断修改增补。其书运用唐传奇小说文体,通过谈狐说鬼方式,对当时的社会、政治多所批判。著有《聊斋文集》、《聊斋诗集》、《聊斋俚曲》及关于农业、医药等通俗读物多种。还有文集13卷400多篇,诗集8卷900多篇,词1卷100多阕,以及俚曲14种、戏3部、杂著5种。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